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2020美国大选十大疑点 答案知多少

人气 937

【大纪元2021年01月01日讯】2020美国大选曲折离奇,牵动着全球亿万人的心。大选之夜,眼看川普总统选情遥遥领先、胜选似无悬念的情况下,多个摇摆州的记票工作突然被喊停……11月4日一早,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川普总统的选情被对手诡异地逆转了,使得此次大选陷入了胶着。

尽管目前川普总统和拜登的交锋仍未有胜负,但整个选举过程已经暴露出太多的疑点。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盘点一下此次大选中的一些反常之处。

1. 投出的票数高于参与投票者人数;注册选民数高于合法选民数?

根据宾州政府认证的大选数据,宾州最终总共清点出691.5万张选票。然而在核查了宾州政府公布的选民数据库后,分析人数发现截至11月20日,宾州数据库中记录参与本次投票的选民人数为585.1万。

这意味着,宾州选举系统在2020大选中开出的选票数量,比该州参与投票的选民人数,要多出大约106万张。那么,高出的这些票是哪里来的?

此外,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合法选民必须是年满18岁的美国公民。

根据密歇根州政府2019年的人口统计数据,以及密州18岁以上公民人数总体呈现增幅逐年降低的趋势,可以推算出,2020年密州18岁以上公民人数约在786万左右。假设18岁以上公民100%注册为选民,该州最高选民数也就是786万。

然而,根据密歇根州政府官网选举数据,该州2020大选时的注册选民人数高达812.7万。这意味着,该州“合法选民人数”超过了符合投票年龄公民的总人数,高出大约26万。那么,多出的几十万人是如何成为合法选民的呢?

2. “风向标州”与“风向标县”皆失灵?

在过去一个世纪中,佛罗里达州和俄亥俄州被认为是风向标州(Bellwether state,也称领头羊州),是凡赢得这两个州的候选人,基本上都成功地赢得了大选。在过去40年中,美国有19个风向标县(Bellwether Counties,也叫领头羊县),只要赢得了风向标县的候选人,最后都成为了当选总统。

奇怪的是,在2020年大选中,川普不但赢得了佛罗里达州和俄亥俄州,还赢得了19个风向标县中的18个,但媒体却判拜登“赢”了此次大选。

那么,在这次大选中,是风向标州与风向标县同时失灵了,还是另有原因?

3. 同一党派议员与总统候选人得票率差别悬殊?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先前有调查显示,“支持川普和拜登的绝大多数选民都说,他们支持同一党派的参议员候选人。”换言之,支持川普的选民大多支持共和党籍的参议员候选人,而支持拜登的选民大多也都支持民主党籍的参议员候选人。因此,同一党派的总统候选人与议员的得票率不会大相径庭。

然而,在密歇根州的多个县,比如在奥克兰县(Oakland)、马科姆县(Macomb)、肯特县(Kent),共和党得票率越高的选区,川普总统的得票率却越落后于共和党得票率。

更为离奇的是,在多个摇摆州,拜登得票率远超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比如在乔治亚州,拜登与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之间的选票差额高达95,801张票,是川普与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之间选票差额(818票)的117倍。这说明了什么呢?

4. 拜登的“大获全胜”为何没展现出“裙摆效应”?

在美国的政治术语中,裙摆效应(Coattail Effect,也叫衣尾效应)广为人知,指的是,如果某位总统候选人票房魅力十足,那么大选时,获胜的总统候选人往往能带动同党派的议员拿下其它席位。这个裙摆效应在以往的大选中是较为常见的。

2020大选中,拜登的“票房魅力”堪称超过了历史上所有的总统候选人,然而,拜登的“大获全胜”却没能帮到同党的同僚。民主党人不但没能拿下参院,众院也被一片“红潮”占领。此次共和党并未失去任何一个州的立法机构。

到底是“裙摆效应”失效,还是有其它原因?

5. 大选投票机及软件到底有多少猫腻?

在本次美国大选中,全美国有30多个州、包括所有的摇摆州的投票系统都用了Dominion,而Dominion的主要技术来自投票机制造商Smartmatic。

早在2006年,据CNN报导,委内瑞拉的Smartmatic投票机公司是由委国查韦斯政府出资、出力成立的。CNN表示:“很多专家说,这些投票机在委内瑞拉受到人为操控,把胜利给了查韦斯。”“查韦斯以41%:59%输掉了选举,但是第二天,查韦斯颠倒了数据,反说他以59%赢了。”

麻省理工学院(MIT)博士、美籍印度裔科学家Shiva Ayyadurai不仅是科学家,还是位企业家和政治家。11月10日,Shiva博士在他个人的YouTube频道开了直播,详细解释了他对密歇根州选票结果的数据分析过程,他发现至少6.9万投川普的票被Dominion软件修改成投拜登的票。

11月30日,Shiva博士通过视频出席了亚利桑那州参议院的听证会,他作证说,他找到了Dominion作弊的算法和系数,发现投给拜登的票被乘以130%,投给川普的票则被减掉30%。

那么,在此次大选中,投票机到底在所有的州中修改、偷窃了多少张选票?

