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北京癌症患者 因疫情政策而被耽误治疗

人气 115

【大纪元2020年05月12日讯】一位来自北京的女士小雨爆料称,自己的父亲在北京患癌,因为新冠(中共病毒疫情政策而被耽误治疗,最后匆匆去世。

2020年1月19日,我父亲因为记忆力严重衰退去北京天坛医院就诊,经核磁共振成像(MRI)检查,医生初步诊断为多发性颅内淋巴瘤。当时北京天坛医院的专家给出建议是每日输液激素和消水肿的药物进行维持,尽快住院进行活检手术,才能确诊开始治疗。

但不到一周,医生开的输液疗程还未完成,医院急诊部突然通知不要再来了,“上边”的新要求,新冠疫情期间不允许接收病人输液了。

第二天,仅仅一天没有输液的我父亲,就出现了反应迟钝、嗜睡的症状,第一时间带他去医院,刚进入急诊大楼,就在大厅里喷射状呕吐。

但是无论怎么请求医生,都以“没有办法”、“我们也做不了主”为由拒绝为我父亲做任何治疗。只是私下悄悄告诉我们说,我父亲病情发展太快不容乐观,千万不能就这么回家,让我们想办法马上找一家医院住进去,每天输液的同时再去找有能力做活检的医院赶紧确诊开始治疗。

在亲戚朋友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终于在当天找到一家二级医院,医生向我们再三强调他们医院能力有限,治不了我父亲的病,只管每日输液,一旦有任何危险概不负责。我们也只好感谢又感谢,只求能保证我父亲每天可以输液,期盼病情能慢些发展。

父亲入院后,我们带着他的MRI结果,托了很多人,辗转了很多家医院,终于拿到了神经外科1月30日的住院许可。然而,随着北京新冠疫情政策越来越严格,我们的入院时间一拖再拖,最终在2月3日,才正式住进医院。

本以为住院后,一切检查就可以顺利安排,没想到又是“上边”的要求,整个都医院不允许做手术!又是漫长的等待,因为疫情的原因,医院每日只允许一名家属,在下午4点-6点间进入住院楼探望病人,多一分钟都会被保安粗暴的轰走。彼时,我父亲的状态越来越差,因为其中一个肿瘤长在额叶上,短期记忆力几乎完全丧失,性情也有很大变化,每天只能在医院干等着,没有治疗也不能做检查,连家人都很难见到,这样的日子让我父亲几近崩溃,而我们在医院外也心如刀绞。

十天后,终于等到了可以做活检手术的消息。因为是全麻手术要求两名家属到场,我和母亲到了医院却被告知,疫情原因只能一名家属进入医院大楼,另一人也不可以离开必须在室外等待。冬天的北京天寒地冻,我吹着北风在零下几度的医院门口几个小时,总算等来了手术成功的通知。

一位来自北京的女士小雨爆料称,自己的父亲在北京患癌,因为新冠(中共病毒)疫情政策而被耽误治疗,最后匆匆去世。图为其父亲的入院的记录。(读者提供)

一位来自北京的女士小雨爆料称,自己的父亲在北京患癌,因为新冠(中共病毒)疫情政策而被耽误治疗,最后匆匆去世。图为其父亲的入院的记录。(读者提供)

一周后,活检结果出来了,证实了医院当初的猜测,确实是原发性颅内淋巴瘤,主治大夫告诉我们因为淋巴瘤手术的意义不大,却对放疗和化疗极为敏感效果很好,颅内的位置也不易复发,综合我父亲的病情给出了化疗的治疗方案。

本以为终于可以步入正轨开始有效的治疗,在马上准备转到血液科的时候却是晴天霹雳:疫情期间政策,不允许医院收治癌症化疗患者!!任由我们声泪俱下的哀求,医生也只能无奈的表示这个是“上头”的指示,院方没有能力违抗,对我父亲的事情表示遗憾。而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留我父亲在医院,每日输液,等待政策改变的那一天。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甚至亲眼目睹了一位连夜从内蒙送过来的急性脑出血患者,也因为“一刀切”的政策而被拒之门外,得不到任何治疗,只有一句“怎么来的怎么送回去吧!”

我父亲的病情愈发严重,因为另一个肿瘤长在脑干上,他的左腿开始失去控制,无法自主行走,然而此时医院突然通知封闭,连每天仅有的两个小时探视时间也中断了。记得我最后一次看望他时,他握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放开,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我,直到探视时间快结束,他突然紧紧握了我手一下,又很快松开,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说:“你赶紧走吧,你注意身体别太累,好好照顾我的两个大外孙!”

