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习李连喊别脱钩 陆惊爆公派杀人

人气 7321

【大纪元2021年04月21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三(4月21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林澜(主持人)。

今日焦点:习李连喊“别脱钩”,“经济北约”不怕中共战狼?进口疫苗10周内登陆,胡锡进炫耀可打辉瑞疫苗,从哪来?大陆“公派杀人”黑幕惊曝,细节骇人。

中共最高层习近平和李克强,一个星期以来,接连喊话,阻止美中脱钩;但前白宫国安副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上周在国会作证时说,是中共在采取“进攻性脱钩”,博明同时呼吁,建立经济北约,破解中共的政治经济战。

另一方面,媒体披露,北京可能在10个星期内,给进口疫苗发放许可,不过《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上周末透露,他有渠道拿到辉瑞疫苗,引起争议后,他很快删帖。进口疫苗是否再次成了中共权贵的特殊福利?中共对外展开疫苗外交,输出1亿多支疫苗,又要进口一亿支疫苗,一进一出,所求为何?

最后,大陆媒体报导,江苏省一名医生,参与非法器官摘取,但他竟说自己是公派的,整起事件背后的细节,让人越推敲越不寒而栗。

【习李连喊别脱钩 中共窥见危机或机会?】

主持人:4月20号,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上,通过视频,发表了2500多字的演讲。

习近平在演讲中宣称,“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人为‘筑墙’、‘脱钩’违背经济规律和市场规则,损人不利己。”中共官媒随后,统一用这句话,作为报导的标题。

这也是一个星期来,中共最高层第二次公开喊话,阻止脱钩。

就在一周前,4月13号,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与美国工商界领袖视频对话时也说,“脱钩对谁都没有好处。”并且呼吁,“在合作中出现的问题,还要在合作中去解决。”晓旭,李克强和习近平在短时间内,多次喊话“不要脱钩”,究竟是他们看到了脱钩延续的趋势,还是他们看到了阻止脱钩的机会?

林晓旭:我觉得这个事情确实有多个层面,一个是中共现在本身内外交困的局面,他们是害怕脱钩的。在这点上,是整个危机已经到这样一个状态,所以他们本身肯定是不希望跟美国、跟整个世界脱钩。特别是他们很明确,在政治方面,现在全球在围堵中共这类趋势,这个方面也是他们自己战狼外交促成的,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孤立状态,所以他也不得不跟伊朗和俄罗斯加强结盟等等。

它政治上更加孤立。科技方面也很明显地脱钩,特别是这个芯片的缺乏,是很明显的一个现状。最近台积电的前创始人张忠谋也说,就是中国举全国之力,也造不出高端的芯片。那么如果在高科技方面,因为现在是电子时代,高科技方面,如果芯片不能够供应上来,跟全球脱钩的话,对中共来说的打击也是非常大的。

举一个例子,经济方面很多一带一路的计划在全球受挫,对于中共来说,自己本身的这个债务危机也是非常严重。它严重地依赖外面,特别是美国的输血,它才能够进一步地能够生存下去。

所以从多个方面来看,我觉得他们知道,如果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跟中共脱钩的话,对中共的打击是非常巨大的,所以它一定是要放软身段,希望不要脱钩,强调合作。

可是它在其它方面的行为,它在整个印太地区的霸凌,它的一带一路所造成的债务陷阱等等,对美国的渗透,来窃取这个知识产权等等方方面面的,有人觉得这个就是一个强盗。但是强盗又告诉你,要允许我进一步跟你合作,其实就是要进一步地能够抢劫,你要让我进一步洗劫你,你跟我继续合作,又要容忍我的霸凌。

所以实际上这句话也是两面的,它实际上要国际社会更加容忍中共的霸凌行为。所以这个中共是非常狡猾的,一方面要虚张声势,一定要在各方面挑起冲突,制造更多区域性的不稳定;另外一方面又要高举大旗,我也是要创造地球命运共同体,要国际社会进一步合作,不要跟我脱钩。

所以这是非常两面性的一个狡猾的表演,但是也反映出来,它确实是害怕脱钩。所以我觉它是害怕国际社会进一步朝向脱钩这个趋势去快速发展,所以它要拉回来一点;但是它实际上是要国际社会容忍它,给它更多的生存机会,它才能更有机会霸凌创造更多不稳定的因素。

主持人:戈壁东先生,您怎么看?我们看到,最近中共高层接连喊话说,脱钩对谁都没有好处,背后的盘算到底是什么呢?

