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武汉肺炎确诊及死亡数据的秘密

武汉肺炎疫情肆虐,越来越多尸体爆光。图为示意图。(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2546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2月03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死亡案例一直在中国境内。今天(2月2日)菲律宾方面证实,一名44岁中国男性公民昨天已经死亡。这是中国以外,其它国家第一次出现死亡病例。菲律宾从1月27日开始,已经对中国公民停止了发放落地签证,昨天缅甸也暂停了对中国游客发放落地签证。越南昨天在确诊7例患者后,宣布进入防疫状态。

今天“火神山”医院举行了交付仪式,习近平下令,1400名军医接手这家医院。这件事引起了很多网友的注意,纷纷表示“看懂了吗?”

昨天,大陆财经发表了一份长篇报导,“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表示没有确诊就死去的人,很多可能也是武汉肺炎患者。文章暗示,因为武汉肺炎死亡的数字远远高于官方通报的数字。

“火神山”被军管

中共官媒报导,1400名军队医务人员乘坐8架军用运输机,被运送到武汉,随即接管了火神山医院。报导说950人来自联勤保障部队,450人来自陆军军医大学、海军军医大学和空军军医大学。

有网友发出了医院病房的外观图片,并配发文字表示,“一拥有1000张床的‘新’医院。任何人都会注意到Windows(窗户)上的BARS(铁栏杆),这是监狱牢房还是隔离营?”

有网友表示,“无民间医生参与,是为保密;医院病房窗户外焊铁条、钢门,从外面上锁,为防病人逃跑。”

也有网友说,“军队接管火神山医院,大家看懂了吗?以后的信息都属于军事机密了,哪个敢披露?”

还有网友说,“军队接管武汉火神山医院,意味着是个死亡集中营,只有进,没有出!当年小汤山医院甚至把还有呼吸的病患直接送入焚尸炉!中共一贯模式表明,为能保住中共权贵,曾处决病患!”

小汤山,指的是2003年SARS期间,中共为了收治SARS病患而建起的医院。小汤山之所以被人们熟知,是因为它的恶名,“病患有去无回”。

最近有人在网上回忆当年小汤山的可怕情景,根本没有有效的医疗设备。就是把病人集中在那里,让他们“自生自灭”。并且指出,没有人会理会病患的生死,中共对待瘟疫的手法就是封锁。

“运尸袋”告急

截止到今天,仅官方数据,武汉市内确诊4109例,死亡224例。

但是昨天当地网友方斌实地探访(武汉)第五医院,五分钟的功夫,装着尸体的尸袋从3具增加到8具。由于揭露真相,方斌昨晚就被抓了。不过后来又被放了回来,方斌自己讲述,警方破门而入抓他,说他“制造恐慌”。

同样是昨天,海外异议人士韩连潮在推文中转发了一则海报,是“中国殡葬协会青年与社会工作委员会联合武汉孝行天下殡仪等一线殡仪单位向全国求助”的呼吁。希望全国能够向武汉进行支援,求助的物资包括防护服、手套、护目镜等防护物资。

在这份“墓政参考”的网络截图上,最引人注目的是,“运尸袋”也赫然在列。韩连潮表示,“看来武汉肺炎死亡人数远远超过官方公布的数字”。

只有224人死亡的秘密

大陆财经记者采访了十多个病患家庭,多数家庭感染。但是他们还得搀扶着病危的老人、孕妇在各家医院之间往返,这些人,都挣扎在生死边缘。

刘梅的婆婆1月21日出现了一些武汉肺炎的症状,在武汉第一医院的诊断结果显示,肺部已经高度感染。但是因为没有床位,辗转多家医院都没有住上医院,只能在家自我隔离。

老人出现病危,家人叫来了救护车,送到医院抢救无效离世了。其实老人在家中已经没了呼吸,救护车拉走老人后,家人再也没有见到老人。只收到了一张火化单,上面显示老人死亡的原因是“病毒性肺炎”。

但刘梅的婆婆并没有被统计到武汉肺炎确诊死亡的数据中。因为老人直到离世,始终没有得到住院资格,也没有被确诊是染上了武汉肺炎,所以只能被算作因为“普通肺炎”而离世的不幸者。

有医生对“财经”表示,被收入的重症患者只能算“疑似”,需要确诊进一步治疗。如果没有确诊就去世了,不会被计算为确诊死亡人数,只能算“肺部感染死亡”。

确诊和疑似病例数字不断攀升的同时,还可能存在着许多被隐藏的数字。法广表示,这些被隐藏的数字中,很多人命悬一线,可能在被确诊之前就离世了,永远也得不到确诊。

在昨天的节目中,我们提到了法新社记者目睹一位老人街头离世的过程。法新社的这篇报导被英国《卫报》、《太阳报》、《每日邮报》等多家主流媒体转载报导。

但是昨天中共出来辟谣了,中新社引述武汉有关部门的说法,“死者非新型肺炎确诊病例”。文章表示,死者家属向武汉有关部门介绍了情况,称死者“生前未确诊为新型肺炎”。就是说,这位离世的老人,不会计入武汉肺炎的死亡名单中。

不过法新社记者在现场驻留了2个小时,见证了全身防护服的警察和医务人员整个处理过程。在工作人员将老人遗体装入尸袋后,卫生人员马上开始清理街道,并对老人躺过的地方进行消毒。还引述一名女子介绍,那位离世的老人“是死于武汉肺炎”。并且称“太可怕了,这几天有好多人死掉”。

