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警方滥权 P2P受害人遭生命威胁

人气 751

【大纪元2021年01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逾期五年无法回款的借贷宝出借人詹志华近年四处上访、维权,却长期遭受当地警方的打压骚扰。疫情期间,更是受到死亡威胁,警方被指借疫情把权力发挥到极致。

四川成都的借贷宝出借人詹志华日前告诉大纪元记者,他被骗了55万,多次报案、维权,经常被打压,去北京上访被绑架过多次,还受到威胁。

“警察三更半夜到你家里面,威胁你的家人和亲戚。他们就想通过这种施压的方式,给我家里人和我心里面造成很大的压力。”他说,“他们从来不管这个案子本身,他的目的就是不让你去北京上访。”

去年,詹志华上访维权被当地政府报复。“他们(警察)说我在推特发表辱骂领导的言论,让我去认罪,随便给我找了一些东西让我认罪,我没有这些事,也没有认,还被他们暴力抓过去殴打折磨。”

“他们警察很明确地说,他们可以用法律来制裁我,还有一种家法,在家里打你,不需要通过法律。他们的逻辑就是强词夺理。”

长期的威胁和骚扰给詹志华带来恐慌和压力,他一度担心自己因为一直维权,哪一天会被失踪了。“当时他们威胁我的时候就说,趁现在疫情,他们权力特别大,就是一种战时状态,他们随便把一个人就搞死了,就有这种权力。以前派出所搞死一个人的话要通过上级的允许,现在的话沾一点疫情的边他有把人搞死的这个权力。”

他说,“然后他就可以说不配合他们,反正跟疫情扯上边,上面也是默许,他们当然可以去发挥他们极致的权力。”

詹志华举例说,去年他被派出所抓过去,直接在大厅里遭殴打,他自己还被监控。但是他举报上级部门,也没有任何结果,后来他在自媒体发了新闻,督查部门才回复,说经调查没有发现违规行为。

谈到当前的疫情,詹志华表示普通老百姓没办法知道实际情况,但他认为应该还是比较严重的。

“以前我出门是可以不戴口罩,但是最近听说路上有专门的警察会叫你戴上,如果不戴的话,他直接把人抓走。平时去写字楼或者进小区必须要有健康码、戴口罩、测体温才会让你进去,以前没有发现这么严重。”他说。

逾期5年 平台被指违规操作

公开资料显示,借贷宝的运营公司是九鼎投资旗下的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人人行)。借贷宝曾公布了上线一周年的运营数据,宣布平台注册用户达到1.28亿。

“借贷宝背后的九鼎公司是一个上市公司,宣传搞得很火,广告包括电梯广告,平时在网络、各种新闻媒体到处都有,在央视也有广告。”詹志华说。

他表示,“平台公布的是这么多用户,但是有一些可能是虚拟的用户。他通过各种方式或者网上的宣传,送别人一点小礼品,获得别人的信息去进行借款。比如说就像在超市去做个宣传,让人去录一个人脸识别。”

从2016年5月份开始,借贷宝爆发大面积逾期。詹志华介绍,“当时有很多受害人组织起来,有一些群啊,就发现有一些借款人都是不存在的,身份证都是假的。”

此外,平台的逾期费是很高的。“这个平台承诺是不收费,赚钱的途径是收逾期费。比如当时我看到借款人提供的截图,有时候借1万块钱的,逾期后续一天可能那个逾期费就高达5万,完全就是通过逾期费进行非法的占有,可能也涉嫌诈骗的行为。”他说。

借贷宝的天价逾期费,本金10万一天逾期费四万二千多;本金2.3万,一天逾期费九千八百多。(受访者提供)

詹志华透露,平台甚至可以同时借入借出,无限制操作。以前还可以直接去挣利差。

平台曾推出“先秒先回”功能。“就是借款人已经逾期了,再去借钱给他的话,他就会优先的还钱,其实这是他们公司的一些违规或者违法的一些操作,后面可能会欠更多的钱。”

詹志华表示,“一开始被骗只有十多万,群里估计都是他们内部的员工、高管就说,不再多出些钱把借款人救活,他就破产了。结果最后投入的那些钱都不够借贷宝收的逾期费,被他们全部收走了,对借款人一点效果都没有。”

