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文革被整死之谜

人气 5303

【大纪元2020年05月24日讯】北京昌平小汤山附近,有一个关押中共高官的秦城监狱。负责建造这个监狱的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文革中被关进秦城。之后,有4位公安部副部长相继被关进秦城监狱

1949年7月6日,中共军委公安部成立时,中共华北局第一书记薄一波推荐61军政委徐子荣到公安部工作,徐子荣被任命为公安部办公厅主任兼人事局局长。1952年2月7日,在公安部长罗瑞卿举荐下,徐子荣被任命为公安部副部长。之后,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

徐子荣的4位老上级被打倒

毛泽东早就预谋发动文化大革命,打倒他亲自选定的接班人,在他1962年退居二线后,在中央一线主持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主席刘少奇。因为他认为,刘少奇已经蜕变成了睡在他身边的“赫鲁晓夫”。苏共独裁者斯大林在世时,赫鲁晓夫对斯大林毕恭毕敬,斯大林刚一死,作为斯大林接班人的赫鲁晓夫,立即作了否定斯大林的秘密报告。

毛泽东在打倒刘少奇之前,首先清除了与刘少奇关系密切的中央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罗瑞卿。1965年12月,罗瑞卿突然被撤销军内一切职务。1966年3月,罗瑞卿被扣上“敌视和反对毛泽东思想”、“诽谤和攻击毛泽东”、“反对毛泽东军事路线”、“搞独立王国”、“进行篡军反党阴谋活动”等大帽子,撤销所有职务。1966年5月16日,罗瑞卿被打成“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反党集团”成员。罗瑞卿到军委工作前,当了10年公安部长,徐子荣一直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毛泽东要打倒刘少奇,就必须给刘少奇罗织罪名。最后,刘少奇被戴上“叛徒、内奸、工贼”三顶高帽子,被永远开除出党。要把刘少奇打成“叛徒”,就必须找一个能证明他是“叛徒”的证据。1931年,薄一波、徐子荣等中共党员被国民党当局抓捕,关在北平草岚子监狱。1935年,在时任中共北方局书记刘少奇的具体操办下,薄一波等履行“自首”手续后,获释出狱。当时从草岚子监狱出来的中共党员,在文革中被打成“61人叛徒集团”。薄一波因此成了“刘少奇叛徒集团的主要分子”,被关押长达12年。

刘少奇是当时分管政法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彭真是当时的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小组组长,罗瑞卿是徐子荣的直接上级,薄一波是推荐徐子荣到公安部任职的“伯乐”。刘、彭、罗、薄4人被打倒,徐子荣在劫难逃。

徐子荣“被失踪”两年半后病亡

1967年1月5日晚,红卫兵抄了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徐子荣的家,并把徐子荣绑架走了。徐子荣是公安部5位副部长中第一个被隔离审查,并被关进秦城监狱的,另外4位被关进秦城监狱的公安部副部长分别是:杨奇清、汪金祥、凌云、严佑民。秦城监狱是在徐子荣的亲自领导下建造的。

此后两年半,徐子荣仿佛人间蒸发,音信全无。直到1969年6月18日,有人突然通知徐子荣的妻子孟松涛:徐子荣病了,经上面批准,同意家属探望,接着,宣布了三条规定:第一,徐子荣罪行严重,你们必须和他划清界限;第二,看到徐子荣,不许动感情;第三,你们看到的一切,包括在哪个医院,都要严格保密。否则,不准探望。

第二天上午,孟松涛在医院的“隔离室”里见到了徐子荣:穿着囚衣,胡须很长,两眼深陷,骨瘦如柴,躺在水泥地的一块木板上,口说不出话来,眼睛睁不开。6月20日下午,办案人员通知说:“徐子荣今天中午12点20分死了。”孟松涛来到停尸房,看到徐子荣的遗体:头戴一顶破帽子,帽檐耷拉下来,盖住眉毛和眼睛,穿着一身又烂又脏又臭的黑囚服,僵直、孤寂的躺着。这就是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全国人大常委、公安部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部长徐子荣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形象。6月21日,徐子荣的遗体被当作“无名尸体”火化。之后,中共当局向孟松涛宣布:叛徒、特务分子的骨灰,一不准进八宝山,二不准进公墓,三不准放在公安部院内,四不准留在家里。

徐子荣的妻子差点被枪毙

徐子荣被整死后,孟松涛极度悲愤,终日不语,日夜难寐。在公安部副部长汪金祥突遭逮捕的时候,孟松涛“脑子倏忽有一种错觉,内心极度不安,有着难以支持和不愿被侮辱的恐怖、反抗的心理,在一种难于自控的情况下,用刀扎坏了自己的喉管,倒在血泊中”。在医院的急救中,红卫兵声称“对叛徒的老婆,只能保命,不能治疗”。因此,孟松涛留下了插管呼吸的终身残疾。之后,孟松涛被流放到黑龙江省笔架山劳改农场。

