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晓辉:中共肺炎“零号病人”的追踪与消失

【大纪元2020年03月01日讯】

前言

在人类瘟疫史上,查找“零号病人”都是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

可是,中共病毒疫情发生两个月,号称病毒研究走在世界前列的中共当局,还没能完成对传染病调查来说至关重要的来源问题,以及谁是染疫及扩散病毒的第一人。为了进一步混淆视听,中共御用专家从一开始将病毒来源引导到“华南海鲜市场”,以躲开人们对“人工合成病毒”的指控,由于大量事实无法继续维持这一谎言;现在他们又将病毒来源的可能性指向海外。

零号病人”在控制传染病流行当中是最重要的患者之一,对于疾病控制机构来说是查找疫情的起源,控制疫情扩散最重要的第一手资料。可是这场中共肺炎爆发以来,一开始中共政权不仅不重视,反而隐瞒疫情;由于对疫情的隐瞒,必然导致隐瞒“零号病人”,甚至让“零号病人”消失掉,因为这也是对疫情隐瞒而导致这场瘟疫大爆发,最直接的证据;更是人工制造病毒可能性最有力的证据之一。

由于中共政权御用的科学家们,通过官方控制的媒体,特意把疫病来源引导到“华南海鲜市场”之时,武汉P4病毒实验室已被中共军方的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接管。此举揭示武汉P4病毒实验室可能与军方的关联,这种关联令外界之前广泛担心的中共军队在武汉P4病毒实验室开发生化武器成为可能。

一、“零号病人”的重要性

零号病人指的是第一个得传染病或开始散播病毒的患者。而在流行病学中,它被称为“初始案例”或“标识病例”。找到和确认零号病人是追查流行病源头最重要的一环,他就可以查到这个病是从哪里来的、是怎么传播的,对控制疫情是至关重要的。

同时,找到“零号病人”,一是可以准确确定传染疫病的爆发时间,二是能够将传染源锁定和标识出来。

找到“零号病人”的意义:

可以对“零号病人”的接触史、发病史、行为路径进行排查,能够快速找到潜在的中间宿主,以及判断出主要的传播方式和传播途径,从而采取更为有效的防控措施,来降低传染力度。

尽管我们已经知道蝙蝠身上携带的中共病毒和这次新冠疫情有着95%的同源性,但中间宿主究竟是谁?专家们并没有找到,如果找到“零号病人”对于找到中间宿主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因此,找到他就相当于找到了一把能从源头剪断流行病的利器。

2011年英国一家医院突发多例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就是通过对细菌进行基因测序而快速追踪到了最初的病源携带者,并将其隔离治疗,从而控制了险情。2014年埃博拉病毒的“零号病人”,也是通过病毒比对,最终确定是一名几内亚2岁男童。

“零号病人”对应的学术用语是“原发病例”,通俗理解为在这位患者身上“某种病毒首次从动物进入了人体”。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宁毅认为,目前我们并不确认中共病毒从动物到人类的信息,“如果零号病人接触到的是我们怀疑的蝙蝠、果子狸、穿山甲等常见暴露因素,但我们没有发现,其他人接触到这种暴露因素就可能发病。这就是我们寻找零号病人的意义。”

二、模糊不清的“零号病人”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内的野生动物交易一直被怀疑是导致疫情的罪魁祸首,但这名老人的经历正为该结论带来挑战。有学者和网友纷纷质疑,病毒是否有潜在的其他源头,包括是否可能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关联。

武汉市卫健委曾在一份通报中指,首名中共肺炎病例的发病时间是去年12月8日,但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1月24日发表的一篇由收治中共肺炎重症病患的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撰写的论文,将首名病患的发病时间前推至12月1日。该论文由近30名中国医疗机构的研究者所撰写,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工作在救治新冠病患的一线。

金银潭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ICU)主任、也是上述论文作者之一的吴文娟医生周一(2月17日)对BBC透露[i],这名12月1日发病的病患是一名年过七旬的男子。12月1日这个发病时间是通过流行病学调查综合家属回忆得出的结论。

吴文娟表示,这名老人此前便患病在家,并没有前往过华南海鲜市场,后者是武汉一家贩卖海鲜和野味产品的交易集市。由于疫情爆发初期有大量该市场的商户患病,一度被认为是疫情的起源地。

