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插管也救不回、重症死亡率高 呼吸器真没用吗?

文/苏冠米

因呼吸器不足,中共肺炎重症患者较难得到及时插管治疗。 (MARCO BERTORELLO/AFP via Getty Images)
因呼吸器不足,中共病毒(武汉肺炎)重症患者较难得到及时插管治疗。 (MARCO BERTORELLO/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17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全球持续爆发,在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不仅医护人力严重不足,可维持重症患者生命的呼吸器数量也远远不够。有纽约医师发现,插管的重症患者死亡率高达8成,认为用呼吸器不一定有效,甚至可能造成进一步伤害。真是如此吗?

呼吸器带来的副作用

在疫情重灾区,因医疗资源不足,医师不断面临“该救谁”的痛苦抉择。甚至有年长患者放弃自己生存的希望,将呼吸器让给他人。

呼吸器是在患者因肺部衰竭无法呼吸时,可替代其自身的呼吸,以克服缺氧,争取时间治疗。

呼吸器是在患者因肺部衰竭无法呼吸时,可替代其自身的呼吸,以克服缺氧,争取时间治疗。 (INA FASSBENDER/AFP via Getty Images)
呼吸器是在患者因肺部衰竭无法呼吸时,可替代其自身的呼吸,以克服缺氧,争取时间治疗。 (INA FASSBENDER/AFP via Getty Images)

但据《美联社》报导,纽约官方指出,至少80%的患者使用呼吸器后还是死亡。目前纽约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确诊病例超过20万,死亡人数已破万。

该报导综合多位医师观点,认为用呼吸器无法救回病人有这些原因:

呼吸衰竭的患者,死亡率本身就高;

● 呼吸器的副作用可能进一步伤害患者肺部;

● 目前未有有效抗病毒药物,难以迅速缓解呼吸衰竭

对此,台湾胸腔重症科医师苏一峰解释,平时人们是负压呼吸,吸气时,胸腔扩张变负压,让气流进来。但呼吸器是采正压呼吸,用压力把气送进肺部,使肺泡产生物理性扩张,会造成物理性伤害。一般肺部没有问题的患者使用呼吸器,也有可能造成肺部损伤,因此呼吸器使用的时间是“越短越好”。

一般状况下,呼吸器打气、给氧的量都不能太高。打气太强,肺部物理性伤害会变高;给氧太高,会使肺泡细胞有氧化压力,造成肺泡发炎。因此需要配合病患的需求去调整。

但严重肺炎患者的氧气会给到80%~90%,甚至是100%纯氧。苏一峰指出,因为此时病人的肺泡交换功能已经很差,一定要给予高氧气浓度。但也因肺部此时很脆弱,容易因打入气量太高,产生更严重的发炎。

不仅如此,中共肺炎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方式,难以给予患者合适的抗病毒药物将病毒减少,以减缓感染症状。这就造成患者的呼吸衰竭往往会拖3~4周,甚至更久,戴呼吸器的时间也更长。

不只是纽约,其它地区和国家治疗重症病患,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

重灾区重症死亡率高 原因不在呼吸器

目前有纽约医师认为,呼吸器对中共病毒患者不一定有效,大多数戴呼吸器的患者都没有康复。已有纽约医师试图减少使用呼吸器。苏一峰认为这是很不妥的:“肺炎重症患者不使用呼吸器,死亡率应是百分之百。”

在正常情况下,一般出现严重呼吸窘迫症患者插管使用呼吸器治疗,死亡率约在2到5成左右。为什么在纽约等重灾区,死亡率高出很多?原因有2点:

中共肺炎疫情大爆发,造成医护人力严重不足。 (Sascha Schuermann/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疫情大爆发,造成医护人力严重不足。 (Sascha Schuermann/Getty Images)

1. 呼吸器非常缺乏,患者无法及时插管治疗。

重症医师的临床救命守则,就是当重症病人还有存活希望时,要提早插管使用呼吸器,为患者争取治疗的时间。疫情非常严重的地区,苏一峰认为,在缺乏呼吸器之下,推测许多患者可能是等到缺氧非常严重时才插管。但此时患者的心肺功能已极度耗损、甚至已多重器官衰竭,此时插管已太晚,死亡率自然高。

2. 缺乏重症专业人才,治疗效果大打折扣。

在疫情严重时,呼吸器和病房都可快速制造、搭建,但可专业操作呼吸器的医疗人员却难以快速增加。一个完整的呼吸重症治疗团队需要这些人力:有经验的胸腔重症医师、麻醉医师、呼吸治疗师及经完整训练的护理师。

严重肺炎的患者,需要专业医护进行照顾,但因医护缺乏,许多不相关科别的医师也须要到前线照顾病人,例如放射科医师、精神科医师,甚至是未经考照的医学院学生。但拼凑出来的医疗团队在治疗上会遇到许多问题:

● 插管时机选得太晚,或是插管动作慢,拉长病人缺氧时间。

● 缺乏调整、设定呼吸器的经验,包括给气的量、压力及采用何种给气模式。

● 对治疗过程需要的呼吸照顾了解不足,包括如何给予抗生素、施行特殊疗法。

● 如果病人一直没有起色,较难判断接下来要如何处理。

以胸腔重症专科医师为例,苏一峰介绍,需要7年时间才能培养出一名医师:1年的住院医师、3年的内科专科训练、2年的胸腔专科训练及1年的胸腔重症专科训练。同时,还要加上多年临床经验磨练,而这些经验并无法速成,更不是考完执照就具备。

因此,非专科的医疗团队在治疗过程中较难达到该有的治疗水准,自然可预见高死亡率。

相较之下,台湾因目前疫情掌控较佳,医疗资源仍可负荷,插管率为7%~8%,因此死亡人数低,累计仅有6人。

注:新冠状病毒,也称武汉肺炎病毒,大纪元认为叫“中共病毒”更准确。因该病毒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更因中共掩盖疫情导致病毒向全世界扩散,并造成全球大流行。

浏览大纪元健康1+1频道,了解更多健康知识!

· 中共病毒带来的后遗症 这些器官功能可能回不去

· 儿童得肺炎为何多轻症?3防护避免亲子互传染

· 台湾紧邻中国为何确诊少?防疫成功的原因

责任编辑:李清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