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安徽大跃进饿死500万人之谜

王友群

人气 3772

【大纪元2020年06月12日讯】中共当政后,上世纪60年代出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饥荒。这场大饥荒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当时力主救灾的安徽省副省长张恺帆被打倒,就是明证。

1959年9月19日,中共安徽省委扩大会议通过《关于张恺帆、陆学斌反党联盟的决议》,宣布“将张恺帆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级别由七级下调到十一级,并责令其交代包庇反革命分子及其他重要问题”。陆学斌被给予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撤销候补书记、宣传部长、副省长等职务,并交组织部门继续审查。

毛泽东将张恺帆“一棍子打死”

张恺帆之所以被打成“反党联盟”成员,是因为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的一段批语。1959年7月,中共庐山会议期间,中共元帅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一封讲真话的信,引起毛泽东雷霆大怒。彭德怀被打成反党集团头目,受到严厉批判。

1959年8月4日,中共安徽省委将《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张恺帆下令解散无为县食堂》的报告派专人呈送到庐山。毛泽东看了这个报告后,写了一段批语。认为张恺帆跟彭德怀等人一样,是“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怀疑他们是“混进党内的投机分子”;“站在资产阶级立场,蓄谋破坏无产阶级专政,分裂共产党”。曾经担任过毛泽东秘书的李锐后来评述道:“批语极为严厉,上纲上线,惊心动魄,不仅影响山上的批斗升级,对全国影响,尤为深远。”

张恺帆,1928年8月加入中共,1959年,任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常务副省长。毛泽东一段批语,冒着巨大风险救灾的张凯帆,竟被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坏人打倒。

毛泽东头脑发热 安徽到处饿死人

1958年,毛泽东发动“大跃进运动”,要“赶英超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时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是毛泽东极左路线的积极追随者。他在安徽大放粮食高产卫星,用土高炉大炼钢铁,盲目兴修水利工程,大刮共产风、命令风、浮夸风、瞎指挥风、干部特殊化风,导致生态环境急剧恶化,人力、物力、财力严重浪费,到1959年7月庐山会议前,安徽省许多地方出现饿死人现象。

当时,安徽省委领导都兼任一个县的县委书记。张恺帆兼任巢县县委书记。他与巢县县委第二书记张建深入社队调查时发现,“群众家已是十室九空,公共食堂的大锅里全是清水煮青菜,只有一点点粮食,情况非常严重”。张恺帆还从安徽省粮食厅了解到,无为县1958年上报产粮13亿斤,征购7亿斤。张恺帆是无为人,知道无为年产粮食最多7亿斤,如果征购7亿斤,农民将没有剩余的粮食。

在巢县短暂逗留后,张恺帆立即赶往无为县。1959年7月4日至23日,他在无为县呆了20天。他在回忆录中写道:“第一站是石涧,路上行人没有一个不带拐棍的,村上的小孩子瘦得不成人形。到农户家里看看,大多数躺在床上,呻吟不绝。”很多人向张恺帆下跪求救说:“我们还不如鸡,鸡一天还有两把米。”“听说上头规定每人每天二两原粮(稻、麦而非米、面),能发到我们手里也好。发给食堂,层层克扣,我们就一点也见不到了”,“食堂不能再办了”,“张省长,把自留地还给我们,我们也度度命。”张恺帆印象深刻的是石涧区沿河梢村,“全村十几户人家就剩9个孤儿!农民家里,第一个饿死的,家里人还给他弄几块板,钉个棺材。第二、第三个饿死的,就只用竹床或门板抬出去。第四、第五个就更惨了。”“惨不忍睹!病人抬死人,埋得不深,没有劲挖,天又热,沿途常闻到腐尸的味道。”

毛泽东夸海口 基层干部打人

张恺帆在调查中发现,许多基层干部对老百姓态度粗暴,打骂成风。在无为的一次会议上,他谈到:“基层干部动辄打人,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比较普遍,从上到下,几乎都有。有个县委委员,名叫赖风旭,在三官殿打人,同时我昨天还接到一封来信,说他老婆在那里吃喝嫖赌,样样都来,赖在养殖场里,据说问题很多。宗发有个基层干部,打了44人,其中因打致死的贫农5人。打了之后,还扣人家的伙食,打人的时候,还不准人拉,谁拉就打谁。有个人被打致死,他的家属到大队要2块钱买棺材都没有要到。他打的人,从7岁到63岁,老少都有。”

为什么基层干部打人骂人现象严重?1958年9月3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宣布:“今年大概可以差不多增产一倍(粮食),即有可能从去年3700亿斤,增加到7000亿斤。今年如果搞到7000多亿斤粮食,明年如果又翻一番,就是15000亿斤,明年或许不能搞到这么多……但是,明年总量可以超过10000亿斤。”

