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27)震慑群枭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84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二十七章  震慑群枭

夏龙基本在深圳办公,不轻易上到香港。但最近一段时间,香港警察上中下各个部门都有点消极怠工,这让香港的抗议活动死灰复燃。

夏龙不得已大部分时间待在香港,督促香港警察部门和内地便衣、特务密切合作,力图把市民的抗议活动压下去。

当然夏龙自信自己的保安措施是完备的,每次出行都有四五辆车跟随,十几名军队特战队的队员护送。

像所有红二代、官二代子弟一样,香港独特的金融地位成为二代们洗钱、融资,然后再将洗出去的钱通过香港转回大陆投机股市、投资内地,获得外资优惠条件的重要跳板。

夏龙的女儿也是如此,在中环金融区一座大厦设立了一个私募基金,同时在附近大厦购置了一个接近200平方米的复式豪华套间,用于居住。

这样夏龙在香港时候,周末基本通过一个地下通道消失,出现在女儿的寓所和女儿共度晚餐。

但这个隐秘的通道,几个小时的消失时间,还是被中情局在香港保安部门的卧底察觉了,并进行了秘密跟踪,使得吴伟光可以设计出刺杀夏龙的绝密计划。

七月中旬的一个傍晚,两个身穿维修工服装的人,身背维修包出现在中环一座大厦的门卫进口,向门卫出示了维修公司的工作证,以及大厦内一家住户的申请单,便进入了大厦。

两人上到30楼的通风通道维修口,打开维修门,钻了进去。他们就是吴伟光和香港学生小黄。

小黄过去家在中环一带,对中环一带的地形熟悉,也参加过多次的刺杀行动,加上体型瘦小,被吴伟光选为助手。

对于吴伟光又一次亲自出手,老刘和雷诺都不同意,雷诺在电话里反复劝说。

吴伟光认为这次任务难度不大,风险也小,但意义重大。因为前期中情局的工作,大厦的通风管道图、结构图已经拿到,他和小黄只需要进入大厦30层的维修门,就可以进入大厦通风管道系统。

然后通过通风系统的竖井进入到28楼的通风管道,爬入通向夏龙女儿套间里的通风窗口,基本就完成任务的一大半。

但是需要操作者的经验、临机处断的能力,目前这些学生中还没有一个具备。

为了万无一失地完成这次影响未来的重大任务,吴伟光决定亲自出手。

雷诺劝说不成,便启动五名中情局的卧底干员配合吴伟光的操作。两名负责监控夏龙,随时将其行踪通报;三名在大厦外围越野车内等待候命,随时准备营救,帮助吴伟光他们撤离。

吴伟光和小黄顺利进入了通风管道,在竖井里架设攀爬钩具,下到了28楼的通风系统。撬开了通向套间系统铁栅格,进入了套间通风系统。小心翼翼地花了半个小时时间爬到了夏龙女儿套间的上层通风管道,分别在大厅、厨房、休息间通风口安装好自动释放气体装置,就开始等待消息,并通过通风窗口观察室内状态。

