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南方发大水 是天灾还是人祸?

人气 2334

【大纪元2020年07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自今年6月以来,中共媒体不断用“降雨量破历史极值”、“是有史以来最大暴雨记录”,“今年超历史洪水”等等描述来给人们一个印象,今年南方严重的洪灾是天灾。那么,今年南方洪水泛滥,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降雨量破历史极值?超历史洪水?

中共官媒7月13日报导,今年6月以来的强降雨在南方多省形成洪涝灾害。中央气象台7月8日消息,湖北浠水和黄梅、江西九江和新建4个国家气象观测站降雨量突破历史极值。13日消息,6月1日至7月9日的长江流域平均降雨量超过1998年降雨量。

中共水利部在同一天表示,6月以来,南方地区暴雨洪水集中频繁发生,部分地区洪涝灾害严重。目前,全国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

官方言外之意,暴雨、降雨量超过历史极值是造成特大洪灾及内涝的根本原因。

著名三峡大坝问题专家、旅居德国的王维洛博士对大纪元表示,到目前,今年洪灾严重程度总体来说不如1998年,“不是最严重的,从它的数据来看都不是最严重的。”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大气科学学院国家特聘教授罗京佳近日在谈到海洋气温产生水汽对长江中下游降雨量的影响时对媒体表示,今年“热带海温异常没有1998年那么强”。

王维洛表示,官方说暴雨如何大,“是暴雨总量大,还是一天的暴雨最大,还是一个小时的暴雨、半个小时的暴雨(最大),它是哪一个范围里的暴雨,是整个流域的暴雨,还是在一点的暴雨,比方说,下了100毫米,100毫米的雨是多长时间下的,下雨的范围多大,得把定义说清楚。”

官方说超过历史最大的暴雨,“1963年,当时中国就下了一个最大的暴雨,在河北的保定、邢台,这场暴雨三百多座水库垮了;12年以后,1975年,在驻马店又出现一个暴雨,这次暴雨比那个(63年的)还大,那是中国最大的暴雨记录了,现在还没有一个暴雨超过这个(75年的)暴雨的。”他说。

资料显示,1963年8月的河北邢台地区海河流域的暴雨,24小时暴雨量950毫米,造成巨大洪灾,18座水库泄洪,330座小型水库垮坝,即1963年海河特大洪水。而1975年8月河南省南部淮河流域的特大暴雨导致包括板桥水库在内的62座水库溃坝,即驻马店水库溃坝事件。

还有,官方说的超历史洪水,王维洛说,“什么叫超历史洪水?是以流量讲?还是以水位讲?它是以哪一个标准定义的?”这个洪峰流量(中共)都拿不出来,“拿出来宣昌的洪水流量,二十年一遇都不到的,最多是十年一遇的洪水。三峡是防百年一遇的洪水,千年一遇的洪水,万年一遇的洪水,现在十年一遇都不到。”

官方对降雨量的描述、6月的报导说,“今年6月份以来,中国南方地区江西、湖南、湖北等25省遭遇持续强降雨,多个省份降雨量超往年,一些县市降雨量突破当地历史极值,引发洪涝灾害。”

近日大纪元获得中共河北保定市内部通知文件,要求频频提及“极端气象数据”。

“它都往天上推,都是天灾嘛。”王维洛说。

“黄河之水手中来”

李白有一首诗叫《将进酒》,其中诗句写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然而,中共的诗人贺敬之在中共修建黄河三门峡水库后,为其唱赞歌而写成“责令李白改诗句:黄河之水‘手中’来。”

“黄河三门峡水库(即)三门峡大坝,这是一个失败的大坝,后来江泽民到黄河去视察黄河三门峡水库,他就念了这句所谓的诗句,他就说了自从有了三门峡这个水库以后,黄河的水不是天上来的,是手中来的,是从水库大坝来的。”

