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乘车记

文/安子
纽约的巴士(Daniel Barry/Getty Images)
  人气: 99
【字号】    
   标签: tags: ,

在国内到陌生城市旅游,我会把所住宾馆的名片带在身上,迷路时,一张名片就什么都解决了。可是在纽约,对我这个不懂英语的人来说,出门就是关。我出示名片容易,问题是人家的反馈,我一句都听不懂。

第一次在纽约乘地铁,把写在纸上的景点“Rockfeller(洛克菲勒)”给人家看,人家呜哩哇啦说了一大通,我却一头雾水。看着莫名其妙的我,纽约人就干脆示意我跟他走。开始我还以为人家是顺路送我,后来才发现,人家送完我后,又返回自己应乘的车站去了。特别那个七号线转乘到F线,中间要走很长的一段路呢,记忆力极差的我在这条路上被人送过多次。

纽约地铁有电子屏幕随时显示时间。记得有一次问路,一个身背很重肩包的壮年男士在核了一下手表后,示意我跟他走,可能是为了抢自己的时间,他走的飞快,我在他身后赶得气喘吁吁,心里叫苦不迭,脸上却是笑容。这让我觉得自己也是蛮会装的啊。更让人感慨的是,有一次我坐错了车,只好向车上乘客问路。那是个浅黑皮肤、高且胖胖的女士。她粗大嗓门非常健谈。她先是拿出手机为我查看线路,发现与我应去的方向需要到地面中转巴士。于是她开始向我描述如何换乘巴士,我怎么可能听懂?她就又采用写的办法,我哪里识英文字啊!

就在她挖空心思连比划带说时,不知为何一个白人女士突然和她争执起来,俩人很激动的样子,听了半天我猜了个大概,原来她俩为我的乘车线路发生争执,都坚持自己的线路是正确的,满车厢的人都在关注我们,毕竟这事因我而起,我的脸红得真不知该往哪放了。俩女士正相持着,这时一位白人男士忍不住插话了,只听他们之间又是一番讨论,这时那个浅黑皮肤的女士突然兴高采烈地指着那位男士向我描述,这位男士将负责送我到巴士站,因他正巧乘那辆巴士。我随那位男士上巴士后,这位男士示意我,他要在我的目的地之前下车,这个我猜懂了。可他后来的比划我就怎么也会意不了了。这时站在我身边一个女士又插话了,意思是说她在那下车,可以送我。这位男士高兴地与那女士交接完后下车走了。于是这位女士又陪我到站后,便送我去了地铁口,并比划着叮嘱我,该坐哪个方向,不要坐错了,她看我完全明白了,才放心离去。

这之间还有一段插曲,不知那个浅黑皮肤女士不知什么时候也乘上了我和那位男士同乘的巴士,车到站时,乘客正在上下,我正和新交班的女士打着哑语,突然听到“砰砰砰”急促的敲击车窗的声音,我循声向外望去,大吃一惊,那个浅黑皮肤的女士就站在我身边的窗外,边对我开心地哈哈大笑,边抖着腰肢为我跳起了草裙舞。我惊讶地看着她一句话都上不来。心想那女士一定是不放心我,从而跟了我一程吧?面对这些真诚善良友好的人,心有千千结的我,突然感觉到我若再不开心,那真是对不起全美国的人了。

还有一次也是坐错地铁,出了站我只好去问一个停在路边站点的巴士上的西人司机,我只会两个英语单词“BUS,Q22 ”,司机摇摇头,但向身后指了一下,我以为他是要我向车后方向走,就下了车向车后奔去,我走路飞快,谁知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竟追到车门口,只见他拽着车门探出大半个身子喊我回去,那时我已走得有两个巴士远了。太阳很毒,我既奇怪又有点不情愿地走了回来。司机竟示意我上车落座,然后就开车了。根据经验,我知这个司机一定是想送我,但我无法想像巴士司机载着车上乘客,离开固定路线来送我?怎么想都是不可思议的!

我的心忐忑不安起来:“司机会不会载我到终点,然后发生不幸啊?”提心吊胆地坐了两站后,恰遇红灯,这时司机停下车,通过后视镜摆手示意我上前,我走过去站在司机旁,他一言不发,只是右手五指并拢,向前一挥,接着又向右一挥,然后一按电钮,车门打开了,手接着又向车门一挥。我立马反映过来,几步跨下车去,跑到人行道上,再向前走几米后,就是十字路口。我向右看去,在十几米处,一个高高的巴士车站牌映入眼帘,上面赫然写着Q22。我高兴地回身遥向司机合十感谢,一直在注视着我的司机则回我一个美式军礼,便驾长车而去。

还有一次,我在地铁上坐过了站很远,就问路身边一位女士。她拿出手机搜了半天,告诉我乘巴士就可回家。我哪里听得明白?于是她决定送我。这时她身边的另一女士插话了,她俩开始商量起来。原来上一位女士是在我的下一站才下车,为了送我决定提前陪我下车。而另一女士则是和我同一车站下,所以她说由她来送我。这位女士怀抱一个不满周岁的小孩儿,手牵一个三四岁的男孩,下车就带着我穿马路过十字路口,一路招呼着我,走到另一条街上才看见那个巴士站牌。我示意说您走吧,我已经知道了。可她不听,非坚持送我到站牌前,一直等车来了,她问我有钱吗?我把乘车卡给她看,她放心了。车一停,她竟先上车去了,我心想,原来她也乘这辆车啊。后来才发现她是在向司机交代该在什么地方提醒我下车啊。说完后那女士对我说了再见,就怀抱手牵俩孩子,穿马路从原路返回去了。原来人家根本不和我同路。

八月骄阳似火,那女士拖儿带女地送我!这份内疚,到现在想起来,都觉自己罪莫大焉!@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好的电影画面的设计是情节的辅助,是人类心理和视觉能接受的结构形式。
  • 广西玉林市。一座已被封闭了半个月的小区,夕阳如血。张氏大妈目光越过门岗铁栏杆,茫然地望着远处。远处的马路上曾是人车如流,那广场上,曾是跳舞唱歌的人群,如今,寥寥罕有人影。
  • 2020年2月7日,湖北黄冈的东湖小区内,本来是万家团圆喜庆的元宵节,楼上一居民家传来一阵哭叫:“让我去跳楼,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她妈拖着女儿的手:“要死,我们全家一起死。”
  • 天地是炉,万古唯夜,嗟我与人,居此何为。 我等为人,有身有心有本性有化情,有耳有目有手有足
  • 中共病毒肺炎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一个纷乱的状态,部分人士认为疫情已经减缓,尤其有些人士已经迫不及待要出门活动甚至游览了。
  • 旅行时满载的梦想,却总在回到自己家中打开冰箱看到空无一物的那一瞬间,回到了现实。那些被盈满的灵感和经验,总能让自己决定勇敢地丢弃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什么,掏空后,重新再来。
  • 诗人曾说:“黑暗来临前/我们原是不认识彼此的/苦难来临时/我们相拥而哭泣/当黎明到来时/已是灵魂的兄弟/太阳升起时/我们会像家人一样道别。”
  • 有三个月未通信了,这几天心情沉重。香港国安法要砸到香江里去,把一个好端端的国际都市像包粽子一样五花大绑,把大陆流氓管家的手段用在那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