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彼得森:做好长期与中共作战准备

人气 4162

【大纪元2020年08月09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编译)“中国一直在采用一种政府所有部门协作的方式,有时甚至采用全社会所有方面协作的方式向西方渗透,企图渗透到我们的机构内部,通过内部运作使其赞成中国(中共),反对我们自己的价值观。”彼得森说。

中共是如何渗透到美国的大学的?孔子学院是如何参与其中的?一些孔子学院正在关闭,那么一些孔子学院会不会换一副面孔继续存在?中共政权如何利用千人计划等类似行动,盗窃美国的研究成果?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雷切尔·彼得森(Rachelle Peterson),“全国学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政策部主任。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杨杰凯:彼得森,欢迎你来到《美国思想领袖》栏目。

彼得森:很高兴见到你,谢谢你的邀请。

杨杰凯:自从我们上次见面后已经过去两年了。当时是在哈德逊研究所主办的“中国对全球自由的挑战”的论坛上,我们在不同的讨论小组。你关于汉办或者孔子学院的发言,引起了我的注意。当时刚好是在彭斯副总统那场具有相当的里程碑意义的演讲之后,它标志着美国对华政策的重大转变。坦率地说,在哈德逊研究所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一直想找机会与你讨论关于孔子学院的话题,因为我们不断地听到中国所采取的各种动作,孔子学院也是这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但是我们了解得不多。你能简要地给我描述一下,孔子学院是怎么回事吗?然后我们再深入讨论它们近期发生的事情。

彼得森:谢谢你报导这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彭斯副总统在那场演讲中呼吁中国公正、平等地回应美国,尊重我们的主权。而孔子学院恰好是中国无视我们的呼吁的极好例证。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资助的、设立在美国及世界各地大学校园里的一个教学中心。

从根本上讲,它们是中国政府在大学校园里的小据点,讲授中共认可的宣传内容,与教学内容打包在一起,所使用的教师经过了中国政府的审查和选拔,由中国政府发工资,使用的教材由中国政府提供。因此,它们作为小据点扩大来自中共的影响,从根本上侵染着美国的高等教育,打压学术自由,挑战着我们学校的节操。

杨杰凯:我记得,它们大约有100家设立在各种各样的大学里。我还记得在高中,可能还在小学,设立了孔子课堂。你能告诉我,在它的高峰期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样子吗?有多大规模?多大影响?

彼得森:影响很大,在高峰时期,仅在美国就有110家孔子学院——全世界有1千多家——以及设在从幼儿园到12年级(K-12)学校里的500家孔子课堂,大部分在高中,但是也有在小学,这非常令人担忧。你想想,中共挑选的教师进入小学,教我们的学龄儿童。(在美国曾)有100多家孔子学院。

但是随着孔子学院走到了前台,这个数字开始下降,它们正面临着强烈的抵制。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已经真正地觉醒了,看到了中国带来的风险,尤其是孔子学院带来的风险。眼下在美国总共有75家孔子学院正在运营。从2005年他们在马里兰大学设立孔子学院以来,至今在美国的孔子学院已经有45家关闭。这真是一个胜利,我很高兴,值得庆贺。

杨杰凯:你能简单讲讲你是怎么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你是怎么意识到它的?“全国学者协会”,你作为其政策部门负责人,是如何参与整个过程的?

彼得森:我参与的确是出于好奇。“全国学者协会”是一个会员制组织,由全国高校教授和其他有关公民组成。我们中的一些成员提醒我们关注这件事。他们在发给我们的电子邮件中说:“喂!我的大学正在讨论设立孔子学院,从未与教授们商量过,是学校管理层从上至下直接安排的。我查看了一下,原来全国各地已经有了很多。你们都听说过吗?”我们都从未听说。