戈壁东:晓旭说了不少,我觉得不错,我补充两点。第一,中共今日成为世界暴发户的来源,第二点,脱钩以后的中国经济。你看今天中共成为世界的暴发户,主要原因有二点,第一点是贫困落后,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第二是拥有世界最廉价的血汗劳工,其实当时的中美建交之前的中国,绝对跟现在最落后的非洲国家也差不多,我们都是经历过的人。

开放以后,西方所有的淘汰产品在中国都成了热销品和奢侈品,这个巨大的外来的商品流通,其实是中国最初的经济起点,也是中共最大的原始积累的来源。中国在上个世纪有一个特别名词,叫“倒爷”,六四前有个口号叫“反官倒”,说的就是那个时期,中共在流通领域的一个状态。

这是一。第二,在开放以前,中国是一个农民国家,农民占87%,在中共穷折腾几十年以后,贫困的中国农民,在开放以后,就变成了世界上最廉价的劳动力,吸引大量的西方低端加工企业的进入。

那么西方在一百多年之前,已经被禁止的那些血汗工作,在中国重演,这个是中共最基础、最早的原始积累。那么第二,显然中国成为国际暴发户的主要依赖,他来源什么呢?一个是国际商品的流通,严格说起来,中国这个经济,是建立在商品流通和加工业上面,中国的进出口贸易,过去占经济总量的60%~70%,那么你说如果一旦脱钩,(随之就有)外贸企业倒闭潮,出现大量的失业人群。

换句话说,你依赖西方产品和资本的输入,中国才成为现在的暴发户,如果一旦脱钩,换句话说,他就直接回到了40年前,你说这个事情谁怕脱钩?

主持人:刚才戈壁东先生讲到,中共也很担心供应链、产业链的转移,因为我们知道外贸产业,在中国直接带动了可能是1.8亿人就业,占就业人口的20%以上。所以中共去年提出“六稳”,也是很担心这种脱钩的趋势,所以它提到“稳就业”,它看到了这个趋势可能会带来的冲击。除了供应链、产业链转移以外,秦鹏跟我们盘点一下,现在中美在哪些领域正在脱钩,或者准备脱钩,这个趋势在不在延续?

秦鹏:对,晓旭还有戈壁东先生,主要是讲的高科技领域的脱钩。那我们看到除了芯片,还有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生命科学、空间技术等等这些领域,都在脱钩。

在教育和交流领域的话,我们知道是在川普时代,是在逐步地限制一些敏感行业中共研究生以上的研究人员,来美国读书或研究,这个趋势我觉得肯定会继续。

主持人:川普政府很担心的一点,是很多中共军方学术人员,以民间的名义来美国学习,“外国采蜜,回中国去酿蜜”。

秦鹏:对,中共(将学到的技术)运用到军事领域区,然后成为侵略世界的工具,所以美国是高度防范的。我相信在未来的拜登政府,其实也会延续相关领域这种政策。

那么第三大脱钩的领域,是金融领域。我们看到,已经开始要求中共这些企业,中国的一种中概股,必须是披露信息或者是审查报告,如果不能做到的话,未来三年之内,那可能就统统会赶走。

我们还看到,要求在美国上市的企业披露,有没有中国共产党员,董事会章程里边有没有共产党相关的政策要求。开始了非常严格的一些限制。当然,中共可能会做一些偷梁换柱,或者是瞒天过海的一些做法,我觉得这里面还有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会继续玩下去。

中概股在美国上市的规模有多少呢,两万亿美元,所以一旦这些被打倒的话,它其实会丧失到金钱之外,很多的这种附属的国际市场或者并购机会。

【博明:中共“进攻性脱钩” 贸易武器化

主持人:川普时期的白宫副国安顾问博明,上个星期呢在国会作证的时候,他就说中共正在进行一个大胆的策略,就是进攻性脱钩。简单来说,北京意图减少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同时呢让全世界越来越依赖中国,再利用这个优势,这个杠杆,在全世界推动北京的专制政治的目的。北京想要成为高科技产品供应链的唯一的供应者,这样呢他们就可以对全世界中断供货,而且不止是不买你的产品,也不给你们关键物品,这是博明的观点。

简单来说,博明的意思就是,中共正在将贸易武器化。但一些人为中共辩解,说中共减少对外界依赖,其实是为了回应美国的贸易战,它是一个以攻为守的举措,是防御性的,而不是进攻性的。您的看法呢?

