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疫情严峻 上海企业复工艰辛

人气 12731

【大纪元2020年03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林岑心采访报导)中共肺炎(俗称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中国各省,据上海市卫健委公开资讯显示,2月25日至3月2日一周内,仅26日有通报1例新增案例,其余每天新增病例都是零,这一现象令医学专家很忧心。记者采访上海某大型企业的中阶干部,了解到疫情仍然严峻,上海企业复工备感艰辛。

上海市中共肺炎(俗称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2月28日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对于上海多日无新增病例感到忧心,“确诊病例这个时候是零,我倒是很担心,这么多人进来怎么会是零呢?输入性的病例发现的越多,我们城市就越安全。”

官方数据的可信度不足,加深了经济复工的隐患。张文宏提醒,城市开始经济复苏了,不代表防疫等级降低,或者警惕性下降。至于上海人什么时候可以把口罩摘掉,他认为,跟复工后的情势息息相关,“要等所有返回上海的人都顺利复工,并且没有新增病例时,才是摘掉口罩的时间点。”

上海复工只能局部、分批

一名上海大型企业中阶主管李玲(化名)对大纪元记者表示,目前上海复工只能是局部性的,“现在只是局部复工,不可能全面复工。只有跟老百姓生活有关的企业,才有可能全面复工,其它的都没有。”

而且复工企业要先提出申请,“复工的企业,要先提出申请,都是每个区在管,要办理出入的通行证。”该公司因是上海大型企业,故采分批复工,“现在复工最早的第一批是总经理级以上的,隔了一周,第二批就像我们这种(中层管理),我们底下的,还没有开始复工。”

她说,为了配合防疫工作,搞得企业很疲乏,“现在公司很忙,地方政府天天跟你开会、跟你搞,非常烦。”

李玲表示,为了避免交叉感染,公司已经想出了很多方法,“我们单位上班很恐怖,像医院一样有穿防护衣的,一关关的进去。进门还要量体温,一个个过,分开来上电梯。”

近期为分散上班人流,公司还出台新规,“上下班分散,错开高峰,分散不同时段上班。”

除了这些防护措施外,从2月1日开始,该公司也采用了一个小型系统,称为“健康打卡”,天天打卡,“如果你被隔离了,就不可能再打健康卡了。像我这么长时间打健康卡的,就很容易办理其它证件,包括复工申请等。”

严控外地来沪人员复工

要顺利返回岗位上,员工还必须配合小区封闭式管理,“现在离开一个城市去另外一个城市,必须统一隔离14天。还得有通行证,如果没有通行证寸步难行,连小区都不让出。”

“你开车回到上海时,车上会被贴上一张红色的纸,上面写清楚从那天到上海,隔离到那天。”李玲说。

外地人返回上海工作,也要先行隔离14天,“比如有公司原来准备2月17日复工,外地人很多2月10日就到了,公司要求他们在自己所租赁的房子内隔离14天才出来。”

如果员工来自疫情的重灾区,如湖北、武汉、温州等地,得先强制隔离,不然就劝回,“从温州、武汉这种地方来的,你就要被强制性隔离14天,要不就劝你不要来了,直接回去。”

所谓的强制隔离是集中隔离,“比如有同事是从湖北来的,每个上海的区政府至少都有一个集中隔离的地点,比如杨浦区就在东宫(原沪东工人文化宫),很多从武汉逃出的人也都关在那里,没办法放出来。”

她提到,如果是一般的私家车到上海,“没有在上海工作的,想要来旅游,也会被劝回去,不要来了。”

配合小区严格封闭式管理

她表示,“现在上海小区还是封闭式管理,居民只有买菜时才能出去,而且是每两天一个家庭只能出来一个人,每个家庭只有两张出入证。”

现在上海人买菜一般是到网上订购,也有出门去超市购买的,之前最严格的时候,只能网上订购,“现在取菜包括外卖,也都不能送进小区,你只能去小区门口去领取。”

为了解决一部分人上班的问题,上海的私家车已经可以办理私车的出入证,“上海人现在都是很要命的,不上班的话,是不太会开车在外面逛。”

她提到,上海管制还是比较严的,“我有朋友从外地回上海,隔离期间只是出门拿一个外卖,就被举报,说你在隔离期间怎么能出去买外卖,邻居也害怕。”

李玲所在的公司,如果遇到家里没车的,上班可以靠Uber载送,“公司上班没有私家车的,都是靠Uber(网约车),公司报销车费。”

“现在网约车,下来一个人,司机就要消毒一次,他也很怕出问题。”“而且现在他们只负责送机场,不负责从机场接人。因为上海最怕输入性病毒,所以机场生意不做、火车站生意也不做,司机也怕。”李玲说。

复工如临大敌 只好一拖再拖

在企业、社区严密的防范底下,如果还有企业发生感染案例、甚至群聚感染的话,将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李玲说,“如果一旦发现企业当中有一个确诊病例的话,那么这家公司倒霉了,这家公司所在的区也要惨了。”

在严峻的疫情下复工,对于企业而言简直如临大敌,“所以,我们现在的重点不是项目的推进,而是不能出现疫情。”

一旦发生确诊案例,企业将因负面消息而蒙受损失,李玲说,“所以我们的复工期,实际上是一拖再拖,本来打算是2月初就复工,一直拖,而且是在快要开工前,才又发邮件说,下周不要来上班。”

小企业防护不足 员工上班意愿低

不仅大型企业防疫压力大,中小型企业则面临防护资源不足的问题。上海一名白领的赵小姐日前对大纪元表示,她在一家香港奢侈品公司上海分公司做会计,自己所在公司位于上海市中心的一栋写字楼,楼里一部分公司复工,一部分没复工,待在家里办工。

以她所在公司为例,基本上没有提供太多的防护措施,“个人都买不到,何况公司?虽然复工时,公司写了防疫承诺书。”“因为疫情没解除,员工肯定不愿意上班啊。”

赵小姐发现,在她公司所在的楼里,“我们那一层,差不多有8家公司,就三家是门开着的,其它的都没有开。”#◇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受疫情冲击 上海高层人事接连两次变动
上海专家张文宏:中共肺炎确诊病例是零我很担心
【一线采访】为GDP从未停工 武钢成重灾区
疫情重创楼市 上海新房成交创有统计来最低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推港版国安法 暗藏全球超限战
【罗厨寻味】西葫芦炒牛肉
【珍言真语】袁弓夷:7.1港人抗争已挫败中共
流汗太多容易抽筋?中医3招缓解抽筋
【新闻看点】习近平“我将无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独立日前夕 川普在总统山演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