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遇建坝以来最大洪水 水库对上游雪上加霜

人气 2815

【大纪元2020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8月20日,长江第5号洪水经过三峡大坝,入库量超过74,600立方米每秒,这是三峡大坝工程建成以来官方披露的最大的入库流量。对三峡水坝上游重庆而言,这是二十年来最大的洪水。19日重庆老城区官方就通知民众三楼以下全部要撤离。

三峡工程防洪能力再次遭到质疑,专家王维洛表示,最了解长江洪水的专家当年反对三峡工程上马时就指出,三峡工程对这种纯上游洪水而言,起到雪上加霜的作用。

5号洪水过境 寸滩水位达到1939年建站以来最高峰

由于长江5号洪水与嘉陵江2号洪水双重夹击下,重庆寸滩水位于8月20日上午8点15分达到191.62米,流量达到74,600立方米每秒。

而长江寸滩水文站水位的警戒线是180.50米,保证水位为183.50米。

因此此刻寸滩水位超出保证水位8.12米,被长江水文网认为是1939年建站以来最高峰水位。

据公开记载,1981年7月大洪水时,寸滩的水文站水位是191.41米,流量85,700立方米每秒。

据长江水文站实时水情数据显示,8月20日凌晨4时,寸滩水文站水位就突破191.41米,最大流量为74,600立方米每秒。

大陆著名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的儿子黄观鸿博士向大纪元表示,尽管寸滩的水文站的最高水位超过1981年的洪水,但是流量要少(11,100立方米每秒),水位高主要是洪水到三峡水库时有回水顶托的缘故,就其最大流量比不上1981年的洪水,因此就寸滩站而言,历史上最大的洪水还是1981年的大洪水。

著名国土规划专家、《三峡工程三十六计》作者王维洛表示,这次寸滩的洪水超过2012年的大洪水,但比1981年大洪水要小,重庆可以算遭遇二十年来的最大洪水。

三峡大坝入库最大洪峰超过74,300立方米每秒

大陆长江水文网19日曾公布长江第五号洪水20日上午8点经过三峡水库时最大的入库量预估73,000立方米每秒。

不过在19日晚8点时,三峡入库流量就高达73,500立方米每秒,已经超过其预估最大入库峰值,三峡水库的水位是160.31米,出库流量达47,300立方米每秒。

一个小时后,出库流量比此前增加了1000立方米每秒情况下达到49,300立方米每秒,水库水位上升了0.12米,为160.43米,显然入库流量增加了,但此时,官方已不再提供具体数据。

20日零时,出库的流量再增加100立方米每秒,达到49,400立方米每秒,同时三峡水库的水位再继续升高了0.23米,至160.60米。水文网也同样没有提供入库流量,但入库量总体还是继续上升。

20日凌晨2点时,入库流量显示为74,300立方米每秒,出库流量维持在49,400立方米每秒,水库水位再增加了0.26米至160.86米。

长江水文网实时水情六个不同时段三峡水库的入库流量和出库流量。(网络截图大纪元合成)

20日下午3点时,出库流量降了1500立方米每秒至48,900立方米每秒,水库水位上升了1.7米,至162.56米,但入库量水文网再度缺失。

傍晚5时,出库量维持在48,900立方米每秒,但水库水位再升高了0.29米,至162.85米,而入库量仍没有提供。

王维洛:长江水情预报室内插党旗

就长江水文网官方提供的实时水情的数据问题,王维洛表示,“党旗飘在水情预报室内,所以你就能理解,它有时候报,有时候不报;有时候报入库的,有时候报出库的;有时候入库、出库都不报;有时候它干脆给你停几个小时,没有数据。”

他进一步表示,“你还不能怀疑它这个数字是对的还是错的,只有它一家说了算的。如果对照重庆海事局发的数据,你会发现是不一样的。另外它给的数据经常不是系统的,故意让你无法作出正确判断。”

用三峡工程防“5号”这类上游洪水 是雪上加霜

王维洛表示,现在官方提出三峡工程不能包打天下,不是万能的,不是所有的洪水都能防,我们都能力有限的……这些话其实都是当年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人说的。

“当时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陆钦侃老先生,他是最了解中国长江洪水的人。现在说的长江有三种洪水,一种纯上游的洪水,就像今年的5号洪水;一种是中下游的洪水,就像2019年时候的洪水;还有就是全流域的洪水,就像1954年的洪水。陆老先生当时就说了,三峡工程对第一种纯上游洪水是雪上加霜的作用。就是你抬高了水位,因为自然水位是62米,三峡工程把出口的水位抬高了一百米,你上游的洪水下来就慢,那是雪上加霜的。”

他进一步表示,对中下游洪水,三峡工程根本就是无能为力的。去年洪水时,就是湖南、江西那的洪水,你三峡工程根本就没有用的。

长江第五号洪水经过重庆主城区,重庆遭遇二十年来最大洪水。(大纪元合成图)

“而对1954年这种长江全流域的洪水,你的防洪作用很小,因为水库太小。现在官方这些人自己也说,我们的水库只有221亿立方米,人家胡佛大坝洪水全部能装进去,所以我们的水库只能调节一下,蓄一会、放一会。其实就是不能满足一个防洪水库的要求。”他说。

“如果当时这些真实的话告诉老百姓,可能就没有三峡工程了。李鹏那时候说,有了三峡工程就没有洪水了,老百姓就不会哭了,但实际上现在还不是一样嘛。”

王维洛还批评说,大陆水利部每年防洪期间布置任务时,第一个任务就是保证大坝安全度过汛期,也就是保自己;第二个为自己,就是水库大坝的经营者,怎么能获得经济效益,比如发电、比如供水;第三个才是帮别人,所谓的发挥防洪的效益。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中共推数字货币  钱包将由政府彻底控制?
【视频】四川暴雨灾情频发 绵竹现血色水
【一线采访】上游泄洪 成都金堂水漫二楼
【役情最前线】港民主派多倾向留守议会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北京武力攻台?最危险时间点
【时事纵横】白宫3人垂帘听政?港爆疫苗退订潮
【微视频】恒大坑惨苏宁 “国际米兰”大甩卖
【新闻看点】美尝遭主宰滋味?欧3强国警告中共
【军事热点】中共举行长期军演 南海注定不平静
【财商天下】触及国际敏感议题 中海油被美摘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