秦鹏:我觉得中共进攻性脱钩的因素更多。因为中共的这些所作所为,在很多的时候是加了政治内涵,试图推动它的政治意图。比如说来讲的话,澳洲就是非常典型的,因为他提出来,对中共进行病毒来源的调查、要清算中共的责任,所以中共就不干了,它采取的就是拒绝买澳大利亚的煤炭以及红酒等等(进口)。

但因为没有买澳大利亚的煤炭,导致了中国的电力缺煤,很多地方缺电,所以这实际上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体现。但是你能够看出来,中共是一直不断地去寻求一切机会,把产业链作为一种工具或者武器,进攻性地去实施它的一个目标。

所以我觉得博明,还有西方的一些学者,越来越清醒地看到,中共它的目的不是简简单单为了保护本国企业,它更多的是为了推行中共的共产主义的一套目标,这才是对国际社会威胁最大的地方。

【“经济北约”倡议 若遇中共抵制 民主国家接手市场】

主持人:博明提出说,中共把贸易武器化,为了应对这种做法呢,提议要建立一个“经济北约”来应对。大家知道传统北约它的宗旨就是,对北约一个或几个成员国的攻击,就会被视为对北约所有缔约国的攻击,那么其它的缔约国都会采取行动来协助被攻击国。

那么“经济北约”的构想呢,是指一旦中共因为政治理由,对经济北约的成员国实施霸凌的话,那么成员国之间就相互分担,解决中共打压带来的损失,美国也会惩罚中共。晓旭,你觉得这种做法有没有可行性呢?

林晓旭:我觉得首先要看到,北约在1949年成立的时候,当时整个国际社会有一个共识:整个东欧被共产主义化,整个西欧在战后特别脆弱,为了遏制共产主义力量进一步扩张,所以才会在美国的领头作用下,成立这样一个北约。还有马歇尔计划帮助欧洲的复苏。所以当时成立北约这些国家有一个非常根本的共识,就是如何抑制共产主义的扩张。

现在北约的状态也不是理想的,包括川普总统曾经要求,北约的很多国家要履行他们的承诺,包括军费方面要提升到百分之二等等,很多北约国家做不到。现在北约组织的这些国家,他们对共产主义的威胁的共识,并不像当初那么明确。

这里面牵扯到,中共一带一路的很多计划,已经渗透到北约组织里面了,很多国家通过一带一路已经跟中共变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而且美国的领导力也不是像当初那种势不可挡的领导角色。

现在其实美国本身,现在就有相当多的问题。中共在美国的长期经营,有相当深的渗透,对美国的政治经济各方面的影响都是非常大的,包括经济方面要想脱钩也很难。

美国还在不断地往中共输血,美国的这些大投行,他们仍然看重中国的市场,还想最后捞一笔。美国的这些刺激经济政策,这些热钱,投行还是想把它拿到中国去进一步捞一把。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领导力不在的话,你要想成立“经济北约”是挺难的。因为你要想成立一个大规模的、新的国际性合约或机构,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是很难做到的。所以我个人是觉得,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比较有效的做法,就像美日印澳的“四方会谈”,小规模的,或者单边的。

比如说美日同盟,美韩同盟,美澳同盟,进一步去遏制中共,它可能更有效。而且呢,现在英国也脱欧了,你进一步要成立经济北约的话,英国如何加入,这些都是一些具体的问题,有很多实际方面的难度。

而真正对中共来说,它仍然最害怕美国。核心的问题是,美国如何堵住自己的漏洞,堵住被中共不断窃取的各种知识产权、经济、科技、军事方面的这种失血。如果美国要止血,美国自己本身要强大,这才是对中共最核心的对抗。

