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3日晚,神韵国际艺术团在纽约林肯中心大卫寇克剧院的演出,全场爆满。(戴兵/大纪元)

神韵神奇的疗愈功效

2022年01月04日 | 03:07 AM

【大纪元2021年12月31日讯】(英文大纪元Catherine Yang报导/隋元编译)十九世纪的奥地利诗人和音乐疗法的倡导者尼古拉斯·莱瑙(Nicolaus Lenau)曾说过:“所有的秘密都藏在音乐中,我们想从中构建一个完全不同的治疗系统。”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多年前,正在与癌症抗争的文森特·卡瓦拉(Vincent Cavarra)为自己买了一张神韵艺术团的演出门票。在这场以现场音乐伴奏的中国古典舞蹈演出中,主持人解释说,在中国古代,德音雅乐被视为一种“药”,“乐”和“药”这两个汉字十分相像。这个说法打动了卡瓦拉,他立即给自己写了一张便条,“音乐是可以用来治病的”。

Vincent Cavarra先生于2017年1月31日晚在劳德代尔堡第5次观看了神韵演出。他说,神韵改变了他的生命。(林南宇/大纪元)

“我(当时)病得很重,我正在与癌症做斗争。当我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起,我把它写下来,从那时起,我不断地听(音乐)。”卡瓦拉说。那天晚上看完演出回家后,他就开始在网上找一些跟神韵乐团音乐相似的音乐来听。他觉得自己变了。他说,这是他康复之旅的开始。

五年后,他又去观看了一场神韵演出,并向记者讲述了他的故事。他说,这不是魔术,而是音乐(的力量)。

“它帮助我入睡,我变得强壮了,我可以站立,可以走路,甚至可以跑步,”他说,“不再有癌症,心脏也没问题了。”

那天晚上,卡瓦拉带着朋友来分享他的幸运之旅。“我今天带了两个 (朋友)来,……我说,‘来,让你看看我所看到的’,他(其中一个朋友)患有帕金森症,他现在也在学习(音乐疗法),现在我把他带来让他看看(神韵)。”卡瓦拉说。

卡瓦拉说,通常情况下,他的朋友是坐不住的,更何况长达两个小时的演出。但那天晚上,“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非常敏锐,非常专注于他正在观看的(演出)”。

这些音乐“绝对会带来健康。毫无疑问,在我心中毫无疑问”,他说,“她将带你到另一个地方,一个更好的地方。”

古老的疗法

音乐疗法是一个古老的理念,在东西方的文化中都存在,在世界各地都存在。人体被认为是神创造的作品,就像神创造了大自然一样。通过音乐平衡内部和外部,是一种更好地理解造物主宏伟设计的尝试。

古希腊及后来的中世纪医学理论认为,黑胆汁、血液、黄胆汁、粘液这四种体液分别对应地、风、火、水四种元素,主宰人的健康。启蒙时代的巴洛克作曲家和医生相信,他们可以通过音乐来平衡体液对健康的影响。

中国古代音乐和医学的理论更为直接。中国音乐以五音理论为基础,有五种不同的音阶,这五个音阶分别对应木(角)、火(征)、土(宫)、金(商)、水(羽)等五元素,同样也分别对应人体的肝、心、脾、肺和肾这五脏。这五音还进一步对应人的五种情绪。例如,对应木和肝的“角”音,根据音乐的编曲和演奏方式,可以激起或抚慰听者的愤怒。

“乐者,天地之和也。”——公元前94年左右的汉朝所着《史记·乐书》。书中指出,德音雅乐,与物质运动相一致,与人体健康相一致。它拥有纯正的能量。

神韵的作曲家和音乐家知道这个理论,神韵艺术团也经常将其独创音乐背后的理论分享给观众。正如其网站所说的:“在中国古代,音乐不仅是一种娱乐形式,也是一种精神提升的方式。修身养性,是艺术过程中自然而然的一部分。”

如今,神韵艺术家也在尝试“重振这种在艺术中自我完善和修行的传统”。他们都是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修炼者。

