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傲慢自大的NBA 沦为受害者

人气 1997

【大纪元2020年08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ian Cates撰文/秋生编译)躲避北京中共政权的批评长达数月,如今NBA被自己的傲慢所困。

这太好了!在过去的一周里,一桩意想不到的丑闻进入了体育界的视野,似乎最终导致至少有一位NBA名人开始站出来说话了。

首先,简单回顾一下:去年10月,我曾在一篇专栏文章中提到了这个美国主要体育联盟与中国的残暴独裁者之间日益令人不安的关系,起因是NBA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达里尔·莫雷(Daryl Morey)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写有“为自由而战,与香港站在一起”(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的图片,于是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场国际争议之中。

似乎没有一个球员、教练,或其他高管公开站出来为莫雷辩护,因为他正在受到严厉的批评,理由是他把他的工作“政治化”了。当时只有像沙奎尔·奥尼尔(Shaquille O’Neal)这样的退役球员公开表态支持莫雷。

在香港持续的民主抗议活动之后,12月病毒从武汉爆发,迅速将一种新的病毒传播到了世界遥远的角落。

此刻毫无争议的是,北京中共政权在早期阶段故意选择隐瞒疫情。然而几个月来,NBA的顶级球员在很少的场合被问及此事时,似乎都无法开口说话,即使是在3月12日联赛因为中共病毒的原因而暂停了2020年赛季之后。

在无数的采访中,NBA的明星球员、教练和高管们说话一直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巧妙地展示了灵活的思维,显然是刻意避免说出任何可能导致来自中国的资金的阀门被切断的话。

因为这就是一切,一切都是为了让NBA进入中国市场赚取巨额收入。

虽然NBA远不是唯一一家在中国做着非常赚钱的生意的美国公司,但它肯定是与习近平以及他的暴君伙伴们热情合作的最耀眼、最响亮的公司。

看着邪恶的中共政权通过与外国公司的金钱关系,充满热情地利用其在境外的巨大经济影响力,这让人愤怒不已。

我们看到了美国和欧洲企业审查他们自己的雇员的丑陋景象,在某些情况下还审查公众成员,比如那些在NBA赛场上拿着“自由香港”标语的球迷。

这样的情况肯定不是在1972年时任总统理查·M·尼克森对中国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以后,我们所期待看到发生的,那就是看到美国企业如此卑贱懦弱地向独裁政权屈膝。

黑人的命很重要

让NBA在中国的沉默之墙变得更糟糕的是,在五月份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去世后,全美范围内爆发了抗议和骚乱,该联盟立即采纳了“黑人的命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的说法。

当NBA在美国国内大声谴责种族主义和不公正的时候,作为一个公司,它继续故意无视在中国发生的侵犯人权的事件。

在NBA令人难以忍受地谄媚“黑人的命很重要”的说法持续了整整两个月之后,直到现在才有一份令人震惊的ESPN报导将这个篮球运动联盟与中国国内的侵犯人权的行为直接联系起来。

为了寻找下一个姚明,姚明是一位来自中国的前顶级球星,NBA与中共合作发起了一项倡议,促成了中国国内三所NBA篮球学院的成立。

其中一个学院在新疆开办,结果引发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ESPN在报导中解释道:

“NBA在新疆开办的一所学院遇到了无数的问题,新疆是中国西部的一个警察省份(Police state),在那里有一百多万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关在带刺铁丝网的营地里。消息人士称,美国教练在新疆经常受到骚扰和监视。一名美国教练被无故拘留三次;他和其他一些人因为他们的外国人身份而无法获得住房。”

事实证明,许多被教练发现并且带到学校接受训练的孩子实际上是维吾尔人。美国教练观察到,与他们搭档的中共教练对这些孩子进行身体虐待。

至少有两名美国教练因为亲眼目睹维吾尔孩子受到虐待而离职。其中一名前教练带着明显的厌恶表情告诉ESPN,他“看到一名中国教练在近距离将球射向一名年轻球员的脸部,然后踢他的腹部。”

“‘想像一下,你有一个13、14岁的孩子,而且有一个40岁的成年教练在打你的孩子’,教练说,‘这不能说与我们无关,不能说与NBA无关。’”

好消息是,最近对NBA系统的冲击似乎正在导致一些体育联盟内的重要人物突然开始改变想法。

史蒂夫·科尔(Steve Kerr)是金州勇士队的主教练。在过去6年里,金州勇士队一直主导着联盟,连续6次进入总冠军赛,其中3次夺冠。

去年10月,当被问及莫雷有争议的推文、香港的民主抗议活动,以及最近走红网路的维吾尔人被送上开往劳教营的火车的视频时,科尔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他费了很大劲说了几个痛苦的句子,然后迅速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Townhall.com网站的盖伊·本森(Guy Benson)回忆道:

“我对金州勇士队主教练史蒂夫·科尔的评价是相当苛刻的,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左派,他在社会正义和中国面前表现出的虚伪已经昭然若揭。去年年底,科尔胆怯地回避了关于北京无数次侵犯人权的问题,基本上是絮叨NBA所谓的‘眼不观邪’的官方路线。他屈从于令人作呕的道德等价论,以此来转移人们对中共政权令人震惊的系统的虐待的讨论,而将话题转移到美国的缺陷上。”

可是,今天我必须表扬科尔。他已经公开改变了自己的立场。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他向《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坎迪斯·巴克纳(Candace Buckner)承认,他对10月份没有表态支持莫雷深感遗憾。

科尔已经站起来,打破了NBA在中共侵犯人权问题上的沉默防火墙,但是联盟中其他高层人物能否发出自己的声音,还有待观察。

原文The NBA Falls Victim to Its Own Hubri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莱恩·盖茨(Brian Cates)是德克萨斯州南部的一名作家,著有《没人问我的意见,反正它就在那儿!》(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 … But Here It Is Anyway!)一书。可以在推特@drawandstrike上联系到他。

本文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传统教学对学生有益 符合卫生条例
【名家专栏】川普清洁环境 批评者吹毛求疵
【名家专栏】美国最好的时代和最坏的时代
【名家专栏】动荡时期美国的治安与政治问题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蓬佩奥联欧抗“无法无天恶霸”
【思想领袖】加夫尼:瘟疫让中共原形毕露
车评:新旧之间 2020 Volkswagen Passat R-Line
【拍案惊奇】逃离中共体制成潮流 下一个是谁?
【西岸观察】是谁创建美国?1776 vs 1619
【新闻第一现场】金斯伯格去世 微信正式被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