那同时呢,换一个角度说,真正对中共威胁最大的,其实是它自己的总加速师。习近平本人他所做出的贡献,远远超过外面的力量。所以在对抗中共方面,更有效地是从内部。我觉得国际社会现在很难联合起来,所以这个北约的概念,是一个建设性的建议,它是一种过渡性的方案,也是一个积极的建议,但是要想真的拉起来,现实方面很难做到,所以我觉得单边或者是小规模的大国之间的合作,是更有效的对抗。

【辉瑞疫苗10周内获许可? 胡锡进泄露权贵特供?】

主持人:关注完了美中关系,我们再来关注,这两天中国大陆一个非常引人关注的消息,上海的复星医药去年底和德国的BioNTech公司签了协议,今年将为中国供应至少一亿剂德国技术的新冠疫苗,由于这个BioNTech是美国辉瑞疫苗的合作方,所以很多人也误称说中国将进口1亿剂的辉瑞疫苗。

上周4月12号的时候,有大陆的互联网自媒体就传出消息说,复星集团进口的第一批辉瑞疫苗已经到达了中国,这个消息很快在微信传开了,但是很快又被全部的删除,那么进口疫苗到底有没有到中国,现在是迷雾重重。

《华尔街日报》4月19号就披露,中共是计划在今年7月份之前批准第一批第一款的外国疫苗,也就是德国BioNTech公司这款疫苗,那么预计未来十个星期,会为这款疫苗在中国的销售开绿灯,也就是说呢,进口疫苗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款在中国大陆拿到上市的许可。

不过呢,中共官媒《环球时报》的主编胡锡进4月16号就在微信上披露说,有人说能帮他拿到辉瑞的疫苗接种,但是呢,胡锡进就宣称说他害怕有副作用会面瘫,所以呢,还是选择接种了国产的国药疫苗。那么网友就立刻质疑说胡锡进是在炫耀特权,进口疫苗是不是再次成了中共权贵阶层的特殊待遇?很快胡锡进就把自己早前的这个帖子就给删除了。

戈壁东先生,您怎么看,胡锡进的讲话到底泄露了什么信息呢?

戈壁东:中共从海外进口疫苗这个事情,根本就是一个必然事件,也是极其中国特色的。中国特色很简单,就是最烂的、最有毒的给中国老百姓,稍微正常一点的商品用来出口给外国人使用,那么中共权贵只使用世界最好的东西。所以“特供”这个词是中国特有的名词,中共权贵只使用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是典型的一种极权政治的特征。

中共权贵的特供可以达到什么程度呢?我记得当时中国上海有一个市委书记叫黄菊,后来当了中央副总理,他生了癌症,上海拿了3亿4000万美金,到美国还是德国,进口了一台机器到上海,还准备建一个医院,结果医院还没建成,黄菊就死了。

我还看到过一个法国报导,说那个中国石化系统,中国最大的国有企业,有一个干部休养所,它里面比皇宫还奢侈,其中有一个吊灯,价值是1000万。他这个报导是这么说的,原来定了800万,那个老总认为不行,所以又买了一个1000万的。

共产党的奢侈罪恶特权到这种程度。所以呢,胡锡进现在讲的这些东西,在中国几乎不是新闻了。中共官员相互之间比的是什么呢,就是谁更无耻,谁更邪恶。

其实胡锡进在中共里面,也只是一个,有一点点东西就炫耀的小喽啰。在中共这个特权魔窟里,胡锡进还真算不上什么大鸟,但是呢,胡锡进这个讯息,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讯息,就是中共对自己的疫苗,你别看它一直在吹,我对世界输出了多少亿疫苗,但其实上,它对自己的疫苗完全没有任何信心。

它现在在逼老百姓用,还在全世界搞疫苗外交,但实际上它还是要用进口的,它也知道自己的东西不好。胡锡进事件泄漏了两个讯息,第一个讯息就是特权的讯息,第二个讯息就是中共对自己的疫苗完全没有信心。

主持人:晓旭你怎么看,中共对外出口了一亿多剂中国的疫苗,来实行疫苗外交,但是从去年底它又开始规划要从国外进口一亿剂疫苗,这一进一出,到底是为什么呢?