我们调查了一下,发现事实上全国各地已经有了100多家,到处都有,包括一些非常著名的大学,于是我们想知道:这些孔子学院正在做什么?中国政府为什么要投资数百万美元,给美国的学院与大学?那里教的是什么?于是我们决定设立一个全面的调查项目。2016年我在12所大学做了案例研究,调查内容包括他们开了什么课,教师是谁,谁出资,是怎么成立的,谁做的决定等等其它问题,对孔子学院里所发生的事情,做了第一个的完整调查。

从那时起,我与其他一直在调查孔子学院的人们,一起开始发出警告。我们已经看到美国作为一个国家,还有很多其它国家,已经觉醒,认识到中国一直在采用一种政府所有部门协作的方式,有时甚至采用全社会所有方面协作的方式向西方渗透,企图渗透到我们的机构内部,通过内部运作使其赞成中国(中共),反对我们自己的价值观。这就是在我们的大学里正在发生的事情,不仅涉及孔子学院,而且涉及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千人计划,还有中国政府针对我们的大学采取的其它一系列策略,非常惊人。

杨杰凯:我肯定想讨论千人计划,因为我知道这是你们机构一直在非常紧密地追踪的另外一件事。但是我们再多谈一下孔子学院。你说眼下仍然有75家正在运营,虽然整体势头在下降,但仍然有不少继续存在。他们究竟在教什么?有没有一些例证?为什么说它是一种威胁?为什么说这些都是中共的安全岛,如你所说?

彼得森:虽然教的课程只是中文和中国文化,但是所教的文化则是中共版的中国文化。你听不到关于维吾尔人的内容;你听不到关于法轮功的内容;你听不到关于中国政府针对自己人,所采取的各种各样的压迫行为的内容。如果你想了解台湾和西藏,你就会听说它们是中国的一部分,从来就是,没什么可讲。如果你看地图,它们就显示为中国的一部分。

如果你想了解天安门广场(相关事件),你不会得到直接的回答。我在做案例调查的时候,我问:“如果有学生问你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事情,那你怎么说?”最真实的回答来自新泽西城市大学孔子学院的中方院长。她说她首先要换话题。如果她不能换话题,她就展示一张图片,展示美丽的建筑,这样打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就会知道那是一处景点,这个建筑是什么样子的,这就是它的全部意义。这就是天安门广场,就是建筑而已。这相当清楚地表明了,在美国的大学校园里,你的大学支持并邀请到你的校园里的教师,给你的回答竟是这样。

杨杰凯:这太有趣了,甚至于不提天安门广场是人们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前去请愿的地方,也绝对不提1989年的真实的屠杀等等。这太有趣了!雷切尔,如果说这个国家的学校、大学被这些孔子学院收买了,那么过一会儿我得让你告诉我,钱是怎么在这些学校和汉办之间流通的。可是他们意识到他们正在放弃对教学内容的审核权了吗?

彼得森:他们意识到了,因为大学必须与汉办,这个中国政府机构,签订合同才能设立孔子学院。汉办喜欢让这些合同相当保密,不让公众看到。我通过提交信息自由申请,看到了9份合同,一些条款让人非常的不安。我重申一下,合同是由大学校长和行政官员签的。

条款包括,比如,由汉办选派教师,或者至少提供一份候选人名单,供大学选择。汉办将寄送几千本由它出版的供孔子学院使用的教材;还包括汉办保留对派往大学和孔子学院的教师的业绩的最终评估权;其它条款要求大学不能“损害孔子学院的声誉”。这是意义非常模糊的措辞之一,但是看上去是有目的的。

其目的是通过这种笼统表达让大学保持警惕,确保不做任何可能损害孔子学院的声誉,或者损害汉办的声誉的事情,比如退出孔子学院,或者修改结构等等。

这些合同,其中一些合同,用了一些非常奇怪的语言表述解除合同的方式。大学一方几乎没有机会解除与孔子学院签的合同,但是中国政府却有很多机会废除合同,有一条规定是出现的任何法律上的争议,都将由位于北京的法院进行裁决。所以你可以想像,一些条款在美国法庭上是绝对不能成立的。可是他们的目的真的不是法律上设限,而是利用它,给其它大学传递信号,让他们仿效,以便取悦汉办,保证资金流入。

