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是什么导致奥克兰缺水?

是什么导致奥克兰缺水?图为2020年4月29日,位于新西兰奥克兰的胡努阿山脉(Hunua Ranges)的科西斯大坝(Cosseys Dam)的蓄水能力达到了50%。( Phil Walter/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8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淇晴新西兰编译报导)奥克兰自来水供应和处理公司Watercare因处理奥克兰用水危机不利,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评。Watercare负责人拉文·贾杜拉姆(Raveen Jaduram)也提出了辞职。但贾杜拉姆为什么会以辞职收场,奥克兰的用水危机又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Watercare负责人不得不离开

最近几周,贾杜拉姆一直能感到来自政客和评论人士的压力。人们想知道,为什么Watercare对可预见的干旱处理不当,却要支付给他每年75万元的薪水。

贾杜拉姆说他辞职是为了寻找其他机会,但有内部人士表示,贾杜拉姆已经失去了政府和董事会的信任,因此不得不离开。

奥克兰议员克里斯·达比(Chris Darby)表示,7月份Watercare向奥克兰市长菲尔·戈夫(Phil Goff)和他的团队索要2.24亿元资金应对用水危机,这让戈夫和他的团队非常恼怒。

达比说,这笔费用不仅比他们预估的高出4400万元,而且他们正在因疫情危机处理紧急预算,当时政府已经在面临5.25亿元的财政赤字。他回忆那天的情形时说:“那天整个房间都炸锅了。”

达比表示,面对这种危机级别的情况,他们除了资助Watercare别无选择,否则只会加剧缺水问题

两份报告对Watercare提出批评

与此同时,奥克兰议会管理机构(Council-Controlled Organisations,简称CCOs)收到了一份报告。该报告对Watercare和负责监督Watercare的市政府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报告指出,许多人认为,Watercare没有为这样的缺水事件做好准备,且人们关心Watercare是否足够早地通知了地方政府关于干旱的风险和潜在成本。

对于奥克兰政府,该报告说他们在一些关键领域,例如用水方面,根本就没有战略。

另一份由苏格兰水管理机构委托的报告,则对Watercare的资产管理规划提出了批评,尤其是折旧和续期的问题。

Watercare一直以低廉的水价引以为豪。对大多数奥克兰人来说,他们支付的水费要比2010年前还要少。

但Watercare一位前员工表示,Watercare的政策一直是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做到最低限度,这并不利于维修管道及更新基础设施。

达比说,除了水的价格,整个供水系统的抗压性和可持续性也很重要。Watercare虽然遵循了“最低成本”原则,“但真正的代价是社会和环境”。

奥克兰渗水情况越发严重

虽然水利部门官方文件显示,奥克兰的地下自来水管泄露率大概为10%,但Watercare的统计显示,2019年的泄露率已超过13%。

2007年Watercare的战略计划声明中便提到:“发现并修复漏水处可能是节约用水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尽管有时这样做的成本会超过开发新水源的成本。”

然而,Watercare的水资源泄露数据表明,保护新西兰的水资源似乎还只停留在口头上。

一位与Watercare关系密切的人士对Newsroom提到,Watercare有员工倡导充分利用现有地下管道直至其失效,就像开车时一直不做保养或维护直到把车子开到报废一个道理。

供水系统抗压能力的风险

对于增加水源供给的选择,Watercare一直偏爱于从怀卡托河取水,而非寻找其他方案,例如采集雨水。2007年的战略规划文件中表示安装雨水收集槽成本较高。

达比说:“我一直觉得,Watercare解决供应安全问题的办法一直侧重于大型基础设施,而对水资源保护和效率的重视不够。”

2007年北岸市议会的报告指出,奥克兰北部和西部没有当地水源,用水都需经过桥梁实现供给。一旦发生地震或紧急事件,这些地区的水源可能会立即被切断。

达比表示,单一的解决方案会让供水网络的弹性面临风险。“当你考虑耗资巨大的解决方案时,比如从怀卡托河取水,你就是在一个篮子里放了很多鸡蛋。”