林晓旭:实际上整件事情反映了中共整个疫苗研发、生产,还有外交中的多方面的一个困境。实际上中共科兴疫苗,因为都是灭活的疫苗,实际上很难扩大生产规模的。记得(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前几周不是对外说,中国的疫苗效率不高,他其实还透露了一点,因为是灭活的疫苗。

这么高风险的病毒,你要想做灭活的疫苗,你就要大量攒高风险的病毒,对不对,所以你这个病毒量怎么样上去?是有很大的难度。所以当时高福曾经透露,他要把一些研究所的P3实验室, 暂时把它扩建成为一种工厂形式的。

但这种产量肯定是非常有限的。你看国际社会上,为什么先进的国家基本上不做灭活的疫苗呢?为什么HIV(艾滋病)没有灭活疫苗呢,Ebola(埃博拉病毒)基本也不做灭活的疫苗?因为你要攒这么大量的病毒,作为一个基础来做灭活的话,这个本身的生产过程是非常危险的。

我给你举一个例子,因为我以前做HIV研究,我们的实验室也是做活的HIV的病毒,也是用P3实验室的,我们也要做高病毒离心的。有一次在实验的过程中,离心机外面盖子打开了,里面离心机上有个水迹,后来我们马上就不敢打开了。

后来一检查,里面的管子破了。你想,那是高浓度的HIV的病毒。所以那个实验室,后来马上就封了四个星期,就不能用了,一定要彻底地消毒,要反复检查。所以对中共来说,实际上是冒着非常大的风险,去生产这个灭活的COVID-19的病毒。

因为这个病毒的毒性,他们还不完全了解的情况下,他已经制定这个策略,要做灭活的疫苗,对这个病毒量本身要攒很大,这个风险是非常大的。

所以它对外面是说,我们要出口一亿多剂疫苗,但是实际上它生产能力跟不上,所以它在疫苗外交面临的困境就是,它产量跟不上。另外它的保护率问题,所以产品生产能力有问题,质量有问题,而它对外又承诺了很多,订单又来了很多,所以实际上这方面是面临的困境的。

那同时呢,它又需要国外的疫苗进行合作,就是上海的复兴药业,要跟德国的BioNTech进行合作,拿国外的这个疫苗进来。复星药业的角色就像辉瑞跟BioNTech合作一样,技术是在BioNTech手上的,而复星只是负责市场。

所以严格地来说,中国并不是真的完完全全简单地进口外面的疫苗的问题,实际上是通过合作的方式,所以严格地来说,以后复星也在中国建立工厂去生产BioNTech的疫苗,逐渐会本土化,叫做复必泰。那么复必泰和复星首先在香港取得紧急许可,在香港尝试了,可是在香港尝试结果又不行,又出现了纰漏,所以它这里面就很尴尬。

可是它对BioNTech的订单已经下了,BioNTech已经承诺了给你1亿,中国已经预付了一些款项给BioNTech了,所以这里面它是很尴尬的。即使有问题,还是一定要用国外的疫苗。

那么胡锡进说的辉瑞疫苗,很可能是从其它的渠道中拿到了一些,比如说辉瑞的BioNTech的疫苗啊,所以它是一种特供的形式。但真正要向国内人推广的,是复星跟BioNTech合作的复必泰疫苗。

因为订单已经下了,中国也要扶持自己的复星药业。这些公司不是单一的私人企业,不是像国外大的医疗公司是私人企业,它是国家控制,国家大力扶持。就不管他产能跟不跟得上,质量好不好,一定还是把中国老百姓当做小白鼠,继续去实验,继续去推广的。

那么同时加上一些复星中外合资的做法,再去迎接新的疫苗,然后鼓励大家交叉,有新的方法,就是交叉打疫苗等等来弥补,所以它本身是陷入一个非常严重的困境。

【医生在黑救护车摘器官 出狱后辩解:公派行为】

主持人:刚才晓旭谈到这个实验室规范管理的问题,确实是非常重要,但是我们也看到中国大陆有一些消息,比如说前几年曾经有一个消息,就说大陆的一个院士,私自去盗卖实验室的动物,获利千万,所以就很让人质疑,中国大陆这些实验室的管理,到底有多么的不规范。那么谈到医疗的问题,其实大陆这两天还有个消息非常的引人关注。

