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传系列之八

【佳人传】袁枚首席女弟子——席佩兰

作者:兰音
席佩兰不仅能教丈夫写诗,还是“乾隆三大家”之首袁枚最推崇的女弟子。图为席佩兰像。(大纪元制图)
font print 人气: 13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明清时期,江南才女如群星闪耀。其中有一位传奇闺秀席氏女,因擅长画兰而以“佩兰”为号。她不仅能教丈夫写诗,双双结为人间诗侣;而且惊世骇俗,成为“乾隆三大家”之首袁枚最推崇的女弟子。

席佩兰,本名蕊珠,字韵芬,又号道华。她生于常熟望族,祖上世代为官,亦多文人雅士。她的祖父是大诗人吴伟业的外孙,有诗集四卷;两位姑姑皆是闺秀诗人,二姑姑席仲田更有两卷《绿窗小咏》,是家族引以为傲的才女。席佩兰八、九岁时,便熟读《诗经》,以姑姑们为榜样,钻研诗艺,积淀了文思敏捷、辞令娴雅的才华。

修得人间才子妇,是古代才女对婚姻的理想,而席佩兰恰好享有这样的福分。到了及笄之年,她与同样来自书香门第的孙原湘结为连理。两人皆雅好翰墨,成为一对情投意合的知音式伴侣。

诗弟子与女先生

关于席、孙二人的结合,还有一个有趣的小故事。相传席佩兰多才多艺,芳名远播,到待嫁之龄,慕名求婚者不绝。她因此自撰“雪消狮子瘦”征求下联,寻觅佳婿。这句诗以自然景物入诗,描述的是阳光下雪堆的狮子逐渐消融的场景。孙原湘冥思苦想,最终对出了“月满兔儿肥”,拔得头筹。

席佩兰八、九岁时,便熟读《诗经》,以姑姑们为榜样,钻研诗艺,积淀了文思敏捷、辞令娴雅的才华。图为五代南唐周文矩《仕女图》 局部。(公有领域)

传闻不知真假,诗歌却真的是他们婚姻生活中最重要的主题。窗前灯下,两人共案诵读,或赋诗唱和。而才情甚高的席佩兰,对丈夫更是助益良多。

孙原湘在个人文集中,谦逊地回忆了向妻子学诗的经历:“原湘十二三时,不知何谓诗也。自丙申冬,佩兰归予,始学为诗。”另有诗歌为证:“绛帖愿称诗弟子,红楼许拜女先生”“赖有闺房如学舍,一编横放两人看。”孙原湘对妻子由衷的敬爱,并非常珍视两人共同研习诗歌的时光。

他们还写下许多相同主题的诗作,既是他们切磋诗艺的经历,也是伉俪情深的美好见证。比如两人独处时,孙原湘作《春夜同道华》:“小东风起玉敲钩,却下重帘护燕巢。私语碧纱窗底月,为侬移上杏花梢。

席佩兰则和曰:“水沉添取博山温,一院梨花深闭门。燕子不来风正静,小楼人语月黄昏。

七夕佳节,夫妇二人却分隔两地,他们用诗歌互诉相思之苦。席佩兰寄诗曰:“转眼秋光瘦碧梧,纱窗偏不月模糊。焚香羞对双星拜,自觉帘前抱影孤。翠帐浓香蔼若云,雁声嘹呖梦回文。寂寥翻觉愁心少,除却思亲只忆君。

孙原湘收到诗笺立即回信,表明心迹:“不是无归意,何曾得自由。乡心入愁夜,病骨怕逢秋。一雁穿云度,孤萤带水流。阿谁堪此夕,独坐看牵牛。

对比两人的诗作,果然是席佩兰的文笔更胜一筹,造语清新自然,意境更加婉约蕴藉,表达的情感也更绵长。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不断锤炼作诗的功力。在诗情画意的生活中,他们的情感也在不断升温。

袁枚女弟子之冠

清初的康乾盛世,也是才女文学兴盛的黄金时期,闺秀们不仅在家中饱学诗书,还有机会走出家门,向大文豪拜师求学,进一步提升才学。当时最富盛名的要数性灵诗派的宗师级人物袁枚。他为人淡薄功名,早早归隐小仓山随园,诗名却广传天下。他主张作诗要有个性与真情,即抒写性灵。当时的读书人都以师法袁枚为荣,更有“随园弟子满天下”的说法。

