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赵锦荣:受港人启发 国际清醒反共

人气 853

【大纪元2020年07月20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在“港版国安法”白色恐怖笼罩下,香港高达61万人参与香港泛民主派立法会选举初选,惊艳国际。加拿大列治文东选区华裔国会议员赵锦荣(Kenny Chiu)表示,港人经历2019年以来的抗争、《国安法》如刀架脖子等等的威胁下,还能意志坚定地完成初选,令他十分佩服。他说,在中共压迫之下,港人展现的“可爱、坚毅、聪明,懂得Be water”,启发了他、也启发了全世界。当前国际社会反共意识已形成,“突然间醒了过来”,拒绝、围堵中共的态势已渐强。

相隔8个月赵锦荣再次接受《珍言真语》的专访。去年11月赵锦荣回到香港,正逢港警围攻香港理工大学,同时他也见证了泛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他回忆那一刻,“你可以想像,当区议会选举结终的时候,我多开心。”

如今港人以无比的勇气,完成泛民主派立法会选举初选,“我没有办法想像得到,在2019年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在被DQ(取消资格)的阴影下,在《国安法》的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在限聚令的情况下,你们仍然如此坚定地、也非常有决心去实行这件事。”

“我为香港的朋友感到很骄傲。我不能够说以自己身为香港人的背景为荣,因为我不配这样说,我自己本身都没有做香港人做过的任何事情。”赵锦荣说。

出生于香港的他,17岁时赴加拿大读书,扎根加国三十多年,仍心系香港。相对于美国因应中共强推《国安法》,出台《香港自治法》制裁中港官员,他认为加国政府做得远远不足。

他曾质问特鲁多政府,“究竟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启动(《马格尼茨基法案》)去做呢?当数以百万计的新疆人士、藏族人士受到打压;当法轮功的学员的器官被Harvested(活摘);当香港受到了这样大的打压,都还不是时候采取行动的话,那么究竟要在什么情况下,你(特鲁多政府)才会行动呢?”

去年11月27日,他与国会议员加内特‧吉尼斯(Garnett Genuis)主持“危难时刻之香港”听证会,呼吁加国国会启动《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侵犯人权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今年7月9日他举行视讯会议,以支持电子请愿书E-2640,呼吁加国政府加入国际联盟,就中共施行“港版国安法”进行制裁。

他表示,“港版国安法”侵犯全世界人民的人权,令加国人民担忧。而中共过去十多年来,“四处去亮剑”,扩张霸权,侵犯世界各国,并以商业利益影响它国政策,加国自由党特鲁多联邦政府就与中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要和中共做生意,透过生意往来,输送利益。所以他们顾恋这么多事情的时候,在很多方面都裹足不前。”

他说,当五眼联盟都表示不再使用华为,加国政府仍然不肯公开宣布放弃华为。他还指责,加国政府将全球领事馆的保安器材设备,审批给一间拥有中共背景的公司,“加拿大政府竟然荒唐到(这个)地步。”

不过当国际社会看到中共压迫香港自由、瞒报中共病毒疫情令全球遭遇重大伤亡后,他观察到国际拒绝中共的态势已渐强,如以往经济严重依赖中国的澳洲,态度已截然不同,“澳洲竟然在很多方面压着中共去做,甘愿付上一些在贸易上(损失)的情况下,用来坚持自己国家的原则。”

他也感到人们的觉醒,加国民众会质问亲共政治人物,“究竟你是一个加拿大的国会议员呢?还是一个受到中共影响的个人呢?”也见到加国跨党派政治人物为香港发声,连署反对中共施行“香港国安法”。

“香港人在国际、在世界面前展示的这种不屈不挠的情操,令人感到非常之钦佩。”赵锦荣说,他相信当千千万万的中国人看到港人展现的勇气,“都会觉得,哇,为什么你们面对强权,竟然可以那样不低头地去生活。”