维权无门

由于詹志华坚持到北京拉横幅、举报公司,写新闻,2016年,借贷宝以詹志华侵犯名誉权为由,将其告上了法庭。法庭宣判借贷宝胜诉,詹志华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人人行公司就此案声明说,“有少量用户将平台提供的催收服务,恶意曲解为刚性兑付和兜底,肆意向不熟悉的人高息放贷,甚至绕开平台交易规则,采用线下‘返利’的方式进行风险交易,这些是造成其债台高筑的问题根源……”

对此,詹志华表示,是平台自己推荐的借款人,并且平台的利息刚开始还是可以选择性的,最高的500%。

“中国合法的利息最高是24%或者是36%,你线上就可以选择500%。像这种情况,既然你可以选择的话,出借人肯定有时候他会选择最高。他的初衷根本就是有问题,一开始就不想把平台弄好,这些细节和法律上问题都没有人去管。”

“裸贷就是从借贷宝弄出来的。最开始是收集(借款女生)照片,之后变成拍视频。以前还有‘人人催’,线上催款,所有人进去都可以看到借款人的信息,任何人也可以去催收,属于公开的泄露个人隐私的行为。身份证、地址、电话什么都有,裸贷被曝光后,‘人人催’才下架。”

2018年,该公司的明星代言在北京开演唱会,詹志华等几十个人打算去演唱会的外面拉个横幅。才刚到那里,他们几十个人全部被派出所的人给抓了。

詹志华说,“每个省都有驻京办。他们找黑保安的公司,把我绑架到一个面包车里面直接送回去。我那次是被三个人抓回去,当地政府给了他们好像是五万多块钱。”

回去以后詹志华在派出所被关了2天,之后两周每天要去派出所报到学习,不能使用手机等电子设备。“所谓学习就是不要去上访,不要去做这些事情。”他说。

“我从北京被抓回来有两次,还有两次是被骗回去,说给解决问题,另外一次是我想去北京找这家公司,还没到北京,在河南那边的火车站就被四川政府5个人抓回去了。”

詹志华发现,河南的那边政府非常配合他们,动作很快。“车停了不到两分钟,他们直接到车上找到我,把我带到西安,又从西安坐飞机回去,他们花钱都是报销,可以随便花。”

“清零”不立案

去年年底,中共官方宣称P2P正式清零了,但詹志华表示,借贷宝没有宣布退出,公司还在。“政府宣布清零,但是公司实际上没清。他有些公司人家就不清,也没有什么人去管他。”

他说,“去报案的话还是没有人管你。以前去报案他们有一个理由,就是公司它还存在,也没有跑路,他就不立案,但是现在不是都已经清了吗?政府还是特别会推的。正常程序他会各种拖,能搞个好几年。别说立案了。”

借贷宝称用户可通过借贷宝还款、展期、销账、转让债权、提醒还款、调解、自行诉讼、委托律师诉讼等。

表面上看来,借贷宝追款的机制挺完善的。但詹志华表示,“委托律师诉讼是要收费的,还挺高的,算下来的话每一笔都要花5000块钱。当时有不少人跟公司签协议,然后公司就帮他去起诉,但是过了这么些年,根本就没有去起诉,相当于再一次骗了一笔钱。”“我自己也有起诉过两个人,但是也没有收回来钱,还花了几千块车费,没有请律师,诉讼费还花了几千块。”

詹志华的55万借款,5年来没有追回。图为詹志华与借款人及人人行公司签订的借款协议。(受访者提供)

近年来詹志华靠做临时工、兼职维持生活。“本来要成家的,被借贷宝给骗了,本来要结婚了没有结。”

“国内的工资太低了,好多工作也去找过,一般的普通人你想挣钱太难了,能维持生活就不错了。”詹志华表示,自己投入的是全家的钱,一般家庭本来就没有多少钱,家里所有的钱和个人存款,还有二十多万的贷款都投入到该平台。

“刚开始被骗的时候,我什么法律都不懂,后面我就报案,找各方面的法律。但是你给他讲法律,他又不给你讲法律了。各种拖,或者暴力的行为。”他说。

记者致信借贷宝和人人行公司,询问平台运营及高息放贷、逾期率等问题,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回应。

责任编辑:李穹 #

相关新闻
2020年的P2P? 大陆多省长租公寓爆雷
王赫:P2P机构清零:中共又一茬割韭菜
从霸王条款到隐藏合同 P2P应承担何责?(下)
大陆P2P清零一刀切 8000亿欠款成谜(上)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可防可控秘诀 砸了中美关系的锅
【珍言真语】姜嘉伟:外星人和UFO探秘
【珍言真语】蔡咏梅:港“禁书天堂”全军覆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