“他住在离海鲜市场四五站(公交站)远的地方,”吴文娟说。“而且因为他患病,所以基本上不出门。”

据《柳叶刀》刊载的论文披露,该老人的家人在其发病后,均未出现发烧或呼吸系统症状,其与后来的病人间也没有发现流行病学联系。而在他发病10天后,才另有3人出现相关症状,其中2人也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三、指“零号病人”是研究员

华南理工大学学者肖波涛日前发表报告指出[ii]:武汉病毒实验室有研究人员被蝙蝠血液及尿液溅到,之后自我隔离14日,报告并质疑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病毒源头之说,到了最近,大陆传媒又传出武汉病毒实验室的一名女研究员黄燕玲就是所谓的“零号病人”,即今次中共病毒肺炎的第一个染疫病开始散播病毒的患者。

更使得事件陷入扑朔迷离的是,当大陆新京报的记者向该所查询有关零号病人的传闻时,该所首先否认有黄燕玲这个研究员,但知悉该所网上确有这个人的名字之后,又承认此人曾在该所工作,但现在已经离职,去向不明。

中共病毒疫情发生两个月,当局还没能完成对传染病调查至重要的源头,以及谁是染疫及扩散病毒的第一人,但近日大陆传出“零号病人”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P4病毒实验室一名女研究生黄燕玲,指她做实验时被泄漏病毒感染死亡,遗体火化时又感染殡葬人员,令疫情传播。

新京报向该所专研蝙蝠中共病毒的研究员石正丽,及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两人都称不清楚该所是否有黄燕玲其人,称研究所有逾千工作人员,疫情中无一人感染。网民随即指研究所官网上有黄的名字,惟名下内容已删除。

网上又突然流出该所所长王延轶给员工邮件截图,内容包括“不明原因肺炎已引发社会恐慌”、“全所相关工作正在开展”、“卫健委要求不许向外透露疫情”等。邮件是1月2日上午10点发出;说明卫健委1月2日前就已对疫情做指示,再证当局隐瞒疫情,罔顾百姓生命安危。

武汉P4病毒实验室是中国、也是世界顶级病毒研究机构,由法国帮忙设计建设,标志中国拥有研究利用烈性病原体的硬件条件。目前全球仅美、英、法等九国拥有P4病毒实验室。有报道指,武汉疫情发生后,中共军方生化武器专家、军事医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长陈薇少将已接管武汉P4病毒实验室,揭示该实验室可能与军方有关。

四、俄罗斯卫生部报告:新病毒是重组结合体

俄罗斯联邦官方网站在1月29日发表,第1版《预防、诊断、治疗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报告,并于2月3日发表第2版,是根据第一版改编,但是相关内容在第二版中,并没有太大变化。一共是51页,上面有俄罗斯卫生部长以及俄罗斯联邦消费者保护局局长的双签名。

内容指出,中共肺炎是一种由蝙蝠所携带的病毒与另一种未知病毒的结合,基因排列顺序和SARS有70%的吻合,是一个综合体。

另外,文件也指出,此种合成病毒对心肺疾病、高血压及抽烟者,致死率高达25%,因为病毒是通过人体中的ACE2细胞(人体细胞的血管张力素转化酶2)相互吸收,上诉3种人的ACE2细胞较高。另外,透过支持疗法康复的痊愈者,他们体内的抗体相当不稳定,有再度被感染的可能,因此俄罗斯科学家也认为,利用康复者的血清进行治疗,有潜在的风险。

中国中共肺炎是人工合成病毒的传言甚嚣尘上,事实上,俄罗斯卫生部日前发布的一份官方报告就揭露出中共病毒可能是一种重组的的病毒。

报告里所附的临时指南透露,于2019年12月出现的中共病毒,从临床讯息来看想要预防和治疗是相当有限的,其最明显的症状就是出现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

俄罗斯卫生部表示,中共病毒属于RNA的单链病毒,在冠状病毒家族里归类于β-CoV,同家族的还有SARS和MERS。

该指南第4页提到,“中共病毒可能是蝙蝠冠状病毒与未知病毒重组而成”,其遗传序列与SARS相似程度达到70%。目前并不完全了解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发病机制,被感染后似乎并不能免疫,有可能发生再度感染。