他说,港人的先辈为逃离中共历次掀起的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运动,从大陆来到香港安身立命,如笼中之鸟飞向自由天空,追求自由的意志,已无人可阻,“当他能够在自由的空气,自由的天空能够自由去飞翔的时候,你要他再回到笼子里面去,这是不可能的。”

“希望你们(港人)有朝一日能够得到你们应该有的自由的空气、民主的土壤。”赵锦荣说,身为加国会议员,也将在日后持续为香港的自由而努力。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加国当年支持《中英联合声明》 有责任助港人

记者:向我们观众介绍一下自己。

赵锦荣:珍姐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正是香港理大事件,也是区议会选举的时候。我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到十几岁,然后将根移到加拿大,开始是一个留学生,现在可以说是一个老移民,30多年了,我的心还是会留意香港所发生的事情。但对加拿大人来说,更加关心的是究竟中国面对21世纪,它能否融洽到与世界核心价值去接轨呢?似乎在这个磨合的时候有很多的摩擦,对香港的处理真正体验到,似乎在中国里有一些势力它们仍然很想用高压的手段、一些手法去箝制一些与它意见不同,所谓异见的人士,这对加拿大来说是很担心的。

香港与加拿大之间的关系其实在历史上,二次大战的时候大家在赤柱、西湾、小西湾的军人坟场,有数以百计的加拿大士兵,阵亡在香港或在深水埗那些军营,或者叫战俘营,来到(香港)被人抓。所以我每次回去香港的时候都会去这些地方悼念、纪念一下,加拿大与香港之间的关系。

同时在《中英联合声明》签署的时候,当时的中国与英国在世界上不断地在游说世界其它国家,也包括我们自己加拿大在内,要求或邀请我们支持这个《中英联合声明》,加拿大当时在80年代也是高姿态去撑中国、撑英国的《中英联合声明》的签署。这是历史的过去,到2020年,在香港生活的加拿大护照持有人,据估计超过30万(人)。这30万加拿大人可能相对中国的人口来说微不足道,但对加拿大来说,就像我现在代表的城市也只是20万人,其实对加拿大的人来说是非常庞大的数字。怎样在面对《国安法》的情况下,能够保障不止是在香港的加拿大人的安全或者他们的权利不会受侵犯,同时为香港的居民、香港人争取他们应有的人权、自由、民主,这些空间也是加拿大政府里的议员,包括我自己保守党在内很多的议员,大家都是很关心的。

去年回港见区选成功 港人应积极争取权益

记者:你去年刚刚当选第一时间就来了香港,帮香港人去争取民主。香港通过“港版国安法”之后,不仅仅是美国,其它国家也相继表态,要求制裁中共迫害香港人权的官员、香港官员。加拿大(政府)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呢?我知道您刚刚也是支持了一项反对《国安法》的一个连署。请讲一讲最新的情况。

赵锦荣:大概是八个月前,你和我见面的时候,有一件事情我没有坦白地和你说,因为那时候区议会选举还在进行中。其实我心里很担忧,因为作为一个外来的人,在香港生活了那么久,我从来没有看过香港的秩序被破坏到这个程度。我还记得,我下飞机没多久,我的家人来载我,从机场要经过旺角回家。在旺角的交通灯全部烂了,地上的砖头都被挖掘出来,有的电话线箱也受到了破坏。(据)我自己的了解,认为香港人不会喜欢这种破坏的(行为的)。也是因为这些缘故,(我心想)糟糕了,会不会(影响到)区议会选举,这些泛民、民主派会因为这样(的情况)而受到很大的惩罚。所以你可以想像,当区议会选举终结的时候,我多开心。