达比认为Watercare反对讨论雨水储水罐的选择并不奇怪,因为该公司的收入来自购买水的客户。

谈到雨水储水罐,有人会质疑该解决方案在干旱的时候是否有用。虽然今年夏天奥克兰比较干燥,但五六月的降雨量明显增多。虽然这些雨量不足以立刻把水库填满,但如果有储水罐的话,这些雨水足以装满成千上万家庭的水箱,从而缓解蓄水大坝和怀卡托河的压力。

奥克兰用水量并未减少

2008年Watercare的战略文件中设定的节水目标是,通过定价机制、减少渗漏、推广有效的器具和系统,以及改变法律框架(例如强制使用雨水槽),到2024年在2004年的水平上减少15%的用水量。

虽然Watercare表示,他们正稳步实现其2024年的目标,但他们自己的数据显示情况并非如此。

在过去的五年中,奥克兰的人均用水量不降反升,并且这座城市的人口在不断增长。

外国经验表明,使用智能电表可以帮助家庭解决用水问题,还可帮助消费者节约用水。

然而达比说,Watercare的智能计量项目比原计划晚出台了3年,且2016年在南奥克兰Waiuku进行的大约2000台智能电表的测试仍然存在问题。

与其他国家不同,Watercare把水表埋在地下,致使水表更易受损,信号稳定性也大受影响。Watercare表示:“我们正在审查数据和技术问题,并为未来几年制定计划。”

200年一遇的干旱?

奥克兰市长菲尔·戈夫将奥克兰的水资源短缺归咎于天气。他对媒体表示:“200年一遇的干旱是奥克兰缺水的主要原因。”

但是,“200年一遇”的数据是从哪里来的呢?

戈夫说:“‘200年一遇干旱’是指Watercare的供水系统具有99.5%的可靠性,这意味着达到了200年一遇干旱的安全标准。”但这种说法并不是说我们正处在200年一遇的事件中。

奥克兰大学地理学教授安东尼·福勒(Anthony Fowler)曾对1994年的干旱被称为“百年一遇”干旱进行过测试,结果发现94年的干旱在过去144年间排名第9。

在1994年的干旱中,水坝水位下降到29%,大大低于今年的最低水平41%。当然,奥克兰当时还没有从怀卡托河取水。

很多人可能都会同意,Watercare采取的行动太迟了。1月31日,Watercare不仅没有担心水资源短缺问题,还发布了一份新闻稿,庆祝奥克兰人创造了“新的用水记录”。

随着全球变暖等气候变化,在未来几十年中,奥克兰可能会变得更加干燥。

Watercare并没有B计划

汉密尔顿市前市长拉斯·瑞明顿(Russ Rimmington)自10月以来一直担任怀卡托地区委员会主席。他同时也是一个奶牛场的老板和一名水手,并对天气略知一二。

他说,今年夏天很干燥,但并不是“200年一遇的干旱”,因为他的田地大部分时间都很绿。

他严厉批评了Watercare和奥克兰政府对干旱恢复计划和水资源短缺问题的处理。

他说:“他们犯了根本性的错误。他们本应该有B计划,他们本应该进行投资以确保他们在Tuakau有足够的(对怀卡托河水的)处理能力,他们不应该让那些水坝干到那种程度。”

瑞明顿认为,在11月初,Watercare的水坝水位以达到89%,他们因此自鸣得意,继续长期使用水坝的供水,而没有通过怀卡托河处理路线准备获取更多的水资源。

“他们通过使用水坝来节省资金,希望秋雨会来。”但当秋雨来得太晚时(晚了6周),奥克兰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危机。瑞明顿说,当时并没有备用供应,也没有在短时间内打开怀卡托河这个水龙头的办法。

他说:“贾杜拉姆本可以从怀卡托河提取更多的水;他从来没有使用过我们给他的配额,但是水处理厂太小了。他铤而走险,结果遇到了缺水的情况。”

瑞明顿认为,贾杜拉姆本应该知道风险是什么,并应为干旱年份制定后备计划。“我是一名离岸水手,如果我像拉文·贾杜拉姆那样对奥克兰的水源进行规划,我就没命了。”

他认为奥克兰政府也要承担部分责任。“菲尔(戈夫)一直想把水价压低,但压得太低以至于贾杜拉姆实不能让Watercare执行所需的基本建设费用,或者推出节水计划。”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