五、中共隐瞒疫情真相、同时下令销毁新冠疫情证据

中共肺炎在全国蔓延,全国感染人数成了中共的一个最大秘密,各地纷纷掩盖疫情真相。

2月18日,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刊发的论文显示:在2019年12月31日之前,武汉和湖北就可能已经出现了104名中共病毒的感染者,并在之后的10天里增加了653人(其中88.5%在湖北省内),然后再在2020年1月11日到20日之间又暴增5417(77.6%在湖北省内),并在1月的最后10天里彻底爆发,新出现了26468人发病(湖北占74.7%),但随着防控手段的升级,在2月的前11天里新增人数放缓到了12030人。[iii]

论文谈到在去年12月31日前,武汉和湖北就可能已出现了104名中共病毒感染者。但武汉市卫健委12月31日首次公开发布通报时称,目前仅发现27例病例。两者相差近5倍。

而全国确诊病例1月1日至10日里增加了653人(其中88.5%在湖北省内)。但武汉市卫健委1月11日通报称,截至1月10日24时,初步诊断病例仅有41例。两者之间相差约15倍。

该论文还说,1月11日到20日之间,全国又暴增5,417例(77.6%在湖北省内),达6,174病例 。但中共国家卫健委通报数据是:截至1月20日18时,全国共有217例确诊病例(武汉市198例)。全国少报28倍,武汉少报22倍多。

日前,大纪元获悉辽宁省卫健委下令要求朝阳市卫健委相关人员销毁中共肺炎疫情的内部文件。文件说的是朝阳市卫健委按照省卫健委要求,要求朝阳市交通局、凌源市政府办公室、北票市政府办公室、龙城区政府办公室、双塔区政府办公室、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政府办公室、建平县政府办公室等相关人员,在传递有关中共肺炎信息时,都已签署《保密承诺书》。承诺书内容都是一样的,只是签署人不同而已。

该承诺书说,对于2月21日发送的保密数据,他们本人承诺:

1. 立即销毁保留在电脑、U盘、手机等储存设备里的数据文件,以及拍摄的照片、记录的文字等信息。

2. 绝不以任何原因、任何方式复制、使用或向其他人发送上述数据资料。

3. 除法律规定的形式外,不得向其它机构和个人泄漏此信息。

如有违反上述内容的,其本人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和一切后果。

文件称,目前,朝阳市交通局、凌源市政府办公室、龙城区政府办公室,已经销毁了相关数据。

六、结语

中共隐瞒疫情真相、同时下令销毁新冠疫情证据,这是致使中共肺炎疫情一发不可收拾最为重要的原因。

中共政权的维持依靠的是谎言和暴力,即使在疫情全面危及到人民的生命之时,这个共产党的邪恶政权依然是、而且公开的叫嚣:在防治中共病毒当中要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

最近几天,疫情正在迅速的向世界扩散,为了进一步混淆视听,中共御用专家从一开始将病毒来源引导到“华南海鲜市场”,以躲开人们对“人工合成病毒”的指控,由于大量事实无法继续维持这一谎言;现在他们又将病毒来源的可能性指向海外。这也是中共有意让“零号病人”消失的原因。

责任编辑:高义

 

[i] 汪宜青,模糊不清的“零号病人”与病毒来源争议,2020年 2月 18日

[ii]甄树基,武汉研究所外泄病毒传言未止又有消息指“零号病人”是研究员,2020年 2月 17日

[iii] 环球时报-环球网,中国疾控中心最新重磅论文:去年或已有104名感染者,2020年 2月 18日

相关新闻
王友群:关于中共病毒研究所的三个“谣言”
【一线采访】北京爆发疫情 实情被掩盖
归真:共产新冠病毒为祸世间溯源
王友群:习近平面临保党还是保命的选择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辩论前须验证拜登是否吃药
【直播预告】2020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思想领袖】参议员克鲁兹:推翻中共的战略
【大选观察】拿下必赢?看预测最准的摇摆州
【珍言真语】霸气哥:国际反共 始于香港
【有冇搞错】中共的雅贪政治 张晓明一字卖470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