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政党大选政策孰优孰劣?

人气 30

【大纪元2020年09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柏新西兰综合报导) 近来,新西兰各政党向选民推销各自政策,或者说是竞选承诺。大党提出的政策和小党关注的点很不一样,各政党你来我往,轮番登台,目前是为吸引选民注意。但是待竞选结束后这些政策一经推出,确实将对新西兰的政治、经济和人们的生活带来或大或小的影响,这值得我们留意。

工党承诺100% 可再生能源发电

上周四,总理Jacinda Ardern 承诺,到2030年的五年内将实现100% 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目标,加快交通运输和工业部门的电气化。

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政策将确保新西兰在拥有可持续性的同时,保护各就业机会。

能源部长Megan Woods如此描述:“‘中共病毒 ’(Covid-19) 为经济复苏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将重塑新西兰的能源系统,使其更加可再生、更快、负担得起、更安全。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也提供了丰富的就业机会。我们的计划将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并发展我们未来经济蓬勃发展所需的高技能劳动力。”

Woods 表示,“新西兰现在有84%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但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将通过禁止新的热基负荷发电以减少排放量,并促进清洁能源的发展。”

“我们致力于采取下一步行动,以实现100%可再生能源,并支持Onslow湖的抽水蓄电等项目,消除发展新的可再生电力项目的障碍,推动绿色氢能和其他绿色技术的发展,并支持企业脱碳……我们可以生产世界上一些最清洁的绿色氢,并有可能在国际市场上获得高价。”Woods 说。

国家党领导人Judith Collins表示, 工党的100% 可再生能源计划将更加压缩新西兰人的钱包。Collins 声称,尽管工党承诺不再征收新税,但这项政策将令电力成本增加高达40%。她说:“这项政策将导致数千人失业,并使更多的人依赖失业救济。”

工党的10亿纽元福利改革计划

工党提出的另一项重大政策是将推出10亿纽元的社会发展政策,旨在改革现行福利体制,使领取福利的人们兼职工作,以增加收入,并支持弹性工资计划。

提出此项政策的社会发展部长Carmel Sepuloni 认为,“COVID-19将对收入和就业产生重大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工党致力于改善新西兰人获得培训的机会,建立一支技能更高的劳动力队伍,并确保那些领取福利的人可以保留更多的收入的原因。”

Sepuloni部长表示,如果工党连任成功,她将扩大“培训激励津贴”,以使单亲父母可以学习更高技能的课程,并获得每年多达4,515纽元的额外补助。

工党预计将使接受培训的人数从2018年的900人增加到第一年6,000人,并继续增加到15,000人。据估计,这一计划运行四年,将耗资4.31亿纽元。

国家党社会发展发言人Louise Upston反对工党的这一政策,她强调,投资需要创造就业机会,而不是增加福利。

Upston 说:“如果工党有余下的十亿纽元可以动用,那将是很大的一笔钱,那么这笔钱就应该用于创造就业机会,而不是增加福利。”

Upston强调,国家党的政策使企业有信心增长和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其JobStart政策将向雇用更多员工的企业直接提供10,000纽元的现金支持。类似地,其BusinessStart政策将为希望创新办企业的新西兰人提供援助。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 并不赞同工党的此项庞大政策,他表示,提高补助门槛的做法将“使人们摆脱福利而从事全职工作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我们需要打破福利依赖的循环,而不是加强它。这损害了太多家庭的精神和健康。电子收入管理系统将确保滥用该系统的人不会得到不断的现金,而会受到严格监控,并能控制这些人对纳税人资助的生活必需品的获取。”

绿党鼓励农场主实施环保型计划

绿党承诺将向农场主提供2.97亿纽元,以帮助他们向有利于环保的经营方式过渡。  绿党还希望对氮、磷肥料的使用征税,对可持续种植的有机产品的标签进行全面改革,并对水的商业使用收取资源租赁费。

绿党共同领导人James Shaw认为,现实是我们目前的耕作方式“正在加速气候变化,但新西兰可以将原因转化为解决方案。农业是气候危机的前锋,任何可靠的气候行动都必须支持该部门的人们向更可持续的做法过渡。”

据了解,绿党设立了2.97亿纽元的健康食品和农业基金,以此帮助农场主们做出积极改变。加上政府已经拨出的7亿纽元用于淡水清理资金,这为清洁农业提供了总计近10亿纽元的财政支持。

Shaw 说:“这是一项大胆的转型计划,以确保从集约化耕作方式中公平过渡,这将有助于我们履行《零碳法案》所规定的义务,并确保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生存。”

优先党拟增加对救护车的资助

新西兰优先党承诺,如果再度当选,将致力于提高政府资助St John 救护车的运营费用的比例,从目前的72% 增加到 90%。

其领导人Winston Peters表示,新西兰的紧急事务服务之一是依靠慈善机构提供的,这是“哭泣的耻辱”,要知道这可是所有新西兰人在危急时刻所需要的服务啊!

