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武汉病毒专家赴江家地盘开会 有看点

人气 673

【大纪元2021年12月07日讯】疫情在世界各地此起彼伏、新变种病毒奥米克戎现身之际,2021年上海科技大学感染与免疫大会于11月26日至27日在上科大举办。据上科大网站报导,本次大会的主题是“感染、免疫与药物开发”,共有7位院士出席,23位专家做报告,特邀做报告的专家中有武汉大学的舒红兵、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陈化兰、香港大学的袁国勇、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复旦大学张文宏等。

有意思的是,大会召开的通知是11月20日发出的,一周后就召开,而且聚集了国内病毒领域颇有名气的专家,着实不简单。不过,这样一次学术价值似乎很高的大会,却非官方主办,也不被官方媒体和国内门户网站报导,而且也没有上海地方官员出席,还是很蹊跷的。这或许与举办单位是一直与中南海博弈的江家的地盘有关。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上海科技大学的校长是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在江派人马接连被中南海高层拿下、敲打后,江家人的处境也很微妙。江绵恒几年前卸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其主导的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在2019年底被撤销,其子江志成的博裕资本投资的蚂蚁金服被查,江泽民也传出被监视居住的消息。在这种情况下,媒体集体忽视大会召开、上海地方官员装聋作哑,也就可以理解了,即避免惹祸上身。

那么,江绵恒为何要在这个敏感时刻召开敏感会议呢?而且还会见了部分报告嘉宾,并与嘉宾们“交流和探讨了抗病毒药物研发的现状及有效开发策略”。要知道,嘉宾中的舒红兵、石正丽、陈化兰都是去年中共病毒在武汉爆发并随之肆虐全球后,被国际关注的关键和焦点人物。

尽管中共当局一再强调病毒来自自然界,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在追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源头,而且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越来越多的专家和世人认为,病毒来自武汉病毒实验室。去年4月,时任美国总统的川普宣称,他已掌握了证据,造成本次疫情全球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来自武汉的一座实验室。5月,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蓬佩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有大量证据表明这(病毒)来自武汉的实验室。”“要记住,中国(共)有感染全球的历史,它们有运行不合标准实验室的历史。这也不是第一次,全球因为中国实验室的失误而暴露在病毒之中。”

而今年9月全球民间病毒溯源组织DRASTIC,从多位匿名举报人获得的一份生态健康联盟向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申请科研经费的报告显示,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在2018年寻求五角大楼的合同,涉及危险的“功能增益研究”,它佐证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是在实验室中制造或增强的说法。而达萨克的合作者正是武汉病毒所的病毒学专家石正丽。

在国际社会将病毒指向实验室泄露后,石正丽曾断然否认。然而,今年6月美国 NBC新闻网的报导指已经发现了石正丽与军方科学家存在联系,并领导所谓的“功能增益”实验,即增加病毒强度以更好地研究其对宿主的影响的证据。报导指,她曾在2018年与军方科学家童贻刚合作进行冠状病毒研究;2019年12月,她与另一位军方科学家周育森进行过类似合作。目前,周育森死亡,死因不明。

而英国《星期日邮报》4月的报导也可以佐证,该媒体获得的文件显示,一个由中共政府机构指导的全国性计划在9年前发起,旨在发现新病毒并检测涉及疾病传播的生物学“暗物质”。一名领先的中国科学家仅在项目进行的前3年就发现了143种新疾病,该科学家在2020年1月公布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第一个基因序列。该项目的五名团队领导者包括石正丽以及中共高级军官、军中毒王曹务春。

显然,石正丽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其进行冠状病毒研究的指控。而另一个关键人物舒红兵则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的丈夫。此前,有知情人士向海外媒体透露,王延轶和舒红兵都是江绵恒的人,舒红兵背后是江绵恒操控的势力强大的上海帮生物圈。舒红兵被江绵恒安插到武汉大学,间接掌控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一涉及军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盘,而王延轶只是前台木偶。

此外,江绵恒及其上海帮马仔陈竺主导的P4实验室的学术委员会主任、副主任饶子和、王红阳等也都是江绵恒的马仔或上海帮亲信,主任则先是上海科技大学特聘教授、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巴斯德研究所副所长蓝柯,目前是袁志明,是江志成投资的药明康得公司合伙人。

江绵恒亲信势力全面掌控武汉病毒所及P4实验室,要做什么?中共病毒泄露让北京高层陷入被动,与江家有关系吗?

除了石正丽和舒红兵,与会的哈尔滨兽医研究所陈化兰也需要说一说。据今年5月澳媒披露,他们获得了中共18位军方科学家和一些流行病专家在2015年所合作撰写的一本书,书名叫做《“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该书形容SARS冠状病毒预示了“基因武器的新时代”,还说这类病毒可经“人为操纵成为新兴人类疾病病毒,然后变成武器,以前所未见的方式释放出去”。

书中第94页,讲述了如何使用人工干预的方式来让病毒获得跨物种感染人体的方法,特意提到了2012年国际顶级杂志《科学》和《自然》上发表的两篇分别由美国和荷兰学者的相关论文。在这两篇论文发表后一年,陈化兰团队与甘肃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的研究人员联合在《科学》上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宣布他们通过混合H5N1禽流感病毒和H1N1流感病毒,利用基因重组的方式创造出了多达127种的新病毒,至少有5种超级病毒在豚鼠的测试中展现了空气传播的能力。

尽管陈化兰辩解自己这么做是为了研究疫苗,但更多的人怀疑其目的是想要创造一种既有强大毒力,又有强大传播力,集二者之所长的超级新病毒,因此遭到了国际社会专家的痛批。

很明显,不管是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还是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陈化兰,或者是其他军方非军方病毒实验室,都已经具备了人工制造病毒的能力,而他们有意无意的泄露或许才是这次瘟疫大流行的源头。对此,石正丽和舒红兵们心知肚明,他们背后的江派势力也心知肚明。

心知肚明的他们在疫情依旧严峻的情况下,在官方严厉的防控措施下,跑到上海又为的什么呢?大会的目的是“为推动感染、免疫及药物开发领域的基础科研、技术转化及临床应用搭建一个交流、合作的高端平台”,讨论了包括病毒和细菌等病原体的感染机制以及免疫调控,生物分子合成,感染性疾病的检测以及疫苗、药物的开发策略等。

作为病毒专家,他们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不妨先看看他们在大会上的报告。舒红兵的报告是《抗病毒天然免疫调控机制》,陈化兰的是《禽流感病毒的致病机制》,石正丽的是《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交叉中和与泛疫苗开发的潜力》(cross neutralization of SARS-related coronaviruses and the potential of pan-vaccine development)。

笔者对于病毒、疫苗完全是门外汉,但很好奇在当局强迫国人打疫苗的当下,舒红兵所言的抗病毒天然免疫调控机制会如何形成,石正丽所言的泛疫苗开发真的能研发出来吗?所谓泛疫苗,说的是可以应对不断变异的新冠毒株的广谱新冠疫苗,石正丽难道已经掌握所有病毒序列才有如此底气吗?不管怎样,他们完成了站台的任务。

而在打着学术交流的旗号下,江绵恒在此时组织这样一个有指向性的大会,要对外传递怎样的信息呢?以手中握有病毒威胁中南海不要对江家赶尽杀绝?准备通过新药开发借机牟利?亦或是其他。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疫情最前线】江绵恒生物工程大本营被清洗
【役情最前线】中共强打疫苗 不当白老鼠就入黑名单
岳山:猝死的杨雄牵涉江绵恒在上海新大本营
【远见快评】美爆病毒猛料 石正丽八大谎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