此外,根据选举局的规定,“在选票制表过程中,投票机不能连接到互联网”。然而此次大选过后,Dominion员工梅丽莎‧卡罗内(Melissa carone)在密歇根州提交了一份宣誓证词,证明当地的投票机都被联网了。不谋而合的是,美国网络安全专家、退休陆军上校沃尔德龙(Phil Waldron)也在听证会上证实了投票机都被违规联了网。那么,联网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6. 拜登选票数据不符合统计学定律?

美国大选的选票数据量大,而且数据分布很宽泛,这样的数据跟大公司的财务报表数据、以及产品销售额度等数据都有相似之处,一般情况下都会符合统计学定律——本福特定律(Benford’s Law)。

史上著名的“安然丑闻案”,正是由于有人用本福特定律来对照美国安然公司的账本,发现其财务数据不满足本福特定律,导致这家能源巨头的财务造假被曝光,最终引发了安然公司的破产。

2020年4月份,中共病毒全球爆发之际,有科研团队对各国政府提供的疫情数据进行了统计学分析,结果显示大多数国家的数据都符合本福德定律,唯有中共的疫情数据远远地偏离了本福特定律。中共疫情数据造假早已昭然若揭,而“中共撒谎,人民死亡”成为2020年的国际流行语。

美国大选日过后,有推特用户用本福特定律来检验拜登的选票数据,发现在多个地方拜登的选票曲线都远远地偏离了本福特定律曲线,比如威斯康星州的密尔瓦基县(Milwaukee),伊利诺伊州的芝加哥市(Chicago),以及宾夕法尼亚州的阿利根尼县(Allegheny)等。这说明了什么?

7. 此次大选中的非法选票到底有多少种?

非法的邮寄选票。11月27日,宾州参议员马斯特里亚诺(Doug Mastriano)表示,宾州官方寄出了182多万张邮寄选票,收回了146多万张。然而,截止11月24日晚上8点,宾州官方的计票结果是,邮寄选票累计多达将近259万张。那么,宾州多出的将近113万张邮寄选票是从哪里来的?全国一共有多少张类似的非法邮寄选票?

多个州出现大量死人票、幽灵票投给拜登。宾州选民名单上至少有2万1千人是死人,其中超过90%的人已去世超过1年。大数据民意调查机构主任阿里斯(Richard Aris)证实,密歇根州有大约9500个死人被确认“已邮寄了选票”。本次大选中到底有多少死人投了票?

重复投票。在乔治亚州的格威纳特县(Gwinnett),登记选民总数50多万多,实际参加投票的40万,但最后却投出票数81万多,这是不是相当于平均每人投了2票?此外,在密歇根州韦恩县(Wayne)有一批选票中,据证实高达60%的签名是相同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更有甚者,加州被发现有宠物母狗也通过邮寄方式投了票。除此之外,究竟还有多少种非法选票?

8. 不透明的监票背后发生了什么?

美东时间11月4日,乔治亚州共和党主席赛弗尔(David Shafer)在发推爆料,该州富尔顿县(Fulton county)的计票人员谎称要关闭投票站,便把共和党的监票员赶回家,然后那些计票人员偷偷地继续点票。他们为何对外宣布停止计票,却背地里偷偷地继续统计?

12月3日,川普法律团队在乔治亚州的听证会上提供了一段监视器影片,显示出在11月3日选举夜当晚10点多,乔州州立农场体育馆(State Farm Arena)的计票中心里,有官员将共和党监票员赶走后,有4名工作人员从桌子底下拉出4箱来路不明的选票,而且在“无监督”的状况下继续计票,一直工作到凌晨1点多……

在其它很多州也发生了无法有效监票的情形,这总共导致了多少非法选票的产生?

9. 计票过程中的“快速改票”知多少?

11月3日晚,在密歇根州底特律市最大的点票点TCF中心,在场监督点票的义工杨盖瑞(Gary Yang)粗略估计,从晚10点到早5点一个班次,清点出大约1万张选票。然而,班次结束时广播中却宣布数出来了5万张选票!杨盖瑞觉得很奇怪:这5万张票的数字是从哪里来的呢?

杨盖瑞5点多离开点票中心时看到,拜登在韦恩县(Wayne County)领先6万多张票。当盖瑞到家的时候是早晨6点,他却发现:拜登韦恩县领先的票数暴涨到20多万张了!1个小时之内,多出的14万张票是怎么数出来的?

网络安全领域的权威专家纳维德博士(Navid Keshavarz-Nia)宣誓作证,他举例说,在宾夕法尼亚州,川普总统的70万计票领先优势,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减少到低于30万。纳维德博士作证说,如果没有非法更改计票的话,手动计票在短时间内(2~3小时内)是不可能清点出超过40万张邮寄选票的。那么,这种“反常”的点票速度是什么原因?

