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美国家实验室暗查武汉病毒所

人气 8873

【大纪元2021年05月05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三(5月5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林澜(主持人)。秦鹏:我是秦鹏。

连线嘉宾: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原北京律师赖建平;时事评论员横河。

今日焦点:美国家实验室绝密研究:支持病毒“实验室来源说”;密西西比州追责中共,传票递至武汉病毒研究所;战狼闹砸了,欧盟官员确认,习近平力推的合作协议被搁置。

美国家实验室绝密研究:病毒“实验室来源说”可信】

主持人:美国三大电视台之一的美国广播公司(ABC)的华盛顿特区附属电台ABC 7台,5月3号发表了一篇独家报导,首次披露,一年前,美国能源部下属的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缩写为LLNL),对COVID-19病毒的起源,进行了绝密研究,最终得出结论:当前大流行的病毒,不排除来自中国武汉的一家实验室。

报导说,劳伦斯-利弗莫尔实验室情报部门“Z部门”的研究人员,去年5月27号发布了这份“绝密”报告。报告认为,关于病毒起源,有2种理论都是合理的,分别是:实验室事故理论(也叫做实验室来源论),第二种是人接触了受感染动物后染病的理论(也叫做人畜共患病理论),报告认为,这两种理论都值得进一步调查。

ABC7台没有看到这份报告,但是采访了读过报告、或者被告知了报告内容的多个消息人士,证实了这些内容。

利弗莫尔实验室的发言人,向ABC7台证实了这份绝密报告的存在,但是拒绝提供更多信息。

这家媒体了解到,这份报告只被小范围,发给了当时川普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务院等少数几个机构。据说,有较低级别的官员对报告感兴趣,于是和“利弗莫尔”的科学家联系,寻求更多的信息,但被能源部和国务院的高级官员阻止了。

利弗莫尔实验室是美国2家专门为设计核武器成立的机构之一。

那么,为什么是由“利弗莫尔实验室”来主导这次的病毒研究?研究是否可信?有哪些信息支撑“实验室来源论”?就这些问题,我稍早连线采访了有生物医学专业研究背景的横河先生,来听听他的分析。

横河:在专业层面上,显然民间的很多研究机构,还有专家个人,他们和中共有很多合作关系,而又有一部分人和武汉病毒所有很多不仅是专业上的合作,还有经济上的来往,所以他们有很多利益冲突。

反而倒是像这个实验室,就是美国能源部主要研究机构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他是因为是能源部的,能源部以前核武器就是他们发展的,所以他对中共,可能还保持着冷战时候的一些保密制度,因此跟中共这方面的合作应该相对来说少,那么利益冲突也就更少一些。所以这个实验室反而倒是能够在不受政治干扰,或者是私人关系干扰的情况下,独立地做出调查和判断。

这次担任调查的部门,叫做Z部门。他原来实际上是研究核武器的防护的,能源部就是搞核武器的。后来又增加了新的功能,就是防生物武器和生化武器的防护作用,实际上这个实验室呢,他被认为是能源部最先进的防生物武器的实验室。

第二个问题,到现在为止,外界包括这次披露的媒体,他们并没有看到这份报告。他们是通过采访这个实验室的发言人,跟他肯定了有这个事件报告,但是因为这个报告标记的是绝密,所以不能跟你讨论这个内容问题。

但是我们知道事件的背景,就是世卫组织、一些研究机构、一些专家再加上科学期刊,他们是一面倒地反对“实验室泄漏说”,去推广“自然来源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报告能够让看到这个报告在美国政府的高层,包括总统和行政当局的最高官员,也能够让看到的国会议员,都能够接受他们的说法,他的证据。

从美国政府高层接受的程度来说的话,应该是相当充分的。所以从专业角度上来说,我相信这个实验室的报告是非常可信的。而且他是一个国家实验室,他本身的可信度声誉就非常好。

那么再加上这个实验室和参加调查的人员本身比较中立,没有利益冲突,因此我认为整个报告应该是非常可信的,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政府和其它国家的政府(相比),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基本上和其它国家不一致。

