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视频版】牡丹江疫情急 半数餐饮业倒闭

人气 2517

【大纪元2020年05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林岑心采访报导)连日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黑龙江省爆发,牡丹江市和哈尔滨市多小区封闭,造成当地餐饮业萧条。餐饮业者包先生4月29日告诉大纪元,“餐饮业倒闭快一半了,有些缴不起房租的,直接关闭,不干了!”

林口商家统一停业 不知何时开业

牡丹江林口县一家韩国烤肉刘老板告诉大纪元记者,“我们现在还没开业,都在家里待着呢。现在小区两天让出去一次,一家只出去一个,但也没人出去,就待在家。”

刘老板感到疫情非常紧张,“4月23日起,就通知统一停业。”“现在林口(商店)基本都停了,饭店都停了,干什么的都停了。”

牡丹江主要收治中共病毒患者的康安医院爆发感染。官方公布23日新增7例确诊,为康安医院某病患同病区的患者、家属及陪护,其中居住于林口县一位护工邬某,在康安医院陪护期间染疫,回家再传染给老母亲,28日再新增三例邬某的家属确诊,令周边城市相当紧张。

刘老板的烤肉店一年有四万元房租钱,恐怕都没着落,“房租都没着落呢,只能赔房租钱,一年四万,就往外拿呗。”“现在利也薄,肉还贵,猪肉都涨价了。也不知道疫情啥时候能过,都着急,都在家等着呢。”

宁安市勉强开业也没顾客 只能苦撑

绥芬河口岸的境外移入病例大量送往牡丹江市区内的康安医院、红旗医院、人民医院,辖下县市的疫情都相当紧张。宁安市一间牛肠店老板包先生说,该市从3月23日起恢复营业,但生意并不好,“现在店还在营业中,但是生意非常不景气。”

他说,“疫情对餐饮业影响特别大,人家都不出来,吃饭的特别少。”现在每天的收入只是过去的十分之一,以外卖为主,生意不好,只能把员工辞退了,夫妻俩自己做,“勉强挣点费用,少赔点。”

现在进店里来吃饭,得戴口罩、扫码、测温,而且限制用餐人数在六人以下,包先生苦笑说,“说白了,现在限制人数,也没啥人数,咱想多接客,也没有那么多人吃饭。”

外卖也是一些老客户,即使加入一些外卖平台,也没什么生意,“平台也没有什么单,因为大家都不挣钱,都在家里待着,谁能天天打吃打喝的?”

包先生说,许多饭店都面临着关闭的窘境,“这边饭店倒闭都快一半了,都不挣钱,有些快要交房费了,本身又没赚钱,直接不缴,就不干了。有些现在开啊,又没人吃饭,付的员工费用太大,直接就不开了。”

哈市企业不招工 黄女只能继续讨薪

同样受到疫情冲击,哈尔滨市多小区和各大食品批发市场强制关闭,周边城镇想来哈市找工作的都没着落,有些人直接搭帐睡在市场附近。

黄女士原本在哈尔滨某科技公司工作,这是一间有上百人的公司,主要做监视器和网路设备的系统集成,在北京等地还有关联企业。去年5月起,该公司爆出经营不善,未正常核发薪资,目前公司只剩下十多人。

公司积欠了黄女士三万多元薪资,去年底,原本想换工作,但后来疫情爆发,企业都停止招聘,所以只能继续在原公司待着,追讨积欠她的薪资,“我到现在也还没辞职,一直在公司待着,在要这个钱。”

黄女士现在生活只能全靠父母养,还要还每个月一千多元的房贷,公司里和她一起讨薪的员工,都巴望着公司仅剩的资产——一辆车,“公司不可能把车给我们,我们只能仲裁后拿着裁决书去法院。我们单位有五个人,正好是这台车价值15万元左右。”

能不能顺利讨回薪资还是未知数,但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因为哈尔滨正面临庞大的失业问题,“很多、很多,我周边认识的人,就有很多失业的。”

原文:【一线采访】牡丹江疫情急 半数餐饮业倒闭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视频版】张展:大陆民怨已沸腾
【一线采访视频版】父母湖北双亡 儿子欲状告中共
【一线采访视频版】湖北公务员起诉政府隐瞒疫情
【一线采访视频版】疫亡者家属追责 律师顾问团受理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病毒早发现?打疫苗近半发烧
【拍案惊奇】美国正经历文革?喝茶制度进港
【十字路口】国安法7特权 透露哪些弦外之音
【重播】FBI局长:2500反间谍案涉及中共
【新闻第一现场】黑人牧师指责BLM运动
【老外看台湾】慎防红色渗透 世界应捍卫台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