在香港的区议会选举当中,加拿大还没有试过,70%的人为一个市政层面的选举走了出来,在(时间)这么近,在经过了大概10个月持续不断的争取下而出来投票。而这一群人,却是predominantly(主要)是选了泛民的议员。所以从我一个外国人的身份,由外面看(香港)里面的时候,再加上有一个香港的根,我的心是放松了担子。香港人在区议会选举当中,展示给世界的,就是纵使有这么多的破坏,纵使大家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到今天为止,据我们所了解,是有超过9,000人被捕了,然后有数以百计的人被控暴动罪。在这样的一个大前提下,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出来投票。我自己作为加拿大的一个代表,很多时候我是希望香港人抬起头来争取他们自己应有的权益的,这一些的信息,可以和我的同胞分享。

特鲁多政府亲共 众多决策失误

赵锦荣:现在加拿大的情况怎么样?我经常说,民主本身其实不是be-all and end-all(最终的一切),不是最终的目标。有了民主并不代表你的生活无忧了,大家就算有了民主以后,要不断地去关心自己的社会。

加拿大的问题就是,2019年我参选的那一年,大多数的票数给了加拿大的保守党,但在议席分配原因的缘故,多数的议席是给了自由党。在这样的缘故下,自由党在加拿大就形成了一个执政的少数党政府。他们的议席不够50%。自由党在过去,很多人对他们批评,说他们很多时候和China Trade(中国贸易),要和中共做生意,透过做生意的往来,有很多利益输送。所以他们在顾恋到这么多事情的时候,在很多方面都裹足不前。

比如说在华为(这件事情上),五眼联盟,英国也好,美国也好,澳洲、纽西兰等等这些国家,他们已经决定不用华为了。但是拖了差不多两年的(情况)下,自由党特鲁多政府,仍然不肯公开地说放弃华为。

在我们5G核心的架构里,这对于一些普通的加拿大人来说是很费解的,对我们反对党来说,觉得挫败感很强,很frustrated(沮丧),因为全世界,澳洲也好、美国也好,英国也已经立场鲜明地去做(放弃华为),为什么你(特鲁多政府)还不为加拿大的利益去做出这个决定呢?甚至,加拿大政府竟然荒唐到(这个)地步,将全世界的一些监控摄像的合约,就是在加拿大保障我们不同地方的embassy领事馆的保安器材的设备,竟然审批给一间有中国国家拥有背景的公司。

从我自己的角度,对我们的政党来说,小特鲁多的政府简直到了一个疯狂的地步,更不用说他乱花钱,借着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疫情,加拿大已经到了一个地步,就是过了一trillion(兆)的国债。所以我们的民主体制,纵使每几年就有一个机会(重新选举),但是我们仍然很多时候需要关心、需要留意加拿大各个官员。譬如我们现在正在质问政府的就是,今年1月,加拿大的情报机关、加拿大的军方,已经有消息给加拿大的中央政府,小特鲁多的联邦政府,说武汉肺炎是从武汉传过来的,当时的疫情已经非常严重,传染性很严重,人传人等等。台湾也曾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不过世卫的谭德塞ignore(没有理睬)台湾。所以加拿大的官员,去提醒加拿大的政府,但是小特鲁多那时候仍然为了他梦寐以求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非常任理事国的一席,在游说非洲的很多腐败贪污的国家的首领,希望他们能投他(加拿大)一票。因为这缘故,加拿大本来可以更加独善其身,做得更加好些的,却因为这样的缘故,尤其是安省、魁省等等,受到(疫情)很大的影响。

我们对香港的关心,坦白一点来说,也不完全是为了香港人的好处,因为在今天,21世纪要“壮大”的中国,在很多世界的层面,除了管制香港很严厉,除了在新疆对于维吾尔族人的压迫,对海外很多的民众,都有很大的影响。这次的《国安法》,第38条已经说明了,就算不是香港居民,就算你不是香港,《国安法》所列的这些国安条件,在四大范围里面的,你做了一些事情,你都犯了这个罪了。即使小特鲁多蠢到什么程度都好,他也仍然懂得去保障加拿大人的安全,他立刻将加拿大和香港签署的互相引渡条例,suspend暂停了。以香港和加拿大的关系,其实真的是千丝万缕的。我们会在国会,继续为香港人争取,为加拿大人的福祉去争取。

港人如飞鸟 自由意志无法阻挡

记者:香港的事件,是否使全世界的人都重新去认清中共政权的面目?

