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44) 降天罪-首丘之思4

作者:云简

举头望月思故乡。(pixabay)

  人气: 273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九章 首丘之思(4)

佟佳向下望望,赞叹不已:“吾何时能练得如此轻功。”

刘栋道:“你还年轻,勤奋努力,总有一天能成。”说罢,起身走至枝前瞭望,未见梦境百姓,却见玄沙整兵,眉宇生忧。

“尔姓什么?”姚以道。

“陈,耳东陈。”那人道。

“名甚?”姚以续问。

那人冷笑一声,道:“大……侠。姓陈名大侠,合起来就是陈大侠。吾就是陈大侠,陈大侠就是吾。”语似蹦豆,姚以闭目,似未入耳,出口却道:“回至梦境,与吾一战。”

“好啊。”陈大侠不以为意,心思:“反正回了梦境,深山老林里面一藏,教你天涯海角无处寻……”心念及此,竟乐出声。

“你又是谁?”姚以问道。刘栋心下一凛,道:“天涯相逢,何必在意姓名。”

“吾知晓,你姓刘……”姚以道,“吾见过你之出招,是栗汀刘氏剑法。”

“那又如何?”刘栋按押怒气,却压不住宝剑,出鞘三寸:“祖上有言,遇见两姓之人,必战之。”

“何姓?”佟佳好奇道。

“独孤、晨氏。”刘栋怒目而视,战意陡升。

佟佳道:“这位大哥才姓陈。”

陈大侠连忙摆手:“吾才不是日头晨。”姚以心下怀疑,道:“尔怎知晓,此晨非彼陈。”陈大侠一愣,随口道:“栗汀刘氏,悬渡独孤,陶台晨氏,乃三大剑术家族,梦境之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刘栋道:“这位姚爷,便是独孤寿大徒弟。”

“啊。”佟佳惊叹一声,姚以道:“尔若战,吾奉陪。”

陈大侠插嘴道:“听闻三十年前,梦境第一杀手独孤寿,封剑退隐,却被王上请出,奉命来至中原,追杀叛国者萧氏一族。此后通道关闭,独孤寿留在中原,娶妻生子,却并未忘记杀手任务,屡次刺杀国丈萧企。十五年前,淮阳驿一战,被一神秘势力重创,妻离子散,生死不明。”

刘栋道:“独孤前辈剑术已臻化境,究竟何种神秘势力,竟能将其重创?”

听闻此言,姚以猛力握住剑柄,似要捏断,切齿而言:“玄沙……四阶臣。”

“尔不去报仇,却要回返梦境?”刘栋鄙夷道。

“报仇?”姚以憾恨道,“吾也想报仇,但是师父不许……”此言一出,三人皆惊:“尔见过独孤前辈?”姚以叹了口气,道:“十五年前,师父途经淮阳驿……岂料玄沙四阶臣,无耻至极,以小师弟、小师妹性命要挟,迫令师父自废武功,而后竟而挑断腿筋,终生不得行走……吾四处寻访,终于师父临终之前,得见一面。”心痛不已,哽咽道:“然则,吾却未想到,师父要吾发誓,终生不得报仇。”

“素闻独孤前辈嫉恶如仇,缘何不让尔报仇?”陈大侠皱眉不解。

姚以道:“师父说他前半生杀戮太重,是以后半生终日痛苦。苦思一世,冥想半生,不能得悟剑道,是以令吾回返梦境,传承独孤一脉之剑术,以期后人终能得悟,定要记述笔端,焚化其前,以慰其毕生苦索之心。”

“原来如此。”陈大侠若有所思。山风清扬,黥字若隐若现,刘栋心下一惊,横眉怒目,喝道:“尔是罪犯?!”陈大侠心下一惊,转而朗然一笑,道:“那又怎样?”姚以道:“黥刑刺面,必是重罪。”

陈大侠不以为意,道:“行侠仗义,惩治几个恶人,却被贪官当作罪犯捉了起来。”

“放肆!”刘栋喝道,“尔眼中还有王法!”

姚以上下打量一眼,冷笑一声,道:“你有你的王法,吾等有吾等之侠道,井水不犯河水。”

刘栋喝道:“恃强逞凶,伤人性命,便是尔等之侠道?!”

陈大侠斜睨一眼,道:“若非王法无用,怎地劳吾动手?!”刘栋正要发怒,却听佟佳一声:“有人来了。”四人顺眼望去,只见曹霖易等人,率众奔来,其后紧追不舍,正是玄沙大军。

“不好,岂非腹背受敌?”刘栋话音未落,姚以、陈大侠二人早已跃至前树,待曹霖易等人一过,双人双剑,直取领军之人。雷朋、越臾二人受惊,双双落马,两番相斗,不是对手,掉头就跑。

“曹将军。”刘栋道,“吾等奉梁诤大人之命,来此接应百姓。未知王上一方,情况如何?”

曹霖易道:“吾也未知,不过幸好已找到太史令,奉姑姑送其面见王上,吾负责引开追兵。”抹抹额头,道:“尔等如何?”