杨杰凯:只要你想一想就会感到真的不可思议。这让我有点想起那个强加给香港的《国家安全法》,其中有很多模糊的语言表述,甚至于我们此刻的交谈,因为对中共的态度不够正面,因此都可以当作违反了香港的《国家安全法》。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看到的语言模糊程度,这不是新花样,我猜想,这正是你告诉我的。

好吧!我们谈一谈钱的问题。我们讨论的钱有多少?以什么方式流动?此外我想,孔子学院最后能突然兴起,总是有一些原因的,对不对?

彼得森:钱从中国流入大学。汉办负担运营费用,通常是每年拨款15万美元,这只是运营费用。教师的工资由汉办直接支付,这笔钱甚至不经过大学,直接由中国政府支付工资。汉办提供免费的教材以及其它孔子学院可能需要的物资。

汉办喜欢宣传说,大学负担了孔子学院费用的50%,但是如果你真的仔细研究、分解一下大学提供的东西,实际的意思是大学捐赠了一些办公场所、一些教室的使用权,安排某个教授或者行政人员额外承担一些责任,如担任孔子学院的美方院长。因此大学并没有真的为孔子学院投入资金,而只是提供一些他们已经有的教室等等。

钱来自中国政府,这对学院和大学来说诱惑力很大,这实际上是不需要成本地开设中文课。大学有机会为选修这些课程的学生提供学分,收学生的学费,但是成本则由中国政府负担。这是一个很好的生财之道。

此外,孔子学院也是一个渠道,美国大学借此能从中国政府获得其它额外资金。一旦某大学成立了孔子学院,它就经由汉办与中国政府建立了紧密的关系。很快你就看到大学校长踏上了去中国的演讲之旅,享受丰盛的宴会。很快你看到其他教授们启程前往中国,该大学招收更多的中国学生。一旦一所大学成立了孔子学院,大量的钱就开始流入。因此说孔子学院带来的不只是钱,一旦他们建立起那种关系,大量的其它好处也都随之而来。

杨杰凯:很有趣。于是你就受到了影响,基本上就是按照中共的指令教学。然后你看到影响在增强,从一定意义上讲与中共政权越来越亲密,往来不断。如今我们一直听到各种各样的间谍活动。你有没有意识到汉办和孔子学院以某种方式卷入其中?

彼得森:我知道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曾经提醒学院和大学注意孔子学院。联邦调查局已经启动了间谍活动监视行动,已经发现了来自孔子学院的间谍活动的迹象。我们还得知孔子学院,因为是中国政府在校园里的一个中心,就有机会观察很多活动,监视很多事情,监视该大学的科技研发,也有机会监视那些想要获得签证返回中国的中国籍学者,也监视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对他们的监视更频繁,孔子学院就如同中国政府的一条长臂。

杨杰凯:关于统战我们听到了很多,那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主要是推动中共在海外的影响力进入海外华人社区。它和孔子学院有什么关系吗?

彼得森:有。统战部利用孔子学院作为其一个工具。统战的座右铭之一是洋为中用,这实际上也可以说是孔子学院的座右铭。那就是让这些外国的大学、西方的大学,里里外外都渴望着与中国建立友好关系,教育他们的学生条件反射似的喜欢中国,对他们听到的任何关于中共政权的坏话进行质疑。这就是孔子学院正在做的。他们正在做下一代美国学生和学者的工作,培养他们对中国的好感,教育他们、引导他们获得这种好印象。

杨杰凯:那么我们看到了什么样的反应?我记得是在2018年度《国防授权法》(NDAA)中规定,五角大楼不得资助那些设有孔子学院的学校,对不对?如果我说的话在细节上有错,请你纠正我。它显然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此外还采取了更多的行动。实际上你可以告诉我更多的细节,自从我们上次见面后,还有哪些事情发生。

