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全球搜刮后 抗疫物资都去哪了

人气 16332

【大纪元2020年04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史轩之综合报导)自年初中共病毒(俗称武汉肺炎)在武汉爆发时起,中共就通过央企、海外中企等对各国抗疫物资发起洗劫式抢购,几乎是掏空了很多国家的“家底”。然而,这依然无法满足中国抗疫一线的需求。直到2月末,湖北一些地方依然物资奇缺。疑问接踵而至:中共从全球搜刮来的防疫物资究竟去了哪里?处于疫情中心的武汉和湖北又被分配了多少?

数据显示 进口虽多 湖北所得却很少

从大陆媒体的报导及官方公布的信息中,大纪元记者发现,中国抗疫一线的医疗物资主要来自国内企业的生产、一些企业的“出口转内销”、海外的大宗采购(包括央企、海外中企等的采购),而这一切都在中共政府的主导下进行。

自1月疫情爆发的初期,中共即发起海量的全球性采购。然而,到1月底,甚至2月中下旬,作为抗疫前线最紧缺物资的医用防护服,在武汉和湖北一直都很紧缺。事实上,直到2月中旬,湖北省仍主要依靠正在艰难恢复的国内产能。

据中新网1月27日报导,当时湖北省每天需要10万件医用防护服,而全国可以生产防护服的企业仅40家,总产能为每天3万件。但受中国新年的影响,每天产能仅1.3万件。

工信部称,还有一部分“出口转内销”的生产商,产能为每天约5万件,但从出口地区的标准转换为中国标准许可,还需要一些时间。

1月20日,国家卫健委牵头成立了应对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工信部在其中被设为医疗物资保障组组长单位,负责物资的统一调配。

一、2月初至2月中旬数据的对比

据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1月24日至2月2日,共进口防疫物资2.4亿件,其中防护服252.9万件。同时,工信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2日,向湖北累计发放医用防护服15.45万件,这些均由国内被征用的企业生产。

而据湖北省防控指挥部公布的数据,截至2月3日12时,累计接收社会捐赠的医用防护服共有21.87万件。

可见,海外物资长达9天的进口后,工信部分配给湖北的防护服数量还不到一个零头。即便加上社会捐赠的21.87万件,与进口的252.9万件相比,差距依然很大。

而据大陆第一财经1月29日报导,当时,在距武汉不远、疫情严重的黄冈市,物资短缺非常严重,一些医务人员不得不穿雨衣当防护服,用垃圾袋当鞋套。

2月3日至9日,工信部调配给湖北的数量大幅上升至28.7万。但同期湖北省获得的防护服总量与海关总署公布的进口数据相比,差距依然惊人。

据澎湃新闻2月10日报导,湖北多地医疗物资仍然“告急”,如孝感市、黄冈市、随州市等,而医用防护服即为紧缺物资之一。

据海关总署统计,1月24日至2月11日,全国海关共验放防控物资8.7亿件入境,其中防护服达741万件,口罩达7.3亿只。

但2月11日,湖北卫健委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健康湖北”发文称,武汉一线医护物资仍然告急。在此文中,武汉同济、协和、中南等二十多家医院再度发出求助信息,求助物资即包括医用防护服、防护口罩等。

二、2月中旬至下旬数据的对比

2月13日,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曹学军也称,最紧缺的仍是医用防护服。

而工信部2月20日才公布数据称,截至19日,已累计向湖北运抵医用防护服151.2万件。但这些均来自国内企业的生产。

另据新华网报导,湖北省防控指挥部2月18日通报,截至17日12时,该省累计接收社会捐赠的医用防护服68.88万套,医用(外科)等口罩类2450.3万个。

尽管此时湖北获得的医用防护服总量比起2月初有了大幅增长,但与进口的741万件相比,差距仍然悬殊。而据湖北省防控指挥部公布的信息,医用防护服、防护口罩等仍是最急需的物资。

央广网报导,据海关总署统计,1月24日至2月24日,全国海关共验放防控物资20.2亿件入境,其中防护服1862万件,口罩16.3亿只。

据工信部公布的信息,截至2月24日,协调运到湖北的医用防护服已达257.9万件。

工信部党组于《求是》杂志撰文称,截至2月25日,医疗物资保障组累计向湖北省供应医用防护服达到283.64万件。

尽管工信部发放给湖北的医用防护服有了更大幅的增长,但同期湖北获得的防护服总量与海关总署公布的进口数据相比,差距更加悬殊。

虽然工信部称湖北一线医护人员所需的重点医疗物资此时已基本得到保障,但据央广网3月2日报导,江苏弘阳集团通过侨商华人集团在澳洲采购的1万套医用防护服,于1日运抵湖北,支援孝感、鄂州、汉阳等地的抗疫工作。报导引述华人集团董事局主席邝远平的话说,孝感防疫一线的医疗物资依然十分短缺。

进口物资大多去向成谜

人们不禁要问:进口的大批抗疫物资都去了哪里呢?