这之后我和父亲每日只能靠视频通话联系,但他的状态非常不好,时常困倦,每当看到我的两个儿子时才打起精神试图像往常一般逗一逗他们,但又很快萎靡总是匆匆挂断。

我们想办法托关系找别家医院做化疗,院方也答应我们以公对公的方式联系北京几家肿瘤医院看能否转院。但得到的都同样的答案:政策不允许。

就在我们在努力、等待、碰壁中无限循环时,我父亲的病情急转直下,他已经开始时常犯糊涂,连最基本的手机操作都无法完成,我们连每天和他视频见面都成了难事。此时又传来噩耗,医院竟然要我父亲出院?!因为“上头”又有新政策,要求医院清空住院病区,要把危重的脑瘤病人都轰回家!!

全家陷入绝望,我们只得一边请求医院给我们宽限几天,一边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可以收治的医院。然而,我试过在网上发帖求助,从未有回应,得到的却是一直被删帖;打过市长热线,一直无人接听;我们也试图联系过本地的街道,被告知我们没办法,还威胁我们如果在这个时候“添乱”上访,就要我们好看!屋漏边锋连夜雨,我们再次接到医院的电话,我父亲因为大剂量的输液激素治疗,已经产生严重的胃出血副作用,必须马上停药。这意味着,我父亲连最基本的维持治疗都没有了。

就在停药的第二天清晨,我父亲的病情迅速恶化,失去自主呼吸,陷入昏迷,紧急转入ICU。经过一系列检查,医生告知我们因为病情耽误太久得不到治疗,肿瘤变得太大,哪怕现在有医院可以化疗,我父亲的身体也已经无法承受!长

在脑干上的肿瘤使我父亲陷入昏迷,再也无法醒来,只能靠呼吸机维持最基本的生命体征,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再一次的,因为疫情政策原因,我们依旧不被允许去看他一眼,哪怕他就快要离开了………

记得在他还清醒的时候,我和他视频叮嘱他要听医生话,好好休息,他说:“放心吧小雨,我肯定很快就能出院,到时候还得给我大外孙买手机呢!”那是他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儿子再也等不到那个承诺的手机了,半个月后后,我父亲抢救无效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时常在想,如果没有新冠肺炎时期的一刀切政策,我父亲能在确诊后马上化疗,那他是不是现在已经出院在家休养,享受天伦之乐。那么空旷的医院,那么多闲置的病床,那么充足的医护,为什么就不能为我父亲治疗一下?!

无数家媒体每天报导新冠病人确诊数、治愈数、死亡数,而像我父亲这样因为疫情期间残酷无情的政策而被迫牺牲的危重病人到底有多少,永远不会有人费心统计,成千上万甚至十几万的人,连成为一个冰冷的数字的机会都没有。但他们不是数字,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是无数心碎的家庭,是我儿子再怎么呼唤也唤不回的姥爷。

我试图为我父亲发声,为数以万计像我父亲一样的人发声,但是我在中国社交媒体发的帖子都被迅速删除,我的账号也被封禁。那个世界,只允许歌功颂德,哪怕脚下是森森白骨,也要掩起土来,高唱赞歌。

在最艰难的时刻,我和丈夫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来到美国。诚然,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但当我们都准备好和病魔战斗的时候,却被国家政策缴了械,被迫投降。这种憋屈的绝望,我不希望我和我的家人再一次经历。我从未想过有一天,在这片生养我祖祖辈辈的土地上,竟然有如此病态的悲剧发生,生生剥夺了我父亲求生的权利。

我希望可以有自由选择信仰的权利,我可以正大光明的信奉基督教,不用担心教会被查抄;我希望可以为自己生命的抗争,当我生病的时候,可以有选择治疗的权利。我只希望可以自由地发声,当我在阐述事实的时候,不用担心被“请喝茶”,不用面对一行行的“因违反政策原因,该帖已被删除”。

虽千万人,吾往矣。

责任编辑:王曦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湖北封城 女癌童无医院做化疗
网友讲述母亲患癌得不到救治去世 字字泣血
武汉妇人心脏病发作需急诊 医院拒收
屡被医院拒收 武汉肝炎男从轻症被拖到命危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贵州巴士怪异车祸 抖音退港有猫腻
【重播】蓬佩奥:北京须公布病毒真相
【珍言真语】梁家杰:国安法虚字多 是整人工具
【有冇搞错】美中大军南海对峙 战事一触即发?
【直播】川普与墨西哥总统联合发布会
【现场视频】包头市中院剥夺律师参加庭审权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