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总理应该对尴尬的边境缺口感到愤怒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6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淇晴新西兰编译报导)新西兰先驱报》认为,这次新增2例中共病毒病例是政府卫生部边境管理的失败,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应该对此感到愤怒。以下文章编译自《新西兰先驱报》该评论文章。

滴水不漏的边境到此为止了。

就在上周,卫生部总干事阿什利·布卢姆菲尔德(Ashley Bloomfield)向内阁建议,新西兰已经准备好降至1级警报,因为国内疫情传播已被遏制,境外输入病例也在控制之中。

但是,在这场持续的全球大流行中,边境控制仍然至关重要,因此,在宣布进入1级警报的同时,政府也宣布了一系列更严格的边境措施:海外入境者需要在第3天和第12天进行病毒检测、检测结果不呈阴性不能结束隔离、不再对参加葬礼者批准同情假。

一小部分群体可以获准探望即将死去的亲人或哀悼死者,但前提是必须已抵达新西兰一周,并且病毒检测呈阴性。打破新西兰24天无新增病例的这两名中共病毒感染者获得批准时已到新西兰6天,并且没有经过病毒测试,她们应该是不符合哀悼死者资格的。

新规定于6月9日开始实施,她们6月7日抵达新西兰,目前尚不清楚她们是否适用该新规。但仅因她们在宣布规定两天前抵达新西兰就不对她们实行新规是毫无意义的。如果知道有额外措施,她们也不会放弃来新西兰的计划。

无论如何,她们的情况被认为是特殊的,只要她们在惠灵顿接受病毒检测,她们就可以开车去那里,但之后证明她们的检测结果都是阳性。

公共卫生专家谈到了防线问题,这也并不是唯一的漏洞。

在奥克兰某酒店接受隔离时,这两名女性每天的健康检查只被问到“你还好吗?”,而不是对所有中共病毒感染症状的严格检查询问。

布卢姆菲尔德承认,如果她们被问了正确的问题,她们不会得到获准然后离开,而正确的问题可能会发现其中一名女性有流鼻涕或喉咙痛的症状。但当时这个有轻微症状的人却被认为是患有其他疾病。

我们出现了似乎不可原谅的情况,一个有症状的旅行者被允许结束自我隔离。

这个国家可能会因为她们打破了零新增的记录而感到沮丧,但她们在失去父母后被批准离开并不是她们的错。她们甚至自己开车去惠灵顿,中途也没有去加油站或使用公共设施。

出于同情考虑的豁免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的。然而上周,两名汉密尔顿少年在获准结束隔离后却跑掉了,这也证明了这种豁免容易被人利用成为疫情的破口。

这两名少年最终被找到了,但布卢姆菲尔德无法说出找到他们花了多少天。如果他们感染了中共病毒,并接触了几十个人,布卢姆菲尔德就不会那么确信第二波疫情不会到来。

政府一直在重申边境控制的必要性,目前除了暂停所有的同情豁免外,他们别无选择。

由于面对全球中共病毒大流行时缺乏同情心,政府遭到了一连串的批评,批评者甚至包括高等法院。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也听从了公众的意见,取消了在2级警报下葬礼人数10人限制的规定。

最近的新病例使得政府可以从严处理同情豁免。在要求尽快建立跨塔斯曼隔离圈以及对国际学生开放边境的呼声下,阿德恩可以继续严格管理边境,确保其必须无懈可击。

虽然目前看来这两名女性和她们的接触者已被控制住了,但我们关键的防线失败了。这让政府和卫生官员感到尴尬。

可以理解,总理对此感到失望,但考虑到第二波疫情的威胁,她更应该会感到愤怒。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