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这样下去长江大堤还能挺几天

人气 1448

【大纪元2020年07月20日讯】庚子,长江大灾。尚未真正进入汛期,长江流域已经全线飘红,浓厚的暴雨云团自从进入六月,就没有离开过长江流域,据统计。从六月初到眼下的降雨量是“自196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最高的”,那考虑到有气象记录以前这样的情况也很罕见,所以我们可以说长江流域正在遭遇一场百年不遇的大灾。
从电视画面上,我们看到了一幕幕令人万分悲痛的画面:江西婺源屹立八百年的彩虹桥瞬间倒塌;城镇房倒屋塌,街道成为洪水肆虐的急流;无数农田被淹,民众流离失所;山体滑坡,泥石流吞没村庄。将近4000万人受灾,长江中下游的6亿人口面临洪水的威胁。

很多人把目光关注到了三峡大坝上。面对这样的天灾,那个当初承诺发电量照亮半个中国,可抗万年、千年、百年一遇洪灾的宣传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笑话。其实中共不止建了一个三峡大坝,截止到2018年,中共累计已在长江流域兴建了大大小小24100多个水电站,仅在长江干流上我们耳熟能详的就有溪洛渡、向家坝、三峡、葛洲坝四座梯级电站,可以说早已把长江巨龙斩成成百上千段,中共窃喜,以为水库多了,就可以提升管控能力了,于是,悄悄的把当年吹嘘到三峡头上的“保百年不遇、千年不遇洪水”的目标转移到长江中上游水库群联合调度上。例如,2014年曾实施长江上游21座水库联合调度,防洪库容达到了360亿立方米;到了2017年,参与长江中上游防洪的水库达到了28座,总防洪库容达到了530亿立方米,可以说是年年增长。

然而无论怎么多建水库,提高联合调度水平,中共都漏算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全流域大洪水。在江河上游建水库大坝,下游有洪灾上游就少放点水,上游有洪灾就多放点水,然而当上游和下游同时出现大洪水时,水库就出现了顾此失彼的现象。类似长江当前的现象,中下游水位持续超出警戒水位,三峡以上的水库无法向下游放水,然而上游持续降雨,将会很快耗光防洪库容,使所有水库丧失调节能力,最终反倒成为高悬的利器,危害中下游民众的安全。

事实上,根据7月16日消息,中共已经启动了长江上游11座水库的联合调度,在上游普降暴雨造成三峡入库流量达到5-6万立方米的情况下,以控制中游城陵矶水位保持在34.4米以下为调度目标,三峡水库下泄流量为3.25万立方米,而 此时的三峡水位为155米,已利用库容为227.5亿立方米,还剩下的防洪库容仅为170亿立方米。

按照近日的强降雨模式,入水多于出水,每天会造成三峡水库的库容增加超过20亿立方米,迅速耗光防洪库容,根据7月19日笔者成稿的时间,三峡水库的水位已经达到了164.44米,距离175米的最高水位仅有大约10米的空间,如果此时上游再次形成强降雨过程,就很可能造成长江上游水库无法调度的窘境!而根据目前的中长期气象预报资料,这种情况正在发生!

长江中下游长期高水位运行,会造成堤坝浸泡、管涌等现象,最终可能会发生大规模的溃堤等灾难性后果,而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们中下游的民众却无法指望上游水库减少防水,因为三峡已经无计可施了。所以,中国民众千万不要相信三峡水库固若金汤这类胡话,也不要相信上游水库联合调节这些手段,人算不如天算,应防患于未然,及早准备各种逃生手段,避免出现毁灭性的灾难。

在中国古代,当出现如此天灾异象,皇帝都会反思己责,下罪己诏,希望在修正自身德行的基础上得到上天的宽恕。而在当前如此多灾多难的时候,中共仍然不思悔改,继续迫害佛法、迫害异见人士、在香港推行港版国安法。中国民众只有彻底抛弃中共,才能避免共同倾覆的命运,才能得到上天的拯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学者批三峡水库具防洪能力是骗人的
长江中下游水位全线超警 大堤多处遇险情
宋征时:三峡若溃坝 湖北各地逃生路线图
三峡大坝水位暴涨加大泄洪 洞庭湖压力再增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欧中峰会 欧盟对中共转强硬
【大选观察】川普对付中共敢说敢做
【新闻看点】十月惊奇5种可能 天选人塑美国未来
【拍案惊奇】中美外交降级?崔天凯自曝睡不着
【老外看中国】好莱坞制片人:中共连未来都管
【珍言真语】谢田:捆绑蚂蚁金服 中共在港捞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