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三月中旬疫情未退 中共却歌功颂德

——中共隐瞒武汉肺炎疫情大事记(九)

人气 199

【大纪元2020年05月20日讯】一场瘟疫浩劫,让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遭难,也让全世界遭难。中共隐瞒疫情,致使多少生灵涂炭!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实。中共还在继续隐瞒,但更多的事实不断公开,媒体、各国机构、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这场史无前例的人祸。这里仅整理记录了部分已知的真相,并将继续补充新的真相,要把这惨烈的真相,传递给每一个人,传递给子孙后代。

本篇记录的是2020年3月中旬的部分事实,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三月中旬疫情趋势

2020年3月中旬,中共继续隐瞒实际疫情,编造疫情清零,继续打压民间舆情,并开始大规模给自己歌功颂德,催促复工复产率。在武汉,仍然有很多患者得不到检测,也无法就医,即使检测了也不给确诊,自然就没有新增确诊病例,患者只能不断求救。武汉绝大多数的检测,都用在患者出院和隔离点清空的反复测试。大量出院患者并未痊愈,病情恶化后,也很难再住院,出院患者同样出现死亡。

中共虽然宣传疫情清零,但武汉各小区仍不断爆出感染者,封闭并未解除,被封闭的民众生活困难,无人真正关心。各地支援的医疗队被要求暂缓撤离,有的返回后,又被召回,实际疫情并未真正得到控制。中共继续通过控制检测数量,瞒报确诊数字。

同时,中共开始有意向美国甩锅病毒来源,企图煽动大陆老百姓的爱国情绪,转移视线,但遭到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猛烈回击。中共向世界各国高价出口医疗物资,却说成是捐赠,再利用大外宣自己感谢自己,屡屡被戳穿。

3月11日

3月11日,大纪元刊发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指出,“今天的世界已是地球村,任何和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都可能成为病毒选择性感染的目标,沦为中共邪党的牺牲品”。新冠病毒实为中共病毒,中共肺炎实为中共肺炎。

同日,大纪元采访武汉市民陈洋(化名),他说,“父亲住进了医院,共产党又来洗脑,要相信共产党等等”,“像我们这样的人,实际上清楚中共的人,被共产党骗过一次就知道,不能再相信共产党了,再相信共产党,那只有死无葬身之地”,“像我父亲,就是共产党员,他就相信共产党的洗脑,共产党说什么,它就相信什么,从来就没有自己的思想,共产党带到坑里,他也掉进坑里”,“像这次中共肺炎,我父亲就染病了,都在找共产党的医院,医院说病床紧张,没床位,回家等着,我父亲就回家等着,等了十几天,人都病危了,共产党还说,到另一个医院去看”。

陈洋说,“还是我找境外的媒体揭露共产党邪恶,迫害人,共产党发现,都在谴责它们,谴责它迫害共产党员,才让我父亲住进了医院”,“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只有服从,人们是没有选择的,因为它的电视报纸都是搞洗脑教育的。我就在共产党的教育下被洗脑了”。他说起自身的经历,“共产党说有法律有人权,我就相信了共产党的洗脑,用法律维护权益,结果一打官司,它们把我关押起来,这就是共产党的法律,用法律来迫害你”,“如果你相信共产党,即使人死了,共产党还会继续迫害你的家人,所以,共产党就是一个邪恶组织”。

陈洋还说,“只有远离共产党,脱离共产党的洗脑,你才能得到生命”。陈洋曾在海外大纪元网站上化名退团退队。

同日,大纪元还采访了武汉柳女士,她说,“中共造假目的就是欺骗、迫害老百姓,为了给老百姓洗脑,我在微信群里看到了许多人,他们都还在为中共歌功颂德,他们认为这样才是爱国”,“中共煽动仇恨一些言论,痛恨美国”,“我在家乡的微信群里跟他们讲,但他们把我拉黑了”,“现在要感谢共产党,感谢什么?感谢它杀了这么多人吗?感谢让那些无辜的人,被它逼得跳楼自杀吗?”“中共引爆和扩散了瘟疫,祸害了中国和全世界,让数万人悲惨死去,没有半句道歉话”。