其它国家要不就是不说,即使是要求调查,也很少像美国政府这样作出结论来,我想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是他们(美国)自己最尖端的实验室,而且也同时又是研究情报的部门作出的报告。

第三个问题,对于实验室起源这个说法,有很多很多的信息可以来证明这一点,我觉得主要可以把它分成这几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就是地点。武汉离真正蝙蝠活动的云南的山洞、还有浙江的山洞,都有几千里路。它那个地方(武汉)冬天没有蝙蝠,而且那个地方本身也没有什么蝙蝠。但是武汉正好有一个病毒所,这个病毒所收集了全世界最多的蝙蝠和蝙蝠冠状病毒的样本,储存在那个地方,那这是一点,就从他的地点来说。

第二点就是,武汉病毒所正好是做了,而且正在做,蝙蝠的冠状病毒跨种感染的功能增强实验。就是说,怎么样从一个只感染蝙蝠、不感染其它动物的病毒,怎么把它改造成可以感染人的,或者感染其它动物的这种实验,就是跨种实验,而且也叫功能增强实验,就他们自己在做。因此,就有泄漏的可能性。

而且再加上,2018年的时候,美国国务院专家到武汉病毒所去参观,当时就向美国国务院提出了警告,说这个地方的生物安全防护非常值得担心。那就是说,并不像世卫的专家所说的,那个地方防护特别好,绝对不可能泄露。这是早就提出担心来了,这是专家去检查过的。

那么再一个就是,把中共病毒进行序列分析以后,确实发现了有人工改造的痕迹,我们先不管这个病毒最终是不是人工改造的产品,但是有改造过的痕迹。这一点是即使反对实验室泄漏说的人,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去驳斥的,他没办法驳斥。

还有一个,疫情爆发以后,这个武汉病毒所刻意否认和军方有合作关系,一直到最近,英国的媒体把他揭发出来了,就是根据他们的内部文件,证明武汉病毒所跟军方是在同一个大的项目里面,蝙蝠冠状病毒项目也是其中之一,那他为什么要刻意隐瞒呢?

主持人:好的,刚才看到的是稍早跟横河先生连线采访的视频,他也在自己的自媒体频道上,对这个话题做了更充分地阐述,感兴趣的观众可以搜索“横河观点”这个YouTube频道查看。那么至于利弗莫尔实验室这份报告,为什么至今没有公开,美国的情报部门是否还在继续相关的调查,我们也会继续关注为您跟进报导。

【美密西西比州追责中共 传票递至中南海及武毒所】

主持人:美国媒体报导,密西西比州总检察长林恩·菲奇(Lynn Fitch),在上周的一份声明中说,密西西比州将追究中共在疫情中的责任,为该州受到疫情重创的家庭和企业,找回公道,获得经济赔偿。

去年12月9号,密西西比州南区法院,向中国共产党和中共多个部委和地方政府,以及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出了传票:包括中共国家卫生委员会、应急管理部、民政部、湖北省政府、武汉市政府、武汉病毒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其中给中国共产党的传票,很可能寄到了中南海。

按照法律规定,这些实体接到传票后,应该在21天的时间做出回应,如果不做回应,地区法院会通知他们“将在默认情况下进行判决,来寻求投诉中的救济”。

赖律师,中共宣称自己治理疫情的行为属于主权行为,享有国家主权豁免,美国的地方法院没有权力行使管辖权。那么在您看来,这种地方层级的追责行动有国际法的依据吗,会有结果吗?

赖建平:从国际法法理的角度来说,确确实实,通常相似相关的行为是拥有主权豁免的。一个外国政府或者无论是联邦法院或者基层法院,你要把一个主权国家或者它的分支机构,或者主权国家的某一个部门或者某些个人或者实体作为一个被告呢,确确实实是有点问题的。

因为人家不应诉你也拿它没办法,你最后即使判决,人家不承认判决,不执行,你也拿它没办法。如果你要没收它的财产,它也可以没收你的财产,那就变成一个战争行为了。这个国际法的一般原则确实有主权豁免原则。