财新记者表示,从一家定点医院了解到,它们至少有5起死亡疑似病例是没有被确诊的,所以没有计入到确诊死亡病例中。

也就是说,这些死者生前住上了医院,但最终还是没有被确诊。法广表示,这意味着目前外界所看到的确诊、死亡病例数字,“不能反映实情”。

大量病患在确诊流程和统计数字之外

一名被指定收治武汉肺炎的医院科室主任向“财经”记者透露,“这两天医院门诊一天有120左右发热病人,其中大约80名有肺部感染。但只有5名可能最终被收进医院,其他75名病患,医院只能让他们回家去”,“患者没办法,我们也没办法”。

在之前的节目中,我们曾引述知情人介绍,所有到医院就诊的患者,只有被医院收治后,才有可能被统计为“疑似”。而被医院收治,被大陆一家新媒体形容为“中彩票”。因为只有被医院收治,才有资格进行核酸测试。

据医生介绍,所有做核酸测试的患者,至少80%的人被确诊,然后转到其它定点医院治疗。但是由于床位太紧张,大部分患者不可能被医院收治,所以也就失去了做核酸测试的机会。

床位紧张,导致了病患住院困难,被医院收治之路难于上青天。我们昨天节目中,通过一位自我隔离女子的隔离日记,以及大陆律师干卫东的堂弟干汉江高烧10天住不上院的自我曝光内容来看,住不上医院的原因,都是因为没有床位。

当局给染病的患者安排了两种途径,一种是靠社区排队,一种是去有核酸测试的定点医院排队。但这两条路“都很难”,财经记者说,“对于重症患者来说,每一分钟都可能是生与死的煎熬”。

文章引述一位定点医院医生匿名表示,他们的医院收了600位重症病人,但是“无一确诊”。原因是“缺(核酸测试)试纸”,这位医生说,“我们也搞不懂为什么会缺”。

那么什么样的患者才可以用上核酸试纸测试呢?第三医院的医生告诉财新记者,医生认为患者需要住院治疗,才能住院并且做核酸检测。

不过另外的医务人员说,“申请做核酸检查,只能让医生开疑似病例报告卡。但是只有在很紧急的情况下,才会填写这个报告卡”。

对医务人员讲述的困境,很多患者和医生都感到不解。因为武汉卫健委在1月27日已经表示,原则上每天可以检测样本“近2000份”。文章质疑:为什么总缺核酸试纸呢?

正常情况下,病患做了检测,48小时就可以拿到检测结果。但是财经表示,现在很多病患做了检测,也无法在第一时间出具确诊报告。拿不到确诊报告,就没有床位。

另外据患者家属讲述,就算是社区和医院都建议患者立即住院,也不能保证可以住进去。报导指出,一家定点医院就因为床位紧张,“有大量拿着住院单排队无法住进来的病例”。

财经最后得出结论:大量病患者在确诊流程和统计数字之外。

一位叫“姚炎曦”的网友表示,“这才是真正武汉的现实情况,那些虚伪的数字,虚伪的报导根本无法掩饰民众的水深火热。有太多的家庭都是一家被感染,随时可能家破人亡。但是依然确诊不了,住不了院,很多老人就是在等死,太残酷了!一场人祸,用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个个幸福的家庭买单,制造这场人祸的所有人应该几辈子都得在地狱吧!”

一位自称“西瓜饭”的网友说,“早期官方不公布造成现在疫情爆发,爆发后又没有足够的医疗资源救治,得不到及时救治又会存在传染他人的风险,这简直是恶性循环啊⋯⋯”

住不上医院要自杀,住上医院得不到良好救治

昨天收到一位网友发来目击者的文字截图,介绍的是一名患者绝望之下跳桥自尽了。

目击者在文字中写道,昨天(2月1日)下午17:30,有一个人从四门口的桥上跳下去了。生前他一直站在桥上哭,哭得很忧伤,很绝望⋯⋯在这条寂静的街道上,他的哭声和呐喊声歇斯底里,每一声都刺痛到了路人的心底。

目击者表示,那名自杀的男子哭的大意是,自己被感染了冠状病毒,家里不能待,怕传染给妻小。医院也没有床位了,在外面暂且租的房子。去看病却没有公交车,要走很远很远,人的体力跟不上,现在连吃的都没有了,生不如死啊⋯⋯

目击者表示,那纵身一跃,了却了世间所有的恩怨,鲜血模糊了他的脸庞,也打湿了我的双眼⋯⋯正准备报警的时候,警车来了。警察再三叮嘱这位目击者:“不要在网上发不消息”。网友说“我含着泪水笑了⋯⋯”

大陆资深媒体人曹山石,也在社交媒体上披露了这件事。

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单一的,有一段武汉男子寻死的视频,正在网上流传。前天,这名男子被诊断为疑似武汉肺炎,医生让他回家隔离。但是男子想在医院隔离,可是医院不收。男子想不开,直接冲着墙撞了过去,想自杀,结果把自己撞昏了,他的母亲在旁边嚎啕大哭。

住不上医院的想住院,但是住上医院就好了吗?

一位叫“伯曼儿”的武汉女大学生,1月31日写了一份遗书。遗书中说“我知道今天过了,就应该会死了,呼吸衰竭,身体动弹不得。三医院都不给打针,营养针都不给打。”

昨天(2月1日)中午,这名23岁的“伯曼儿”在最后的求救中写道,“医院见到我没死,直接把我的氧气掐断了,里面没有氧气,我好不容易挺过来了,现在直接把我的氧气掐断。我说我要输液增强抵抗力,从来没想过我会这么挣扎!我以为我会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好起来,没想到,他们联合起来谋杀我!我死不瞑目!”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20-02-03 5: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