她气愤的说,“迄今还没有复工,全球瘟疫还在大肆泛滥,瘟疫的源头也尚未搞清楚,零号病例的疫情还被封杀,瘟疫背后的官场黑幕未揭穿,中共又迫不及待地玩起了‘把丧事当喜事办’的罪恶勾当,为自己歌功颂德”,“这同毛泽东制造了饿死数千万人的大饥荒以后,推说是自然灾害,一脉相承。其制造和重复谎言的能力,超过希特勒千百倍”。她提出忠告,“邪共的邪恶超出人类的想像,魔鬼的邪恶是没有底线的。”

同日,武汉网友群情激愤,当日青山区钢阳花园小区收到了社区运送的冻肉,却被发现是用垃圾车运送的。消息传出后,更多图片、视频在网上传出,有多辆垃圾车在不同地方运送蔬菜、鱼类,有的是自卸式垃圾车,有的车身上写着“讲究环境卫生”。还有工作人员用工地小推车直接装运大块肉,小推车銹迹斑斑。

武汉市的陈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社区不允许别人卖菜,只能从他们手上买高价,“十几天都没吃肉了。用垃圾车运肉不恶心吗?把我们不当人!”他说,“造业啊!买十斤大米只有六斤,还涨价30%”。还有网友向记者确认,自己所在的小区还没有解封,无法外出购物,除非有通行证。几乎武汉所有小区都有疫情,小区全封闭管理,只能由社区配送物资。之前小区根本没有肉,有也是又贵又少,要45块钱(每斤),涨价厉害。

同日,北京市宣布,从非疫情严重国家入境进京的人员,也要居家或集中隔离观察14天。

3月12日

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秘书长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宣布中共肺炎疫情已成为全球大流行。对此,中华民国副总统陈建仁表示,“太晚了啦!”

同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Twitter发文称,可能是10月来武汉参加军运会的美军把病毒带到了武汉。3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大陆发布虚假的信息,诬捏美军把病毒传到中国大陆,因此使用“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以正视听。他表示使用这一词语是因为这是病毒的来源地,病毒确实来自中国大陆,所以“中国病毒”毋庸置疑是一个非常准确的用词。同时他坚持声称这并不牵涉种族歧视。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之后亦坚持以“中共肺炎”称之。

同日,意大利《罗马IL Foglio日报》,千台呼吸器与上万口罩都是意大利花钱购买的,只是商业交易,并非赠送。意大利精英报《页报》(Il Foglio)记者庞皮利(Guilia Pompili)表示,意大利外交部和民防部的消息来源已经证实,中国寄来的东西并非捐赠,没有什么免费的东西。之前,中共曾大肆宣传,向意大利捐赠物资,还自称意大利人感谢。

同日,大纪元报导,3月11日,中国警察网发了一条推文称,警察徐昊因在战“疫”一线去世,1993年生(现27岁),生前是南京市公安局行政审批出网路政务科民警,2020年3月7日突发疾病去世。早先有另一名网警也同样倒在其工作岗位,官方公告称,时任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网路安全保卫大队侦查中队指导员李弦,1月21日12时18分,在加班开展有关违法案件网路侦查工作时,突发脑溢血倒在工作岗位,年仅37岁。

有网友说:“我真是搞不懂啊?这是什么制度啊?咱们南京之前就最后一个人出院了啊?最近还在忙什么?调不过来人吗?不休息吗?真是奇怪啊!!自己也会休息啊,领导不让休息就是那个单位的事情!”另一网友说,“累死的吗,疫情大幅缓和的现在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上海的张先生问,“谁能告诉我网络政务科是干嘛的?和抗疫一线有什么关系?他具体工作做什么内容?”还有民众认为,江苏南京一名27岁的网警是天天删贴累死了,推特上民众表示,“帮纣为虐,钳制人民自由,您好走!”“一个人走多孤单,多带几个战友嘛!”也有民众劝告,“希望你们这些人放下网络屠刀,摸摸自己良心,重新做人”。

