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美批港府严酷 华为禁令韩企出手

人气 2777

【大纪元2020年09月10日讯】川普(特朗普)周一(7日)主动谈到了美中脱钩,“我们会让美国进入世界的制造业超级强权,我们会一劳永逸地终结对中依赖。不管是脱钩,还是要像我们已经在做的那样施加巨额关税,我们都将终结对中国(中共)的依赖。”

美国正在切断华为的芯片供应源,韩国两家厂商三星、SK海力士决定,在9月15日美国禁令生效后,停止向华为供应芯片。

澳洲仅剩的两名驻华记者上周遭警察约谈并被禁止出境,二人躲进澳洲使馆寻求庇护,后在外交官的斡旋下才得以安全脱身。

1. 蓬佩奥批港府严酷 川普再提与中共脱钩

纵观中共这些年在不同时间节点上所做的事情,猛然发现,中共的总加速师握紧方向盘,与中南海的幕僚们一路飙向自绝。现在,美国总统川普恐决意脱钩,后面的事情,也许就是如何掌握节奏,抛弃并严厉打击中共。

香港是美抗击中共的一个环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上周日(6日)香港大抓捕的抨击,他用了“严酷”(draconian)这个词。

周二(9月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香港稳定要靠民主和自由,而不是采用压制言论、推迟选举等严酷手段。图为2020年4月22日,华盛顿DC,蓬佩奥出席新闻发布会并演讲。(NICHOLAS KAMM/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民众上周日(6日)在九龙区发起游行,要求重启立法会选举,有近300人遭香港警方逮捕。蓬佩奥周二(8日)发推文表示,民主、对基本自由的尊重,及人民对政府的问责制,才是通往香港稳定的最佳道路,而不是“限制言论自由、延迟选举及限制行动等严酷的作为”。

港人9月6日游行,诉求反对香港国安法、要求恢复举行立法会选举。最饱受争议的,是港警当天在旺角压制一名企图逃跑的12岁女童,此举不只引起外界批评执法过当,不少外媒也关注报导。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7月31日以疫情仍然严峻为理由,将原订在本月6日举办的立法会选举延后一年。此外,香港警方公布,从去年6月9日到今年9月6日中,警方一共拘捕了1万零16人,检举控告了2210人。

港人游行遭到大抓捕的第二天,川普周一(7日)在白宫举行劳动节记者会,主动谈到了美中脱钩问题。他说,“当你提到脱钩这个字,这是个很有趣的字”,“我们损失了数十亿美元,如果我们不和他们(中共)做生意,我们就不会损失那么多钱。”

“我们会让美国进入世界的制造业超级强权,我们会一劳永逸地终结对中依赖。不管是脱钩,还是要像我们已经在做的那样施加巨额关税,我们都将终结对中国(中共)的依赖,因为我们不能依赖中国(中共)。”

“我们将在美国制造重要的用品,我们将创建‘美国制造’税收抵免,并将我们的工作带回美国,并对那些背弃美国在中国和其它国家创造就业机会的公司征收关税。”

“我们将禁止外包给中国的公司获得联邦合同,并责令中国(中共)对病毒在全球传播负责。”

周一(9月7日),美国总统川普再次提出美中经济脱钩的想法,计划遏制美国与中国的依赖经济关系。他表示,无论脱钩还是加征高关税,美国必须摆脱对中国的依赖。 (Photo by MANDEL NGAN / AFP)

不过川普没有透露落实美中经济脱钩的时间表,仅说这会是他连任后施政项目的一环。研究表明,与美国脱钩将使中国的经济增长降至3.5%。

早在5月14日,川普接受福克斯采访,谈到中国问题时,川普就说过:“我们可以切断(和中共的)所有关系。”

川普6月18日也曾通过推特公开表示,“在一系列前提之下,可以完全与中国(中共)脱钩。”
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钦(Steven Mnuchin)6月也表示,如果不允许美国公司在中国经济中进行公平、平等的竞争,将导致美国和中国经济脱钩。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23日的演讲中也提到了美中脱钩问题。不过他承认,与冷战时期的对手苏联相比,当今中国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众多国家更为紧密地嵌合,这构成了巨大的挑战。