但是国际法原则也同时承认主权豁免不是绝对的,在特别的情况下,主权豁免是不成立的。我们知道二战以后,世界上展开了纽伦堡和东京两大审判,审判这些战犯。那么如果你要用主权豁免来解脱的话,就都不应该进行审判,但是事实上恰恰是这些战犯受到了审判。

所以这个问题现在看它有没有效,能不能把引向深入呢,关键在于国际社会的态度和决心,他们的意志。现在为止,疫情造成了一亿五千多万人的感染,三百二十三万人的死亡。这么惨重的危害,经济损失那是不计其数,国际社会你采取一个什么态度,你有没有决心去追究这个责任,这是国际社会共同的问题。

如果说国际社会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意志,他们愿意,敢于去做追责的行动,那么中共想用主权豁免原则是抵挡不住的。我的看法就是,究竟有没有用,究竟最后结果如何,取决于国际社会而不是法理本身。法理本身是提供了有主权豁免这个空间的,所以还是事在人为。

主持人:是,谈到国际社会现在有多大的决心和意志,来追究中共的责任,包括疫情扩散的责任,以及中共在中国人权迫害的责任,昨天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

【欧盟执委会副主席确认 搁置中欧投资协定】

主持人:欧盟执委会副主席、兼欧盟贸易专员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5月4号对法新社表示,欧盟执委会已经暂时搁置了批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努力。他表示,“很明显,在当前的形势下,随着欧盟对中国的制裁,以及中共的反制裁,包括对欧洲议会成员的制裁,环境不利于批准这项协议。”

他的发言人随后在推特上表示,《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技术部分,包括法律审核以及翻译工作还在进行。但是在政治层面,协议能否批准的前景,要取决于中欧关系如何演变。她强调官方没有正式决定搁置协议。

在欧洲,通过一项决策,简单来说涉及3个关键机构,第一个是欧盟执委会(European Commission)负责提起法案;随后,由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和欧盟部长理事会(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审理表决法案。

现在这三个关键的机构中已经有两个表示暂时不会讨论《中欧投资协议》了。秦鹏你怎么看,欧洲议会是3月底的时候,当时一被制裁,就表态说,取消讨论《中欧投资协议》。现在欧盟执委会也表示说这份协议事实上暂时被搁置了。当然他的措词也留下了很多空间。您怎么看这到底是有实质的意义,还是一个象征性的表态?

秦鹏:在我来看他的表态更多的是陈述一种事实,并不是像有人讲的说,欧盟把协议停滞了。主要是因为当前局面造成的停滞,可能是内部的人清楚,到底有多少欧洲议会的人未来会搁置、会反对这个法案,或是说如去推进的话会遇到什么麻烦,认识到这个协议要往下去推动是非常难的。

欧盟因为中共在新疆侵犯人权对其进行了制裁,而中共也采取了反报复行动,那么欧洲议会就不干了。不管是对中共抱有期望的人、还是说遭到报复的人,这种人群随着中共的在南中国海、东海、台海等等的所作所为,都很清楚中共不再是在内部侵犯人权,它一定会对外扩张,就跟当年的纳粹一样对外去进行扩张。

【欧洲议会第二大党团喊话 中共撤制裁再谈协议】

主持人:我们知道,《中欧投资协议》历经7年、35轮的马拉松谈判,最后是习近平同意做出重大让步,包括允许欧洲投资者在中国独资经营,不再像过去,必须和中方企业合资经营;另外还允许欧盟企业进入中国的金融服务、制造业和房地产领域等等。

当时很多国际媒体都解读说,中共做出重大让步,部分原因,是出于地缘政治的考量。是为了强化中共和欧盟的关系,分化美国与欧盟的关系,避免美国和欧盟结成抗击中共的联盟。

现在协议被搁置,对中共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挫折。

欧洲议会第二大团体“社会党和民主党”说,要想重新讨论这份协议,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中共必须解除对欧盟的报复性制裁。赖律师,考虑到这份协议对北京的重要性,您认为中共有没有可能做出这样的让步,取消对欧洲议会成员的报复性制裁?