目前,St John的运营费用的72% 由卫生部和行政协调会提供,其余的则通过部分收费和捐赠来筹集平衡。

其他小党的竞选目标

毛利党此次决心重返议会,夺回曾经失去3年的席位,这是该党最大的竞选目标。毛利党发誓,如果当选,将最低工资上调至 $25 纽元,并通过立法以保障年收入的增加不落后于生活成本的上升。

评论:这一政策完全不考虑各中小企业经营者的承受能力,新西兰的企业因受“中共病毒”疫情的影响,无法正常运作,尽管已接受了政府12周的工资补贴,然而完全无法与疫情前相比。试问,在这些企业本来就已艰难不堪、甚至连生存都不能保证的情况下,要求为员工加工资,这不是逼迫这些苦苦挣扎的企业早些破产关门吗?

机遇党(The Opportunities Party 或简作TOP)新党魁Geoff Simmons 一改该党创建人Gareth Morgan的激进作风,Simmons注重“基于证据”的政策,致力于寻求解决新西兰面临的主要问题的良方,TOP希望通过在城市公共交通沿线附近建造中密度住房并通过管理移民来“稳定”住房成本。

新西兰远见(Vision New Zealand)由Destiny 教会的老板娘Hannah Tamaki 于2019年创办,它愿“为沉默的大多数发声”。其主要政策主张是两年内禁止移民和难民进入新西兰,以及实施其教会颇具争议的针对防止毛利男性犯人再度犯罪的犯人改造计划。

新保守党 (New Conservatives)创始人Leighton Baker承诺,若该党能进入议会,将取消针对桧支立法的所有修改,废除《排放交易计划》和《零碳法案》。

新西兰公共党(NZ Public Party)党魁Billy Te Kahika 与被国家党前领导人Simon Bridges 开除的Botany 选区议员Jami-Lee Ross 联手,前者在社交媒体散布大量阴谋论言论,后者则正面临高等法院的严重欺诈指控,前景塂忧。

国家党竞选承诺专注于基础设施

国家党承诺如果成为执政党,将成立一家单一的国有银行,以简化并保证对基础设施项目的融资管理。

其实,国家党对于新西兰的基础设施已经提出了一系列的整改方案,大部分项目都已相当具体。设立专门国有银行,是为了确保所有基础设施项目都能顺利获得资金,按计划实施完成,并允许更多的私营投资参与基础设施建设。

国家党表示,将充当基础设施的“细心管家”,并提供清晰的责任追究机制。

国家党领导人Judith Collins 说:“国家基础设施银行将需要确保基础设施提案具有强大的功能,而对于准备就绪的项目,如区域增长基金 (Provincial Growth Funds)、住房兴建计划(KiwiBuild)或轻轨项目 (Light Rail),情况并非如此。国家党的做法将提高政府支出的质量,并将风险从政府转移到私营部门。”

该银行将与基础设施委员会携手合作,该委员会将根据项目的可行性进行工作,然后银行将寻找融资。国家党表示,该银行将“与私营部门开展联合投资”,并协调国家的PPP投资计划(即公私合作关系,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

国有银行将联合并支持:

·         新西兰绿色投资财务有限公司

·         皇冠灌溉投资有限公司的剩余股份

·         区域增长基金提供的贷款

·         在政府资产负债表上的其他贷款组合

通过以上对各政党政策、政纲的罗列,究竟哪个政党或政策对纽西兰有益,相信读者都已有自己的答案。

责任编辑:蓝克

相关新闻
国家党政治定位向右转
最后时刻再听两位候选人心声
纽航前执行长:迈出实质性从政第一步
想移民新西兰?看大选年移民政策走向
最热视频
【大陆新闻解毒 】时事小品:放狗式
严真点评&外交部大实话:川普冲刺 习总动员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尔州演讲:空军一号故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