在8月下旬福克斯的采访中,川普告诉主持人说,不必与中国(中共)做生意,针对脱钩话题,他说:“如果它们(中共)不正确地对待我们,我肯定会,我肯定会那么做。”

那么,走到脱钩这一步,背后的推手是谁呢?是中共自己。一边,中共钻民主国家的空子,巧取豪夺,还掩盖中共病毒,祸害全世界,逼着人家不仅要脱钩,还要围殴它。

另一边,中共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妄念的支配下,偷偷酝酿并做了很多实际上与正常国家脱钩的事情。

比如,已经启动多年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表面目标是寻求科技自主、消除对以美国为首的外国科技依赖性,且不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千人计划”使用卑劣手段,剽窃各国知识产权等。实际上,一旦成功,中共干涉、操控他国的能力会前所未有的强大。

在美国反击的过程中,中共并没有打算改邪归正,而是努力开启“内循环”,并鼓励中国消费者、企业优先选择国内产品而非进口产品。

就在最近,中共工信部就有打造Github替代品的举动。目前,Github是全球程序员的首选开源代码托管平台,由微软公司负责运营。

Github上的“政治敏感”内容一直是中共当局心头大患。2013年,中共政府曾经短暂地屏蔽Github,严重干扰了国内大量程序员的日常工作,引发了包括李开复在内的多名业界大佬的强烈反弹。压力之下,中共当局在短短几天后重新解封Github。

中美脱钩,目前已经到了各自的议事日程上。脱钩,不仅是经济、科技,意识形态才是根本,它始终是中共与西方民主国家不能真正挂钩的肇因。因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与中共全面脱钩,指日可待。

2. 美国对华为禁令倒计时 韩国出手重击

美中科技脱钩已然启动,美国正在切断华为的芯片供应源,韩国两家厂商三星、SK海力士决定,在9月15日美国禁令生效后,停止向华为供应芯片。

华为紧急囤货,被曝只够支撑半年。华为手机产量备受打击,明年出货量恐跌七成。

同时,三星电子正部署填补华为市场占有率,预计今年智能手机总出货量为2.6亿部,明年可望达3亿部,按年增长15%。

三星电子、SK海力士、台湾联发科技、美国美光(Micron)等半导体企业,都曾向美国政府请求批准与华为交易,但至今尚未有企业获批。

三星和SK海力士向华为供应D-RAM和NAND Flash记忆体。华为的采购额分别占三星电子3.2%,及SK海力士11.4%的销售,金额分别为7.4万亿韩元及3万亿韩元。

企业此前因不确定禁令是否包括海外的半导体厂商而感到混乱,现在普遍做法则是先向美国政府申请批准,然后静观其变。

Strategy Analytics预测,今年全球手机总出货量将为12.6亿部,较去年下滑11%,而三星、苹果、华为则分别以21%、15.3%、15.1%的市占率居前3名;如果华为无法取得更多芯片、其库存将在明年耗尽,其市占率或将跌至4.3%。

台湾媒体日前就报导,供应链消息透露,华为近期已通知业界将下调新一代手机Mate 40出货量,订单削减幅度达30%。

综合外媒9月8日报导,华为近来紧急采购手机芯片、5G射频、触控IC等产品,要求日本和台湾的零部件供应商加快交付9月中旬之前已下订单的零部件。

中央社引述业内人士的消息透露,为了增加囤货,华为在产品规格、性能等方面对供应商的要求比以往降低了许多。有分析认为,华为抢购的芯片估计只能支撑半年。

华为已经确定,其高端芯片将在9月15日之后断供,最大的供应商台积电已经公开宣布停供,大陆最大的芯片企业中芯国际可能将被美国制裁。美国对中共实行芯片制裁的原因是,有证据显示,华为有中共军方背景,中共利用芯片产品实施监控、窃取商业和个人资料。

最近,华为紧急囤货芯片却被曝只够支撑半年。同时,中共投资千亿人民币的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已经成为烂尾工程。(Carsten Koall/ Getty Images)

目前,大陆的芯片技术只能达到14纳米小规模量产,距离国际顶尖公司的5纳米制程芯片量产和3纳米技术研发,相差至少15年。

《苹果日报》引述香港中文大学经济系客座副教授徐家健的分析表示,中国(中共)举全国之力也未必能制造芯片,而且在这个敏感时期,科技顶尖人才也不敢到大陆,外界会怀疑他会不会做商业间谍,或者盗窃技术。

3. 大疆无人机对美国构成何威胁?