清 尤诏、汪恭绘《随园湖楼请业图》局部,抚琴者为席佩兰。(公有领域)

而袁枚做的最轰动的事情,便是提携才女、广收女弟子的事情了。他那时已至耄耋之年,认为自己没有太多男女大防的避讳,再加上爱才惜才的性情,非常乐于指点闺秀的作品。才女们也往往通过家中男性亲戚的引见,向袁枚执贽投诗,以求其点拨一二。此后她们便以向袁枚拜师为傲,在雅集和宴会中必称“吾随园受业弟子”“吾随园私淑弟子”等。

随园女弟子中,可考者有四、五十人,席佩兰可说是第一人。袁枚刊行的《随园女弟子诗选》中,席诗被列为卷首。他还说过,女弟子中只有席佩兰的诗歌,可以推尊为本朝第一,堪称他的闺中知己。

更有趣的是,袁枚客居西湖的湖楼山庄时,还和几位女弟子举办了大型诗会。才女们口吐珠玑,次第吟咏,成为一时盛事。之后,袁枚请人把诗会的情景绘成画卷《十三女弟子湖楼请业图》珍藏。当时席佩兰并没有参加,但是因为受老师偏爱,也成为画作的主角之一,即那位正坐抚琴的女子。

她的诗究竟有多好,让袁枚如此另眼相待?袁枚曾评价其诗:“字字出于性灵,不拾古人牙慧。而能天机清妙,音节琮净。似此诗才,不独闺阁中罕有其俪也。”在袁枚心中,席佩兰的作品,展现出了性灵诗派的精髓。

而席佩兰拜师也有一番曲折的经历。起初,孙原湘通过朋友的推荐,结识了袁枚。不久,袁枚亦亲自登门造访。孙原湘在讨教诗艺的同时,也呈上妻子的佳作。但是袁枚和席佩兰未曾谋面,读到那些清词丽句,不由怀疑是其丈夫代笔。为了查证事实,袁枚在没有任何告知的情况下,突然到孙家作客,一探究竟。

这一次,袁枚见到了素妆淡服的席佩兰,那清妙真纯的气韵与风度,已经让袁枚信服。随后,席佩兰在日落前,即兴作出三首律诗呈于袁枚,在诗中表达了对袁枚的敬慕与感激,同时委婉地证明了自己的技艺。

此后,席佩兰夫妇俱为袁枚门下的学生。袁枚多次造访孙家,席佩兰也得以多次献诗求教,诗艺更是日臻佳境。

漫漫科举路,余生共逍遥

席佩兰有才而不恃才,和丈夫孙原湘夫唱妇随,相守一生,是难得的恩爱到老的伉俪。诗歌,不仅是席佩兰夫妇共同的嗜好,还是席佩兰劝勉丈夫的良方。孙原湘和古代大多数文人一样,有着科举入仕的理想。然而他的科举之路,走得却十分漫长。

晚年的席佩兰与孙原彻,有幸做了一对逍遥山水的夫妻。图为佚名(传李嵩)《西湖清趣图》局部。(公有领域)

经过三次省试的落第,孙原湘三十五岁那年才考中举人。在接下来的会试阶段,他又花了九年时间才守得云开见月明。一次次的失败,让孙原湘常有老大无成的挫败感。面对丈夫的苦恼,席佩兰用一首首诗劝慰、鼓励,让他重新振作精神,走过人生的低谷。

送君远行时,席佩兰温柔叮咛,要孙原湘照顾好自己,不要牵挂家人。“打叠行装一月迟,今朝真是送行时。风花有句凭谁赏,寒暖无人要自知。情重料应非久别,名成翻恐误归期。养亲课子君休念,若寄家书只寄诗。

丈夫考场失利,她作豪壮语赞扬丈夫的才学,眼前只是暂时的时运不济。“戚戚诚何勉,难堪久病身。文章原有厄,贫贱岂无人?剑气终腾上,诗才况绝伦。加餐须努力,尚有白头亲。

待丈夫高中时,席佩兰的欣喜之情不亚于他,提笔写下一首快诗。“泥金帖子艳双眸,夫婿公然占上头。杏苑稍舒才子气,兰陔先释老亲愁。淮阴漫说无双士,温峤仍居第二流。我欲陇头还望蜀,祝君更上一层楼。