1975年,在文革中被作为“党内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打倒的邓小平,重新出来,并主持中央工作后,孟松涛就“61人叛徒集团案”给邓小平写信。邓小平收到信后说,这个问题,不看信就知道是冤枉的。为什么?因为当年薄一波等“自首”出狱,是经过中共中央批准的,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都非常清楚。文革中,之所以将这61人打成叛徒集团,完全是为了整刘少奇。

1976年4月5日,北京爆发悼念周恩来的“四五运动”。邓小平被认为是“四五运动的黑后台”,再次被打倒,再次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孟松涛对此明确表示不理解,结果,被新帐、老帐一起算,打成“罪大恶极的现行反革命”,被软禁在公安部第18号楼,由专案组审查。后来,专案组组长宣布:孟松涛是现行反革命,判处死刑,押解回原籍执行。然而,这个死刑决定还没有执行,1976年10月6日,毛泽东妻子江青等“四人帮”被抓捕。同年11月6日,孟松涛被释放。

徐子荣知道毛泽东、江青的秘密太多了

1967年1月5日,徐子荣被抓走前,对孟松涛说:“他们是绝不会让我生还的!”徐子荣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文革中正是毛泽东主张“砸烂公、检、法”的。1967年7月23日,时任公安部长谢富治对副部长李震等人说:“我当面听毛主席讲砸烂公、检、法,没有十次,也有七八次!”1968年7月28日,毛泽东召见聂元梓等红卫兵的五大领袖时,当有人谈到北京市公安局揪出叛徒、特务、地富反坏分子900多人时,毛泽东兴奋地说:“提出砸烂公、检、法,我说好!”

为什么?因为这时的毛泽东,阶级斗争的弦越绷越紧,整天疑神疑鬼,随时担心睡在他身边的“赫鲁晓夫”发动政变,夺取他的最高权力。1966年5月18日,毛泽东指定的又一个接班人林彪透露,毛最近几个月,特别注意防止反革命政变,采取了很多措施。罗瑞卿问题发生后,谈过这个问题——调兵遣将,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他们占领要害部位,广播电台。军队和公安系统都做了布置——毛为这件事多少天没有睡好觉。

徐子荣从公安部组建就一直在公安部工作。他知道毛泽东、江青的秘密太多了。1949年10月1日中共夺取政权后,毛泽东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利用公安部整了许多人。比如,1951年广东省公安厅厅长兼广州市公安局长陈泊、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陈坤被抓捕,接着,广州市公安局300多人被抓,广东省公安厅900多人被抓。此为中共建政后公安系统第一起大冤案。之后,中共制造了“胡风反革命集团案”、“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案”、“潘汉年、扬帆反党集团案”、“彭德怀、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反党集团案”、“习仲勋反党集团案”等许多重大冤假错案,徐子荣都是直接参与者。

还有两个揭露江青30年代丑闻的所谓“特大政治案”:一个发生在1954年,一个发生在1959年。先后有三封揭露江青丑闻的匿名信,被转到公安部长罗瑞卿手上,罗瑞卿、徐子荣都曾亲自查办过这两个案件,对江青30年代在上海乱搞男女关系的底细一清二楚。文革爆发后,毛泽东妻子江青成为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成为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文革“旗手”。为了掩盖她当年的丑行,参与查办过这两个案子的公安机关领导,都被江青投入监狱。

1966年、1967年“砸烂公检法”的两年多里,全国3.4万警察受到打击,1200多人被打死,3600多人被打伤打残,1300多人被捕判刑。包括徐子荣在内的公安部5位副部长被捕,公安部政治部主任被隔离审查,副部长刘复之、于桑在公安部长李震1973年10月20日“自杀”后,涉嫌被监禁。43位公安部正副局长、63位正副处长被打成叛徒、特务、历史反革命、现行反革命、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全国203位公安厅、局长,全都被审查、打倒过,45人坐过牢,17人自杀,或死在监狱里。

结语

中共公安机关是中共专门整人的工具,但是,把历史稍微拉长一点看,整人的人,最后都成了挨整的人。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中共当政71年来,一直在上演整人、挨整、再整人、再挨整的历史循环剧。

中共宣扬无神论,让人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因果报应。但是,神无时不刻注视着每一个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因果报应,毫厘不爽。今天仍有一些警察充当中共整人的工具,徐子荣等人的教训,值得镜鉴。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林辉:秦城监狱潘扬案主角一死一疯
李锐揭文革秦城监狱内幕:近30高官死亡
王友群:1959年发生的涉江青特大政治案
王友群:助中共赢辽沈战役被中共判无期的特务
最热视频
【唐浩视界】学生坠楼扯出案外案 中共统台5部曲
【探索时分】辽宁号出海 海军副参谋长出事
【拍案惊奇】中共欲房产税试点 共军练抢滩登陆
【预告】专访余茂春: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珍言真语】袁弓夷:袭梁珍应是中共610指使
【未解之谜】流落人间的金箍棒 印度德里铁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