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纽约人】蓝制服人的心声

人气 918

【大纪元2020年07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纽约市曼哈顿时代广场附近的西三十五街,还有一个另外的名字,叫做德维尔街(Anthony T.Dwyer Way),这是一名牺牲警察的名字,旁边就是著名的西7大道上的麦当劳快餐店。

三十年前的1989年10月17日凌晨三点多,23岁的警员安东尼·德维尔(Anthony Dwyer)接到报告,说有人在麦当劳里抢劫。他和同事出警赶到现场,作案的歹徒看到他们撒腿就跑,德维尔警官一路追了过去,他爬上一段梯子来到了屋顶上,和抢劫犯展开激烈的搏斗。名叫马托斯(Eddie Matos)的歹徒一把将德维尔从40英尺高的房顶上推了下去,摔到天井的底部。当天事情过去很长时间后,同事们才发现了静静地躺在天井里、已经牺牲了的德维尔警官。

2020年7月初的一天,记者驱车来到长岛,拜访了德维尔警官的父母以及哥哥、也曾是纽约警察局一员的安迪·德维尔(Andy Dwyer)。

这是一个警察之家,门前的旗杆上飘扬着美国国旗。室内一个房间中摆满了象征着纽约警察局的深蓝色的物件儿,有警徽、奖牌、勋章,媒体报导,还有安东尼和家人、同事的合照,德维尔警官的影子无处不在。

德维尔警官在长岛的父母家中摆放着他生前的所有纽约警察局(NYPD)纪念品。(宋昇桦/大纪元)

“他热爱警察,当警察是他一生的梦想,他当了两年,死在了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上。”年迈的母亲玛格(Marge Dwyer)拿出一个带有“警察命也是命”(Blue Lives Matter)字样的手环,她的手抚摸着一块白色的鹅卵石,上面刻着几个字:“你是我的英雄”。

玛格说,这个城市和人们每天都在纪念着安东尼。除了曼哈顿和长岛的街道外,还有一个足球场和高中的奖学金以安东尼的名字命名。“他玩足球,是个有公民意识的人,他是个志愿消防员,还去教堂里去宣讲宗教。”她说,她希望获得德维尔奖学金的学生能像她的儿子一样虔诚并乐于助人。

德维尔的母亲说,她现在不会让儿女去当警察,因为“警察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宋昇桦/大纪元)

然而,这位英雄的妈妈现在却说,她不再愿意自己的孩子去当警察了。

“如果我现在有个儿子或者女儿,到了当警察的年纪,你猜我会对他们说什么?回到学校去,再读个别的专业吧,读个学位,去干别的工作。因为现在警察已经得不到他们应该得到的尊重了。”

自从今年5月25号,在千里之外的明尼亚波利斯市,一个使用假钞的黑人被警察压住喉咙致死之后,纽约市就掀起了反对警察暴力的声浪。人们疯狂占领街道,打碎商店的玻璃,冲进去抢劫,烧警车,骂警察,甚至向警察扔鸡蛋和燃烧瓶。

这样的城市氛围对于像德维尔这样的警察之家以及3.6万名穿蓝色制服的、一直被誉为“纽约最优秀的人”的警官们来说,实在难以接受。现在有的警察在下班后或者在与朋友接触时,都不敢说出自己的警察身份,怕引起争论。

德维尔的哥哥安迪也曾经是NYPD(纽约警察局缩写)的警察。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纽约,人们可以指着警察的脸辱骂执法人员。

“在暴乱发生的当下,警察每天要工作15小时,面对着冲他们喊叫、朝他们扔东西的人群,回家只能睡六小时的觉,第二天回去还是同样的事情,没有结束。”

他说,明尼亚波利斯市那个警察做的事情在纽约市任何警察的眼里看都是错误的,那跟纽约警察没有关系。

“你不能在纽约市这里冲着在正常工作的警察大喊大叫,这是不对的。在任何文明的世界里人们都不应该这么做——你不高兴了,就在离人家的脸三英寸的地方大叫、威胁、吐口水?不管你有什么问题,你就是不能这么做,如果你对什么不满意,你要合法地、合乎道德地去纠正它。”

在NYPD的十年时间里,安迪和所有纽约市的警察一样,遇到过各种各样的情况。抓带枪的歹徒、抢劫犯,当有情况发生的时候,警察是没有时间去想是不是危险、是不是令人害怕的。

英雄警官德维尔的哥哥、前NYPD警察安迪。(宋昇桦/大纪元)

“你必须做出反应,那就是你的工作,你得反应,你不能坐下来说:好吧,如果我们去追那个家伙,他有刀、有枪怎么办,他在拐角砍我怎么办……你根本没有机会那么想,作为警察,一有事情就必须立即做出反应,不到一秒钟你就决定要做什么。你要马上跳起来追捕罪犯,不管是掏出枪对着他,还是如何制服带刀的歹徒,或者用警棍打他,不管怎么样,一秒钟内就得反应,你知道,这可能是决定生死的事情。”

他说,“等一切都结束了,或者人抓到了,不管什么结局,你才坐下来说,天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现在纽约州通过的警务改革法案,禁止逮捕时用锁喉动作、废除保护警察隐私的“民权法”(Civil Rights Law)中的第50-a条款,允许对警察个人起诉等,用安迪的话说,这些法律“基本上捆住了警察的手脚”。

