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讨薪工人披露雷神山内情

人气 10475

【大纪元2020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张北采访报导)26岁的易翔(化名)来自湖北十堰市。今年2月份,他在网上应征了一个神秘的架子工职位,直到开工当天才知道自己来到雷神山医院施工现场。

然而,易翔和几百名工友的工钱被层层剥削,完工后也没得到承建单位承诺的隔离津贴。他们追讨时还遭保安殴打、警方镇压,事情至今得不到解决。

易翔说,疫情期到雷神山施工犹如敢死队冲锋在第一线,但是换来如此对待让他太伤心、太寒心;如果再有第二次疫情,他不会再去了。

湖北籍找工作难 接神秘招工广告上雷神山

易翔告诉大纪元记者,他今年在深圳过年,元宵节后出去找工作,却发现自己的湖北身份证被人歧视。不管疫情爆发后是否回过老家、有没有离开深圳,当地公司都不愿意录用湖北人。

当时,他在微信群里看到一条招工广告,问是否有人愿意去武汉做架子工,管吃管住,完工后隔离14天。广告中还提了工资,但没给出更具体的情况。

二月中旬,易翔和另外十来个工友被包工头安排的车载往工地。“过去之前我们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是给我们隐瞒着, 瞒得很紧,也不跟我们说是雷神山、火神山,当时我以为是方舱呢。”

易翔说,抵达目的地后他才意识到来到了雷神山医院。他原以为这里在2月8日就已经完工交付了,没想到还在建。

施工时已有病人入住 工人日换三次防护服

易翔于2月20日~27日在工地干活,每晚工作到九十点钟。他的任务是给医院的活动板房搭架子,然后在架子上盖防水铁皮。

当时雷神山已经入住很多病人,易翔和工友很害怕,但去了就没办法走。他说,“能去哪里?到处都封城了,车子也没有,人也没有,我们只能是咬着牙干。”

武汉军运村雷神山医院施工现场。(受访者提供)
武汉军运村雷神山医院施工现场。(受访者提供)

易翔看到,雷神山每天都有救护车来来回回十几趟,至少拉来三四十人,大多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年人;有的病重走不稳路,需要医护人员扶着,也有的躺在小推车上被人推行。工人尽量避开病人,但有时候避不开,就只好站在旁边。

有一次,他看到两个全副武装的护士从医院里推出一个死者,那人的头用白布盖着,露出来少许白发。“他们被抬出来后,也许统一送到殡仪馆,也许拉到别的地方吧。”他说。

易翔还看到医院附近的保利业主维权。雷神山建得离该小区太近,而且业主只交了首付还没入住,房子却要被用做隔离病人。业主去拉横幅抗议,但是最后被警察抓走。

易翔说,早期的施工人员没有防护服,只戴一个口罩。病人住进去后,大家都害怕,没人愿意干。他去的时候,现场至少还有五六百名工人,大家已经全穿上防护服和防护帽,还戴着棉布手套和N95口罩。

他们一天换三次防护服:中午吃完饭脱掉第一套,下午上班换新的;下午下班后脱掉第二套,晚上加班时再换新的。工人进出医院都要喷消毒剂和用酒精消毒。

易翔透露,一开始没人给工人做核酸检测,直到有人出现发烧等症状被带走后,其他人才得以接受检测。

工资被层层剥削 隔离津贴被扣 官媒造假宣传

易翔说,他当时的工资是现钱结算,每天600元。后来他被拉到一个微信群,发现大家的工资差别很大:有一天2500元的,1800元的,1000元的,也有像他一样六七百元的。

“就是说被分包几层,你分包的层越多,到你的手上就越少。”他说,“如果你是直接跟劳务公司对接的,你就稍微高点,如果你是跟小工头对接的,小班组上面有包工头,包工头上面有劳务公司,你的钱就是被层层分了,被抽了好几道,才到你的手里。”

2月27日结束工作后,易翔和工友按约定在工地进行14天隔离。承建单位中建三局承诺隔离补贴为每日300元,会在“隔离期满及时支付”。但是,事情没有按原计划发展。

隔离满14天后,武汉当局因为封城未结束不允许工人离开;中建三局一开始表示每天会继续按300元发补贴,后来却改口不给。工人们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窘境。