据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1月24日至2月11日验放入境的8.7亿件抗疫物资中,仅17.8%属于捐赠物资,其余82.2%均以一般贸易方式入境。而官方要求,所有捐赠物资都必须通过红十字会。这表明,进口的抗疫物资大多都未进入红十字会等的统计名录,而是进入了政府采购的“信息黑洞”,去向成谜。

知情人士向端传媒透露,民间组织更倾向于点对点的捐助,指明受捐助的医院,办理定向捐赠手续,过程虽冗杂,但“有迹可循,有证可查”;官方的大笔采购则归联防联控机制进行全国统一调配,而“调配机制公开程度还很不够”。

大纪元记者访问了工信部网站,在“工信数据——统计分析数据”的网页中,并未见到任何与抗疫物资有关的统计。

工信部网站“工信数据——统计分析数据”的网页中,并未见到任何与抗疫物资有关的统计。(中共工信部网页截图)

人们只能不时从官媒的零星报导中,看到关于工信部调配抗疫物资的统计数据。

梳理数笔的海外大额采购后,端传媒发现,大部分抗疫物资在入境后,去向就再无迹可寻,但指出,可以明确的是,中共在垄断疫情信息的同时,也几乎垄断了物资。

多数进口物资的可能去向

一、扣押、囤积甚至倒卖?

大陆《每日经济新闻》2月1日报导说,发现武汉市红十字会一个数百平米的仓库里堆集了不少物资,有医院人士久等却迟迟领不到物资,4日又报导说,一边是武汉一线医院物资紧缺,一边却是武汉市红十字会库存积压现象严重。

武汉市红会分发物资不公的问题也被媒体曝光。有报导说,2月1日,一名驾驶政府车辆的男子被发现从该红会的仓库中搬走一箱3M口罩,在众人的质问下才供出是“给领导的”口罩,引发网民极度不满。网民起底车主,发现该车辆属于武汉市政府办公厅。

“黑历史”重重的红会,在疫情不断升级之际,再度因工作不力而饱受诟病。

在舆论的压力下,2月4日,湖北省红十字会3名领导被问责,副会长被免职。同日,武汉3名官员因市防疫应急物资储备仓库违规发放口罩被问责,武汉统计局副局长被免职。

另据《新京报》2月13日报导,广州市纪委监委通报,1月28日至2月6日,广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医师陈建东因与社会人员黄某某共同倒卖口罩谋利而被查处。

2月13日,身在纽约的中国资深公益人士杨占青,在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的采访中表示,虽然偶尔会有体制内的纠错或者说个别这样的案例被媒体曝光,进入公众视线,看起来像个案,但其实并非个案,因为中共官员贪腐是个普遍现象,中国缺乏公众监督的渠道,政府根本不透明,能曝出来的才是个案。

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华人,也发现当地疑似有倒卖捐华物资的现象。大纪元3月31日的报导说,南加华裔反映,当下在多个微信群中,有人在卖无包装、无检测标准、无生产日期的散装口罩,而卖家中就包括早前曾呼吁民众募捐的南加某地的华美协会。

当初,很多人都将钱捐给了该协会,让它统一购买物资,再通过天马物流运回大陆。而该协会购买的口罩被曝光质量极差。协会领导层在群里说,目前所卖的部分口罩是从大陆购买的。

3月23日,有人在微信上晒出一个对话截图,显示了一批贴着“中国加油”的口罩、防护服在美国开卖的帖子,这批物资是由洛杉矶和华盛顿州的湖南同乡会早前捐赠给中国的。但同乡会对此表示否认。

二、输出国门,用于“口罩外交”?

近期,随着疫情在全球扩散,多国亟需抗疫物资之际,中共又突然来个转身,四处输出医疗物资,大玩“口罩外交”,但却遭遇巨大尴尬。多个国家抱怨,来自中国的口罩和病毒快速测试试剂质量不合标准,从而接连引发退货潮。

中共此举的动机也引发欧洲媒体、官员及专家们的广泛质疑,被认为是别有用心。

法国《世界报》等外媒以及欧盟官员把中共的“口罩外交”形容为有图谋的“慷慨政治”,批评中共是为了争夺地缘政治影响力,有乘人之危之嫌。法国官员告诫中共勿将疫情援助用于政治“作秀”。

外界质疑,当初中共从全球搜刮来的抗疫物资,如今是否又被其用于这种政治图谋?中共是否早已胸有成竹地策划好了这一切?

中共当局宣称已经控制住了疫情。这似乎可以为中共输出医疗物资提供合理解释。然而,中共公布的疫情数字再度引发外界的严重质疑。

尽管目前美国疫情非常严重,但香港独立评论人吴俊伟向大纪元表示,中美两国的疫情无任何可比性,原因在于美国所有案例都会在第一时间公开,而中共的所有数字都严重造假。事实上,中国的实际疫情严重程度,很可能是美国的几十倍。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现场视频】牡丹江火车全部停运 居民隔离
班农向蔡英文喊话:这是台湾的时刻!
【现场视频】云南怒江泥石流 千余游客滞留
中国集装箱坠海酿大祸 澳洲海滩被迫关闭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杨岳桥:国安法灾难性影响 港人不退缩
【纪元播报】独家:武汉同济医院文件曝器官移植秘密
【胡乃文开讲】脾好免疫力就好 中医穴道饮食健脾 护肤又排湿
【新闻看点】美透露制裁新法 北京为何强夺香港
【思想领袖】华为起家与非对称混合战
【新闻第一现场】美不再承认港自治 孟晚舟罪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