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瘟疫与中共】法国政坛缘何成重灾区(下)

2020年4月18日,法国全国禁足第33天的巴黎香榭丽舍大道。(FRANCOIS GUILLOT/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119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肇宸综合报导)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在全球肆虐,欧洲成为全球瞩目的重灾区。德国总理默克尔称抗疫是二战以来最大挑战。法国总统马克龙在3月16日的电视讲话中,六次强调法国正处于战争时期,病毒是看不见的敌人。

中共病毒全面侵袭法国之际,法国政坛也频传多位国事要员确诊染疫。截至3月16日,已有两位内阁部长、一位国务秘书、19名国会议员、两名市长确诊感染。自法国全国进入禁闭以来,法国国民议会所在地——波旁宫更被明确列为隔离之地。3月29日,法国前部长、法兰西岛大区上塞纳省议会主席帕特里克‧德维吉昂成为第一位因感染中共肺炎而去世的法国政客。全球范围内除伊朗之外,法国成为政要染疫最多的国家。

瘟疫看似无常,实则有迹可循。《大纪元特稿》中明确指出,这场蔓延全球的病毒,正是冲着共产党而来。

法国与中共政权合作频繁,经济、科技、文化上全方位展开,而武汉被称为“最具法国特色”的中国城市,更成为“中法合作”的典型范例。

首位因中共肺炎而死的政治家 对中共“情有独钟”

帕特里克‧德维吉昂(Patrick Devedjian),亚美尼亚裔法国政治家,法国法兰西岛大区上塞纳省议会现任主席,先后担任过前总统希拉克执政期间的劳工部长和工业部长、前总统萨科齐的特别经济复苏部部长、前法国第一大政党人民运动联盟(2015年已改名为法国共和党)秘书长,前国民议会议员。这样一位拥有耀眼履历的政坛明星,也同时是法国第一位因感染中共肺炎而去世的重量级政客。

2020年3月26日,德维吉昂发推文公布自己确诊感染中共病毒,在上塞纳省(Hauts-de-Seine)医院接受治疗。3月29日上午,上塞纳省议会便发布了德维吉昂病逝的消息。入院仅两天便殒身于着针对共产党而来的病毒,德维吉昂到底与中共有怎样的联系?亚美尼亚饱经苏共蹂躏的历史,似乎并没有让亚美尼亚裔的德维吉昂,对中共有更清醒的认识。

2007年5月16日,法国第一大政党人民运动联盟(UMP)的主席萨科齐就任法国总统,中法关系曾一度明显降温。2008年萨科齐高调谴责中共处理西藏的手段是对人权的亵渎,会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并抵制北京2008年奥运。

时任人民运动联盟政党(UMP)秘书长的德维吉昂,却有着与萨科齐不同的对华态度。当时全球正值金融危机,德维吉昂认为中国能够在这场危机中发挥作用。为了与中共修复友好关系,他力荐萨科齐出席了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的开幕式。

在北京奥运会开幕的前一天,2008年8月7日德维吉昂接受法国《十字架报》(La Croix)专访时,对萨科齐的这一决定表示非常满意与支持。

德维吉昂表示:“因为中国在迅速发展,应该给中国个公道,鼓励他们。并不是现在,(西方)意识到本不应该在中国举行奥运会。对于中国,法国在历史上本就扮演着这样的角色,是戴高乐将军第一次意识到这个国家的存在。”

当《十字架报》记者提出,一些欧洲议会议员认为萨科齐的出席“糟糕透顶”,认为不应为侵犯人权、虐待公民的中共站台,德维吉昂却认为不出席奥运会才是与法国一向的对话政策相悖。

2008年10月17日,帕特里克‧德维吉昂(Patrick Devedjian)在北京与习近平会晤期间的会议上。(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北京奥运结束后不久,以当时法国政界第一大党秘书长的身份,德维吉昂于2008年10月代表UMP亲赴北京,与当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会晤,商讨UMP与中共两党之间的合作事宜。

萨科齐因就任法国总统而卸掉UMP主席一职,而德维吉昂则是党内实际意义上的第一把手。

根据中共喉舌新华社的报导和法国《回声报》(Les Echos)的消息,德维吉昂就UMP和中共的合作表示,中国的发展对全世界有益,而UMP要进一步加强与中共和中国政府的合作关系,以更好地发展中国和法国的双边关系。法国《巴黎人报》称,这是人民运动联盟自建党以来首次与中共最高层的会晤。

而后2008年12月5日,德维吉昂被任命为经济复苏计划部部长,而这一职务是法国为应对金融危机而专门设立。为应对金融危机,这一特别部长却把“希望”寄托于人权问题上劣迹斑斑的中共。

德维吉昂出任经济复苏计划部长后,他的亲密朋友泽维尔‧波特兰(Xavier Bertrand)继任人民运动联盟秘书长,延续德维吉昂的对华态度。2009年10月22日,波特兰赴北京访问,代表人民运动联盟正式与中共签订双边协议。

