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以疫情为契机 对法律行变革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15日讯】(记者宁柏综合报导)由于新西兰正经历着百年一遇的经济衰退,内阁于五月初已就减少公众参与传统上的资源许可民主程序达成一致,以便迅速跟踪创造就业机会和推动效益明显的经济项目及时开工建设

环境部长David Parker对Stuff传媒表示,政府将在6月通过新的立法,以加快《资源管理法》(Resource Management Act 1991) (以下简称RMA) 对开发、建设项目的审批程序,减少或避免因传统运作中必须有的公众参与咨询、提交意见、议会评估辩论、甚至反复征求民众意见等环节的大量耗时程序,以使项目尽快付诸实施、早日产生经济和社会效益。

部长指出,政府所关注的RMA改革,主要目的是通过加快开发基础设施项目,以启动和提掁因疫情而停滞不前的经济,更好地应对“中共病毒”的全球爆发给新西兰经济造成的损失。

RMA于1991年在由Jim Bolger领导下的国家党政府获得通过正式成为法律,它要求由社区民众来决定如何通过区域和地方的资源管理规划来管理当地的环境质量,以充分体现具有广泛公众参与的民主体制理念特点。RMA通常由地方议会制定计划来管理当地环境质量,而公众则有权参与并提出上诉。RMA体现了发展经济必须保护环境的思想,期望通过严格的控制措施 — 允许获得的资源额度和污染排放量,来减轻开发建设活动对环境的破坏。

近20年来,RMA在执行过程中,越来越表现出严重影响经济发展的一面,不断引起有关各方的广泛关注甚至争议。各届政府对其进行了数十次的修订,变得越来越复杂,然而,RMA的复杂性令这些修订都只能停留在表面,并未触及其最根本的部分,问题依然存在。

本届工党政府于2019年7月正式宣布对RMA进行改革,此项改革旨在大规模推进可负担住房的开发,从根本上简化申请审批流程。并对此设置了时间表,于2020年6月前完成,以兑现其2017年大选期间一大承诺。

新立法与RMA相比的不同

David Parker介绍说,根据新的法律权力,大型项目的资源许可决定将不会像RMA的运作那样提交市、区议会,也不会安排公众参与讨论,取而代之的是由环境庭法官主持的专家小组决定一个项目是否可以获得批准。

作为环境部长,Parker无疑将作为重大项目的最终审核者或把关者 — 确定哪些项目将被快速跟踪并提交专家组审理。重大项目的环境影响及其控制对策自然会被考虑。

Parker 表示:“大多数人意识到,由于COVID-19,世界正陷入100年来最严重的衰退。我们认为将通常的公众参与权搁置、而让一小部分人来集中做出决定是合理的改动。”

Parker说,在通常情况下使用的传统审议流程,无法提供应对COVID-19造成的经济后果所需的速度。新流程无疑将使项目审批、启动更为迅捷。快速审批程序其实就是为了有助于经济复苏政府所进行的短期干预,或者说是一项临时立法,因为新的立法将于两年后废除。

一般而言,像重要的基础设施项目如公路、铁路、住房、步行道和自行车道、新建湿地、洪水控制工程、从淤积的河流/河口清除泥沙、防止垃圾填埋场侵蚀等项目,无论是政府资助还是私人投资,这些都将符合快速跟踪程序的要求。

在谈到具体什么样的项目有可能获得政府的优先考虑时,Parker指出,那些有助于减轻住房压力、鼓励可持续交通和改善环境的项目会更受青睐。他同时告知,项目的规模必须“巨大”,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一旦某项目提交给专家小组审议,该项目可能很快就会获得资源许可。

反对党主张废除RMA

国家党RMA女发言人Judith Collins在接受Stuff传媒采访时表示,工党发布的这些变化听起来与国家党一直提议的极为相似。

她说:“他们应该支持废除和更换RMA,这是我们的建议。即使这个政府已经弄清了RMA几乎不可能在它之下迅速完成任何事情。”

国家党在2017年大选时,就曾提出,新西兰迫切需要一个全新的城市规划立法,独立于RMA,但它将比RMA 在加快建设住房和其他基础设施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新法将鼓励更及时的规划、更快的开发和更有成效的环境保护。

2019年12月,国家党提出了进一步的设想,如果国家党能在2020年大选中胜出成为执政党,誓将完全废除越来越阻碍经济发展的RMA。

在其讨论文件中,国家党列举了苏格兰及澳大利亚的南澳和昆士兰等地开发与环保法律各自独立的实例。

现行的RMA在地方政府审批建议项目时要求必须同时获得资源许可和建设许可,而国家党的文件建议中央政府在制定标准方面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

国家党领导人Simon Bridges说:“自1991年首次立法以来,对RMA进行了80次修订,使之成为厚达800多页的巨兽。连同规划规则,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使房屋所有权变得越来越难的原因。随着法规和繁文缛节以填表方式取代房屋建造,令房屋所有权的梦想正在进一步变得渺茫。”

Simon Bridges认为,最糟糕的恐怕是RMA无法令发展和环境保护并行,这从根本上违背了该项立法的初衷。

结语

当一项法律制度在其执行过程中被发现越来越有违其根本目的、影响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时,政府必须对其进行认真评估。如若发现无法修改或不值得修订,那就应该考虑重新立法。

希望政府能如约推进新的立法,在重振新西兰经济的过程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