武汉一名大学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这些人加入中共后发了毒誓(对党旗举拳宣誓)要为党牺牲一切(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并身体力行去做打压民众的帮凶,最后死了可以说是当初的毒誓一语成谶了。这些案例说明给中共卖命的人不会有好下场,退出中共组织、不做中共帮凶才能保平安。”

3月13日

3月13日,一名武汉年轻人小薇(化名)向大纪元透露,她认识许多年轻朋友和她一样有不同程度的感染症状,他们这些病友们四处求医,有些地方拒绝检测,有些人检测多次但结果永远是阴性。她从1月18日发病至今,拍了3次CT,做了2次核酸,依然无法确诊。

据她所知,“有个朋友2月2日检测是阳性,自那之后,所有的检测全部是阴性,有人肺部都毛玻璃了,做了8次,照样是阴性,后来才知道,是上面控制了不让确诊”,“上海也一样,现在到哪去看都没用”。小薇提到自己的一些症状。“持续了快一两个月了,不想吃饭,然后眼球之间疼,就像有什么睫毛进到眼睛那样刺疼。晚上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一个小时就会惊醒。而且一直都在腹泻”。

她提到一个朋友求医被拒的过程,“她跟我很多症状都一样的。她之前在上海,一直被上海那边拒诊,也拒绝给她做核酸。后来有一天她发作了,被她爸接回河南,但在河南去医院也是拒诊”。小薇说,武汉这边,虽然可以检测核酸,但是永远得不到确诊,“有朋友说数据是在造假”,“武汉这边被控制了,无法确诊,数据造假,不管怎么测都是阴性”。

小薇还表示,她认识的病友中也有住过方舱医院的,清舱后,“那些人都送到其它医院去了。微博上认识一个病友说,送到那个医院,又没有药,想检测,也一直不给检测。蛮奇怪的”,“没治好,但因为他核酸一直都是阴性,所以都确诊不了,令人怀疑”。小薇表示,染病至今40天,症状日益严重,“最近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现在症状是咽痛很厉害,甚至呼吸困难,一直腹泻,头疼、心脏疼、胃疼,异常难受。目前全家人都得病了,母亲拍CT,双肺纤维钙化”。小薇说,她一直无法确诊得不到医疗,十分无助,只能上网求救。

3月14日

3月14日,武汉市卫健委的核酸检测文件显示,当日全市核酸检验总样本数16,320个,其中,检测样本阳性数373个,而核酸检测首次阳性数有91个。这表明,检测首次阳性数,才是新增加的确诊病例,数量很少。其它绝大多数的检测,都是住院或隔离病患重新检测的样本。

同日,大纪元采访报导,武汉市民付女士对大纪元表示,她于2月11日核酸检查呈阳性,进入方舱医院治疗,28日从方舱出院后直接送到酒店隔离,近日因呼吸困难,寻求住院治疗,却面临无医院收治的困境。付女士3月11日表示,汉阳国博(设在武汉国际博览中心的汉阳方舱医院)2月21日开始让病患分批出院,“我们是2月11日进去的,21日开始放病人出去了,如果你的核酸做了两次是阴性,你的CT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他就放你出来”。她说,出来的人并不是真的治好了,“在车上,我们那几个人同时核对那个小结报告,大家都有问题,不是全部恢复,全部恢复可能还得一段时间”。她说,还有人出来后很快就去世了,“我们方舱有一个小伙子,出院36个小时后就去世了。年轻的小伙子,36岁。”

