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带一路”带来“一带疫路”(健康篇)

健康丝绸之路
中共推行的“健康丝绸之路”实则为“一带一路”护航。(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5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魏思明、李乐报导)当中共政权以“一带一路”把经济作为先导,逐渐控制沿线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命脉之时,北京又提出打造“健康丝绸之路”,为“一带一路”护航,用中共政权的话说是“夯实了安全和民意基础”。过程中,中共也把其共产主义病毒沿路扩散。

卫生合作为“一带一路”护航

早在2015年,当时的中共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卫健委的前身)就发布了一个推进“一带一路”的卫生交流合作三年实施方案(2015-2017)。后来习近平提出“健康丝绸之路”的说法,当局也就把这个卫生合作实施方案纳入了“一带一路”。

健康丝路一开始就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背书。2017年1月,中方与世卫签署了“一带一路”卫生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中共计生委称这份备忘录“具有里程碑意义”。

按照中共计生委2017年5月的说法,“一带一路”卫生合作是以双边或多边方式,服务于六大经济走廊和沿线支点国家。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增进双边卫生合作。整体而言,“一带一路”卫生合作战略布局初步形成。

具体做法上,除了高级别卫生合作论坛等以外,还与沿线国家合作,实施一些易于看到成效的卫生项目,比如派遣医疗队到沿线国家提供免费手术、在中国为沿线国家举办卫生领域的培训、为沿线国家培训公共卫生管理和疾控人员、在一些沿线国建设医院或医疗中心等。中共卫生委称,这些合作“增强了沿线国家的获得感,”卫生合作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起到了支撑与促进作用。

可以说,“一带一路”卫生合作在中共推动全球扩张中起到了润滑剂的作用,既更容易迷惑西方国家,又试图缓冲一些沿线国家对本国资源被“一带一路”掠夺,甚至波及主权的不满和抗议。就好比中共在国内用谎言当作润滑剂,掩盖其暴力统治的实质一样。

中共政府网站2019年9月一篇文宣稿中称,在2017年5月“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会后,中方与相关国家签署了56个推动卫生健康合作的协议,初步建立起 “一带一路”公共卫生网络,打造健康丝路

中共病毒寻共产党踪迹而来

在《九评》编辑部所着《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第八章)中说,“中共真正的野心是以经济为先导,逐渐控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命脉,把它们变成中共的势力范围甚至是殖民地,成为中共全球布局上的棋子。作为副产品,‘一带一路’向周边国家输出腐败、债务、邪恶和专制,把共产主义病毒扩散至全球。”

当今针对共产党而来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从中国武汉爆发,至今(5月16日),全球已有188个国家染疾,至少31.2万人死亡。但出现中共病毒的国家,疫情严重程度不一,越是帮过中共政权、越是助力“一带一路”扩张的国家,疫情越重。就从“一带一路”卫生合作、健康丝路的合作,对比疫情的程度,也可看到中共病毒的针对性。

法国荷兰助力健康丝路

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健康丝路也得到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的支持。北京当局也曾搞过一些容易得到西方国家认同的健康项目,比如举办儿童营养健康发展研讨会。

2017年12月12日,中共政权在北京举行了“一带一路”儿童营养与可持续发展研讨会。根据中国卫键委网上资料,法国、荷兰和埃塞俄比亚等国政府和企业代表等五十多人参加了研讨会。文章把与会的两个西方发达国家法国和荷兰列在了最前面。

文章还说,会议把“共同面对和解决儿童营养问题作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切入点”。即是说,研讨会讨论的是如何帮助发展中国家儿童的健康成长,但实质上是要利用这个话题和机会,推动中共的全球野心。

法国、荷兰没能够认清中共政权的真实企图,两国政府派代表参加,为中共捧场站台。

当中共病毒从中国传播到全球之时,就像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样,病毒自然也找到了亲共的国家、城市、组织或个人,特别是这些出力帮中共政权的经济发达国家。在各国感染中共病毒疫情的统计中,法国、荷兰都很严重,死亡率都超过10%。截止到5月16日,法国的中共病毒确诊患者有17.9万人,死亡2.7万人,死亡率高达15.33%。荷兰确诊4.3万人,死亡5,670人,死亡率达到12.92%。当然,这两国与中共政权的合作不只是健康丝路。

非洲国家染疫情况对比

与中共展开健康丝路合作的国家中,绝大多数是亚非拉国家,非洲国家最多。中共病毒随着中共的踪迹入侵非洲国家。

就确诊中共病毒病例数量前三个的非洲国家来看,截至5月16日,南非确诊人数为1.44万例,埃及1.17万例,摩洛哥6741例。摩洛哥运输与水利部大臣阿卜杜勒卡德尔⋅阿马拉(Abdelkader Amara)染疾。5月12日,一名埃及女议员确诊。

自中共打造健康丝绸之路以来,这三个国家都是积极的参与者。2017年5月,丝绸之路传统医药研究中心就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成立,摩洛哥现任首相萨阿德丁·奥斯曼尼本人是该中心的发起人之一。2018年8月中非卫生合作高级别会议在国家会议中心举,摩洛哥、南非、埃及均派出代表参加。2019年8月,中阿卫生合作论坛在北京举行,摩洛哥卫生大臣阿纳斯·杜卡利为论坛涂脂抹粉。

与疫情严重的南非相比,比邻南非的史瓦帝尼,人口109万,确诊人数仅202例,死亡2人。在非洲54个国家中,史瓦帝尼是唯一一个未与中共建交的国家。尽管中共政权不断施压,2019年初,史瓦帝尼政府发言人对媒体表示:“史瓦帝尼不想服膺于金钱外交”,史瓦帝尼王室不认同中共的价值观也是其主要原因。在2018年联合国大会与 2019年世界卫生大会上,都可以看到史瓦帝尼积极为中华民国发声。

一些沿线国家渐醒转舵

中共打造一带一路所带来的债务危机让不少沿线国家渐渐清醒。在非洲的坦桑尼亚,中方曾计划投资建造巴加莫约港口(Bagamoyo Port),因涉及主权问题,坦桑尼亚新总统约翰·马古富利(John Magufuli)无限期中止了该计划。马古富利选择与中共切割,这一明智之举,使这个拥有5632万人口的贫穷国度没有大规模爆发中共病毒疫情,截至5月16日,确诊病例509人,死亡21人。

塞拉利昂于2018年决定取消3亿美元的马马赫国际机场(Mamamah International Airport)工程,该工程通过中方提供贷款,并由中国公司负责建造。但塞拉利昂表示“经济上不值得进行这项工程”。 自中共病毒在全球爆发,拥有765万人口的塞拉利昂疫情相对较轻,到5月16日总确诊447人,死亡29人。

中亚国家吉尔吉斯一项近3亿美元的中共投资项目2020年2月17日宣布告吹。这个计划在吉尔吉斯偏远山区建造贸易和物流中心的项目遭到当地居民的强烈抗议。民众用行动抵抗中共掠夺,有着632万人口的吉尔吉斯,中共病毒疫情也较轻,到5月16日,共确诊1117人,死亡14人。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说:“中共是共产邪灵在人间的代表,它为了毁灭人类而来。”所以,抵制“一带一路”,拒绝中共,清除中共因素,那么,中共病毒将会远离而去。

责任编辑:李梅、李缘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