彼得森:是的,《国防授权法》是到目前为止,最有效的一个措施,说服这些大学关闭他们的孔子学院。它的确禁止那些设有孔子学院的大学,同时接受还五角大楼资助的中文项目。起初允许大学向五角大楼申请豁免。后来五角大楼宣布它不会提供任何豁免。它对孔子学院有足够的安全方面的担心。因此,至少有10所大学援引这个法律,作为理由关闭了他们的孔子学院。重复一下,这是退出孔子学院的45家中的10家。这是很大的一个数字,可见这个法是多么的重要。

当然另一件事是国家意识在提高。我们听到了来自联邦调查局的警告,还有来自国务院的警告。在国务院取消了孔子学院教师的签证以后,密苏里大学和匹兹堡大学的两家孔子学院关门了。国务院做了一些调查,发现这些教师没有资格获得他们已经获得的签证。一些教师拿的是研究签证,但是他们在授课。其他教师拿的是学生教师签证,需要一位在美国的有教师执照的资深汉语教师的密切指导,但是他们没有照做。

所以我们有来自国务院的警告。我们还有很多来自国会议员们的警告。有几个补充法案已经提交。《孔子法案》(CONFUCIUS Act)已经在参议院通过,目前已经交到众议院审议,该法案旨在呼吁孔子学院提高透明度,达到各种学术自由标准,否则将被禁止运营。我们还有《孔子学院透明法案》(Transparency for Confucius Institutes Act),也是由参议院提交的。可见国会山对这个问题非常关心。我觉得大学正在开始留意这些警告,至少远离孔子学院这块招牌,即使不能完全离开中共的资助。

杨杰凯:这真是非常有趣,因为想当年,我记不得是哪一年了,中共宣布他们要废除他们的劳动教养制度。但是真正发生的事情是,他们把一群人关进了称之为监狱的地方,而不是劳教所,它的管理方式与从前完全一样,对不对?这对中共来说就是标准的做法。可是问题在于:这些孔子学院关闭了,是否就意味着中共流入大学的钱枯竭了?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彼得森:情况当然是钱继续从中共那里流过来。他们设了很多项目,不只是孔子学院。所以资金流的阀门还没有关。特别就孔子学院而言,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更仔细地观察。

美国的学院和大学正在大量地关闭孔子学院。但是我不能完全相信,他们(中共)真的关闭了孔子学院。我认为有很多迹象表明,他们很可能只是重新起了个名字,这是非常可能的,因为汉办,中国政府负责孔子学院的机构,本身正在更名的过程中,更名为“教育部语言交流合作中心”,实际上是从孔子学院分离出来,隶属于另外一个机构,一个新的机构,名字叫“中国国际中文教育基金会”,名义上是非盈利机构。

这是汉办试图躲避人们的指责,因为有人指责汉办由中国政府管理。我不认为这个非盈利机构和中国政府之间的界限会很清楚,我怀疑孔子学院将会以与过去完全相同的方式积极运营。但是我认为,美国的学院和大学也会开始为他们的孔子学院改名,把各种项目拆开,分散到新成立的中心之中。我认为这是我们要不得不密切注视的事情,而孔子学院也将继续招来更多的批评。

杨杰凯:这非常有意思。你的话又让我想起另外一件事。中国曾经宣布它将不再把死囚犯人作为移植的器官源,对不对?可是我们知道几乎没有其他来源——我记不得那是哪年了,但是当时器官移植业发展迅猛。告诉我,怎么才能对这种事进行追踪?这让我想到,这种事情追踪起来是非常困难的,坦率地说,是很可怕的,因为从理论上讲,你认为你已经解决了一个问题,但是等于是你告诉我,我们可能什么都没有解决。

彼得森:是的,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领域,感觉像是我们开始玩“打鼹鼠”的游戏,我们发现了孔子学院,抓住了它,可是它变了个名字又冒出来了,谁知道它会有多少化身。有一件事情值得关注:当某所大学关闭了它的孔子学院,它会不会开办了一个新的中心,在本质上是一样的?

