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疫情最前线】证据指中共研发致命生化武器

2月8日香港新唐人新频道《疫情最前线》节目,追踪武汉肺炎病毒疑为加工病毒的更多证据。(大纪元)

人气: 884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08日讯】(大纪元香港记者站)日前印度学者指,武汉肺炎病毒S蛋白被插入类爱滋病毒基因。多方报导指抗爱滋药物可抑制武汉肺炎病毒。台湾前卫生副署长李龙腾指,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疑为加工病毒。美媒质疑该病毒是中共研发的最致命生化武器。2月8日香港新唐人大纪元《疫情最前线》栏目,追踪武汉肺炎病毒疑为加工病毒的更多证据。

台湾前卫生副署长:武汉肺炎病毒疑为加工病毒

台湾前卫生署副署长李龙腾2月4日在电视节目中表示,17年前就怀疑SARS病毒有(中共)人为加工,而非自然产生。

李龙腾说,“1月31日9名印度专家做的研究,这次病毒确实是百分之八九十跟原来SRAS病毒非常像;不太像的是,为什么突然有四个点呢?好像黄色四个点,就是我们说的spike protein,就是穗状蛋白质,这四个点是被植入进去的。后来他们自己的人否认,说这不是、这是随机突变。其实(哪有)那么巧的事,每一只病毒上都有随机突变的可能性,所以这9名(印度)科学家就马上发表出来说,他们发现这是相当恐怖的一件事,不过昨天(3日)晚上(印度论文)被迫撤掉了,撤掉当然后面,一定有相当的压力,才会这样做。不过已经秀出来,大家已经知道。”

印科学家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被植入爱滋病病毒

1月31日,印度生物学家们发表了一篇新型冠状病毒研究报告,题为:“2019-nCoV穗状蛋白中独特的插入物与HIV-1 gp120和Gag惊人地相似”。

1月31日,印度生物学研究团队在BioRxiv发文指出,新型冠状病毒S蛋白中被插入多个与爱滋病毒(HIV)相似的氨基酸序列,文章强调这在自然情况下不可能发生,暗示是“基因改造”产物。哈佛大学流行病专家表示,新发现耐人寻味。(BioRxiv原文)

报告由位于印度新德里的印度理工学院库苏马生物科学学院(Kusuma School of biological sciences)与印度新德里大学阿查里亚·纳伦德拉·德夫学院(Acharya Narendra Dev College)共同贡献,有Prashant Pradhan , Ashutosh Kumar Pandey , Akhilesh Mishra 等9名研究人员参与了这项工作。

研究报告中说:“我们目前正在见证一场由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 nCoV)引起的重大流行病。2019-nCoV的演变仍然难以捉摸。我们在穗状糖蛋白(S)中发现了4个插入点,它们是2019-nCoV独有的,在其它冠状病毒中不存在。重要的是,所有4个插入物中的氨基酸残基都与HIV-1 gp120或HIV-1 Gag中的氨基酸残基相同或相似。这项工作为2019-nCoV提供了未知的见解,阐明了该病毒的进化和致病性,对该病毒的诊断具有重要意义。”

印度专栏作家Anand Ranganathan发推文说:“哦,我的上帝。印度科学家刚刚在2019新型冠状病毒中发现HIV病毒样的插入物,这在其它任何冠状病毒中都没有发现。他们暗示了这种中国病毒被设计出来的可能性。如果是真正的就太可怕了!”

泰国使用抗流感和抗爱滋组合药使新型肺炎患者迅速好转

据《曼谷邮报》报导,两名泰国医生2月2日在曼谷发表医疗简报,他们使用抗流感和抗爱滋的组合药物治疗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病人的病情在48小时内迅速好转,病毒检测结果也在48小时内由阳性转为阴性。

两名来自曼谷Rajavithi医院的医生表示,一名71岁的女性患者1月29日转院至Rajavithi医院,她当时已出现一系列严重症状。医生决定使用奥司他韦(一种用于治疗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的抗流感药),以及两种抗爱滋病药物洛匹那韦与利托那韦对其进行治疗。2天内,这名病人病情迅速好转。

两名医生称,抗流感和抗爱滋组合药对出现严重症状的患者有效,他们已将这一发现的相关报告递交给医学杂志,接下来还将在其他患者身上试用这种组合药物。

中共院士宣布抗爱滋药物可抑制武汉肺炎

2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专家李兰娟,在武汉公布了其团队有关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所谓“最新研究成果”。李兰娟的丈夫郑树森也是一名中国工程院院士,因为涉嫌参与活摘器官,被国际权威学术期刊《国际肝移植(Liver International)》永久禁止发表论文。