刘栋道:“等了一个时辰,也没见到半个百姓。”

曹霖易道:“兵荒马乱,四处皆是玄沙之人,百姓恐未敢取大路而来,或走小路。尔等缘何不在约定地点接应?”

佟佳道:“约定地点被玄沙占领了。”

曹霖易道:“如若不过几百人,吾等尚可一战。”

姚以道:“不足五十,吾等速往。”

“好。”曹霖易跨马而上,不至片刻,寒刀门退出据点。众人尚未欢喜,玄沙大军,自南麓席卷而来。原来邵奕早从俘虏口中探知,此地为约定地点,是以遣人派军而来。邵奕于山顶观望,冷笑一声:“本欲擒捉玉瑶瑛,不想其人不在此地,暂留五千兵马,余下随吾离开。”说罢,掉头再往别处搜寻。

梦境几百兵士,面对玄沙五千兵士,真如望洋兴叹。曹霖易大喝一声:“杀!”几百人顿成死士,一往无前。

激战之中,熟悉面目,蓬头垢面,几次闪过,曹霖易心道:“怎有可能。”随即持刀迎敌。

高手助阵,死士拚命,玄沙兵士心生怯意,竟然掉头逃走。刘栋道:“玄沙未遣主力来此,恐怕目标却是王上。曹将军,该当速速回返护驾。”

“尔言之有理。”曹霖易道,“将军武功高强,可愿随吾同去。”

刘栋微一沉吟,道:“可否容吾片刻,与另几位义士相商。”

“请便。”曹霖易道。

刘栋对另三人言,姚以不感兴趣,持剑走至一旁。刘栋转向陈大侠,却见其人撩着头发,戏谑道:“尔不怕吾谋害王上?”刘栋讨了个没趣,又问佟佳,佟佳虽感荣幸,然则更对姚以剑术好奇,只好婉拒。

“既然如此,你自己保重。”刘栋向三人告别,走至曹霖易处:“咱们走吧。”曹霖易皱眉道:“此三人,宁愿救助百姓,也不管王上安危么?”

刘栋解围道:“人各有志,曹大人不必强求。”曹霖易心有不甘,喊道:“尔三人非爱国之臣乎?缘何不与吾同去,护卫王上!”姚以径自走开,陈大侠背对其人,唯有佟佳转身,长揖及地。曹霖易无奈,恨恨作罢。

刘栋与曹霖易回返梦主藏身之处。中途,刘栋越想越觉奇怪,问道:“犯人面上黥纹,也有不同么?”

“是。”曹霖易道,刘栋回忆陈之刺纹,略述大概,曹霖易道:“将军所言,乃是最重刑罚,只有身犯叛国之罪,才会刺此纹。”

“叛国之罪?”刘栋眉心微皱,若有所思。

曹霖易道:“将军怎会问起这个?”

刘栋摇头道:“无事,突然想起。”

二人拜见梦主玉瑶瑛,方知无恙,心下稍安,各自警戒。太史令道:“臣方才观察星相,帝星欲坠,两日后便可关闭通道。”玉瑶瑛心下大喜:“当真天助吾也。”

“恭喜王上。”奉惜蓉道。玉瑶瑛忽而转悲,道:“贾傅尚未回来,未知通道入口玄毒何解?可有人前去,通传贾傅?”

“末将愿往。”刘栋自告奋勇,梦主允准。忽而外间来报:“王上,有人求见。”

“谁?”玉瑶瑛心下一沉,语声带颤。未及通传,洞内走进一个小姑娘,约莫六七岁:“谁是梦主?”眼如墨玉,肤胜白雪,睫毛忽闪,娇美可爱。梦主不禁笑靥盈盈,道:“吾便是,小姑娘你找吾何事?”

小姑娘道:“后日午时,你带百姓至通道入口,毒自会解。”说罢转身要走。玉瑶瑛奇道:“且慢,谁人告诉你的?”小姑娘一拍脑袋,道:“啊!险些忘记,是一个叫景阳的伯伯让吾来的。”说罢,蹦蹦跳跳,走出山洞,消失不见。众人仿佛钉住,无人可动。

“恐是邵奕之计,王上未可轻信。”夏端道。

梦主莞尔一笑,道:“召回所有大臣,命后日正午,与通道入口见面。”

“是。”众人道。

****************************

话说姚以等三人,等了一夜,终于等来几个百姓。商议决定,由陈大侠与佟佳先行护送这几个百姓回返梁诤处,姚以继续等候。陈大侠并佟佳走了一个时辰,眼见目地在望,均舒了一口气。陈大侠回首道:“你们几个,可有找到亲人?”几个百姓皆摇头,陈大侠续道:“一年时间啊!尔等虽未找到亲人,但经此劫难,想必也会珍惜日后。”

