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庶民家族的故事 (7)撑起半边天的那位女性

作者:农本木
二祖母宅心仁厚,乐于助人,活到102岁高寿才往生。(Fotolia)
  人气: 571
【字号】    
   标签: tags: , ,

有一句俗话“家和万事兴”,一个家庭的成员只要心齐了,能和睦相处,能处处为他人设想,这个家就会事事兴旺,事事顺利。在我们家族中,我二祖母就是这句俗语的最佳演绎者。

二祖母是光绪31年、黄历乙巳年出生的。她是在我大祖母去世六年后,因家中小孩长期乏人照顾,邻居亲友都看不过去了,拗不过亲友的催促撮合,祖父将她娶进门。那时我父亲八岁,以后陆续育有养女明仔、女儿玉秀。

当时乡间正盛行抱养童养媳。童养媳之所以会在乡间风行,可能因为乡下人家生活大都困苦,孩子又多,在女方家人来说,送出一个孩子,家长的负担就跟着减轻了一些;而在男方来说,虽然大都是“不差一付碗筷”的家庭,但孩子长大之后,要娶妻要完成人生大事,从提亲到订婚到成婚,都得按古礼来。其中牵扯到要花费大笔银子,包括聘金喜饼及其周边的许多礼数的开销,每项都得一一遵行,不可忽略。

男方家中有了童养媳,只要把女孩养大,到适婚年龄,把家中小子和童养媳送作堆,一件人生大事就干净利落地完成了,婚礼走的那一套繁文缛节全都免了。既省钱又省事。

有的严苛一点的家庭还会在孩子稍大一点,能做事时,分派孩子作家务,或到田间工作。乡下人家有许多做不完的杂事,绝不允许任何一分人力闲置一旁。有的童养媳生性老实,在孤立无援的非原生家庭中,为求生存,人家叫她做什么,她就得好好地做,甚至主动超多地做,这样一来,等这孩子在农务、家事上面大致都上手了,慢慢地,一切家务事就都落到她头上来了,而且变得理所当然,成为她一辈子都脱不开的重担。

明仔本来是二祖母的大姐请她帮忙抱来要当童养媳的,但孩子抱来后,她大姐看到这小婴儿又小又瘦,打从内心不喜欢,当场改变主意,不收养了,要她送回去。岂知这孩子的生母也不肯接纳,好不容易担子减轻了,哪能再让她回来?坚持不肯抱回。眼看这孩子就要变成弃婴了,二祖母的仁心被激发出来了。她可怜她的遭遇,回家与丈夫商量,经丈夫同意,收养了这个小婴儿。取名明仔,而且声明是养女,不是童养媳。明姑长大以后,每听长辈说起这些前尘往事,总是静静地垂泪,感记二祖母的恩德。

二祖母常在无意中吐露如何养大这个半弃婴的细节。那时明姑可能还没满周岁,干巴巴的,又瘦又小,很明显是营养不足,这样的情况最需要喝奶,但长期要买奶粉也觉得有点买不起,后来改买米糊(俗称面茶),冲泡得浓一点,一匙一匙地慢慢喂,明姑也喜欢吃。

二祖母也曾有几次在为某个节日准备应节食品时,有感而发,比如看到淡菜(一种海鲜)就很自然地说道,那时她如何用糙米和蚵干一块熬粥,如何用瓦罐在碳炉上慢慢炖煮,熬出来的粥是如何如何浓稠香醇……,听她如此描述,不知别人怎样,我呢……竟不知不觉地神往起来,心中还生出来那么一点艳羡之意,几乎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半弃婴了。

二祖母长得很标致,一脸福相,进门后,持家有方,懂得盘算,家境渐渐富裕起来。她身体健壮,手掌、脚掌特别粗大,属于行动派,做起事来,干净利落。而祖父体形清瘦,有些粗重的工作对他来说确实难以负荷。二祖母进门后,许多粗活就转嫁到她那儿了,在农事上面她帮了祖父相当大的忙。两人同心协力,这个家也就日渐兴旺起来。

她也很聪明,领悟力特高,记忆力更是超强。民间大都奉行两种历法,旧历新历并行,二祖母那一辈的人大抵都不识字,看不懂日历月历,可是她们脑中似乎有一本清晰的日历,哪天是清明,还有几天就是端午节,心中清清楚楚的,绝不会搞混。最神奇的是海水的潮起潮落,在她们心中也有一个时刻表,哪时哪刻海水退潮了,再过多久又将涨回来,她都能给你说得非常准确。

她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特别得心应手,因为她诚心待人,不怕劳累不怕苦,邻里之间有喜事,比如生儿子满周岁,新居落成等,大都请她去炒大锅米粉、煮汤圆、蒸米糕、作油饭;有丧事时,也都请她去撕白布缝制孝服,打点丧事相关事宜。就说撕白布,缝制孝服这件事,亲友只要说清楚他和往生者的关系,二祖母立刻就能撕出那位亲友该穿的孝服,需不需要戴帽子,该不该别上红布巾,等等,一切都清清楚楚的。