在中共政府的支持下,深圳大疆创新在民用无人机行业独大,仅美国市场占有率就高达77%。不过,中国制无人机带来的安全隐患已经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大疆或许成为美国政府进一步关注的对象。

2020年《国防授权法案》已经禁止美国政府部门使用或采购中国制造的无人机系统。专家警告,中国无人机公司可能将用户数据等信息传送给中共政府,对美国国家安全和民众隐私构成严重威胁。

科罗拉多空中消防精锐中心总监本·米勒(Ben Miller)说:“小型无人机对大家来说价格实惠。我们能用它做一般飞机做的事,但成本要低得多。”

米勒对美国之音说:“因为中国政府的补贴,大疆迅速取得领先地位,产品开发的速度比其它公司快得多。不过,现在趋势在变化,不是因为美国也开始补贴无人机的开发,而是出于网络安全因素和联邦机构的立法行动,我认为门槛会越来越高。”

使用无人机时,需要接网络,网络安全可能存在漏洞。米勒说:“在我使用手机来操作无人机的同时,我需要连接政府的网络,这就是网络安全问题的根源。”

今年八月,美国国防部批准联邦政府采购并使用五种美国制造的小型无人机。2020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禁止美国政府部门使用或采购中国制造的无人机系统。

Skydio是美国国防部最近批准的五间美国制无人机公司之一。该公司对未来市占率超过中国公司有信心,强调其对数据安全的保护和民众隐私的承诺是中国公司望尘莫及的。

维纳博是传统基金会8月发布的《中国制无人机:一项应限制使用的直接威胁》报告作者,他敦促美国政府与国会合作,通过立法制止中国无人机公司未经授权收集和传送数据,并建议司法部、国土安全部和国防部运用和扩展资助计划,协助美国制造商与中国对手竞争。

据报导,大疆创新因中共病毒疫情和主要市场的政治压力上升,已开始大幅度削减其全球销售和营销团队。

4. 澳媒记者撤离中国 外国记者协会怒批北京

澳洲仅剩的两名驻华记者上周遭警察约谈并被禁止出境,二人躲进澳洲使馆寻求庇护,后在外交官的斡旋下才得以安全脱身。紧急撤离后他们于9月8日早晨安全抵达悉尼。

澳广驻北京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与《澳洲金融评论报》驻上海记者迈克·史密斯(Michael Smith)在上周三(9月2日)半夜受到中共国家安全部门官员约谈并被告知不能离境,必须留下来接受有关澳籍华裔记者成蕾案件的询问。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就两名澳大利亚记者受到北京安保人员骚扰,引起外交对峙,被迫逃离中国的事件向中共政府提出强烈谴责,北京的这种做法在外国记者中造成了恐怖,担心自己沦为中国人质外交的牺牲品。

该协会在周二(9月8日)发布的一份声明说,强迫外国驻华记者的所作所为标志着中国(中共)政府持续不断的侵害媒体自由的“重大升级”。

声明还说,中方的这种行为无异于令人震惊的恐吓,对外国驻华记者的工作构成了威胁。

博图斯和史密斯离开中国之后,中国没有任何一个获得专业认可的澳大利亚新闻记者,这是1970年代以来第一次。今年上半年,中国驱逐了17名外国记者。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表示,“这么多年后,澳大利亚在一段时期里没有媒体在中国驻有记者,这非常令人失望。”

澳广新闻主任加温·莫里斯(Gaven Morris)表示,该媒体驻北京记者站是其“收集国际新闻工作的一部分,我们会尽快争取返回那里工作。”

当事人之一的史密斯回忆说:“半夜12:30,我被前门重重的敲门声惊醒。”

 

 

七名警察进入了他的住所,把他围起来,并宣读了一份声明,指称他是国安调查的相关人,但不是调查的直接对象。一位官员用一台大型摄像机给他拍摄了照片,史密斯说:“他们用强光照着我的脸,很恐怖,我非常害怕。”