法国《费加洛报》报导,这一协议以共同走出全球经济危机为目的,在中法两国最具有“权力”的政党间加深更好地理解和交流,波特兰特别指出就环境和欧洲的未来,要与中共的领导人进行思想交流。

对于这一协议,曾经在法国政界引起轩然大波。法国《解放报》10月28日的报导说,“人民运动联盟实为中共的小弟”;法国著名《观点》杂志报导说,一些UMP议员甚至离职表示抗议,不愿与荼害了数百万生命的中共为伍。根据《观点》的报导,当这份与中共的协议正在签署时,三名西藏人正在被执行枪决。

神秘法中基金会 直触法政界高层

法中基金会(France China Foundation),顾名思义,似乎昭示着法中两国间最名正言顺的合作。然而这一基金会的创建始末、与当下的管理模式,却非常神秘。更令人忧虑的是,法中基金会法方牵涉到法国政府和法国政界诸多名人要员。

打开法中基金会的官方主页,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基金会活动的纪念照片。我们可以见到法国总统马克龙、总理爱德华‧菲利浦、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前法国总理拉法兰、前中共外交部长李肇星等法中两国政界名人。

根据法中基金会官方网站上的信息,该基金会建立于2012年夏,由法国外交官、企业家和中国艺术家倡导成立。基金会主要活动包括为每年一次的中法“青年领袖”项目,每次聚集30~40位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领域的重要而杰出人物。基金会称,已得到两国政界的大力支持,其战略和指导委员会的法方成员,几乎覆盖了法国政治、商界、教育文化的所有领域中的重要人物。

战略委员会中的法国政界名人包括:现总理爱德华‧菲利浦,法国宪法委员会现任主席、前总理洛朗‧法比尤斯,法国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兰,前外交部长余贝尔·韦德里纳。拉法兰不仅曾鼎力支持建设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在武汉疫情爆发时,拉法兰还曾专门给中共《环球时报》发去支持视频,用中文呐喊“武汉加油”。

战略委员会中还包括法国诸多著名跨国企业集团的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包括安盛(AXA)集团董事长德尼‧杜威,雅高酒店集团首席执行官塞巴斯蒂安‧巴赞,法国Engie能源集团董事长热拉尔‧梅斯特拉莱等。还有梅里埃基金会(Fondation Mériuex)主席阿兰‧梅里埃,梅里埃基金会是法国里昂P4实验室的出资人,而阿兰‧梅里埃也是法国政府帮助成立武汉P4试验室的主要背后支持人之一。

而基金会指导委员会的法方人员包括,法国瓦兹省参议员爱德华‧库里(Edouard Courtial),和法国医学教授安托万‧特斯尼尔(Antoine Tesniere)。爱德华‧库里所在的瓦兹省是法国中共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其中9个市镇都被确认为传染源,而法国的“零号病人”也被政府怀疑正是由瓦兹省的博韦机场入境的。安托万‧特斯尼尔自2017年成为教育科研部的科学顾问,根据法新社消息,3月19日他被任命为法国卫生部“专门负责COVID-19的顾问”,直接协助卫生部长奥利维耶‧韦兰应对疫情危机。

基金会引以为傲的“青年领袖”项目中,也频现法国政界要员。现总统马克龙和总理菲利浦,都曾是法中基金会2013年度的“青年领袖”。而法国现文化部长法兰克‧里斯特(Franck Riester)就是2014年度的“青年领袖”,并与中共副主席李源潮合照留念。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3月9日里斯特成为媒体报导的第一位确诊感染病毒的法国政府内阁要员。

法中基金会的中方人员组成,从中共前外交部长、外交部各官员、到中共领馆高层,从中共中央党校主任到中共人民政协委员。这其中的政治目的可见一斑。而其中某些部分人员的身份也引人疑虑。

根据法国独立媒体《情报在线》(Intelligence Online)报导,法中基金会指导委员会成员之一的康伟宏(Casey Kang)在北京与新疆活动频繁。《情报在线》重点关注和发掘与政府与企业相关的情报动向,以间谍、政治动荡和组织犯罪为主要方向。这样被高度怀疑的人物是基金会的重要组成人员,

法中基金会的存在和活动,令人担忧。

基金会官网称,“中法两国最具潜力的青年领袖汇聚在一起”,致力于“提高中法青年人才间的信任以促进中法两国关系的长远发展”。

中国古人云“道不同不相为谋”,中共治下的中国,共产党文化横行,人权被肆意践踏,没有言论和信仰自由;而诞生了世界人权宣言的法国,自由和平等是深入人心的国民准则。

美丽的法兰西拥有着璀璨而宝贵的正统西方文明历史,在世界历史的每一个关键时刻都扮演了重要而关键的角色。如今中共病毒当前,疫情给予每一个国家重新审视和思考的机会,是与中共为伍被历史淘汰,还是选择重新回归道德与正义,不为政治、经济利益所屈服,抛弃中共。

【瘟疫与中共】法国政坛缘何成重灾区(上)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