从2月27日到3月27日,数百名工人一直处在隔离状态。从3月14日开始,工人和中建三局发生矛盾冲突,一直到24日的整整10天都处在这种状态。

“他们(中建三局)的人, 他们请的保安,用拳头,后面据说是用木棍、用钢板打(工人),后来警察过来了, 他们就镇压,把人带走了,最后就没打了。”易翔说,“然后第二天又开始,因为钱的事没解决,他们也不想给,商量了好多次,给不了一个具体的答案。后面矛盾又开始了,一直都是这样⋯⋯”

由于事情闹大,现场打架的视频被发到微博、快手和抖音等各种平台,中建三局终于答应第二个14天隔离期的补贴按照农村低保的4倍发放,即2540元。

工人被告知,这是湖北省政府做出的决定,但易翔认为“他们都是在说假”,他亲身经历了好几起现场造假事件。

易翔说,冲突发生后,武汉市委秘书长带着官方记者去假装采访。采访时工人全被支开,根本见不到记者。中共央视也在3月28日到现场采访,但工人们在4月1日和2日新闻出来后才知道有这件事。

“他是采访那个总经理,采访两个戴白色帽子的,不知道是什么人,不是我们的人,应该是他们自己的人。他冒充工人接受采访。(工人们)知道以后很生气,为什么采访都作假,采访都是假的。”易翔说,“什么工人辛苦了,什么逆行者,什么创造了奇迹,就是为了把这件事情给洗白,”“央视的报导太假了,说的都冠冕堂皇的话,表面上的话,走走形式而己。”

被赶出隔离点 流落街头

到3月底,武汉当地的工人回家了,湖南、四川、广东来的人也相继被安排离开,最后只剩下易翔等二三十个人。“我们是等着解封的,因为我们走不了,我们出去了没人要,又是湖北本土的人,去外面没人接收,没地方接收我们。”易翔说,他们怕回家会害了家人,也没想回去。

但是,中建三局想尽一切办法赶他们走,最后有六七个人只能流落街头。

4月7日,他们与中建三局协商无果,4月8日,中建三局用车把他们送到湖南边界,实际是监视他们。

“有个工友有车,我们5个人坐他的车,坐得下,他们临时决定,用车把我们送出湖北,他们总共4辆车,他们用车把我们5个人分开,两个人在一辆车,两个人在一辆车,另外一个人在另外一辆车上,把我们分开,我们坐在前面,后边座位上坐的都是他们的人,路上看我们的手机,怕我们打电话,找政府投诉,解决问题,监视着把我们送走的。”

4月9日早上,感到很委屈的易翔与工友再次返回到湖北省政府,结果被中建三局派来的十几名保安将他们控制起来,一直到晚上,过程中有一位工友手因滑倒被瓷砖划伤,无人理会,报警也无用。

“最后他们怕事情闹大,让我们签保证书,按手印,把手机拿去检查,看手机上有没有录音、录像,把我们手机上所有的照片,视频,我们拍的所有东西,全部给删除了,销毁证据嘛,然后叫我们签字划押,最后才放我们走。他们还不放心,当天晚上又把我们送到边界收费站。”易翔说。

他们继续在网络上维权,4月20日,武汉纪委给易翔挂电话,让他们回武汉解决问题,回去后,仅仅做了笔录,未解决任何问题。

易翔说,中建公司、劳务公司和工头剥削工人的工资,虽然他们同意协商,但事情最终也没有解决。

易翔表示,他最大的感受就是“太黑暗了”。“他们发国难财,还不让别人举报,抓到了他们就威胁、恐吓、非法拘禁,对你下手。”

“他们怎么能这样对我们,我们等于是打保卫战,就像敢死队一样冲锋在前面。还有人身体不舒服,感冒发烧,出问题都被带走,现在还这样对我们。”他说,“再有第二次疫情的话,我不会去了。我太伤心了,太寒心了。”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雷神山医院建设工人被隔离一个多月 上网求救
雷神山工人:我们舍命逆行 利用完就被抛弃
两次被押出湖北 雷神山工人曝受歧视经历
援建火雷神山医院工人遭欠薪 讨公道被殴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中共间谍气球入侵 重创美中关系
【全球新闻】美揭中共间谍气球舰队 多次穿越美国
【环球直击】美FBI将分析中共间谍气球碎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