赖建平:说实话这还很难准确地判断和预测。因为中共这样一个政权的性质,它一方面决定了它具有不可理解性、不可预见性,另外一方面它又有一个特性就是吃软怕硬。从习近平和中国政府跟川普(特朗普)在贸易谈判上来看,他有时候软有时候硬,最后不得不屈服在比之前更差的条件之下。

所以呢现在跟欧盟的关系究竟会往哪面发展,中共会不会中间突然为了所谓的更长远的利益,突然取消对这些议员们的制裁,把身段放低,这个很难预见。恐怕还得取决于双方的博弈,如果欧盟这方面的态度更加强硬一些,在行动策略上跟美国和其它盟友的合作更加紧密,我觉的中共屈服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相反地,如果说欧盟还是坚持原来的经济绥靖主义政策,姑息养奸,中共会觉得它有机可乘,就会一如既往强硬到底,战狼到底。

主持人:是,赖律师讲到中共的难以预测性,我们看到虽然中共的战狼外交在国际社会引起强烈的反弹,让更多的自由国家跟中共对立,但战狼外交却没有收敛的趋势,反而是越演越烈。秦鹏你的观察,为什么?

秦鹏:我觉得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中共的战狼外交取得了一些“成果”。比如说在疫情方面,它通过掩盖耍横、通过拖WHO的专家下水等等方式,成功地遏制了很多的国家对它追究责任。否则它面临的将是一个天价赔偿以及身败名裂。

在贸易上来讲,它认为战狼外交成功地避免了川普一次性达成一揽子的协议,只达成了一个部分,而且最后也没有完全执行。在欧洲也通过战狼外交,成功地恐吓某些国家。

为什么它很难就让步呢?因为中共的战狼政策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外交政策,很大一个程度上是对内的政策,把民众的民族主义煽动起来之后,就下不了台了。这两天(《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在网上遭到了五毛们或者小粉红的围攻,是因为觉得他对印度“还不够强硬”,这是他把民族主义气氛煽动起来之后,他反而会被战狼情绪反噬,所以他不敢。

主持人:所以一直有人说民族主义情绪是个双刃剑,当被煽动起来以后,中共自己也是骑虎难下。

【战狼反作用 中共或把欧盟推向美国】

主持人:去年12月30号,中、欧宣布,《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谈判已经完成。当时美国的焦点还在大选问题上,但是川普团队和拜登团队,都对欧盟的选择非常不满。

为什么呢?因为拜登提名的国安顾问沙利文,其实在中欧达成协议前,就喊话说“拜登-哈里斯政府希望尽早,和欧洲伙伴就我们共同关注的中国经济行为展开磋商。”言外之意是,希望欧盟等拜登上任后,再一起协商美、中、欧三方博弈的经贸关系。但显然,欧盟没有响应拜登团队的诉求。

秦鹏,当时欧盟的表现,被认为是要刻意撇开美国,为什么?

秦鹏:先讲为什么川普当时故意在美中贸易战,或者很多事情上撇开欧洲。因为他发现了,欧洲集体都是瞻前顾后,隔岸观火,最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你让他冲锋在前去跟中共打,他们做不到的。

所以川普就谈一个非常简单的做法,就是他直接来打,打了之后让大家看到中共实际上也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强大,对吧?特别在高科技上,他只要一卡脖子中共就玩完了。实际上通过这种方式,让欧洲慢慢地改变,这是川普当时的政策。

因为欧洲本身不像美国是一个整体,中共在欧洲实际上是通过在不同国家去做分裂,各个击破,把欧洲整体造成一定的分裂。这种政策下,带来了中欧投资协定的结果。

中共急于达成协议,欧洲呢,如果急于达成协议的话,美国这边不干,但是呢,欧洲又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既然你有这种心理,我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给中共要条件,所以恰恰我们看到中共在最后12月截止之前,突然性地降低了原来很多年不肯让步的好多方面。

所以欧洲认为有利可图,比如说新能源汽车、医疗卫生等等这些投资领域,这个时候他急于达成协议,觉得这种情况下可以把美国撇在一边,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因为在这方面他跟美国也是竞争对手。