“多谢大侠相救。”一个青年道,“未知大侠何名?日后定当图报。”陈大侠苦笑一声,道:“尔等日后好好活着,便是对吾之报答了。嗯,就在前面了……”话未落地,几个百姓皆惊叫起来,骇然之景,重创心扉。陈大侠奔至其前,树林之中,横七竖八,百姓横尸,官兵死身,登时心下空空,不可置信。仰望日光,头晕目眩,低首定神,终于寻得一个熟悉身影:“梁大人,梁大人……”梁诤气绝而死,颈上勒痕醒目,陈大侠心痛难解,环视四周,竟无一人生还,怒拳击树,残叶纷落,只恨自己大意,只恨自己无能,只恨自己回来晚了。

不及伤痛,心知危险:“离开,走!走……”陈大侠连声大喝,几个百姓反应迟缓,中箭倒地,另有几个仓皇而逃,陈大侠挥剑挡箭。消灭冷箭,再来大军,虽然心痛,然则理智未失。心知一剑难敌万军,陈大侠揪起地上痛苦之佟佳,连拖带拽,逃离现场。奔至一处山涧,溪流潺潺,佟佳大哭不已,陈大侠心烦意乱。便将自己并佟佳二人,齐齐丢入深潭。冰冷潭水,刺肌蚀骨,佟佳连喊救命。陈大侠将其拖出深潭,撂在地上,阳光炙烤大地,晃得人眼难开,却暖不了心底冰寒,佟佳不断抹着眼泪。

陈大侠手臂遮目,真想就此睡去,又怕佟佳冲动,狠劲抹了把脸,勉力起身,揪住其人坐定:“你想作大侠么!这就是大侠,就是明知自己救不了人,还要去作、去救,因为这就是侠义的精神,这就是生的信念,因为总有一天,有人会因为这个精神、这个信念……得救……”陈大侠终于隐忍不住,跪地痛哭——心内深知,无数次叹月长悲,无数次夜梦还乡。客居之人对故乡的渴望,老雁残鸦身重难返时的悲凉……他们来此中原之时,一定从未想过,结局会是埋骨他乡,魂落异土。

佟佳忽地起身,四处找寻,足不停步。

陈大侠冷道:“不用找了,他们……没有一人跟上来。”佟佳倒吸一口凉气,坐倒于地,思绪混乱:“为什么救我!为什么不救其他人!”

“收起无谓的负罪感罢。”陈大侠起身道,“救你,是因为你将来,也会成为救人的人。”

佟佳一愣,起身追上陈大侠脚步,回返至约定地点。姚以从树上下来,面无表情:“怎么了?”佟佳耷拉着脸,陈大侠略述其事。

“谁干的?”姚以道。

“嗯?”佟佳不解,姚以拿起宝剑,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嗖忽之间,人已不见。陈大侠紧随其后,佟佳勉力跟上。再到战场,大军早已退却。姚以来至梁诤身边,见其死状,心下犹疑:“缘何不一刀毙命,反而用此复杂手法。”

“而且,梁大人死地与众人尚有一段距离。”陈大侠道。

“这是什么?”佟佳掰开梁诤之手,取出一片薄纱。陈大侠道:“鲛绡,梦境之中,唯有王族之人,方可使用。”

佟佳道:“吾方才看到一人,衣着鲜亮,也似此物。”

“在哪里?”三人行至不远处,果然见到另一具尸体,锦衣华服,姚以看了半天,忽地想起:“尚昆。”陈大侠确认,却又疑惑:“缘何尚昆会在此地?之前并未见到。”话锋一转,道:“吾等发现之时,却有大军埋伏。”

“梁大人被王族之人灭口,定是知道什么事情。”姚以道。

陈大侠道:“梦主此行,所带王族之人,必不多。玄沙突袭,众人惊慌逃脱,必无有换洗衣物。如此一来,只消让刘栋暗中查访,谁人袖口衣角破损,便可确定凶手。”

“言之有理。”姚以道,“然则现下,吾等并不知梦主在何处。”

便在此时,嗖忽风声,一人落地,正是刘栋。

“刘大哥怎会来此?”佟佳眼神一亮,刘栋见此情景,脚下一晃,道:“此地发生何事?”姚以略述其要,刘栋道:“吾真是大意,害死这么多人。”

“所以,尔更要找出凶手。”陈大侠道,“这便是那片鲛绡。”刘栋接过,道:“吾即刻速办。”说罢,放入怀中,道:“王上叫吾等通知各方,明日午时,可以进入通道,半个时辰后通道便会关闭……”眼望周遭,语声哽咽,道:“大家若知此好消息,定然欣喜……然则现下……唉……吾定会找出凶手。”忽地抬首,道:“陈大侠,你吾可否单独一谈。”

“嗯。”二人行至僻静处,刘栋道:“尔面上黥刑,是为叛国重罪,尔究竟犯过何罪?”

“哈!”陈大侠道,“关尔甚事?是不是面上刺字,便不能行侠仗义了?!”

刘栋道:“非也。只是事态危急,难保万一,实……难以信任……”

“哈!”陈大侠苦笑一声,道:“那你,便当吾作叛国之臣罢!”说罢,扬长而去。

刘栋讨了个没趣儿,怏怏而回。(本章完,全文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