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华人肠癌晚期 术后不痛再未复发 医生称奇

78岁的Robert亲身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陈明/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5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芷青澳洲墨尔本采访报导)在熙熙攘攘的墨尔本市中心街头,人们常看到法轮功学员Robert面带微笑,把手里的真相资料递给每一个过路的人。有谁能想像,这位身体强健、面色红润的老人竟曾是一个结肠癌晚期患者?而且他样貌年轻,看起来根本不像78岁的人。

Robert曾是大连某大型国企的地区销售经理,因工作优秀,在退休后又被返聘,可以说日子过得顺心又富足。因儿子定居澳洲,所以Robert也在2011年来到墨尔本与家人团聚。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Robert一家人准备在这美丽的国度展开新生活之际,一场意外打乱了他们原本顺遂的生活。

确诊结肠癌晚期

2012年初,“我有一次上完厕所,可能由于马桶没有冲干净,家人发现马桶里有血迹,孩子便带我去医院检查。”Robert说,“结果出乎我们的意料,竟然是结肠癌,而且已是晚期。”

医生即刻安排时间做手术,因为我的情况比较严重,当时护士长、内科医生、手术医生、麻醉师都分别与我见了面。”也许一般人面对这样的结果都会几近崩溃,但此时Robert的心里却感到很平静。“因为来到澳洲后,我把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通读了一遍,我被深深地震撼了,有种脱胎换骨、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不住地埋怨自己,怎么我原来就没早点看书呢?”

原来,《转法轮》这本书在Robert的眼前摆了十多年,他都没拿起来读过。1997年,Robert的太太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亲眼见证了老伴在修炼前后精神和身体上的巨大变化。原来她有高血压,还有严重的头痛,每天都要吃止疼片,可炼法轮功后,她药不吃了,头也不疼了,以前不吃止疼片肯定不行。”

法轮功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不光发生在太太身上,Robert单位的几个领导也是亲身受益者。

“我们单位的总会计师、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等等,都在炼法轮功。我们的组织部长原来每年都要住院,每次去医院拿药都是一拿一大包,单位的药费不知给他花了多少。可修炼后,他也不用吃药了,也不用住院了,我就觉得这个功很神奇。”

在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后,Robert非常支持太太炼功,即使在1999年中共开始残酷镇压法轮功后,Robert依然支持太太修炼,也非常支持太太出去讲真相,发真相资料。他自己也在2004年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佛家讲缘分。也许是机缘未到,Robert虽然知道大法好,却一直没有修炼法轮功,直到来到墨尔本,“2011年11月份,我终于接受老伴的建议,认真地读了一遍《转法轮》。”他说。

“在手术前的这段时间,我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每学完一遍《转法轮》,思想上都有一个提高。对如何去面对现实、面对生死,我思想上也有了进一步的体悟。”

古人讲:朝闻道,夕可死。“我没有被病魔吓倒,更没有忧心忡忡。我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总是保持一种乐观的态度。在顺其自然的心态下,我几乎忘记了自己已是癌症晚期。儿子在亲友面前都说:你看我爸,都快做手术了,他好像一点事都没有一样。”

术后没有丝毫疼痛感 医生眼中的“特殊案例”

2012年2月份,Robert被推进了手术室,“在进手术室和麻醉前,我心里都一直默默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直到什么都不知道了。六个小时的手术结束后,我被推进病房,当时我很清醒,护士就进来询问我有没有疼痛的感觉,而我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

为以防万一,护士给了Robert止痛药一类的药品,可第二天查房时,护士很惊讶,止痛药怎么一点没动啊?回想这一幕,Robert也笑着说:“不疼我吃什么药啊?!”

手术第二天,医生便让Robert下地活动;手术三天后他就摘掉了身上所有的插管,“什么导尿管、排淤血管,全都摘掉,一周后我就出院了。”

“那时医生每天都会带着一批实习医生查房,当查到我这里时,医生便说我的精神状态很好,而且手术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例如肠黏连。”

“我可是一个吊瓶都没打,我从出院一直到现在,10年过去了,一粒药都没吃过。”

当时,和Robert同一个病房的患者,还是在他之前住院手术的,可直到Robert出院,那个病人还躺在病床上。

“出院后医生要我每周去一次医院进行例行检查,他们发现我身体的指标啊、参数啊都很正常。”

“当时我去医院检查时,医生就惊叹,怎么我这个患者和别的患者不一样。我就告诉医生,我不久前开始炼了法轮功,还给他带去了法轮功的简介。”

当时陪伴Robert去医院的华人翻译也在听闻Robert的经历后,主动找他要了法轮功的宣传单。

通常来说,结肠癌这种病以及手术的过程会对身体有较大伤害,因此康复护理是一个长期而困难的任务,但这个“普遍现象”却没有发生在Robert身上。

“手术后,法轮功的各种游行集会活动我从没落下,每次都参加。记得有一次是去150公里外的本迪戈(Bendigo)参加游行,一大早就出发,一直到下午四五点才回家,可一天走下来,我一点累的感觉都没有。”

据统计,在中国,肠癌术后复发转移率高达50%,其中有超过九成的复发转移发生在术后2到3年。然而10年过去了,Robert的肠癌不但没有复发,而且一片药都没吃过;生活中,他也处处事事都努力用法轮功的“真、善、忍”准则来要求自己。

将自己的神奇经历告诉每一个人

现在,已经78岁的Robert仍然有着半头黑发,每周都去法轮功的真相摊位义务向有缘人讲真相,而且每天还在乐呵呵地照顾着两个孙子。

“我觉得修炼法轮功确实感觉不一样,我的身体充满活力,家庭也和睦幸福。我的亲家也在墨尔本,每周都来我家一次,我们相处得非常融洽。无论从哪方面讲,修炼法轮功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很多行色匆匆的人可能不理解为何在这繁华喧闹的街头,一直有一群人在默默地坚守,风雨无阻、义无反顾地讲着法轮功真相。

Robert心里明白,如果不是法轮功,他今天根本就无法站在这里。所以,即使在真相点被不明真相的华人骂、吐口水,他也还是想将自己的神奇经历告诉每一个人。“尤其是现在很多人深受共产邪党文化的毒害,所以要让更多善良民众了解真相。”

在法轮功洪传世界29周年之际,Robert由衷向师父表达感恩之心:“从修炼法轮功以后,我就对师父、对大法感激不已。感谢师父对我的呵护,谢谢师父!”

责任编辑:李欣然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