李兰娟4日声称经“初步测试”,两种旧有药物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对抑制武汉肺炎病毒有效。其中,达芦那韦能“显着抑制病毒复制”。

值得注意的是,达芦那韦是一种HIV-1蛋白酶抑制剂,会选择性抑制HIV(爱滋病毒)编码的Gag-Pol多蛋白的裂解,从而阻止感染性病毒颗粒的形成。

被感染武汉肺炎的中共卫健委专家王广发曾说过,一种抗爱滋病病毒的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对治疗他的病情有效,他只用了一天体温就降低了,随后身体有所好转。但这种药物是否同样适用于其他患者,还需要观察。

王广发是中共卫健委专家,曾赴武汉调研疫情。1月10日,他在党媒宣传“疫情可防可控”,21日对港媒证实自己被感染武汉肺炎。陆媒称,他1月30日病愈出院。

与之相关的还包括,上月中共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中,也推荐使用另一种抗爱滋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

中共党媒早前报导,上月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上海科技大学联合研究团队曾公布30种可能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药物,当中高达12种是抗爱滋药物,达芦那韦也是其中之一。

美媒:中共研发最致命生化武器

早在印度学者发表论文之前,美国财经博客网站“零对冲(Zero Hedge)”就曾刊文指,中共此前通过科技间谍盗窃了加拿大科研项目中的新型冠状病毒,用于生物武器研发。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正是参与中共生物武器研发的机构之一,武汉肺炎爆发疑似源于该研究所的病毒泄漏。

1月31日,“零对冲”再次发文指,中共官方宣称病毒来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这只是一个借口。

不止外国专家,中共体制内专家的研究成果,也指向武汉病毒来自人工改造,并与上述印度学者的论文存在关联。

1月21日,中科院上海研究员在《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上发表论文指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是通过S蛋白与人体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相结合的分子机制,来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细胞。

早在2015年,武汉病毒研究所专家石正丽和葛行义就参与制造了一种杂交冠状病毒,将SARS冠状病毒和一种蝙蝠冠状病毒进行工程化改造,使其具备了与ACE2相结合的能力,从而可感染人的呼吸道细胞。该结果当时发表在权威学术杂志《自然(Nature)》上,引起巨大争议。

据报,将不感染人的蝙蝠冠状病毒改造出传染人的能力,正是石正丽团队研究方向。疑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或来自武汉病毒所生物武器研发。

为阻真相 中共6天抓了300多人

总部在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披露,从1月22日至1月28日,短短一周之内,中共当局至少抓捕了325名中国公民。

公布的数据显示,这些人大多数被扣上“散布谣言”、“制造恐慌”或“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帽子,而遭受行政拘留、罚金或是教育训诫等处分。

广西隆林县女子韦某因在微博发帖,质疑中共官方数据的真实性,她说“百色才一个(病例)吗?为啥听我妈说隆林这里都有两个了?”她因此被认定为造谣,被中共公安教育训诫。

目前在大陆的微信群都发出公告,“凡是有疫情报告的,全部删除”,“绝不允许官方以外的任何疫情消息”。

方舱隔离医院恐出现暴乱

2月6日,大纪元的《新闻看点》收到网友独家爆料,称新冠肺炎的扩散远超当局的预期,武汉现在使用雾炮车全城消毒了。爆料说武汉市内连救护车都是静悄悄地拖病人,不鸣笛、不闪灯,深怕引起恐慌。

武汉市每个人手机上都收到中国移动的短信,是转发武汉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的通知。从今天开始,“全民测体温”,只要体温不正常,立即抓人,然后“送入集中营”隔离点。如果全部家庭成员检测正常,发给一张有效期为3天的出入通行证。所有小区每天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禁止出入,实行“宵禁”。

前不久大陆官方在武汉洪山体育馆、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等地,修建了隔离点,如武展的方舱医院,有推友爆料,官方“只送不管,里面的人吃喝没有,也没有暖气,电源也没通,没有医疗,不给打针吃药,就在里面隔离,吸氧设备严重缺乏,上百人的病区一瓶氧都没有,咳嗽声此起彼伏,患者情绪激动,恐怕要出现暴乱了”。

责任编辑:连书华 #

评论
2020-02-08 9: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