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开始隐瞒疫情 至今更以谎言欺骗国人

什么比武汉肺炎更可怕?(下)

作者:毕平

图为中国公民方斌(中)、陈秋实(右)和李泽华(左),因揭露武汉疫情真相被抓,至今渺无音信。(大纪元制图)

人气: 7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4月05日讯】在武汉肺炎(或武汉病毒,或新型冠状病毒, 或COVID-19)的消息刚传出不久,笔者友人传来了在社交媒体上的一则“新闻”说:武汉病毒是香港抗争者引入武汉的。接着,又收到另一友人传来的一则“新闻”说: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后院,发现三个可疑的黄色垃圾桶,内装有一些生化物,并说中国外交部已就此向美国政府要求解释云云。

人们稍为思考一下,都会知道这些“新闻”不靠谱、不可信。不知传那些“新闻”给笔者的友人们是否有同感?这些大概是中共宣传部门属下网管或网军的“五毛们”的“杰作”(据报导,所谓“五毛”,是因他(她)们每发一则此类“新闻”,则可以收到开始时是五毛钱的酬报而被命名)。

但最近,这些“非官方”传闻已提升为官方新闻。开始时,是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说:“疫情是在中国开始,但源头不一定是中国”。接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以及华春莹更直接说:武汉病毒是由美国军人引入武汉的。因而引发美国总统川普大怒,将原来讲稿上“新型冠状病毒”改为“中国病毒”。美国国务院随即传讯了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对北京表示强烈抗议。

随后,崔天凯向访问他的美国传媒表示:赵立坚和华春莹对美国的指控是“疯狂的”(crazy)。接着,赵,华两人也分别在他们的twitter account 改了口吻。但是,崔天凯受访所承认的和赵、华两人在twitter的改口,在新闻被封锁了的中国,人民是看不到的。

除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之外,中共宣传部门正在大规模地、“疯狂地”在它控制的传媒,包括社交媒体,宣扬武汉病毒的源头在美国或在意大利的假新闻(fake news),煽动仇外、反美的所谓民族主义。所以才引至一位在武汉的跟风官方宣传口吻的律师,竟提出了对美国政府的诉讼,似有恶人先告状之势。

为什么中共宣传部门决定转守为攻,在亳无可信的科学证据下,不顾丧失国际信誉,而以谎言骗世人?笔者相信,其实,中共当局是知道大多数世界各地人民,是不会相信这些假新闻及谎言的。这些假新闻或谎言的主要对象是:没有言论自由、新闻被严密控制下的中国大陆的国民。中共开始时隐瞒疫情,现在继续用谎言欺骗国人,大概有两个原因。

关注武汉肺炎的世人,都知道李文亮医生,但很多人大概不知道艾芬医生的名字。她和李文亮医生同任职于武汉中心医院。艾芬医生是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就是她,在2019年12月30曰,拍下了一份病人病毒检测报告的截图,并特别在“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等分析字眼上画上红圈,传到微信的医生群组,目的是提醒大家注意防护。

她当时未知道这不是SARS病毒,而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李文亮医生就是收到此一信息后,传给了他的医生同学们,提醒他们要防护。但是,正如李文亮医生及其他七位武汉第一线的医务人员一样,艾芬医生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厉斥责,指她“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甚至要求她在她的医生群组,一一传达不能用简讯或微信谈论这个肺炎,连她的老公都不能提及。

如今回想,艾芬医生问:“我做错了什么?”可是,艾芬医生接受内地“人物”杂志的“武汉医生”的专题访问的8,000字报导,已在内地网上全面遭到删除。艾芬医生在采访中,数次提起“后悔”这个词,她后悔当初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特别是对不起过世了的同事,“早知道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根据各方面的报导,单是武汉的医务人员,就有几千人受武汉肺炎感染,近百人丧生。

李文亮医生因染上新型冠状病毒已于2020年2月6曰病逝,年仅34岁。李文亮医生在临死时,才认识到:信息透明的重要性。他在“财新”最后专访中,以简讯打字、无声地回答:“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他并在他的遗书“我走了”中,提出他的墓志铭只需一句:“他为苍生说过话”。

除了上述的武汉医务人员外,武汉市民方斌、公民记者律师陈秋实、央视前主持人李泽华,都实地在武汉报导疫情的悲惨实况。但他们现在都已“被失踪”。

李文亮医生病死的消息,震撼了中国民众,引发了武汉以至全国网民的悲愤和忿怒。这就是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的文章“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的背景。也是湖北一妇人不畏死的“(在中国)没有一个人可以自由发声(说出疫清情真相)”的大声疾呼的引发原由。

这就是中共为什么继续用谎言欺骗国人的第一个原因,即,企图用恶意栽赃、嫁祸他人的宣传手法,以转移视线,消减国民对被隐瞒、被禁声、被失踪的愤怒。

正如香港大学医学院的袁国勇及龙振邦教授,最近发表了“大流行缘于武汉  17年教训尽忘”的文章中表明众所周知的事实:武汉肺炎始于武汉,以及中共当局没有从17年前隐瞒SARS疫情,而造成大规模扩散得到的教训。

这就是中共展开大规模地、“疯狂地” 宣传的第二个原因:为了混淆视听,转移国人及世人质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何会在武汉发生。

其中最受人们关注的是,在武汉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该研究所是专门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及相关技术创新的综合性研究,该研究所包括拥有一个P4(生化安全最高等级)实验室。从武汉肺炎发生不久至今,中共一直拒绝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entre for Disease Control –CDC)的专家,到中国协助调查武汉疫情及病毒的来源。

在2018年11月14曰,该研究所的石正丽博士应邀在上海交通大学,作题为“蝙蝠冠状病毒及其跨种感染研究”的主题演讲。石正丽女士是武汉国家生物化学安全实验室副主任。在2019年3月2日,石副主任又在国际学术期刊“ 病毒”(Viruses)发表了另一篇学术论文,预警中国会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瘟疫。

据报导,在武汉肺炎发生不久,中共首席生化武噐防御专家陈薇少将,在今年1月已接管了武汉病毒研究所。之后不久,石正丽博士就没有再发声。

今年2月14曰,中共中央视网重点报导习近平要求“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这些蛛丝马迹不能不使人们引起,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和武汉病毒来源有没有关联的疑问。

最后,笔者想指出一点的是:疫情和病毒来源是两件不同的事。在现在还没有可信的科学证据下,我们不能对病毒来源下结论。但是,对疫情缘于武汉以及中共当局从开始隐瞒疫情的事实是无可否认的。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为苍生说真话!

2020年4月2日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