虽然孙原湘屡试科举,但他心底和席佩兰一样,对官场并无太多眷恋。他们新婚四年时,他就作诗表达了归隐的向往:“只消春酒如湖水,尽种梅花作墓田。未敢便乘莲叶去,怕人猜着时飞仙。”他的母亲去世后,孙原湘丁忧返家,后来两次返京都因身体原因而作罢。他遂绝意仕途,只与席佩兰相守平凡的余生。

摆脱了世俗和功名的束缚,他们虽然生活清贫,却有幸做了一对逍遥山水的夫妻。他们相携走遍无数美景胜地,文思泉涌,以诗画唱和,各自的文集中又添了许多同题佳作。

他们之间的和诗,有一组顶峰之作,作于晚年游历杭州之时:

晓莺啼彻嫩晴天,喜遇天缘百事圆。流水声中轻磬冷,慈云影里碧峰妍。拾来香草先呈佛,修作梅花不羡仙。到此凡心消尽否?尚余结习向诗偏。”——席佩兰

淡荡诗情澹荡天,雨余风物更清妍。龙吟百道水声壮,人立一峰鬟影偏。此处湖山天下秀,同来眷属地行仙。瓣香莫问西来旨,拈着梅花便是禅。”——孙原湘

一字一句,语淡处见人生真情;闲坐悠游,不经意时道出佛心禅意。这便是走过大半人生后方能拥有的畅意和诗趣。他们仿佛人间修行的神仙,令时人无比羡慕。

史料记载,孙原湘于七十高龄,染微疾,端坐含笑而逝,而之后的几年,席佩兰仍然健在,行迹已不可考。相信这样一位超脱尘世的佳人,一定会从容优雅,闲吟诗歌,平静地独自走过人生的尾章。

参考资料:《长真阁集》《天真阁集》等。

点阅【佳人传】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晋朝的士族小姐祝英台,生得才貌双绝,不但女红做得好,还喜读诗书,从小敬佩班昭、蔡文姬的才学。当她长到十五六岁的时候,看到那些外出求学的男生便心生羡慕,一心向往访师求学。
  • 奕绘,字子章,号妙莲居士,中年后号太素道人,他是乾隆帝第五子荣纯亲王永琪之孙、荣恪郡王绵亿长子。荣亲王、荣郡王学问深厚,精通汉文、满文、西洋算法及书法绘画,两代都有著作留世。荣王府上下文风浓厚,古董藏书众多,在当时很有名。
  • 苏轼19岁时,娶了同乡16岁的少女王弗。王弗是眉州青神人(今四川省眉山市青神县),1039年出生于一个书香之家,是进士王方之女。
  • 有宋一代风雅无双,才子才女更是风华绝代。即使在动荡的末世,仍然出了一位浊世佳人张玉娘,其文采可与清照齐名,其德行远追班昭遗风。她如幽兰白雪高洁,在韶华芳龄仙逝,走过了短暂却才情双绝的传奇人生。
  • 美要眇兮宜修,是湘水女神飘逸绰约的风姿,也是一位晚明闺秀的芳名。沈宜修,究竟是什么样的妙人,担得起神仙一般的美好形容?
  • 晚明时期,若论文学灿然之乡,首推江南形胜;而江南诗书风雅之家,又以“午梦堂”文学家族为代表。情深意笃的沈宜修、叶绍袁夫妇,诗意地栖居尘世,抚育了众多才华横溢的儿女。叶家的三小姐叶小鸾,更是一位神仙般的妙龄才女。
  • 天启年间,大明国运走向没落。仕宦书香之家,尚能享有片刻闲适安宁的天伦之乐。在大学者王思任家中,聪慧婉丽的三小姐正无忧无虑地成长着。
  • 蕉园诗社的成员,皆是来自书香世家的才女。由于血缘或姻亲的关系,她们时常来往、交际,相同的爱好和品味,又促成她们结社的机缘。她们或是母女、姐妹、密友,更特别的是还有两对婆媳。她们不仅仅是亲人,更因为诗词成为彼此的知音。
  • 西湖之畔,段家桥头,有一处小摊格外引人瞩目。摊位上摆着一幅幅颇具元人笔法的淡墨山水,画作上题着娟秀的小楷——“黄媛介”,摊主恰恰是位布衣荆钗的少妇。一旦赚够一日的生活费,她就匆匆收摊,不肯再作画。
  • “天地英灵之气,不钟于世之男子,而钟于妇人。”明清以来,许多文人认同这一论点,重视女子才华,因而这一时期才女大量涌现,才女文学之繁荣,也大大超越以往的朝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