“如果一个人犯了罪,面临被捕、被关、被司法系统处理,犯罪分子就要反抗,那么警察就要去打击、逮捕他们。你得去制服他,你去制服他的时候,每个警察都带着随身摄像头,就会拍下警察打这个人了,用电击枪了,什么什么……但是这个人是在逮捕的程序中,他要制服罪犯,要把他送入监狱……”

他说,现在的法律要求公开警察的随身摄像头拍下的视频,人们看到这些镜头时就会说警察“太残暴”了,却不去想这个拘捕的人是刚刚开枪杀人、抢了钱或者强奸了妇女的罪犯。

“警察的工作就是逮捕他们,把手铐套在他们的手上,不是因为他的罪行惩罚他,是在逮捕他们。”他说,那么如果在逮捕过程中就会发生一些事情。“比如一个人偷车,警察拦下车,偷车贼下车和警察搏斗。警察把他掀到地上,这个人磕了脑袋死了,或者脑袋受伤了,现在的法律允许这个人的家属控告警察个人,追究警察个人的责任,那么谁还想陷到这种事情当中呢?这样的事情是会发生的,这个人不会因为偷一辆车而死,但是错误发生了,这个人因为拘捕而死。人们会轻描淡写这个人的偷车犯罪行为,只说是这个人因为警察的‘残暴’而被打死的。”

在不久前的暴力抗议中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人拍下一个视频,发现一个警察拔枪指着一个抗议者。媒体上都报导了这件事情,市长白思豪立刻站出来说,应该没收这个警察的枪,开除这个警察。后来警察工会介入调查后发现,这个警察当时是看到那个抗议者拿着一块砖头,正要砸一旁正在按住一个暴力分子的警官的脑袋,实际上这个受指控的警察很可能救了同事的命。

如果现在的政策成了这样,警察因为自己正当的工作要个人承担后果,“你要是出去冒险去逮捕人你就是个傻子了。”安迪说,“这个人和你打,你掏枪保护自己,否则你就要受伤,甚至被杀,你不能放弃;他们是罪犯,他们也不放弃,因为他们要逃跑。但是最后发生什么呢?他们起诉你,你失去了你的房子、你的养老金、你的生活、还可能进监狱。所以,警察为什么还要麻烦自己呢?……”

纽约市市长已经宣布从警察局的预算中撤下10亿美元。这意味着撤掉学校的保安、撤下街上打击非法枪支的反暴力部门、减少警察加班费以及取消培养上千名警官的培训班等等。目前,大批的纽约警察正在排队申请提前退休。

“给警察撤资是多么愚蠢的主意!”已经不再是警察的安迪感叹道,“拿走了钱,街上的警察就少了,犯罪就多了,因为罪犯知道他们有机会了。”

如何消除纽约市目前仇警的问题,让着蓝色制服的人们重新获得尊敬?“警察命也是命”组织的创始人、前NYPD警官因派拉垂斯(Joseph Imperatrice)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曾表示,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来个彻底的大换血”。

“警察的命也是命”组织创始人因派拉垂斯(Joseph Imperatrice)接受本报专访,谈目前的警察申请退休大潮。(视频截图)

“我们的政治领袖们太左了,他们已经走到了法律与秩序的对立面了,我们现在每一天都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说,这些人不是着急纽约市的治安问题,而是跑去川普大厦的大街上去涂什么BLM的符号。

“立法者作为政治人物的第一要务,就是保证你们选区的人民的安全。我们需要选出真正热爱纽约这个城市和纽约人的人,不管你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你要做出积极的改变,这样才能留住我们的警官。”

长岛之行结束前,德维尔妈妈告诉我们,她和另外一个牺牲警察的家长成立了一个组织,专门帮助因公殉职的警察家属,包括阻止让那些杀害警察的罪犯提前假释。就在我们采访的当天,她刚刚获知,杀害她儿子的凶手马托斯的保释申请再一次被拒了。

“下一次我们就不能这么幸运了,我确信他肯定很快被释放。”为了让凶手待在监狱中,他们家庭的人每隔一年半就要去法庭上作证,提供受害者家庭受影响声明。这是一个折磨人的过程,同样的事情反复说,他们家已经上了三次法庭,阻止释放马托斯。

临别前,我们录下了德维尔家墙上一块黑板上的文字:“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我们的儿子只是一个警察;但是对我们来说,那个警察就是我们的世界。”

1989年牺牲的纽约警察德维尔家中墙上的文字。(宋昇桦/大纪元)

(Kevin Hogan和Miguel Moreno对此文做出贡献。)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疫情中的纽约人】街头的守护天使
【疫情中的纽约人】市长和犹太人的“战争”
【疫情中的纽约人】牵挂“中国妇女”的人
【疫情中的纽约人】哈林区黑人牧师有话说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党媒自曝丑事 美使馆改标有深意
【重播】蓬佩奥捷克演讲:共产威胁更严峻
【十字路口】外媒专访武汉病毒所长 透露玄机?
【快讯】苏格兰火车脱轨 至少3死1伤
【珍言真语】麦燕庭:港警搜报馆 极权驯服传媒
蓬佩奥捷克演讲 解释为何中共威胁超过苏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