同日,《南国早报》报导,原支援沌口方舱医院的广西第四批支援湖北抗疫医疗队104人,再次集结,重返湖北支援武汉协和医院西院。

同日,湖北孝感市曝出人伦惨剧,一名幼儿被活活饿死家中多日,尸体已发臭,被外人发现。

3月15日

3月15日,大纪元记者采访大陆原卫生高官、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他痛批,中共官方眼见疫情已无法掩盖,就把病毒的来源赖给美国,“我认为这是胡说八道,如果是美军把病毒带过来,这个病毒首先得在美国发生,可是美国并没有发生,这个病毒本来就是中国发生的,事实俱在了,现在他抵抗不了这个,它就是耍赖”,“它把病毒说成来自美国,这在推诿这个责任,对中国人来说,就是想欺骗中国人,说这是外国得的,这个不在咱们的,咱们应该反对美国。这简直是颠倒黑白,腐败到极点。”

陈秉中质疑,“为什么打压李文亮医师?他应该是受害者,你应该支持他?”“但它发现掩盖不了,所以这两天它又摇身一变又成了受害者了,把这赖上美国了,这简直是无赖!”陈秉中说,“中共不让很多媒体报导,如果是美国制造,你打压媒体干什么,它都打压几百人了,真的谁要说这个病毒的事,它就抓谁?”“人家分担第一线,冒着危险很不容易,它给人下指令,不能随便诊断病人,就想给指标,不给检验盒,你这么隐瞒干什么呢?”他质问,“如果是美国传的,你何必要给医护人员下指标,隐瞒实情呢?它一旦这么做,就说明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了”,“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这么严重的疾病,它基本上都是虚假数字,本来该报不能报,一个地方都发生一百多了,它就报了九个人,媒体也在苦苦掩盖。”

他说,“所以中国现在不可能是零的状态,很多人它压制的不能报”,“武汉的很多已经离开方舱医院的,但很多人还是带毒者,说不定哪天还会造成新的疫情大爆发,复发的比例很高的”,“是中国控制不利蔓延给全世界,中国应该给他们道歉,应该给他们赔偿,他要给公民道歉,它现在反过头来它当成防疫英雄了,成了救世主了?真是颠倒黑白到无可复加的地步了”,“我告诉你,(老百姓)心里都明白,明明白白的了,通过这件事情,就深刻地获得教训,本来很多事,大家就恨之入骨了。”

3月16日

3月16日,上海异议人士张展接受大纪元访谈。在武汉封城后,她前往武汉医院、殡仪馆、小区等多处观察。张展是一名80后的网路异议人士,2019年9月,她因为撑着一支写着“结束社会主义,共产党下台”字样的雨伞,在上海南京东路街头游行,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在拘留期间被两次做“精神病鉴定”。

张展说,“比如去第七医院、人民医院、火葬场、方舱医院,去了之后,整个人就是在一种很强的恐惧之中。每次去之后,总有两三天哪里都不敢去,很害怕。”

她谈到,“如果单听官方宣传,就会觉得他们的计划很完美,比如他们提到,对社区有困难的人给予帮助。但实际去问社区里面的人,特别是老年人,他们就会说什么都没收到,什么关怀都没有”,“还有就是中央电视台说,这个疾病在控制中,但是实际上,在火葬场听到轰轰的焚烧炉的声音,不管白天、晚上24小时转时,感觉到死亡的阴霾笼罩在这城市上”,“官方宣传是按照他们上层的计划,编织一些彩排的东西来作新闻,是一套政治术语,是一套带有强烈政治色彩的话术一样,实际上,和每个人亲身经历的完全都不一样。”

实际走访医院,她发现,“死亡人数几乎是一个不解之谜了,我了解到,我之前在医院里看到,确诊必须是要危重病才能用试剂盒,轻症的检测几乎是做不了。每天报武汉市死一百多人,但实际上一个殡仪馆它的焚烧炉24小时转的话,那整个城市的死亡人数肯定不止那些”,“他们还建立一整套的信息封锁机制,不接受任何外面记者的采访,不回答任何问题,包括医院里的信息都是被隔离的,专门有一个部门来收集信息,其它的人都不知道;包括社区里面发烧的人,都要通过社区去报到医院。导致整个城市的管理是一个‘黑匣子’,都被它们管控起来了。”