赵锦荣:《国安法》对很多加拿大人来说,其实是很惊讶的。我经常用一种比喻,在过去香港开埠以来,很多人都是从中国过来的,无论是土地改革的时候被残杀的的地主,到三反五反、大鸣大放,然后三面红旗、“大跃进”、人民公社,诸如此类,一直没有停过,到了“文化大革命”,有很多,数以十万计的香港人,透过这段时间逃到香港。就好似一只鸟,从鸟笼当中飞了出来。

我经常和加拿大人解释,为什么今天香港人的抗争是会如此坚毅去(坚持)做,原因就是,试一下将一只鸟,从鸟笼里释放出来,然后再把一个鸟笼摆在它面前,要它再进去,这个鸟的反应会是怎么样呢?当一个人能够知道共产党所说的事情是错的、是假的,当他在自由的空气、自由的天空中能够自由飞翔的时候,你要他再回到笼子里面去,这是不可能的。加拿大都有留意到这一切的事情,我也会尝试继续不断去说。

刚刚香港经历过民主派的初选,我尝试向加拿大人表达我自己感受,我很为香港的朋友感到很骄傲。我不能够说以自己身为香港人的背景为荣,因为我不配这样说,我自己本身都没有做过香港人做的任何事情。我没有办法想像得到,在2019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在被DQ(取消资格)的阴影下,在国安法的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在Covid-19新冠病毒肺炎引致的很多限聚令的情况下,你们仍然如此坚定地,也非常determine有决心地去实行这件事。这个情操,对我们这些已经在享受民主的朋友来说,我们真的是很佩服你们。

香港人,我们不能说加拿大人能够教你们一些什么,绝对不是。因为你们没有自由,没有自由的空气、民主的土壤,你们更加愿意去争取,对我们加拿大的很多人来说,我们的市议会选举,各省的选举、联邦选举,我们的投票率都是偏低的,所以香港人给我很多的启示。我会鼓励大家继续去争取,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我想全世界的人都在背后看着你们支持你们。

中共祸害伸延它国 国际醒觉掀反共潮

记者:这次香港民主派初选投票,本土抗争派拿了更多的票数,很多是政治素人,他们冒着可能被DQ(取消资格),冒着可能违反《国安法》的风险站了出来。怎么看现在的选举,无论是台湾选举或者美国选举,谁够反共就获得更多的票数这个趋势?

赵锦荣:中国政府在过去十年来,四处去亮剑,显示21世纪是属于这个“壮大”了的中国的,和世界很多的地方产生磨擦。马来西亚马哈蒂尔执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对于中国的“一带一路”重新再谈判。譬如加拿大,无论是省、市、联邦的议员,过去有很多的指控,或者有证据的指控,说他们受到中国的影响。试试想像一下,如果中国有的人在人大、政协里面的,受到加拿大、美国的影响的话,就很明显知道这个问题有多严重。

对在外国生活的人来说,我们好像现在突然间醒了过来。在2019年,那个和我竞争的自由党的在位的国会议员,很多方面都是因为和有中国背景的一些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从而影响到他,在市民面前,受到了很多人的质问,“究竟你是一个加拿大的国会议员呢,还是你是一个受到中共影响的个人呢?”这一件事情可以反映出,为什么今天美国的川普政府一直不停地出台(各种不同)惩罚中共的政策。

一些中型国家,比如加拿大或者澳洲。其实澳洲的情况是更加严重,因为澳洲距离中国更加近。中国和澳洲之间的贸易往来,比中国和加拿大之间的贸易往来是强很多倍的。澳洲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要站起来的时候,付出的代价是更加大的。但是,澳洲竟然在很多方面压着中共去做,甘愿付上一些在贸易上(损失)的情况下,用来去坚持自己国家的原则。

钦佩港人不屈不挠 愿自由民主重归香港

记者:美国关于制裁香港,出台了《香港自治法》,包括白宫准备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入境。加拿大那边怎么看这件事情呢?会不会掀起退党潮?