德克萨斯大学达拉斯分校在同一声明中,宣布它关闭了它的孔子学院,同时宣布成立了一个新的亚洲研究中心,中心主任和那个孔子学院的执行院长是同一个人。这在我看来有点可疑,所以我想深入了解一下。密西根大学宣布将要关闭它的孔子学院,副校长说他正在与汉办探讨其它合作的机会。那面红旗还在那儿,他们找到了什么其它合作的机会呢?这些事情值得观察。

实际上还有一种方法,就是要求大学每年上报价值超过25万美元的来自外国的赠品和捐款。我知道这听起来非常死板,但是实际上是一种非常透明的方法,任何人都可以使用。

就是在谷歌上查一下“教育部外国赠品及合同报告”(Department of Education, foreign gift and contract report),它会直接带你到教育部的网站,有一个电子表格,你把它下载下来,可以按照学校、赠品来源、年份查找。你可以追踪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因此,在未来几个月里我将要关注的事情之一就是看汉办的钱是不是继续流入那些已经关闭或者表面上关闭了孔子学院的大学。这个报告会延迟一点儿,这些报告每六个月公布一次,所以你得等一等才能获取这些信息。但是我想,这件事任何一个普通的美国人都可以做。你去看一下你的母校从哪里获得资金,我想你可能会很吃惊。

杨杰凯:最近我们得知,这些捐赠的大部分,甚至超过25万美元的捐赠,并没有上报,突然出现了山崩式的大量上报,我猜就是过去六个月的,对不对?

彼得森:是的,是在去年。教育部在执法方面一直非常不严格,大学方面在守法方面也一直故意粗心大意。因此现在,在一些参议员的压力下,教育部已经启动了10项民事合规调查,接受调查的大学包括乔治城、麻省理工、哈佛、耶鲁、德州农工等很多著名大学。这些调查揭示出的一些结果非常令人震惊。

一些大学与华为有研发合同,一些大学与其它对国家安全有危险,因此被禁止与美国政府做生意的机构有研发合同。未申报的外国资助中有65亿美元后来向教育部做了申报。所以我们看到未申报的钱数额巨大,由此终于开始较为准确地了解外国资金的规模。尽管如此,我还是无法相信所有的资金都已经申报,因此还有待观察。

杨杰凯:这是如何运作的?捐赠是来自中国的某一家单一机构,或者来自中国的多家机构?这是如何运作的?比如说有10家或者20家机构一起给你捐赠了24万9千美元,这样做能避开监管吗?这是如何运作的?

彼得森:是的,你可以做到,你可以钻制度的空子。这是我们目前的《透明法》的很大的漏洞之一。如果你在一年间从某个单一的来源那里收到25万美元,那么你可以把捐赠分成两年,前一年的12月31日和第二年的1月1日,类似的做法。因此法律需要不断更新。

我一直在推动把那个上报门槛至少降到5万美元。我认为对中国,也许还有俄罗斯、沙特阿拉伯等一些国家,也许门槛应该为零,每一笔钱都应该上报,不应该为上报设门槛。

我们还需要在透明报告中包含更多的信息。最近教育部更新了指南,要求更加严格。他们要求大学提供比以往更多的信息。然而很多信息我们仍然得不到。除了外国政府的名字以外,我们得不到外国捐助人的姓名,因为非盈利机构的捐赠是可以匿名的。汉办最近改头换面,据说变成了一家非盈利机构。一旦它开始为大学捐款,那将是匿名的,在披露报告中显现出来的信息,只是来自中国的捐款。因此说,这些法律的确需要加强。

杨杰凯:那我们就谈谈千人计划吧。人们似乎听说它可能是存在的,其中一个非常耀眼的成员是一位首席投资官,当时是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CalPERS)的首席投资官,正在把大笔的钱投入到中国。关于这件事我们一直在询问。但是简单地说,什么是千人计划?它为什么成了美国关心的问题?

