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中共病毒受害家属 寄诉状索赔

人气 975

【大纪元2020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常春、方净采访报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肺炎)受害者家属张海6月10日向武汉当局提出索赔诉讼。上午11点,张海将4份正式起诉状通过邮政快递寄往武汉市中级法院,这是中国国内第一起中共病毒受害者家属正式提出索赔。

在起诉状中,张海将武汉市政府、湖北省政府、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列为共同被告,要求登报道歉,并要求三被告共同承担近200万元的赔偿。

张海在武汉封城前送父亲回武汉就医,结果父亲感染病毒死亡。他向大纪元表示,“因为武汉市、湖北省当初掌握疫情的情况,但并没有即时公布出来提醒大家、警示大家做好防范,导致后续给普通人带来了很多伤害,包括我父亲。我当初也不知道武汉市有疫情,如果知道,我肯定不会把我父亲送回来。”

张海求助“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律师免费为其撰写了起诉状,列举事实证明被告故意向公众隐瞒疫情,导致其父亲感染病毒和死亡。并依据《国家赔偿法》、《侵权责任法》具体条款,提出8项诉讼请求。

张海说,起诉状最快11日就可以到武汉市中级法院立案庭,“武汉市家属里面我是第一个告他们,不管什么后果,我认为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情、正义的事情,这个行为(隐瞒疫情)是特别恶劣的犯罪行为,所以我坚决告他们,这件事情肯定是要追责下去的。”

起诉书将武汉市人民政府、湖北省人民政府、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列为共同被告,要求追责、道歉、赔偿。(受访者提供)

载父到武汉就医 致父亲感染病毒去世

张海的父亲是为中共核武器项目工作的军队老兵,2020年1月15日在深圳因摔伤导致骨折,1月16日张海致电父亲原单位、武汉市商业服务学院,该单位说要想公费医疗需回武汉,但未提到武汉发生疫情。

当日,张海就驾车送父亲回武汉,17日中午直接进入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被收治到骨科住院治疗。20日做了骨科手术很成功,恢复良好。但住院后期出现发烧症状,29日做检测,30日确诊为中共病毒,当时张海父亲已昏迷,2月1日去世。

张海表示,他后来才知道,他们到医院时,医院已有专门收治中共病毒病人的隔离病区,但医院并未告知他们医院存在感染的危险,导致他和他父亲都没做任何防护。而医院在收治父亲后,也没有尽到妥善的防疫保护,“所以我也把它(医院)告了。”

当局漠视不道歉 反骚扰家属

父亲感染病毒去世后,张海非常后悔、气愤,一直通过微博为其父亲讨说法,希望当局和医院主动为隐瞒疫情行为道歉、赔偿。但不仅未得到回应,反而遭到居住地深圳警方多次上门骚扰,微博内容也多次被遮罩,张海才决定通过法律诉讼来追责和索赔。

张海表示,当局给他的感觉是对家属的诉求漠视、对生命漠视、对造成家属的伤害漠视,“我公开发声,还遭到各种打压,什么微信、电话、微博都被监控。”

“人不可能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当初瞒报的人就是害死我父亲的人,这些人不受到惩罚,我永远不可能是沉默的,所以不管采取什么方式,我肯定是要追责,同时也希望他们道歉,同时要赔偿。”他说。

索赔法律顾问团:维护家属权益 给逝者交代

对于张海索赔诉讼案,顾问团成员律师陈建刚认为,按中国司法现状,法院立案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过去一般诉讼是收到材料后无限期拖延,不了了之,或不予立案,甚至连材料都拒收。

他指出,因为一旦立案,就意味着将有后起者继续起诉,还意味着对中共各级政府在疫情防控中滥权、渎职的审视。

顾问团的合作伙伴、主要参与协调律师和受害者咨询的公益机构长沙富能发起人杨占青律师表示,目前来咨询的受害者集中在武汉地区,已有二十多个受害者家属咨询求助,最初有五、六位打算起诉,后来由于各种原因仍没有提交诉状。

他说,目前这些家属大部分在和社区街道或受害者生前所在的单位交涉,他们很多人不相信司法公正,只希望通过协商能拿到一部分抚恤金和丧葬费。

“我理解那些家属,但对于受害者来说,通过司法维权也是为数不多的维权途径之一,只有穷尽办法尝试才可能有希望突破,维护自身权益,给逝去的家属一个交代。”杨占青说。

▼ 相关影片

责任编辑:孙芸 #◇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视频版】告武汉政府 律师团提供诉状模板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死者家属吁立碑追责 遭打压
【一线采访】被逼回国自首 留学生亮相反共
【一线采访】武汉女市政府维权 被警打昏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谁赢了
【新闻看点】人质外交背后 中西两个不同教训
【马克时空】B-2隐身轰炸机造就美国梦 反成中共噩梦
【时事军事】核动力潜艇 将平息一切争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