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谣之父”邓雨贤和大稻埕的关系

文╱叶伦会
奇美创办人许文龙雕塑邓雨贤铜像。(摄影:彭瑞兰/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6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台湾民谣之父”邓雨贤玄孙邓心柔就读国立台北科技大学,正在撰写硕士论文,近日透过其父邓泰超希望我就大稻埕担任导览的经验,谈谈大稻埕和邓雨贤相辅相成的关系,中午,我们在大安森林公园音乐台前小山丘的樟树下漫谈一小时。说来有趣,谈音乐家的故事在音乐台前;邓雨贤任教新竹县芎林乡芎林国小时,常在校园的樟树下培育作曲的灵感。

管仲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大稻埕开街于1853年,因为附近有具航运便利的淡水河、刘铭传兴建铁路的大稻埕火车站,开放通商口岸后带来知识、技术、资金和市场的洋行,吸引勇于冒险的年轻人,透过联谊、服务,为个人创造财富,为地方带来繁荣和进步的新思维,让大稻埕成为台湾最具影响力的商区,蕴育新文化的重要地标。

邓雨贤和大稻埕的关系密不可分,创作歌曲的合作者以李临秋为主,他长期住在贵德街旁,家族的亲戚朋友以大稻埕人居多。邓雨贤著作近百首曲子,最早被录音的是《一个红蛋》,后来创作的曲子,如《望春风》、《月夜愁》、《雨夜花》、《对花》、《春宵吟》、《想要弹像调》……等,都受到时人的欢迎,成为流行歌曲、传世杰作。

1906年,邓雨贤生于桃园市平镇区,家里的通用语言是客家话。3岁随父亲迁居台北,1914年读艋舺第一公学校(台北市万华区老松国民小学),与邻居或学校同学打成一片,使用的语言以日语和闽南语居多,养成教育在人文荟萃的万华和大稻埕,说他是台北孩子也可以。

15岁,读台湾总督府台北师范学校,师事一条慎三郎(又名一条真一郎)学习音乐,接触风琴、曼陀林等西式乐器。1925年毕业,任教于台北大稻埕日新公学校(台北市大同区日新国民小学);21岁,与钟有妹结婚。24岁,到日本学习作曲。27岁,邓雨贤加入文声曲盘公司,创作了“大稻埕行进曲”。28岁,进入古伦美亚唱片行专职作曲,创作了《望春风》、《月夜愁》……等歌曲。

邓雨贤读台北师范学校时就在音乐领域崭露头角,获得一条慎三郎的赏识,任教日新国小时,为了提升音乐造诣,到日本学习作曲,回国后,获得文声曲盘公司和古伦美亚唱片行老板的肯定,先后被两家公司延揽。在古伦美亚唱片行专职作曲,彼时,大稻埕因为商业发达,受欧美新文化的影响,不论商业或人文思想都极为进步,这种环境蕴育邓雨贤的作品与现代化结合,曲风受到爱乐人士的喜爱,成为台湾当代最知名的作曲家,作品历经长时间的流传,被定位为台湾人乐于传唱的民谣。

总体经济学大师凯因斯(Keynesian)说:“一个人的收入和他的成就成正比”,即与其影响力成正比。邓雨贤的薪资所得不高,但他创作的音乐受到爱乐人士的喜爱和传唱,被认为代表台湾声音的歌谣,甚至在世界知名乐坛传诵,堪称心灵极为富有,若此,他简直是大富翁,介绍大稻埕人物时,怎能忘了这位杰出的音乐家。@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每个星期一是成衣市场的固定批发日,来自各地的小贩带着超级大袋子,穿梭在各家商店中,比较衣服品质的好、坏,价钱也在你来我往的喊价中降至合宜价位。
  • 地瓜是再普通不过的食物,而在1960年,地瓜却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按票证供应的东西根本不够吃。饥饿逼得人们到处找吃的,海里的海菜,山上的野菜,凡能想到的都吃光了,甚至人行道旁的槐树叶都被撸光了。
  • 年少时读《水浒传》,每读到梁山好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痛快,心头涌起一阵激动,手臂上即显出鸡皮疙瘩。《水浒传》中好汉全有绰号,绰号衬托人物个性,如响当当的“拚命三郎”,闻之令人热血沸腾;有的绰号让人唯恐躲之不及,如“母大虫”、“赤发鬼”。
  • 修心就是要从心里找执着心,去掉长年累积的执著,才是返璞归真之道。
  • 世间的相遇,人生的际会,岂止是简简单单的偶然一场。古往今来,人们都会谈论到“缘”。“缘”,简单说是一种关联,是关系得以维系的一种因由。那么凡间俗世的尘缘与登临仙界的道缘之间,又有怎样的玄妙关连呢?观看2020年神韵作品《尘缘》,或将给我们带来一些启思。
  • 草木凋落之时,最是耐人思味。庄稼已经收走,空旷的田野,留下一片落寞。而大田四周以及河畔路边,原来葱茏的绿,也变得黯淡而零乱,在秋霜下显得不堪。这时节,在山里走走,总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和意想不到的收获。
  • 或许是生活的艰辛和仕途的坎坷,宋代诗人张耒的诗词,也不乏对人生的感悟之词。这首《夜坐》仅仅二十八个字:“半消炉火夜三更,欲灭青灯暗又明。闭户无人瞑目坐,此时一念悟浮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