主持人:所以某种程度上,您的意思是说,中共看到了美欧之间的裂痕,从而对欧洲施以恩惠,来进一步分化美欧关系。

秦鹏:对,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看到很多欧洲媒体批评说,欧盟实际上犯了很自私的错误,把自己的政治利益或是政治权力给让渡了,除了抛开了美国盟友之外,他在强制劳动以及少数民族权利等等方面,对中共没有进行要求,把这部分略过去了。

此外对于欧洲来说,损失了自己的道义原则,甚至在执行层面,只是叫“协调机制”。对中共的话,我们很清楚知道,如果没有一个非常严格的监督执行机制的话,中共可以有非常好的承诺,但是最后恐怕会打水漂的,欧盟当时的做法遭到了内部的一些批评。

主持人:是,现在有评论说,中共的这个战狼外交正在把欧洲推向美国。但是也有人说,恐怕不那么简单,因为欧洲内部现在有一种意识,就是欧洲应该更自立更自主,您认为会是怎样的趋势呢?

秦鹏:接下去很大程度取决于美国怎么做,我们现在有一点担心美国。尽管现在看起来,美国对中共好多地方是很强硬的,但是我们看到昨天,主管印太事务的官员坎贝尔,他说会在未来几个月内跟中共在很多方面进行正常化的沟通,包括在朝鲜问题上、国际事务上会有很多沟通。

之前我们也看到,在气候协议问题上也要跟中国达成合作,这些本身就是在给中共送钱,给中共送一些权力,送讨价还价的能力。我们很清楚在朝鲜问题上,中共是麻烦制造者,是祸害的来源,而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来源。

所以当时川普把中共撇开了,直接跟金正恩谈判。现在美国拜登政府似乎又想把中共拉进来,去解决一些国际问题。这种情况下欧洲可能有理由去对中共做退让、让步,这个麻烦恐怕会是美国造成的。

主持人:您提到的,这个是一个潜在的风险,可能欧洲再回到过去一些绥靖主义政策路上。其实我们也看到昨天欧盟执委会副主席,他的发言人在谈到这份《中欧全面投资协议》被暂时搁置的时候,也真的是预留了很多的空间,好像也有一种怕触怒中共的情绪在里面,她不断地强调说这份协议只是暂时的被搁置了,不是一个官方正式的决定,以后协议的前景如何,取决于中欧关系的大方向。

所以赖律师您怎么看,您预计《中欧投资协定》重启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赖律师:这个就是刚才我们已经聊过的一个问题,取决于双方的一个博弈。但是呢,这里其实有个更深层次的问题,一个很“形而上”的问题。最近呢,拜登似乎有这么一个意思,就是中美之间的竞争呢,是意识形态的竞争,是两种制度到底谁优谁劣,最后谁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的这么一种竞争。

那么这里有个深层次的政治哲学问题,那就是说民主政治和专制政治,在竞争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不同的特征。我们知道民主政治执政者,是由老百姓一人一票来进行选举。

所以呢,政客、政治家他要依从民意,服从民意,这是一个获胜的根本秘诀,最基本的一个招数。现在世道人心,整个全世界、全人类范围内来说呢,某种程度上都是一种道德滑坡。道德滑坡的话意味着,人们是更加富裕、更加世俗,更加谋求眼前的现实,所以民主国家这些普通老百姓就希望经济每天不断地变好,如果一下子日子比原来过得更苦,他们就不愿意了。

这样的话呢,意味着西方国家选举出来的领导人,他必须把搞好经济作为他的首要的任务,否则他本人、他的政党就很难连任,很难在国家政治里边继续保持一个地位。所以既然要搞好经济,它就会有一个重利、还是重义的问题,就有一个道义上的取舍问题。

这么多年来,其实国际社会很明显,大多数国家、大多数情况下采取了一个重利轻义的一个做法。虽然他们关注世界各地的人权,包括中国的人权问题,包括中国专制制度的问题,压迫和奴役的问题,但是呢,经常在与中国打交道的过程里面,会表现出非常软弱。