赵锦荣:我暂时还没有收到退党潮等等。但是对于加拿大自己本身来说,有一个相类似的一套法例。这个所谓的,Magnitsky Act(《马格尼茨基法案》),在加拿大叫做,受一些外国腐败政权迫害的受害人的法例(Justice for Victims of Corrupt Foreign Officials Act)。

Magnitsky Act(《马格尼茨基法案》),加拿大在2017年就已经有了。我自己也在过去质问过我们的政府,自由党的特鲁多政府,究竟在什么的情况下,他才会去(按照这个法例)去做呢?如果按照现在,当数以百万计的新疆的人士、藏族人士受到了打压;当法轮功的学员,他们的器官被Harvested(活摘);当香港受到了这样大的打压,都还不是时候采取行动的话,那么究竟要在什么情况下,你(特鲁多政府)才会行动呢?我在国会里也问过执政的自由党政府。但是很可惜,他们的答案仍然是模棱两可,我想我们会再继续(去做)的。

我很高兴,其实在加拿大国会里,这一个声音并不只是在我们保守党内有,加拿大国会的新民主党、魁北克人党等等,他们都有一个相类似的看法。

如果回头看看以往连署的声明,要求加拿大政府去做一些事,或者反对人大会用《国安法》去强制香港,等等这些声明中,签名的人有很多跨党派的人士。所以我们会继续在加拿大国会当中去留意香港的情况。

记者:香港处在乱局之中,很多人可能会选择移民到加拿大。也有很多的年轻人,冒着风险愿意留下来坚守。对于留守在香港这片土地,包括我们大纪元都会继续坚守在香港,有什么说话想和他们说吗?

赵锦荣:我听过城寨的刘细良有一句话,香港人在国际在世界面前展示的这一种不屈不挠的情操,其实是令人感到非常之钦佩。你们没有因为这个高压的打压而放弃,我不是说移民就是一种放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背景和原因。但是你能够留守,继续不断地去争取,其实这才体现出香港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城市这么简单。

我相信中国虽然是没有资讯自由、言论自由,或者媒体报导的自由是没有的,但是香港今天所做的一切,不仅仅是在世界在外国有资讯自由有新闻自由的地方,像我们这样的地方,是看得到和令人钦佩的,我相信在神州大地在今天的中国,其实有很多的千千万万的中国人,看到你们所做的事情,其实都会觉得,哇,为什么你们面对强权,竟然可以那样不低头地去生活。

我刚刚说过,我自己不配去说以香港人为荣,我只是很佩服你们在2019年、2020年,接下来在9月的立法会选举,所展示的、给全世界看到的那份的可爱、那份坚毅、那份聪明,懂得去be water。这一切等等,其实都是很inspiring有启发,对于全世界的人。希望你们能够继续坚守下去。我作为在加拿大的一个国会议员,我会继续尽我的努力,为了在香港的30万加拿大人,为了在加拿大超过50万的香港背景的加拿大人,为了普通的加拿大民众,来尽量争取,希望你们能够有一日得到你们应该有的,自由的空气、民主的土壤。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关慧贞:港人需救援 促加国急庇护
【珍言真语】袁弓夷:南海硝烟起 美或石油禁运
【珍言真语】卢洁:《九评》揭真相 退党抹毒誓
【珍言真语】钟剑华:抗争派胜出 北京打压失败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FBI斥中共在美猎狐 五中闭幕释信号
【远见快评】川普胜选3理由 蓬佩奥突访越南
【薇羽看世间】科技巨头及超级富豪们的选择
【拍案惊奇】大选日极左骚乱?中共邻国纷投美
【西岸观察】31%非裔要投票给川普 史无前例
【重播】川普再访密西根演讲 双方争夺激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