她说,“我接触的市民10人有8人,对这样的防控工作都是有苦难言,有苦说不出”,“刚开始封城时,是对整个瘟疫信息的屏蔽,导致公民大量聚集,感染人数很多,他们就突然封城。这种封城,他们对自己的错误没有对市民做任何解释,反而,给市民带来了恐慌和城市人口的大逃离”,“后来社区封闭,又是不经过任何探讨就直接下命令,将每个社区围起来,将人们像猪一样关在家里面。而且很多信息,市民都是被蒙在鼓里面的,我觉得这更是一种奴化的城市管理,而不是在进行防疫”,“极权体制遗传的统治基因没有改变,处理方式非常不人性化。”

张展说,“它的执政逻辑是,封城的理由是感染的人很多,现在清舱,是因为疫情得到控制了,才解封”,“这种清舱就很仓促,以至于有的人在没有被治愈的情况下,就被释放出来”,“它们的政治思路想证明自己是万能的,所以才采取这种强行的隔离,整个国家没有公民参与探讨,积极探讨来解决问题,当它的很多政策没有下传到底层的时候,怎么会有效呢?”“这就像是一种表演,一种抗疫的表演,跟普通人的卫生健康基本没有太大的关系。我看到老年人对此愤愤不平,很多中年人保持沉默。”

她质疑,“当局把很多的资金财力人力都用在维稳上,雇用很多警察,包括建立方舱医院,但实质上,物资医疗用在个人身上非常小”,“比如给普通民众免费发口罩,免费派发酒精,将这种核酸测试纳入到医疗保险之内,或者免费提供测试,以及CT拍照等,这些全部都没有,对于民生几乎是‘零投入’”,“菜场超市都不让开,让社区统一采购,居民买的菜价格特别高。疫区应该是更便宜,但却要承受更高的代价。虽然政府说投入钱了,当局投了钱去了哪里了呢?”“说都在为市民服务?这是很荒谬的一件事情。”

张展说,“从49年到现在,从来没改变过的,在一个无能为力、极其低效的制度下,要给自己唱赞歌,证明自己可以。所以,不管做什么,在民众这里都没有真实地感受到。它们即使做再多的努力,也都是在谋求私利,跟民众都没有关系。”

她表示,“我曾经多次呼吁共产党下台,结束社会主义制度,因为我觉得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都生活在这种制度的诅咒之下,这种社会大规模的灾难,越来越明显,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其中,从上到下全部处在恐惧中,或者是处在一种罪恶的泥潭里面无法自拔。”

3月17日

3月17日,浙江大学网站消息,浙大一院援鄂医疗队140人、浙大二院援鄂医疗队171人分别收到紧急通知:再战武汉协和西院。另外,浙大邵逸夫医院支援武汉医疗队142人也接到武汉疫情防控指挥中心通知,参与武汉肺科医院危重型病人的救治工作。

同日,武汉的李小姐17日向大纪元表示,“没有积蓄的家庭,已经山穷水尽了。有些小区居民全家已无法生存了”,“再不解决生活、经济的问题,继续拖下去,肯定会有情绪爆发的”,“如果生活被逼上绝境,反正在家也是等死,闹了也许还有活路。像孝感就有小区的人在喊,当地的一把手下课,已经开始有迹象了”。武汉张女士也向大纪元记者透露,隔离时间太长了,自己亲属中这种活不下去的,就占了50%。她并指出当地示范小区是有发一些菜、发鸡蛋的,“那是给别人看的,给领导看的。贫穷的小区无人问津”。她还强调,上头说零确诊,那就应该解禁了,“可还是不让我们出去,那就证明这个数字是不是有问题啊!”