10. 中共对美国大选的渗透有多深?

早在2018年11月,美国智库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就发文警告,中共已有能力利用微信WeChat在美国从事活动,干预美国大选。“WeChat的新闻频道营造的反美情绪导向一种亲中(共)的民族主义怨恨。”这种怨恨可通过海外华人群体传递给西方政客一个明确信号——对中共强硬是“反华”——会影响到他们的华人选票。此外,《国家脉搏》知名新闻编辑卡山姆(Raheem Kassam)专门撰文揭露,中共利用网络水军“五毛”在美国误导舆论,攻击川普,并传播阴谋论。

中共多年来一直在用金钱收买美国的政、商界,以及所有可能成为中共在美国的“代理人”的人。这一点得到了中南海智囊翟东升的佐证。在一个被川普总统转推的视频中,翟东升直言“咱们上边有人,我们在美国的权势核心圈有我们的老朋友”,以及“这里面都有买卖”(中共花重金扶持亨特‧拜登的全球基金会)。无独有偶,大选日过后,美国多家媒体报导,中共通过色情女间谍方芳渗透美国政要,加州多名民主党议员和市长深陷与方芳的性丑闻……

而美国媒体和大科技公司也遭到中共严重渗透。据《国家脉搏》披露,CNN被中共渗透,不但与中共合作,还帮着中共传播“马克思主义”。此外,NBC也早就被曝与中共深度勾兑,与中共方面的合作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而谷歌在几年前就被爆出秘密开发名为“蜻蜓”(Dragonfly)的过滤版搜索引擎,以帮助中共“压制真相”,打压人权;而且谷歌与有中共军方背景的华为一直保持着合作关系。在本次大选中,这些被渗透的媒体和大科技公司,极力封杀拜登家族的“电邮门丑闻”,早早地把有争议的州划到拜登的名下,打压不同观点,审查并限制揭露舞弊的信息……

11月12日,美国顶尖维权大律师林肯·伍德(Lucian Lincoln Wood)披露了中共渗透美国政府机关、学校,收买政府官员、干预美国大选等行为,他表示现在美国正处于与中共的正邪大战之中。

大选前不到一个月,10月8日,中共通过其控股的纽约“瑞银证券”向Dominion的母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投资4亿美元。11月25日,著名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向乔治亚州法院提交了诉状,曝光出本次大选受到中共黑手的干涉,指出作弊投票机Dominion系统内有中共的软件和其它元件。

鲍威尔透露,Dominion有预谋地窃取、窜改了至少数百万张川普总统的选票。鲍威尔认为,中共试图操控美国大选、力推拜登当选。

以上只是媒体报导出来的中共对美国大选的渗透,那么,还没被发现的、未报导出来的渗透有多少、多深?

结语

本次美国大选的疑点重重,各种“反常”直指规模空前、系统性的选票舞弊,而实质便是精心策划的一场政变。透过此次大选,人们赫然发现,中共利用网络渗透、金钱收买、女色诱惑等多种手段,已经将其红触角伸到了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深度腐化了美国的政、商界,媒体、大科技公司等。

尽管大选舞弊铁证如山、普通人只需用常识便可以判断,但是至今在三权之立法、司法、行政等机构都无法得到合理的解决,而第四权媒体也在罪恶中默认着、甚至掩盖、造假、造势、刻意扭曲真相。也足以说明,脱离信仰与道德,无论看似多么完善的体制都是有本质缺陷的。这一切也都反映出此时美国社会诚信的缺失,道德的堕落。

因此,此次大选不仅仅是在两党之间、或两个总统候选人之间做选择这么简单,而是在回归传统与抛弃道德之间做选择,在善与恶之间做选择,也是在拒绝红魔与亲近红魔之间做选择。在目前大选的胶着状态中,人心的善恶都在淋漓尽致地展现着,任何人都无法回避。而大选中没有中间地带,不为正义发声,就是在为邪恶站台。

在人类历史上,无论东西方社会,都将诚信、道德与信仰看得极其重要。人类在历史上经历的多次瘟疫,都是因为道德沦丧、背离神佛引起的。特别在西方社会,瘟疫被视作是上天对“人背离神”的惩罚。如今,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肺炎)变种已经在世界多个国家出现,而且瘟疫明显加快了肆虐的步伐,这是不是上天在警示人应该快醒悟?

大选选善恶,人心上天平。如果人们不能找回良知和正义,回归道德与传统,那么大选舞弊就无法得到解决。届时,“人不治天治”便会出现,那么结局一定是惨烈的。

真心希望更多民众能够找回良知善念,希望更多人的正义仅仅是迟到了,但最终不会缺席。只是,时不我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谈乔州投票机 朱利安尼:很快将爆出大料
亚利桑那马县拒交投票机不执行传票者 或被羁押
【2020盘点】国际十大新闻 美大选舞弊惊人
【有冇搞错】乔州参院选举 堵共产渗透最后防线
最热视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