因为你一旦批评中国(中共),一旦对中国采取一些稍微强一点的措施,中国(中共)可能对你进行所谓的经济制裁,不跟你做生意,对你进行市场的进入阻碍,你就很难有经济发展的机会。所以很多国家基于选举政治,基于民意的取向,他们就宁愿睁只眼闭只眼,宁愿放纵中国(中共)对自己百姓的压迫和奴役,侵犯他们的基本人权。宁愿看着中共对国际社会不断地渗透和扩张,也要和中国做生意。

所以呢,这个牵扯到所谓的经济绥靖主义政策的问题。如果说欧洲和美国,整个西方国家的政客、政治家们不能站到一定的道义高度上,不能为了一个价值理念而牺牲局部的经济利益,还是那么短视的话呢,恐怕这个世界未来的走向就很难说了,很不乐观。所以欧盟和中国的投资贸易协定能不能继续地恢复往前走,我觉得恐怕还是很多因素、很多因果,一个博弈的持久过程。

这个算命不容易算,我只能说各种可能性都存在,都是开放性的,人是自由意志存在物、相互博弈,到底会走到哪一个最终的结局。但是呢,它是有规律的,你如果是这样,他就会这样,如果那样、他就会那样。因果是有关系的啊,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一点很重要,就是说担心欧洲和美国重新回到一个经济绥靖政策。现在也有很多人提到一个观点说,现在全球处于一个阻止中共崛起、阻止中共扩张的一个很关键的窗口期,您怎么看这个观点呢?

赖建平:是啊,窗口期就是给你一个有限的时期,如果在这个有限的时期里边,国际社会采取了得当的措施,而让这个庞然大物或者肌肉很发达的一个“利维坦”,能够得到某种程度的控制、抑制,那么回过头来,他对本国人民,对国际社会的危害就会降低、就会减小。

相反如果继续放任,继续为了做生意,为了市场,为了老百姓的日子,所谓的过得好一点,不择手段完全放弃价值理念的考量,这样的话,国际社会最终会承受一个后果。

因为中共它的本性,以及它所塑造的国家政治体制的本质,它是带有侵略性、扩张性、压迫性和奴役性的。所以一旦任何力量,包括国际社会对它这种扩张的道路形成一种障碍,形成一种制约,形成一种威胁的时候,它就会不惜代价地去消除这些障碍,弄不好最后发生世界大战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特别是现在南海、台湾、都已经成了火药桶,跟当年的巴尔干半岛基本上是类似的。为什么这样呢?就是因为它本身已经决定了,它必须要不断地往前扩张,不断地往前扩张,扩张总会遇到阻力,一旦遇到阻力,它就要采取一切的办法和手段去克服这个障碍。

所以这个有限的窗口期就意味着国际社会是不是允许、容忍中共继续采取一种单边主义,对国际社会采取巧取豪夺的一个方法和手段,不断地壮大和发展自身所谓的经济实力、技术实力。

我可以看一些东西,有的时候觉得也蛮悲哀的,因为单纯从经济、从技术、从科技、从物质的角度来说,中共这些年发展确实是相当快的,但是呢,最终是福是祸,我们还得走着瞧,走着看。

主持人:非常感谢赖律师和秦鹏今天的精彩评论,也感谢各位观众的收看。更多精彩话题,新闻大家谈,周五同一时间和您再见。

网络收看方式:

大纪元新闻网:https://www.epochtimes.com/gb/nf1334917.htm
新闻大家谈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为真相护航 为沉默发声,就在今天,支持大纪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中情局刻意淡化中共干预大选?
【新闻大家谈】川普幕僚:被低估的重要信息
【新闻大家谈】国际24专家:再查病毒起源
【新闻大家谈】武毒所新线索“美军传毒”破解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刘鹤传接烫手山芋 习巨资走毛老路?
【时事纵横】美中暗备星球大战?中防长遭打脸
【新闻大家谈】专访前核专家:亲见恐怖泄漏
【横河观点】爱国同心会中招 拜普会联俄抗共?
【财商天下】土猪拱白菜 励志还是可怕?
【未解之谜】香港风水毒局 破解有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