彼得森:千人计划是中国招募学者和研究人员的方式,让他们与中国分享他们的研究发现。中共经营着大约2百个不同的招募计划。千人计划是其中最著名的,在全球范围有大约7千名成员。这7千名研究人员和学者从中国那里得到奖励,把他们所从事的工作的秘密泄露出来,让中国优先得到他们的成果。

通常的运作方式是中国找到某学者,为他们提供研究资助,有些时候提供在中国某大学的高级职位。对于某些学者,他们还提供使用中国的实验室。该学者会得到很多特殊待遇和金钱收益,但是作为交换,他们必须与中国分享他们的研究成果。

给你举几个例子,查尔斯·列伯(Charles Lieber)可能是很多人都听说过的名字之一。他是全世界顶级的纳米技术专家。路透社称他为全世界的顶级化学家。他曾一度担任哈佛大学化学系主任。他是千人计划成员,每月得到中国支付的5万美元,每年15.8万美元的生活补贴,还收到150万美元在中国建实验室。作为交换,他得分享他的研究成果,每年培训中国选拔的3~4名研究生。你可以看到这对国家安全会产生多么重大的影响。

还有其他一些例子。在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有一位教授因为涉嫌360万美元的电汇欺诈而被起诉。他从联邦政府那里得到一笔资助从事某种研究,并且同时从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那里,得到另外一笔资助从事相同的研究,于是他两处受薪,把研究成果交给两家。弗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也有类似的事情,某位教授竟然升官出任中国某所大学的副校长,偷偷地从事着这种双重职业。

还有一种滑稽的轶事,并不算滑稽,但是很逗乐。在西弗吉尼亚大学,一位物理专业的终身教授签约进入了千人计划,然后向他所在大学提出申请育婴假,声称他需要作为主要照看人照看孩子,但是实际上他去了中国,因为他的合同要求他在中国工作三年,于是他就想出了申请育婴假的办法。千人计划影响了数百名学者,不仅是美国学者,而且是世界各地的学者。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只是刚刚开始着手解决。

杨杰凯:我知道你的机构正在追踪这件事,有数字统计,比较了解。你提到的7千人是在美国吗?你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它的范围,有多少所大学,整个运作有多大规模?

彼得森:规模非常大,千人计划估计有7千名成员,遍布全世界。在美国我们正在追踪已经公开了的案例。大部分案例还没有公开。比如说国家卫生研究院曾经说它正在调查65所美国大学的185名学者。这只是国家卫生研究院。国家宇航局(NASA)也在进行调查,国家科学基金会等所有提供联邦资助的机构都在做各自的调查,看他们资助的学者,是不是同时以不合适的方式得到中国的资助。

因此说这个数字非常大。我们在追踪公开的案件的涉案人数。到目前有几十人。大部分调查还在进行中,还没有对外公布。但是我认为,随着这些调查的结束,我们将看到一波又一波的补充案例开始被曝光,司法部将开始正式起诉。

杨杰凯:请给我们概括一下,因为并不是人人都清楚,一所中国的大学由于受中共或者政府的影响,因此在运作上与美国的私立大学,甚至于公立大学,有什么不同?

彼得森:中共和中国政府正在寻找一切机会,来增强他们自己的实力,并不考虑社会繁荣以及公民的自由。研究环境与我们在美国的研究环境非常不同,我们是非常开放、非常自由的。中国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他们利用了我们的确非常珍视的自由和开放。

另外一个能真正看清事实的角度,是研究强迫技术转移。美国对大公司之间,企业之间、研究者之间的合作非常开放。在中国,一旦某家公司想要进入中国市场在那里做生意,他们就会被强迫交出技术,交出商业秘密、发明等等,把它们放在一起作为在中国做生意的代价。这只是一个例子揭示中国确实正在试图利用美国的制度从中获利的方式。

杨杰凯:这很有趣。我突然想到,对于孔子学院,我们与其合作是开放的,也就是说,相对清楚的资金流动,但事情也可能在变。我们还有各种各样的资助机制(funding regimes)。可是,至于这个千人计划,我们几乎感到一切都完全不公开。如果你是美国某所大学的研究人员,你还会被允许加入这个计划吗?有什么规定?