逢年过节更是她施展身手的大好机会。她往往大手笔地准备拜拜祭品,杀鸡、鸭、鹅、买猪肉、鱼虾、蔬菜、水果。自己蒸九层糕、萝卜糕、年糕,包咸粽、碱粽,炸天妇罗等各式各样的菜肴及祭品。务必要十二分丰盛,盘满桌满,得让她自己及另外空间的生命都大大满意才行。

她也曾作过十几次媒人,但都是作现成媒人居多。有一次给对面林先生(今年已93岁)作媒,新娘是邻村的谢小姐。本来是件吉事,哪知在接近婚期时,女方突然嫌男方太穷,想退婚。这时媒人就身负重任了,只见二祖母使出浑身解数,鼓着三寸不烂之舌去排解,听说还告诉女方,悔婚要依约加倍赔偿聘金及喜饼钱,让女方觉得不上算,最后只好妥协,把女儿嫁出。

其它上山下海的粗活,样样难不倒她。我父亲与朋友在中部山区买了七甲的河川地,先期作业是开荒整地,以便种植树薯与麻竹笋等经济作物。那时她已七十多岁,每天据地洗十几个工人的衣服;矮灶大锅,上上下下洗菜切菜,添柴搧火,烧鱼烧肉,备极辛劳。

二祖母宅心仁厚,乐于助人,活到102岁高寿才往生。她小妹及小弟年轻时家境都不好,二祖母常接济他们。所以在二祖母的告别式中,小弟之长孙特别撰写祭文感念姑婆的恩泽,叙说其祖父及家人在困苦中,她如何帮助他们渡过困境。

二祖母生前曾要求糊纸厝烧给她,我父亲遵照她的遗愿,买了一套五落式中式豪华建筑,有正厅、厢房、卧房、厨房、卫浴设备、汽车等、屋内有电视机、冰箱、烤箱、洗衣机、冷气机、电风扇、各式家具与器具、婢女佣人等一应俱全,美仑美奂的房子连同库钱,依礼仪规范烧给她。希望在另外空间中,她也能继续拥有福分,安享天年。@*

(点阅【一个庶民家族的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祖父从小就很聪明,很多东西能无师自通。没真正上过学,却买眼科书籍来研究,医好自己的白内障。没学过书法,却透过抄写借来的典籍,使自己既多了一本珍贵的书,又练出一手好字。
  • 有一年,得承右脚疼痛,间歇性的剧痛让他好长一段时间无法行走,痛苦难耐之际,中医、西医,跌打损伤、草药、针炙……凡是有人介绍,他就去看。然而百般求医均无济于事。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不免心灰意冷,觉得自己这一生就是这样了,前途一片渺茫,只能在无尽的痛苦中,过一天算一天了。
  • 先民们为了谋得更好的生活,还开发一种“牵罟(音谷)”的活动,这是一种群体拉网捕鱼的方式。它不但可以满足人们物质上的需求,也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情谊,产生更好的群体性社会关系。
  • 石沪捕鱼是利用潮汐的升落来进行自然圈鱼,水涨时,鱼儿可随着水流乱走,退潮时,水退得浅了,水位比石墙低,鱼就被困住了,人家是“瓮中捉鳖”,他们是“沪中捉鱼”。
  • 海滩
    我家祖先飘洋过海,千里迢迢地,选择在台湾西海岸落脚,这真是一个上上之举。当年这些有智慧的祖先们必定是考虑到大海孕有无限宝藏,只要努力经营,收获是必然的。这是古人对待世事的质朴正信。
  • 某日,父子俩一如既往地到田里工作,不料风云突变,在一场雷电交加的西北雨中,被雷活活劈死,他们这支因此无后。这样的事情清清楚楚地记录在族谱上,是否就是想让世世代代的子孙都引以为戒?我问大哥,答案是肯定的。
  • 眼前的鲁凯婆婆先是两行清泪悄悄滑落,逐渐逐渐地泪水成了小溪、小河,呜呜咽咽的啜泣声,也由悄然而越来越响,涕泗交杂里,彷如那也是老人家隐含了半个世纪的心泪……
  • 约莫七八年前,接触到拨弦乐器,清丽的声音,让我慢慢往弦数更多的乐器寻去,最后停在了竖琴。我在网路搜寻一切关于竖琴的资料,聆听着竖琴演奏,如诗般温柔,如梦般温润细腻,脑子中一直有个画面,一个穿着长裙的气质美女,演奏着好听的竖琴曲。
  • 所谓“养儿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终于明白!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后,他懂得反馈,或许也能尝尝,一个人困在阳台上,那种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