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鸣晓月窑家墟(33)

作者:容亁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六)

演唱中途,有人上前献花。演唱完毕,他得体地说着一些感恩之类的应酬辞。

我已经有点酒意,情不自禁起身离开座位,众目睽睽之下毅然走上舞台,伸开双臂紧紧拥抱了他……

我拥抱的不是歌手不是偶像,我拥抱的是一种遗落荒野的回忆,它有关窑家,有关我们昨日的泪笑,那么苍凉那么凄美又那么无奈。这是两个四十多岁男人之间有力度的拥抱,是在岁月磨砺之后面对沧海的无言感慨。

他没有拒绝,立即伸手抱住了我的腰。这是今晚我所能给予他的最高礼遇,这是他给予我的隐藏在冷漠外壳之下一瞬间的融化……

台下一片安静,我能感觉得到现场摄像机、手机摄像头纷纷向我们拥抱的背影拍个不停……

我转过身来,一手搂着他一手握住唛说:我们曾经一起长大……

启凡辞了工,他又开始频频出没小镇新墟街。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小镇的启凡肯定不是深圳的启凡了。

大哥的话着实如一把刀子戳伤了他。

只有拒绝才不会有伤害。从此,他就不许老母亲再去给他送饭包括探望他,其他亲人也不许。小镇人都说他怪,担心他步当年母亲的后尘会不会疯掉。

启凡平时都不煮饭,一个人,嫌费事。房里堆了成箱成箱的即食面或挂面。不少时候也到小镇农贸市场的食摊上花几块钱解决肚子问题。每天必不可少的两样“家务”是:灌满一壶白开水,洗净半桶子衣服。其余时间不外是闲逛和学习。

他常常到熟人的店铺去看看电视,翻看地方日报和晚报,了解歌坛最新信息和赛事情况,颇有小狮隐蔽草莽之间伺机跃跃欲试的样子。

尽管启凡是未成名的歌手,但不等于他是一个永没机会成名的人。

镇上一个小学校友开的理发店出现了他的身影。凡是歌星都重视自己的形象,而重视形象就得重视发型。发型,那是为形象负责的直接证据,启凡也不例外。身材和相貌是爸妈给的,无法改变,而发型可以随心所欲去改变——除非天生秃子。

理发师夫妇没念多少书,理发师父母在理发师很小时就离异,单亲家庭长大的他尝够人生辛酸冷暖,因此颇理解启凡处境,也敬重他是一个进取的读书人,为他弄发型时很认真,价格上也体谅他。聊得投机了,理发师就极为小心地问他:到深圳打工这么多年了,你该发财了吧,有了钱可考虑成个家啊。

那时县城刚刚出现首批商品房,还是新生事物。按照启凡的存款数目,买一套房子还是绰绰有余的。可他的远大目标却不是房子也不是成家。

启凡避开话题,他当然知道这是人家旁敲侧击的善意提醒。他已经一贫如洗。他听不进去。

每当有人对他的理想表示怀疑时,他会手势生动地往胸前一伸,好像指挥家音乐会上的前奏动作,然后纤秀的手指上下翻飞,演讲般比划着。这次他在小店里又演绎起他对当今歌坛的见解,嘴角微微泛起了白沫。

他崇尚的是“实力派”歌手。他不容置辩地有条有理地罗列“偶像派”歌手在音域、音色、演绎功力、台面风格等方面的缺陷和不足,举例论证丑星凭唱功也可成名,如台湾的赵传,他不是有一首很有名的歌曲《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吗?你有没有听过?传唱很广呢。还有林子祥长得也不怎么样吧……

他竭力让你不得不服“偶像派”是短命的,是幼稚的,是昙花一现的,而相信他是有潜力的,他就愿意做一个这类型的歌手,讲唱功,不讲外貌。艺术有时候跟外在形式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内容才是生命,形式到底是外衣——可是,我们都知道,外衣总得穿上的。

如你坚持己见,试图说服他,最终你也不得不担心友谊受伤而自觉中止辩论,因为他虽口若悬河,而脸色却越来越不好看了……

唉,毕竟一个人坚持自己的理想也不是什么过错呵,说不定真的会有奇迹出现。

理发师夫妇对他又同情又佩服,想收他为徒,先解决目前窘境再说。他谢绝了。夫妇俩诚意邀他跟他们合伙开饭,反正他们还有几位雇员,每天都要做大锅饭的,这样帮他省点费用。不就是多一双碗筷,多抓一把米吗?朋友不计较。启凡答应了。知道目前自己的境况是惹不起任何疾病的,有洁癖的他自备了专用的饮食用具。

这样过了半年,饮食改善了,他脸色好看了些。不久外面有些闲言碎语传到耳里,他又不干了,那位朋友再三挽留无效,只好任他意。他又自由自在地在外面大排档或者混在中学饭堂去买熟食了。

一次,我返家乡小镇,听说启凡还在小镇上,我决定找找他,他不在宿舍,也不在理发店,更不会回到老屋母亲那边。我跑了好几趟,才在镇中学门口碰上他。启凡表情淡淡地跟我打过招呼。他瘦小依旧,但憔悴多了,眼晴灰黄无神,我的心一阵刺痛。我提议说咱们找个地方坐坐吧。

时逢假期,我们就近步入静悄悄的校园,在一处树荫的石凳坐下。

启凡不待我开腔,一脸冷峻地抢先声明:“阿坤,咱俩今天在这里聊天,是出自我们小时候的伙伴交情。别跟我提什么亲人,我们之间也不存在什么亲戚关系,那东西对我没有任何意义,我弱小无力,不需要那些无用的东西来干扰我。我很累。”

