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的中学生活(一)

(Fotolia)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

作者 | 阿蕾

1958年中国大连钢铁的时候,正是夏天放暑假。我们里弄的派出所内的董“同志”跑来我家,找我去帮他整理资料。在整理过程中,我看到有一份资料中这样写,“某年某月某日,住在15号的杨某某说:‘把我们家的门窗都拆了,去炼成废铁,还要我们花钱找人来装木门,真是不知所为。’”

我看到了,马上跑回家告诉父亲,“你千万不要乱说话,在派出所都有记录呢。”从此以后,我对人说话一直心存戒备。到了同济大学时,每星期的半天政治学习讨论,每人都要发言,我一直觉得压力大,不说不行,说了又怕说错话。

我中学6年都在上海的一间女子中学上学,这间中学的前身是一个天主教的修道院,院内还有一座“万婴墓”。在女中的学生一般会玩得比男孩还顽皮,我亦可数是顽皮的一个。

我们会爬上学校三层楼教室的屋顶,从屋顶的小小天窗爬进去,里面放着好多陈旧的东西,很多是修道院留下的,蒙了厚厚的灰尘,也有是现在学校用的教具等等。看惯了福尔摩斯侦探小说的我们就把自己当成大侦探,看看墙上有没有血手印;看惯香港武侠小说,我们又自己尝试着去找师父。

和我们玩在一堆的有一个叫大汶的女生,她说家中要她学会“书画琴棋”。八月十五中秋节,家人要她和一些老头一起去杭州,在西子湖的船上看他们饮食喝酒,她就在旁边和家人一起陪着他们。当然我们同学都相信她酒是不会喝,要喝还是汽水好喝,但她的一手字画确实是很到家。

上了高中,虽然仍是那间学校,可是重新编班,我被派到另一个新班。我自己知道,要想进大学须要成绩好,拿高分,但我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在当时的社会,“只专不红”是没有前途的。

在中学毕业时,全市要开一个“应届中学毕业生代表大会”,每班选一个代表去市中心开会,共3天。

我记得当时一个班有64个学生,全校共有好几个毕业班。选代表时,我班的人一致选我,但班主任说不行,要选第二次。但第二次全班还是一致选我,班主任仍说不行,再选一次,结果一样。班主任说,那没办法了,只好让我去了。

我心中生闷气,为什么选了我,却不让我去,后来才明白,因为我不是党团员。其他班选出来的都是党团员。

责任编辑:颜永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