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政治不稳定局势让选举定局远未到来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安琪新西兰编译报导)新一界的新西兰选举为期不远,随着公众的支持不断变化,左派右派政党在争取选民方面都大有文章可做。《卫报》(The Guardian) 626日发表了维多利亚大学“治理与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Governance and Policy Studies) 高级研究员布莱斯·爱德华兹(Bryce Edwards)的评论文章,现编译如下。

根据TVNZ周四(625日)公布的Colmar Brunton民意调查,工党(Labour)将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轻松夺回政权。工党的50%支持率远高于其在2017年选举中赢得的37%的支持率,而当时37%的支持率就足以让工党与绿党(the Greens)和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新西兰优先党(New Zealand First)组成联合政府。

根据目前的民意调查,工党还可以在不需要联合伙伴的情况下组建政府,这将使其成为1993年以来第一个独立执政的政党。自从新西兰实行MMP的比例代表制以来,政党需要47%的选票才能组建政府,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政党能够独立完成这一任务。

此外,工党还将得到绿党的支持。根据这次民意调查,绿党的支持率为6%,超过了关键的5% MMP门槛,这一门槛是没有选民席位的小党进入议会所必需的。

工党目前的联盟伙伴,新西兰优先党,支持率只有2%,远远低于这个关键的门槛。除非该党的一名议员赢得一个选民席位,比如谢恩•琼斯(Shane Jones)从国家党(National)手中夺走北地的席位,否则该党将退出议会。

工党和绿党很可能会庆祝这个中间政党的消亡,这两党都越来越发现,在推行进步改革的尝试中,新西兰优先党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手刹车”。

最新的民调结果对左翼政党来说是好消息,而右翼政党的表现则差得多。国家党支持率为38%,行动党(Act)3%。两大意识形态集团之间的差异(15%)似乎太大,不足以在919日促成政府更迭。如果你看看公众更喜欢谁担任总理的结果,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54%的选民支持,而国家党新领导人只有13%的支持率。

左右阵营之间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

然而,上述对最新民调的解读过于静态。一旦考虑到较长时间的民调趋势,再看看其他民调,你就会看到巨大的波动与变化,工党能否连任的确定性就会大大降低。

事实上,Colmar Brunton的民调显示,左右阵营之间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工党在这次民调中大幅下降了9%,阿德恩的支持率也下降了同样的幅度。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先前的民意调查给予现任总理极高的支持率,而这种支持率总有可能下降。但失去支持也反映出,政府受到了两周来有关检疫和边境措施松懈被披露的破坏性打击。批评人士认为,这些披露威胁到新西兰消除中共病毒(Covid-19)的进程。

工党的损失是右翼的收获,国家党支持率上升了9%,达到38%。突然之间,工党对国家党30%的巨大领先优势已经下降到只有12%

国家党的支持率有所提高,部分原因要归功于该党的新领导人,广受厌恶的西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被托德•穆勒(Todd Muller)取代。这可能不值得贴上#Mullermentum的标签,但对于这项改进的民意调查表明,选民现在愿意倾听他所说的话。

国家党唯一可靠的潜在联盟伙伴是右翼的行动党,该党在最近的民意调查中也上升到3%,这是其9年来获得的最高支持率。因为行动党领袖大卫·西摩(David Seymour)将赢得他的Epsom席位,该党将增加3名额外名单议员。

这种有利趋势增加了国家党在选举中成为竞争对手的机会,威胁到左翼所假定的执政权。如果这种趋势在工党和国家党的民意调查中继续下去,那么两党很快就会在40%的范围内进行民意投票。因此,小党派的表现将再次至关重要,因为工党和国家党很可能都需要它们的支持来组建政府。

除了行动党,目前还不清楚还有哪些其他的小党派会在当前非常动荡的政治气候中生存下来。即使是绿党也不确定能不能生存下去,因为他们最近相对不引人注目,而且一些民调显示他们已经接近了关键的5%的门槛。Colmar Brunton的民调记录显示,他们的支持率为6%,但上一次的民调仅为4.7%,而两周前UMR的最新民调显示这一比例为4%。此外,该党在选举中的表现通常比民调显示的要差。

同时,毛利党(Māori)目前不在议会之内,在这次民意调查中仅占1%,但他们刚刚发起了卷土重来的竞选活动。他们有很大的机会赢得毛利人的专门选民之一Te TaiHauāuru的支持,在过去的一年中,其联合领导人Debbie Ngarewa-Packer一直在其中进行艰苦的竞选活动。这样的胜利可能会使选举后的交易变得更加复杂。毛利党排除了与国家党合作的可能,称其领导人为“种族主义者”。但他们也承认,如果这笔交易足够大,可能会考虑帮助他们上台。

周四(6月25日)的民调是最新的公众支持率上下波动的例证,这表明我们正处于一个剧烈波动的时期。尽管工党明显处于领先地位,但选举还远未决定,左派右派还有很多事情可做。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