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调查员卧底 视频揭Antifa煽动暴力

揭示其组织性 开办逃避司法追究策略和教唆暴力的讲座

匿名的调查员代表新闻非营利组织“Veritas项目”渗入了安提法的一个细胞。镜头前的他还是黑衣帽子墨镜遮面。 (Veritas项目视频截图)
人气: 791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20年06月08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PETR SVAB报导/蔡溶编译)川普总统要定性为恐怖组织的Antifa(安提法)是怎么运作的?是一个左翼激进主义者组成的松散网络吗?一位秘密调查员说,至少无政府主义运动“安提法”的某些部分有很高的组织性,包括遴选程序、逃避司法追究的策略和有关暴力行动的“讲座”。

在秘密录制的视频中,Antifa的人在给成员“讲座”。
在秘密录制的视频中,Antifa的人在给成员“讲座”。(Veritas项目视频截图)

这位匿名的调查员代表新闻非营利组织“Veritas项目”渗入到安提法组织。镜头前的他还是黑衣帽子墨镜遮面,在6月4日发布的Veritas视频中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以及他收集的信息。

视频发布的时间,是在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去世后的抗议活动升级为全国各地的暴力骚乱之后。两党官员说,外部团体利用了示威“推进自己的议程”,尤其是,Antifa分子已成为煽动暴力的罪魁祸首。

卧底记者在视频中说,他在某年7月加入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Antifa小组。该组织通过安全的电子邮箱平台与他联系,指示他穿上白色T恤、拿着水瓶到指定地点。然后,他被带到另一个地点进行“面试”。

他说:“视情况而定,如果我被捉住或发现,可能会被暴打一顿。”

“面试”后,“潜在成员”首先需要参加Antifa战术的有关“必修课”。讲座在书店开门之前举行,与会者的手机都被要求放在书店洗手间里,用厕所的风扇声隔开外面的声音。

“讲座”中,几个人向他们介绍如何以秘密方式进行暴力行动,以及如何最大程度地降低自身风险。在偷录的视频中,一位讲师说:“别惹人注目,被该死的铜指关节(一种套在手指上的攻击性武器)的尖刺(暗藏的照相机)拍到你的照片。”

执法部门会用这种照片起诉暴力攻击罪。他说:“警察会说:‘太好了,我们可以起诉这些(暴徒),看他们有多暴力。’这不是说我们不是,但我们需要隐藏”。

这位讲师公然教其成员如何严重伤人。“练习插眼睛,伤人的眼睛几乎不用什么力。”他说,这样做的目的不是要打架,而是要造成严重伤害。

“想想看,消灭敌人。这不像用右手对右眼、左眼给予一击。你知道,这不是拳击,也不是跆拳道,这就像在消灭敌人。”他说。

记者说,他“在遴选过程(prospecting process)的大约一半时间内成为了正式成员。”不过,他在发布这个视频的“前一段时间”,已离开了这个组织。

Antifa成员“毫不犹豫地煽动暴力”

他说,波特兰小组叫做Rose City Antifa(RCA,玫瑰之都Antifa),“似乎更加结构化,几乎就像一家公司或一家企业,所以我觉得它正在使用某种类型的外部资金、影响力或资源。”

Antifa成员“毫不犹豫地推动或煽动某种暴力。但是这种方法是事先计划好的。”他说:“在我们的课堂和会议中,在进行任何形式的示威或黑群(Black Bloc,黑衣蒙面)之前,我们先讨论武器的细节,携带的物品和应有的装备。”

他解释,“黑群”是一种行动模式,成员穿着相同,个个蒙上面具,“看起来很统一,因此在犯罪行为中不会有人被发现。”

视频中捕获的另一位讲师说:“整个目标是为了到那里,尽可能安全地做危险的事情。”在他旁边的投影屏上可以看到演示中的幻灯片,正演示“Buddying Up”,即每个成员在行动中都有一个同伙。

幻灯片显示:“密切关注伙伴的情绪状态,并在必要时尝试使他们冷静/安慰他们。”此外,还要遵循其它一些说明。

成员们被要求在其好友被捕时,向(Antifa的)“法律支持人员”提供详细信息;他们还应该在“伙伴受伤时”帮助他们“打败对手,打电话给救护车,寻找急救人员或用相机摄录某人的情况”,并且还应该“在他们的伙伴离开时一起走,无论出于任何原因。”

记者说:“他们是从其他人那里获得这种谍报的,那些有很多经验,以此为生的人。”他说,随着RCA的创始人移居瑞典,该小组与国外的Antifa开始保持联系。大纪元无法验证此人在建立该小组中的角色。

安提法是全美暴乱的黑手

在5月3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表示,“和平抗议的声音被劫持了⋯⋯在许多地方,暴力似乎是由无政府主义和极左翼极端主义团体策划,组织和推动的,他们使用类似安提法的战术,其中许多人是从州外来的。”

纽约市警察局前局长凯里克(Bernard Kerik)说,Antifa(安提法)“100%利用了这些抗议活动”,并指出安提法的各个网站控制并指示进行抗议活动的地点。

“它(该组织)遍布40个州和60个城市;安提法以外的人不可能为此筹集资金,”凯里克告诉英文大纪元说,“这是激进、左翼、社会主义的革命尝试。”

纽约警察局情报与反恐副局长米勒(John Miller)表示,这些外部激进组织已组织了侦察员、军医,甚至提供了石头、瓶子和助燃剂,“以供分支派系进行破坏和暴力”。他说,这些团体使用加密通信,有计划的采取暴力措施。

专门研究共产主义的学者劳登(Trevor Loudon)告诉英文大纪元,安提法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他指出“美国每一个重要的共产党或社会主义党,从一开始就参与了这些抗议和骚乱。”◇ #

责任编辑:李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