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民奋斗多重奏

一个庶民家族的故事(2) 靠海吃海 造物主的慈悲

作者:农本木
海滩
海天一色,广袤的海滩空无一人。(农本木提供)
  人气: 1086
【字号】    
   标签: tags: , ,

续前文

信神的人,都相信宇宙中有造物主,这个造物主是全能的,非常慈悲的,祂在创世造人时,已全方位地为人设想周全。比如,为了让人能维持生命,一代代绵延下去,造出相应的食物链,然后给人一定的智慧,让人有能力去创造活命的条件。当然,人得勤奋努力、不畏艰险地去做,因循放任是不行的……

我家祖先飘洋过海,千里迢迢地,选择在台湾西海岸落脚,这真是一个上上之举。当年这些有智慧的祖先们必定是考虑到大海孕有无限宝藏,只要努力经营,收获是必然的。这是古人对待世事的质朴正信。

太平父子事件之后,添福与李凉共组家庭,膝下有五男,也以务农及讨海为生。一家人常常到海边的石沪内网鱼,抓鱼虾、捡海螺、挖蛤蜊、剖生蚵等.对小孩来说,做这些工作不仅仅是参与谋生,更是他们认识大自然,接触大自然的最佳方式。此外,人们大都很喜爱这些海鲜副食品,不但香鲜可口,且都饱含各类营养素,孩子吃了个个身强体壮。所以生活虽然清苦,却也无忧无虑。家中有五个男孩,平日吵吵嚷嚷,日子过得倒也不寂寞。

祖义是长子,出生不久就生了一场大病,好不容易盼得病好了,却变得又聋又哑,他也因而未娶妻生子,一直与兄弟们共同生活在一起。他生性勤快,田里的活儿,海边的事,常主动去做,颇得家人、亲朋好友的好评。

一天傍晚,祖义像往常一样,独自到海边下网捕鱼。海水正退潮,那日也适逢大潮,海水退得很远,露出了连绵逦迤的沙滩,微微掩映起伏的沙滩因饱含水分而显得光洁耀目,祖义虽然聋哑,却也不乏审美意趣,海天一色、杳无人迹的空灵美景让他看得出神,忽然,一个银光闪闪的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这时从他脑中闪过一念──有如传说中的聚宝盆!为了探个究竟,他急急地向前奔去.跑近一看,眼前的景象让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很像聚宝盆耶”!只不过聚的是鱼而不是珠宝,大量的丁香鱼,数以千万计的鱼儿聚在洼地里,正猛烈地拍动着身体,不间断地跳跃、挣扎着。

瞧着空无一人的广袤海滩,再看眼下满溢的银光,祖义十分激动,迅速地跑回家,向家人告知此事,家人一听都乐开了,全家出动,带着大大小小的鱼网、菜篮、各式箩筐及布袋、桶子等一切可收纳的容器去“挖”、去“装”丁香鱼。到了定点,全家人努力地、拼命地装,从海水退潮一直装到海水回涨;从傍晚一直捞到接近半夜,中途还因为鱼太多了,派老大回村子,向邻人借牛车运送回家.邻居知道后,也都参与进来,几乎整个村庄都出动了.老大来回载了好几次,洼地里还是有大半没捞完。这时海水涨潮了,水漫到洼地了,水位越来越高,眼看着丁香鱼成堆成片的浮起来,随着水势东飘西荡.大家只能竭尽全力地再多装几回.到了人快站不稳了,不能再逗留下去的时候,大家才不得不抱着遗憾的心,看着它们随着水流又回到大海中。

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是造物主对祂的子民慈悲的展现。祖先借此得以逐步地修房购地,土结茅屋换成砖瓦房,借来的地,终于有能力清偿了。(待续)@

(点阅【一个庶民家族的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个成功的人士背后都有一位伟大的女性,这是西谚。意思是,不管你在哪一领域,男人之所以能够成功,背后都有一位伟大的女性,不离不弃地理解他、支持他,让他完全没有后顾之忧,能够全心全意地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 我祖父从小就很聪明,很多东西能无师自通。没真正上过学,却买眼科书籍来研究,医好自己的白内障。没学过书法,却透过抄写借来的典籍,使自己既多了一本珍贵的书,又练出一手好字。
  • 有一年,得承右脚疼痛,间歇性的剧痛让他好长一段时间无法行走,痛苦难耐之际,中医、西医,跌打损伤、草药、针炙……凡是有人介绍,他就去看。然而百般求医均无济于事。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不免心灰意冷,觉得自己这一生就是这样了,前途一片渺茫,只能在无尽的痛苦中,过一天算一天了。
  • 先民们为了谋得更好的生活,还开发一种“牵罟(音谷)”的活动,这是一种群体拉网捕鱼的方式。它不但可以满足人们物质上的需求,也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情谊,产生更好的群体性社会关系。
  • 石沪捕鱼是利用潮汐的升落来进行自然圈鱼,水涨时,鱼儿可随着水流乱走,退潮时,水退得浅了,水位比石墙低,鱼就被困住了,人家是“瓮中捉鳖”,他们是“沪中捉鱼”。
  • 某日,父子俩一如既往地到田里工作,不料风云突变,在一场雷电交加的西北雨中,被雷活活劈死,他们这支因此无后。这样的事情清清楚楚地记录在族谱上,是否就是想让世世代代的子孙都引以为戒?我问大哥,答案是肯定的。
  • 眼前的鲁凯婆婆先是两行清泪悄悄滑落,逐渐逐渐地泪水成了小溪、小河,呜呜咽咽的啜泣声,也由悄然而越来越响,涕泗交杂里,彷如那也是老人家隐含了半个世纪的心泪……
  • 约莫七八年前,接触到拨弦乐器,清丽的声音,让我慢慢往弦数更多的乐器寻去,最后停在了竖琴。我在网路搜寻一切关于竖琴的资料,聆听着竖琴演奏,如诗般温柔,如梦般温润细腻,脑子中一直有个画面,一个穿着长裙的气质美女,演奏着好听的竖琴曲。
  • 所谓“养儿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终于明白!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后,他懂得反馈,或许也能尝尝,一个人困在阳台上,那种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