大陆官方有个媒体叫做“封面新闻”,它4月18号呢就披露了一则骇人听闻的消息,

原江苏人民医院肝胆科外科主任医师叫陆某,他2018年2月14号这一天呢就接到了同事黄某的电话,让他去安徽省怀远县做一个器官摘取的手术,那么手术是在一辆私自改装过的救护车上完成的,摘取了死者的肝脏和双肾。那么几个月以后呢,死者的家属就以医生违背了亲属的意愿,非法摘取器官为由,把陆某这六人就告上了法院。

陆某去年8月被以故意毁坏尸体罪判处了一年零一个月的监禁,但是陆某随后就提起申诉,他表示说,他当时摘取器官是公派的行为,是执行公务,是按照单位和领导的意愿完成的,他完全不知道是非法摘取,那么现在这个案件还在进一步的审理中。

至于被摘取器官的对象是谁呢?大陆媒体报导宣称是一名被斧头砍伤了头颈部的女子叫李某,这个李某抢救无效死亡以后呢被摘除了器官,而同一时间,李某的儿子叫石某,是正处于昏迷状态,所以呢他对于母亲被摘除器官的事情是毫不知情。这个事情呢,虽然被官方媒体披露出来了,但是媒体报导里面呢是缺了很多细节,而且仔细推敲啊,会觉得非常的恐怖。

因为我们知道呢,器官摘取以后,它有一个热缺血的时间,还有一个冷缺血的时间,简单来说,人死亡后过不了多久,器官就会失去活性,无法再用移植,那么,这个被摘取器官的李某,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死亡的呢?

这名南京的医生陆某开车到安徽的怀远,至少要两个半小时,为什么死者的器官还可以用于移植,到底是人死了以后才通知医生摘取器官的,还是为了摘器官才让人死亡的,而这个器官的配型又是什么时候完成的呢?

如果死者的近亲不知道器官捐赠的事情,那么医生为什么敢做这个手术,为什么这个手术不在医院做,而要到一个改装过的救护车上做,为什么会有准备好的改装的救护车,是不是意味着有更多的类似的黑手术,甚至有一条地下产业链呢?如果有这样的产业链,那么受害者到底都包括谁,秦鹏,您的观察和分析?

秦鹏:有两个重要的信息,第一个呢,就是我们知道器官配型,一般几十个、甚至有的可能上百个人,才可能配到一个人。那么第二个信息,有一个冷缺血、热缺血问题,要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移植,否则的话器官也就废掉了,我们看到在中国的特定环境下,没有多少人去做器官捐献的,中国官方公布也不过是30万人的登记捐献。

而在美国有多少人捐献呢?2019年,有1.65亿人捐献,可是美国的手术量实际上没有中国的多。所以这种情况下的话,中国的器官到底哪来的,没人知道。

从科学角度来讲的话,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还是有很多盗取的器官,不管从监狱,还是一些信仰迫害,包括是法轮功的,或者是这些维族人等等迫害对象的,导致形成了地下的黑产业链,而这个黑产业链和国际上的所有的器官盗卖不同的地方在哪儿呢?这必然是个政府所主导的一个产业链。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今天各位嘉宾的精彩分析,也感谢您的收看。更多的精彩话题,新闻大家谈周五同一时间和您再见。

网络收看方式:

大纪元新闻网:https://www.epochtimes.com/gb/nf1334917.htm
新闻大家谈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为真相护航 为沉默发声,就在今天,支持大纪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唐人大纪元《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中国CDC泄密 美台交往松绑
【新闻大家谈】美信息反击战 推倒中共防火墙?
【新闻大家谈】拜登大动作习不安?港9人获刑
【新闻大家谈】美舰传南海三角包围辽宁号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成都49中坠楼谜案 3版本哪个靠谱
【拍案惊奇】飞弹狂轰以色列 铁穹上演震撼拦截
【新闻看点】以巴激烈冲突 美调解 蓬佩奥揭内幕
【财商天下】受习近平关照?宁德时代发迹内幕
【横河观点】美制裁610谁怕了 记者遇袭幕后谁?
【秦鹏直播】美再制裁中共官员 港警处长嫖妓被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