王维洛说,那么现在人们可以说“江河洪水手中来”,“不是天上来的,是人控制的,所有的这些洪水都是从它水库的闸门里来的”。

联合统一调度 人为造成洪灾

官媒近期报导说,长江干流监利以下河段及洞庭湖、鄱阳湖和太湖水位仍处于超警状态,水利部对此组织指导各流域各地加密监测预报频次,滚动会商研判等。截至目前,已累计调度大中型水库2297座(次),拦蓄洪水647亿立方米,避洪人员转移723万人,特别是通过科学调度三峡水库及长江干支流水库群,有效降低了长江中下游和两湖地区水位。

然而,鄱阳湖却发生严重的长江水倒灌,致使鄱阳湖上游下来的水无法正常流入长江,加剧了鄱阳地区洪灾,官方美称“湖水水域面积加大”。

王维洛表示,既然联合统一调度,长江抗旱防汛总指挥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完全可以在上游大坝控制流量,完全可以不让它倒灌。

“长江流域的这一百多个大水库,包括这几个大的湖都是它(指挥部)联合调度的。”还有这个天气预报,“天气的中期预报、短期预报是准的,都是准的,天上在哪里下雨,在哪块云下雨,哪块云不下雨,都是准的。而且有这么多水文站,哪里的流量都知道,调度的时候是用计算机、人工智慧,那怎么调度出这么个错的。”

所以,可以说,今年的长江的洪水都是人为的,“任何出现的这个灾害都是它联合调度造成的”,王维洛说。

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王维洛表示,中国9.8万座水库中长江流域有将近5万座水库,“每一条小河上都有水库,每一条大河上都有十几座水库,没有一条河流没有水库。而且每次建水库的时候,它都告诉可以防百年一遇的、千年一遇的洪水,建一座水库造福一方百姓,每次宣传的。(若按)所有水库都要发挥所谓的防洪效益,中国没有洪灾。”

但是,中共修建水库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防洪,“它有很多目的。譬如说,我看到桂林那边是8个目的,三峡是5个目的,它有防洪发电、供水灌溉、要买水、要养鱼、旅游、航运,都是它的目的。”

可是这些目的都是互相矛盾的,“譬如说像新安江水库要给旅游的,水库干了就没景致了,没有旅游价值了,所以它必须把水抬高,所以平时的时候就叫千岛湖。但水库装满了水,如果(遇上持续暴雨)要紧急放水,那暴雨加上水库里放出来的水,等于人为地制造了一个叠加的一个洪水。”

而自今年6月以来,重庆、贵州、湖北、安徽等多地城市发生严重水患,部分城市中心地区被淹。不少居民疑惑,每年梅雨季也是有这么大的雨,都没发生今年的情况。王维洛曾表示,三峡水库泥沙淤积、抬高河床,洪水水位会升高,极易生成洪水灾害。

中国著名的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先生的长子黄观鸿近日在接受新唐人采访时也表示,修建大坝形成的淤积也是造成许多城市水患的原因,比如三峡大坝下游的宜昌,就由于淤积造成了这个水患。“宜昌的市中心它在黄柏河的南边,40年(前)修建的葛洲坝它把黄柏河都淤高了,于是大水下来,雨水下来以后宜昌就变成一片汪洋了。”

中共国家减灾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专家、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原副总工程师程晓陶近日在谈到南方地区洪灾时对媒体表示:上世纪70年代,旱灾的影响比洪灾大;到了90年代,水灾的影响超过旱灾;进入21世纪后,水灾居高不下,旱灾也在上升,现在是水、旱灾害频发并重。

今年中国南方水灾期间,中国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副司长王章立说,“全国9.8万多座水库当中,小型水库占到了9.4万多座。”

“1949年以来,中共主要的防洪措施是建水库,它就把所有的钱都投到建水库了,那你就看一下它所投资的这个防洪措施它有没有发挥作用,这就可以知道这是天灾还是人祸。”王维洛说。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江西洪灾告急 至少两镇居民开始撤离
组图:长江水位超过警戒 中国南部多处洪灾
大陆猪肉价格连涨六周 洪灾令肉价雪上加霜
张慧东:南方严重洪灾中共领导人为何不现身?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介绍病毒新测试系统:快速简单
【直播预告】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下)
张爱玲的上海
【新闻看点】美大选辩论 川普2招或击拜登软肋
【时事纵横】蓬佩奥访梵蒂冈 聚焦中国宗教自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