嗯,你多心了,我来看你跟其他人有乜关系?朋友之间交流一下人生看法该不过分吧,我们都快四年没碰面了——我说。

他的话有刺,像警告,我忍下了。警告有时来自自身的脆弱,未必是高尚的为他的预警。

哦,这是你小兰姐让我转给你的生活费。我递给他一个信封,里面有四百块钱。

这些年你不容易,你姐让你在外多照顾好自己身体,按时吃饭,吃热的,不吃冷馊东西。

他默默接过信封。他在深圳那些年,每隔一段时间都大把大把向姐姐汇款,不少帮助这个他唯一愿意来往的嫁在乡下的小姐姐。现在他接受姐姐的资助,却拒绝与她见面。

我苦笑一声:惭愧,我帮不了你什么,我曾经的理想都碎成一地鸡毛,现实已经把我磨成一个为吃喝拉撒操心的俗人。

你,毕竟与我不同的。启凡语气缓和了一些,漠视前方透露说,上中学后,他营养不良的瘦弱体质,根本无法应付高中阶段压力山大的繁重功课,拉下的科目多,大学之梦岌岌可危。因功课赶不平衡,在初中毕业那年已经休学了一年,他不想休学历史重演。而父亲平反后,原单位照顾他的那点可怜的抚恤金,勉强够他填肚子,也即将到期停发。那时他倍感苦恼却无处倾诉。

我记起来了。几年前,他的小兰姐姐上城找到我打听他下落,曾黯然提起,弟弟整个高中阶段,因没有条件照顾好自己,不仅患上了营养不良,而且生活费用都成了问题。启凡忧虑就算考上大学恐怕家里也供不起。因为没有哪个兄姐对他保证过经济上支持他再读下去。他需要这保证。她作为启凡最小的姐姐那时刚刚高中毕业,给人打临工勉强糊口,偶尔挤出来一点钱给弟弟也无济于事。弟弟常常捉襟见肘,掏不出付复习资料费和购买自己喜欢的音乐磁带、杂志的钱。有时见到别的同学父母从外地来校探望儿女的情形,弟弟总是情不自禁地想:“假如父亲还在,就好了……”

然而,生活是没有假如的。还有,无业的母亲“遗风犹存”,与处于青春叛逆期的他关系不好,一见面就冲突,一些需要商量解决的事刚刚开口,没谈上两句就胎死腹中 ……强烈的挫败感、被抛弃感萦绕着他。小兰姐姐对弟弟感到愧疚,一个劲怪自己没本事赚到钱支持弟弟,要不他也不致流浪至今。

我能想像,八十年代空前繁荣的文化出版业,琳琅满目的刊物、书籍雨后春笋般招摇在书店、书亭、学校门口的书摊,时时诱惑着一颗渴望求知的少年心。那时启凡干咽口水的样子,比少吃几顿饭还难受……

启凡忽然站起身说,我还有点事,先这样。你若有空我们晚上出来见面。

好吧。

文革狂飙收锣罢鼓的八十年代,止戈散马的人们终于看清了自己尴尬的现状,穷怕了的各行各业高呼“把失去的光阴夺回来”,大家快马加鞭奔驰在致富路上,也许是脑子挂满‘夺’得太多的东西,连累坏了神经细胞都顾不上。向四个现代化进军的改开初期,教育主流仍然是应试教育、精英教育,唯分数唯成绩论,精神卫生健康又有谁提起?又有多少学校关注过给予过学生应有的心理疏导?比如启凡。待续@*

责任编辑:唐翔安

点阅【鸡鸣晓月窑家墟】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人类从未像今天这样认真去审视时代洪流中微弱的个人命运、遗失的良知底线、历史与未来的关系……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湮没岁月里的窑址,历经沧海桑田后只剩几处土坵,陪伴着步履蹒跚的老人留守在村庄、林地、田头,它们是更长久的沉默的留守者。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们不再像他们的祖父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生活,他们不再成为某种政治运动下卑微又惶恐的生命或者愚昧无知的工具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那是全国展开打击“车匪路霸”的前一年,他们载着一车货物,开车经过粤桂湘三省交界地时,天已黑透,前没着村后不见店的路段,他们的货车刚转过一个弯道不远,忽然,三四十米开外跳出来五六个蒙面大汉——剪径大盗来了——车前灯将他们手里明晃晃的大刀、锃亮的钢管照得一清二楚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底是谁把我们充满希望的生活搞得一塌糊涂?文革不是结束了吗?是不是道德的镜子已经支离破碎,人们看不清自己生存的世界全部真相了?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决不会放弃自己的理想,不管经受多少嘲笑,如果那是一个前生注定的负担,他愿意此生背负到死。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县城后,启凡却没有多少心思付给冰冷冷的各类电器,经常溜到周边CD专卖店去摆弄花花绿绿的唱碟,神侃流行歌坛的风吹草动,还一大早来到公园湖边练嗓。在店里有事没事嘬起尖嘴巴来吹口哨,还蛮好听的。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因为没钱交电费,电表老早就被人铅线封了,不久拆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五毛钱一斤的煤油,照样能够发光,有光就能照亮心中的梦,就一定能唤来歌神的垂青。他相信。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我爱文学,他爱音乐,碰面我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伤时善感的年月,启凡命运的小舟不时溅起的浪花似乎也打湿了我青春的衣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