同日,维权网站民生观察、陆媒新京报报导,建设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377名工人,在武汉市洪山区的一座活动板房隔离点集体抗议。工人反映,隔离期满,武汉当局既不让他们离开,也不给经济补助,让他们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一名张姓工人说,他听说武汉对滞留人员有一天300元的补助,工人们给市长热线打电话申请,对方告诉他要透过社区登记。他找到社区,社区又说他并不属于滞留人员的范畴,“必须要封城前到武汉的才算滞留人员”。张姓工人说,工友已至少有9人确诊中共肺炎,疑似患者也不少,损失太大,而且滞留武汉无法工作,生计已难以为继。

3月18日

3月18日,中共官媒报导武汉确诊病例“首次清零”。但据武汉九峰街王店社区居委会发出的一份疫情通报显示,截至3月18日17时统计,王店社区确诊病例入院5人,疑似病例入院5人。

3月19日

3月19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指出,不要为病毒指责中国人民,而应指责中共,中国人民也是中共的受害者,所以应把病毒称为“中共病毒(CCP virus)”更准确。

3月20日

3月20日,武汉市公布确诊病例“继续清零”。

同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武汉居民丁先生的母亲胡爱珍已经病逝,他说,“母亲一月底刚发病时,医院方面说无床位,拒做核酸测试,新华、同济及协和医院都去过,不给确诊,连核酸都是假的。我妈妈从病倒的第三天,我们每天送她去医院,她要吸氧,我们每天在医院里大概十多个小时,看了十几天,一直到去世”。丁先生还说,“目的就是不让我妈妈这批病人入院,因为当时所有的医院都满了。然后他们搞一个准确率只有30%的核酸检测,每天要入院的人就是这样被他们控制了。但是很多病人等不及,没有等到机会就已经去世了。”

同日,旅居加拿大的吴先生向大纪元报料,他获得的5份公开文件和通知,显示最近几天内,仅武汉2个小区的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新增确诊感染超过30人,他说,显然中共官方清零的消息是造假。

同日,微信公众号“芝麻升学”刊登了一篇题为“一位武汉记者的作文:《我最难忘的一天》”的文章,文章开头写道,19日凌晨三点,在湖北省人民医院,遇到放鹰台社区里的一家三口。爹爹婆婆确诊入院(首诊省人民医院东院),女儿疑似病例进入方舱隔离,都治愈隔离回家后2-3天,婆婆又出现症状。武昌区几家定点医院不收(可能怕影响数据,算一个新增),120急救车在凌晨3点将他们一家三口送到(湖北)省人民医院本部就走了,而该院以不是定点医院为由拒收。直到20日下午3时许,患者一家三口就在医院本部僵持等候了13个小时,近乎崩溃。发热门诊医生说,婆婆CT症状比第一次就诊时还严重,但他那里不是定点医院,不能收。随后,作者经过一番周折帮助协调,该院东院发热门诊主任同意婆婆不办门诊挂号(减少一个发热门诊记录)直接收治入院。而暂时没有症状的爹爹和姑娘,则在发热门诊挂号,晚上11点做核酸检测。文章最后说,“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患者回家复发入院难的情况,已经不是一例两例,社区内一不小心还会发生聚集性感染,特别是大家都有放松警惕的情况下,会出大事。”

同日,网传武汉丽水康城“重要通知”,告知昨晚又有新增病例,通知还说:“再次提醒居民少出门,少聚会,勤洗手、戴口罩,减少购物,减少外出,提高警惕,继续坚持、坚持再坚持!”

同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下发《关于国家及各省援鄂疾控工作队暂缓离鄂的通知》,要求“各地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协调国家及各省援鄂疾控工作队伍暂缓离鄂,按原计划承担相关工作业务。离鄂时间由中央指导组防控组确定后另行通知”。

更多事实,仍然需要社会各界给予补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张林:不关心政治的悲惨后果
中共声称疫情“零增长” 民众揭背后真相
武汉方舱医院将建博物馆 民讽丧事当喜事
洪微:武汉市中共肺炎住院人数太离奇
最热视频
【重播】白宫简报会:学校必须开放 如何进行
【新闻看点】A股飙升内幕 金融战下的布局?
【思想领袖】布拉特:中共改秩序 扬言打台湾
【拍案惊奇】习政敌谋划溃坝?中共猎狐打异己
【珍言真语】白兵:拒当中共奴隶 不自我审查
【直播】白宫媒体简报会:单日确诊超6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