这个牛虽然是在国内吹的,但外电纷纷报道,早已传遍全世界。但是,到了年底,各地交不出这么多粮食来,怎么办?1959年2月22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名义通知全国,认定“公社大队长小队长瞒产私分粮食一事,情况严重——在全国,这是一个普遍问题,必须立即解决。”怎么解决?对基层干部来说,只有强迫命令这一条路可走了,于是,打人、骂人、虐待人的风气盛行全中国。

张恺帆救灾 被斥“反党反社会主义”

就在张恺帆调研期间,上级向无为县征调粮食的命令一个接一个,眼前饿死人的现象是一大片。张恺帆顶住压力,不仅停止粮食上调,7月10日至12日,将库存的150万斤大米和300万斤稻谷,迅速发往农村;30万斤黄豆加工成豆腐、豆浆,供应浮肿病人和没有奶喝的婴儿;还设法弄来的一批肉食品,供应给病人。此举拯救了数十万频临死亡的人。

为解决无为县老百姓的吃饭问题,张恺帆提出了“三还原两开放”:一是吃饭还原,即停办人民公社的公共食堂,粮食发到各户,让社员回家自己做饭吃。短短3天,全县6069个公共食堂“一风吹散”。二是自留地还原,让社员在自留地里种一点瓜莱之类的。三是房屋还原,让社员回家去住。同时,开放水面,让农民养一点鱼,或下河捕一点鱼;开放自由市场,让农民可以在集市上做点小买卖。

张恺帆在无为救灾时,庐山会议正在进行。毛泽东发动对彭德怀的大批判后,有人立即联想到张恺帆。1958年,彭德怀到安徽调查时,陪同他的正是张恺帆。甚至有人认为,彭德怀写给毛泽东信中的材料是张恺帆提供的。在中央,毛泽东打倒了彭德怀,在地方,毛泽东狠批了张恺帆。庐山会议还没开完,时任安徽省省长黄岩,奉安徽省委书记处第一书记曾希圣之命,提前下山,回安徽组织批斗张恺帆。

黄岩说,你张恺帆也是省委主要领导之一,揭露安徽的问题,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你怎么这么傻呢?张恺帆说,你先看看无为县饿死人是不是事实。黄岩说:“无论无为有没有问题,先批斗你再说。”从此,张恺帆受到长达51天的批斗。张恺帆被指控“大闹无为20天”、“反党反社会主义”、“攻击人民公社”、“捏造事实向党进攻”、“揭无为的盖子就是揭省委的盖子,要把我们搞垮!”

张恺帆挨整 2万多人受株连

1959年9月末,张恺帆和家人被押送到淮北濉溪县劳动改造。1959年11月,张恺帆被秘密逮捕,押回合肥。原来,有人想定他为“混进革命队伍的内奸”。张恺帆被囚禁207天,但是,查来查去,没查出什么问题来。之后,张恺帆被送回淮北继续劳动改造。

张恺帆一人挨整,全家遭难。他的6个亲人惨死:他的表兄王试之被批斗致死;张恺帆本名张昌万,他的二弟张昌选、堂兄张昌华、堂弟张昌树、堂侄张柏五,被批斗、殴打、逮捕,全都惨死在关押地。他的外甥谢一贤(姐姐的独生子)为躲避抓捕,逃出无为,饿死在他乡大路边。他的三弟张健帆(昌青)在上海工作,与无为事件无关,受株连被开除党籍、押送崇明岛劳改。

后来平反时统计:仅无为一县,因张恺帆事件受株连,被批斗,被处理的县、社、队党员、干部和群众,共计28741人。

安徽饿死500多万人

张恺帆遭批斗后,无为县的情况越来越糟。作家丁人卜在《难忘的岁月——安徽省无为县共产风史录》中披露,1958年至1960年,全县98万多人,饿死32万多。安徽省农村1961年较1958年减少449万人,加上1961年、1962年的死亡人数,安徽至少饿死500多万。

庐山会议后,毛泽东在全国发动反右倾运动,打了300多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摧毁各级官员的怜悯之心,也阻断了中国农民的自救之路,导致人类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大饥荒

据中国著名学者杨继绳《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考证,1958年到1962年,中国饿死3,600万人,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炎黄春秋》刊解密档案 曝“大跃进”真相
晓明:我所亲历的大跃进与大饥荒
中共大跃进造成大饥荒人吃人 台湾播纪录片
【还原史实】中共“大跃进” 四千万中国人活活饿死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我将无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独立日前夕 川普在总统山演讲
【拍案惊奇】酷吏进港掌国安 港现“维权律师”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党媒渗透 台湾下驱逐令
【珍言真语】刘锐绍:国安法四任务 借外打内
【直播】川普在“向美国致敬”典礼上演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