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瀞(彩墨)

作者:徐明义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瀞(彩墨)。(局部)。(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的元素,不外乎洁净、宁谧与安详,一尘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嚣和烦扰,纯化自己的心灵。

在这里,我们以“蓝色系”来呈现画面的干爽、纯洁与安静——一处纯然无垢的净土。

在深深浅浅的蓝色丘陵和群山之间的隐处,我们安插一两座民宅。住在那里的人,呼吸干净清新的空气;喝纯然甘醇的饮水,吃丝毫不受污染的食物,他们平静、祥和、与世无争,他们就是住在桃花源里面的人。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瀞(彩墨)。70×70cm。(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Clean and neat  ink and color painting

The element of clean is neat, quiet and serene, spotless, excludes the secular noises and upsets, purify our own heart.

Herewith, we use “blue color series” to present the dryness, purity and quietness of the picture – a virgin and pure land.

Somewhere between the deep and shallow blue hills and the mountains, two houses are set. Those who live there breathe clean and fresh air; they drink pure and sweet drinking water and eat uncontaminated food. These people are calm, peaceful, and non-combative, so they are the people who live in Xanadu.@

点阅【徐明义画集】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昌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爱美术的徐明义,师范学校毕业服务期满后,在报考大学时,因担心学美术无法过活而填中文系,毕业后教了一辈子国文。尔后,进修考取文大艺术研究所甲组硕士,因缘际会,在退休前转为美术老师。如今,出版个人画集7册、散文集1册;徐明义善彩墨画,用色浓烈瑰丽,允为个人特殊之画风,擅长山水、花鸟;偶亦展布流沙画,以黑沙流淌于纸上而成,为极特殊之画风画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妇和少数上班族,利用空余闲暇时抽空画画,浸润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乐此不疲,经过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将在桃园图书馆平镇分馆 1楼文化馆的“徐明义师生联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诸于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与赞许。
  •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回乡(彩墨)
    杜甫诗:“欲浮江海去,此别意茫然。”现在,咱们依杜诗诗意作这样的构图。 这名告老还乡的老将军,骑着一匹黑驴,走着走着,走到一处悬崖边,前面已然无路可走,他停马驻足,迟疑着、斟酌着:是不是走回头路?该不该……。
  • 台湾处处有这样的景色——草木茏葱、温暖多雨又潮湿,却景色宜人。 现在,在这么一座不高不矮的山脚下,有草原向这边延伸过来,形成一段平坦的阶地,远远一条流瀑冲泻而下,渔人在他家附近的溪边垂钓,画面很有“诗情”的氛围。
  • 一座吊桥在猛烈冲激的瀑布旁穿过,像古人说的“长虹卧波”。我们走过瀑布旁,会有一股凉意。因为瀑水下冲之际,会激起带水汽的“涧风”,有时还会冷得令人打颤呢。
  • 宋‧辛弃疾说:退隐之后做什么最适宜?——宜醉、宜游、宜睡;那么醉饱、睡饱之后呢?——管竹、管山、管水。 这是一个伟大诗人将军退隐之后所表达出来的心情——唉,世事烦杂,国事如麻,我年纪也大了,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就放松自我,醉饱睡饱之后,就去游山玩水,看云海、听流泉,驾着一叶小船,轻舟短楫,任它漂流,船停在哪里就在那里上岸吧。
  • 芙蓉很入画,所以很多人都喜欢画它。以前在台北读书的时候,去“国际学舍”找朋友,在外面空地的围篱那边看到整排的芙蓉树,群体开花的时候真的是热闹缤纷,美丽极了。
  •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来的地方杂乱的长着树木,林木的后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筑有一座野亭,野亭左侧冲下两道飞泉,滞贮成一泓坳塘,之后再汇聚而下,我们仿佛听得到哗哗的流泉声。
  •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个展。一位老先生拉着我,找到挂在墙角的一幅画作,说:“你就画你这样的画,其它的就让别人去画。”他当时很鼓励我用大色块、大墨块的构图,认为这样的画很有特色,也很有张力。
  • 偶尔在画画的当儿会突发奇想:技巧再好也比不上境界的深奇,境界应该是比技巧更重要吧。 就如同吾人画工笔画,好像只要时间足够,就能够有一张色彩斑斓的、瑰丽的、有装饰性的画出来,而全然可以不顾它是不是有内涵、有思想;也不管会不会把它给画“板”了。(板就是死板、呆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