彼得森:目前,加入千人计划不属于违法。可以想像法律将会改变,但是目前还不属于违法。违法的是不对外公开,或者用同一研究项目两处受薪,或者从事联邦政府资助的研究,然后与未被授权的一方,即中国政府,分享研究成果。这些是这些学者们被起诉的罪名。他们被控欺骗美国政府、未能公开他们与外界的联系。

杨杰凯:这真令人难以置信。那么其它199个招聘计划情况如何?我记得你说有200个,对不对?你能不能给我举一些这方面的例子,或者已经公开的例子?你谈到这样大的一个规模,坦率地说,我真的没有思考过。

彼得森:非常惊人的。是的,有200个人才招聘计划由中共资助。千人计划是最有名的,而其它计划目前鲜为人知。我们不知道它们究竟如何运作,参加者是不是同时参加多个招聘计划,或者它们彼此完全不同。目前看这的确是一个黑洞,但是也正是我们需要尽快搞清楚的事情,因为它对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安全和我们的研究环境,具有重大的影响。

杨杰凯:雷切尔,我们的访谈即将结束。你真的给我们提供了很多信息,我要说是紧迫的信息。坦率地说,有些事情我原来完全不了解。你能不能简单地总结一下我们的学界抵抗中共的现状,你希望将来我们需要朝着那个方向走?

彼得森:我认为我们目前正处于觉醒的过程中。我们正在开始意识到中国政府通过孔子学院、千人计划、留美中国学生计划、美国学生计划等,在我们大学里安插了什么。我们刚刚真正开始着手这件事情。我想我将会继续看到(中共的)新计划突然出现,一些我们过去未曾意识到的计划被曝光出来。我想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我们需要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真正地把我们大学的节操夺回来。

杨杰凯:我突然想到,这件事实际上需要两党的共同努力。我记得在孔子学院这个问题上,大学共和党人和大学民主党人实际上走到了一起。这个前景如何?面对我们目前糟糕的现实,我总是在寻找两党合作的例证。

彼得森:孔子学院是两党合作的典范,两党都对此很关心。你说得对。大学共和党人和大学民主党人确实发表了联合声明,呼吁关闭孔子学院。《孔子法案》在参议院得到通过,获得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联合支持。我们看到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发表了声明,给议员各自选区里的大学写信说:“你们大学有孔子学院,我很担心,我认为你们应该考虑关闭它。”

杨杰凯:你觉得目前有多少孔子学院正处于关闭的过程中?

彼得森:目前仍在运行的75家孔子学院中,有4家已经宣布他们将在今年年底关闭。中田纳西大学有可能是第5家。他们说正在减少规模,但是态度不明朗,所以我没有把握,在它真的关闭之前,我还不能把它放入已经关闭的名单。但是有至少70家孔子学院仍然十分活跃。

杨杰凯:看来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工作要做。彼得森,很高兴你接受采访!

彼得森:我也很高兴!谢谢你!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众议员格林:中共是友是敌?
【思想领袖】布莱克伯恩:让美国人告中共
专访闫丽梦:爆料北京掩盖中共病毒
【翻墙必看】中共高层悄悄服用羟氯喹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黄伟国:港八大学遭赤化 分三类型
【纽约调查】美国选战白热化 恐持续到明年1月
【有冇搞错】拜登中国生意危害美国安全
【重播】FBI:逮捕5人 中共猎狐行动令人发指
【重播】川普亚利桑那演讲:永远不要社会主义
【薇羽看世间】加强版川普 频说错话的拜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