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花粉带入灾难性细菌 政府应否赔偿?

图为2011年11月16日,时任工党领袖Phil Goff在Te Puke的Trevelyan猕猴桃果园,因PSA疾病而被切掉的黄金猕猴桃藤前对媒体讲话。(Marty Melville/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1年0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安琪新西兰编译报导)据Newsroom 报导,本月,猕猴桃种植者将前往最高法院,要求政府对因官员失职而导致的对猕猴桃果藤致命的PSA病害给予赔偿。

20096月,农林部MAF (现隶属于初级产业部MPI)批准了一些中国猕猴桃花粉的进口许可证,结果证明这些花粉受到了能杀死果藤的胞菌PSA (pseudomonas syringae pv. actinidiae)污染

其影响是毁灭性的。花粉感染了Te Puke的一个农场,然后又感染了更多的农场,随着这种疾病在北岛蔓延,整个果园都被摧毁,数百名农民损失了数亿元。

果农在高等法院胜诉

200多名种植者聚集在一起提起集体诉讼,控告政府的疏忽,要求赔偿3.5亿元。他们认为,PSA感染的植物材料进入新西兰是因为MPI未能正确履行其职责,政府应该给予他们相应的补偿

高等法院认同了他们的说法。法院裁定MPI对猕猴桃种植者负有“责任”,在允许花粉进入该国时存在疏忽。重要的是,判决书指出,犯了业务错误(而不是政策错误)的政府部门或官员应该像其他人一样被起诉要求赔偿——这是法院过去不愿意说的。

果农在上诉法院败诉

这对政府来说是个坏消息,因为官员总会犯错。政府提出了上诉。而这次,它赢了。

上诉法院说,当政府未能遵守自己的协议,签发了中国花粉进口许可证,然后没有在边境进行适当检查时,政府是有过失的。政府应该对PSA及其造成的数百万元的破坏负责。

但是政府不必付钱。

上诉法院的法官认为,《生物安全法》的某些规定(第163条)赋予了官方(Crown)豁免权,使其不必为此直接承担责任;还有“不确定性”的粗糙概念,使被告免于在不确定的时间内向不确定的人数支付不确定的金额。

上诉法院判决惹质疑

猕猴桃种植者不同意这样的判决。他们争辩说,新西兰的《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确保人民有权起诉政府,并说第163条并没有保护官方免受疏忽的罪责。

另外,不确定性在这里不相关。有特定的索赔人群体要求特定的金额。

领导果农索赔的约翰·卡梅伦(John Cameron)说:“如果MPI遵守合同规定并遵循自己的规则和协议,PSA造成的破坏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种植者对他们的损失要求补偿是合理的。”

他们质疑:“如果政府在本案中不承担责任,那么他们何时要为过失行为承担责任?

进军最高法院

本月,该案将进入最高法院审理。

奥克兰大学副教授汉娜·威尔伯格(Hanna Wilberg)认为,此案的意义在于最高法院可能会澄清一些“尚未解决的法律领域”。例如,什么时候官方可以免于赔偿。

原则上,官方不应受到与其他人不同的对待,官方可以为自己的错误负责。

她说,过去被告和原告之间的联系通常只与一个已知的个人,或一个界定严密的群体有关。而这起案件比较不确定,因为这是一个很大的群体。

律师事务所Bell Gully的诉讼合伙人苏菲·伊斯特(Sophie East)也表示,此案令人思考的地方在于履行职责失败导致损失的情况下,官方应承担的责任是什么?

以政府应对中共病毒疫情为例。如果在边境或隔离酒店发生的错误导致重新实施封锁,企业是否可能要求赔偿?

她说,如果最高法院维持高等法院的判决,这个案子将对MPI不利。政府可能会考虑引入一项法律,排除或限制自己的责任。这种做法不多见,但却可能是必要的。

与此同时,疫情的爆发使得最高法院的裁决在此时变得更加关键。

责任编辑: 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