巴洛克最成功的作曲家乔治·弗雷德里克·亨德尔(George Frederic Handel)曾经说过:“如果我只是带给他们娱乐,我会感到很抱歉;我希望让他们变得更好。”

音乐、水与生命

2004年,日本商人江本胜出版了《来自水的信息》一书,这本书迅速成为畅销书。您可能听说过他的实验:江本将蒸馏水暴露在各种声音中,包括古典音乐和重金属。听了莫扎特“朱比特(Jupiter)”交响曲的水呈现出美丽的结晶。相比之下,听了重金属音乐的水则让结晶出现了混乱。江本得出结论,他看到的六角结晶代表了大自然的生命力。

江本认为,人体主要由水组成,也必然会对不同类型的声音做出类似的反应。因此,他进一步使用了经过不同频率振动处理的水,为临床病人进行治疗。

“我相信音乐的出现是为了让我们的振动(频率)恢复到它的内在状态。通过创作音乐来重新调整被历史扭曲的振动(频率)是人类的天性。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确定音乐在成为艺术之前是一种治疗方式。”江本说。

巴洛克作曲家、音乐理论家、外交家和音乐治疗倡导者约翰·马特森(Johann Mattheson)曾说:“希望是灵魂的升华;但绝望则是对灵魂的压抑:所有这些都可以很自然地用声音来表达,尤其是当其它因素(特别是节奏)成为它们的一部分时。通过这种方式,人们可以对所有情绪进行敏锐的感知并据此进行创作。”

“他们触动了我的灵魂”

威廉·莎士比亚曾说:“音乐可以消除写作给大脑带来的烦恼。”

大纪元一直在报导神韵演出,因为它相信神韵艺术团所做的事业具有文化历史意义。年复一年,观众将观看神韵演出称之为一种让身体、思想和精神焕然一新,甚至得到治愈的体验。

2016年,牧师兼退伍军人丹尼斯·朗之万(Dennis Langevin)在康涅狄格州沃特伯里(Waterbury)观看了一场神韵演出,来满足他对这个广告无处不在的好奇心。

退伍军人Dennis Langevin于2016年2月13日观看了美国神韵巡回艺术团在康州沃特伯里的演出。他曾参加过越战而落下残疾,一身病痛,仅仅看了上半场的演出,他就突然发现自己浑身病痛消失了。(新唐人电视台)

“我是退伍军人,我100%残疾,我大多数时间都活在疼痛中。所以当我坐在座位上时,我突然意识到——我不再感到疼痛了!”朗之万说,他感谢每一位演员,特别感谢乐团成员。 “他们演了两个小时,我的疼痛消失了。”

“我是一名海军陆战队员,我们以强硬著称。但是,她(神韵)让我泪流满面。对于可以为你做这件事(消除病痛)的人,你该怎么说谢谢?所以再次非常感谢你们(神韵)。”他说。

“我在越南打过仗,很多回忆涌上心头,”他补充说,最引人注目的一个舞剧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无神论统治下的中国,一个有信仰的人为自己的信仰挺身而出的现代舞剧。神韵对正义和信仰的坚定信念,给朗之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像他们的专业技巧和专业精神一样。 “那个舞剧触动了我的灵魂。不管怎样,他都没有改变自己的信念……更多的人应该这样做。这是他们(神韵)所做的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也是他们为我所做的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非常感谢,非常感谢。”

“他们触动了我的心,触动了我的灵魂,很少有人这样做。”他说。

神经病学教授、医生和畅销书作家奥利弗·萨克斯(Oliver Sacks)博士说:“音乐可以让我们摆脱抑郁或让我们流泪——它可能是一种治疗方法,一种滋补品,甚至是一杯橙汁。但对于我的许多神经系统患者来说,音乐甚至更为重要——它可以达到药物治疗所不能达到的效果,影响人运动、语言和生活。对他们来说,音乐不是奢侈品,而是必需品。”

责任编辑:李缘#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