中方告诉他不能离境。史密斯说:“我们担心这是一次联合行动。在我们看来,它看上去是一个政治事件,我们是目前在中国仅存的两家澳大利亚媒体。”

澳广记者博图斯周二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电视节目上说,“这事让人感到政治性非常、非常强。让人觉得很像澳大利亚和中国两国关系上展开了一次外交争斗。”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发表声明说:“这个针对两名在进行正常报导的记者的事件既令人遗憾,又令人不安。”

澳大利亚今年早些时候呼吁国际社会对最早在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的源头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北京对此十分愤怒,随后对澳大利亚实施了多方面的报复措施,致使两国关系急剧恶化。

5. 拍《花木兰》谢新疆公安等部门 迪士尼受拷问

迪士尼年度大片《花木兰》(Mulan)在北美进行流媒体播映后争议不断。日前才因女主角刘亦菲曾公开“挺港警”言论,遭港台网友抵制。最近,又有人发现电影片尾感谢名单中,竟出现许多涉及迫害新疆维吾尔族的中共机构,再度引发民主人士的谴责。

总部设在慕尼黑的流亡维吾尔人国际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周一在推特上写道:“在新版的《花木兰》中,迪士尼感谢吐鲁番公安局,而它参与了东突厥斯坦的拘押营。”

9月7日,现居英国的香港作家吴志丽分享了《花木兰》片尾感谢名单的截图,指出该片的拍摄地点,正是大规模迫害维吾尔等少数民族的新疆地区。

 

 

感谢名单中不仅包含了新疆的八个政府单位,其中更出现“中国共产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和“吐鲁番市公安局”等,实际参与维吾尔族“再教育营”的中共单位。

据信,约有100万名以维吾尔族为主的少数民族被关押在中共营运的“再教育营”,他们受到虐待、折磨和思想灌输,以放弃其维吾尔族身份。成千上万的维吾尔人更被送往中国各地的强迫劳动设施中。

香港民主人士黄之锋发推文,呼吁大众抵制《花木兰》。黄之锋写道:“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现在,当你观看《花木兰》时,不仅代表您对警察暴行和种族迫害视而不见(由于主演的立场),你还可能参与了大规模维吾尔族监禁。”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内森·鲁泽(Nathan Ruser)也在推特上表示:“吐鲁番市公安局经营着至少14个非法关押少数民族的拘留设施。”

德国学者阿德里安·岑茨(Adrian Zenz)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吐鲁番市公安局实质负责管理“再教育营”。他批评迪士尼是“在集中营阴影下牟取暴利的国际公司”。

人权活动人士指控迪士尼这样做是向北京“磕头”。

《华盛顿邮报》周二刊登记者兼专栏作家石宇(Issac Stone Fisher)题为“为什么迪士尼的新版花木兰是丑闻”的评论文章。作者提到,迪士尼在鸣谢时感谢了新疆地区的四个中共宣传部门和吐鲁番的公安局。文章说,中国有的是美丽的山水可以拍外景,但迪士尼却选择了新疆,这样做是“帮助把一项反人类罪正常化”。

目前,尚不未知迪士尼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会宣传部、吐鲁番市公安局有哪些合作,但是《花木兰》在全世界的关注下,已经成为迪士尼影业的一大丑闻。

美国7月宣布制裁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前新疆政法委书记朱海仑、新疆公安厅厅长王明山、前新疆公安厅党委书记霍留军及新疆公安厅,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副书记彭家瑞与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书记孙金龙。遭制裁的人员及机构的在美资产将被冻结,这6人禁止入境美国。

欧洲议会已通过决议要求制裁部分中共官员,欧盟敦促北京允许独立观察人士进入新疆调查。在英国外相拉布指控中共在新疆严重侵犯人权之后,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分别谴责了中共在新疆侵犯人权的做法。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时事纵横】日印澳组联盟 中共导弹打到哪了
【时事纵横】习近平五个绝不答应 网络炸锅
【时事纵横】总加速师猛踩油门又刹车 哪错乱?
【时事纵横】美中记者签证拉锯战 中共谈对等?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李克强的64“稳”易富贤语出惊人
【西游义趣】之三:唐僧宝象国逢难
【拍案惊奇】港共暴政下相约 照片中只剩她
【有冇搞错】为香港默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