套间内目前只有两个人,一个在书房,一个在厨房。看得出一个是夏龙的女儿,还有一个是保姆。

七点左右,耳机传来呼叫声“目标启动”。

夏龙的秘密通道就是通过新华社总部大厦的一条隐秘地下通道,进入到附近两百米远的一座大厦的地下停车库,在那里上车,便可以掩耳盗铃地摆脱跟踪。

半个小时后,在大厦外围监控的一个小组发来信息,一辆黑色奔驰SUV载着五个人进入大厦地下停车库。

吴伟光和小黄精神起来。

几分钟后,三个人进入套间大门。吴伟光透过通风窗口观察着进来的三个人。

一个六十多岁,面庞白皙的老者,可以确定他是夏龙;还有两个三十多岁、平头、精悍的男子,看得出是夏龙的保镖,那么还有两个应该是门外警卫,吴伟光暗自思讨。

夏龙和女儿说笑一下便进入洗手间洗手。保姆把饭菜端了上来,夏龙和女儿落座。两位保镖则在进门的休息间沙发上半躺着休息。

吴伟光按下手里一个装置的按钮,两人迅速带上面罩。无声、无息、无味的气体开始在休息间、大厅、厨房里流动。

首先倒下的是休息间的两个保镖,然后是大厅里的夏龙和他的女儿,只有保姆到处走动,在走向大厅的路上倒地。

吴伟光撬开已经松开的大厅通风窗口的栅格,拽着绳子轻轻地落地,走到夏龙身边,用手指在夏龙脖颈处穴位用力按了一下。夏龙身子一震,迷迷糊糊地醒来,看到一个一身黑色紧身服,戴着面罩的人站在面前,不知所以然地瞪大眼睛。

来人左手拽起夏龙的胳膊,右手手里的针头插进夏龙的腋窝,嘴巴凑到夏龙的耳旁说道:“我代表香港人送你一程。”

夏龙依然没有恢复意识,但一会就开始浑身抽搐,面露痛苦之色,两眼瞳孔开始放大,浑身瘫软在椅子上。

来人俯下身翻看了一下他的眼皮,测了一下脉搏,然后满意地点点头。

环顾了一下门口,观察了一下餐桌、走廊上另外两个人的状态,便走到通风窗口下,拉了一下绳索,上边的绳索开始紧绷,将黑衣人拉了上去。

半个小时后,两人乘坐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库,在一个下水道的井口处,将井盖搬开,爬了下去。

几十分钟后在旁边大厦的一条黝黑街道旁,停着一辆黑色奔驰SUV,驾驶座坐着司机,另外两人搬开旁边下水道的井盖,吴伟光和小黄爬了出来。

几个人迅速盖好井盖,提着维修包进入车内。司机一轰油门,SUV顺畅地加速,像一条游龙风驰电骋般消失在香港大街上。

这三位都是中情局的本地干员,他们每个人和吴伟光击掌一下,祝贺他顺利完成任务。

半个小时后将吴伟光和小黄送到一个破旧码头。两人迅速登上码头旁停泊的一艘快艇,和三位中情局干员挥手告别。快艇掀起一道白浪,向黝黑的深海驶去。

不到一会功夫,雷诺的电话打了进来,“John,这次是你最后一次执行任务啊!如果你不听话的话,我会通知黎先生的。”

“哈哈!你是不是眼馋啊!”吴伟光开着玩笑。

“John,我在跟你严肃地说,一个夏龙不值得你拚命,你的价值远远高于他们。”

“好的,我听你的,最后一次。”吴伟光了解雷诺的苦心,干脆答应下来,但知道未来内地的工作还是需要他出头。

“另外我也会给你一个惊喜的,不过现在不会告诉你的,你自己去想吧!”说完雷诺便挂了电话。

吴伟光放下电话,愣了半天神,这雷诺不是轻易开玩笑的人,那他这话什么意思呢?什么惊喜呢?

想了半天,没有头绪,干脆不想了,既然是惊喜大概就是好事。吴伟光开心地望着海面翻滚的浪花,小黄在旁也乐得说道:“吴sir,你说这次中共会不会吓怕了?”

“不会,在他们眼里这些走狗不值钱的,但走狗们会吓怕的。”吴伟光乐呵呵地解释道。

“嗯!香港人和大陆人什么时候可以活得像人啊!”小黄眼里有点湿润,口气悲戚。

“快了!”吴伟光望着黝黑的海面,手按在小黄的肩头抚慰道。

在吴伟光离开一个小时后,门外的两个警卫换班,进入室内,发现情况异常,屋内的人都在昏睡。

两人拿凉水分别拍醒休息室的两个警卫、夏龙的女儿、保姆,可是夏龙却死活拍不醒了。

消息迅速通知到香港警察总部、国安香港头目,也通知到了香港特首办。

几十分钟后大批香港警察、速龙小队、便衣武警封锁了整座大厦,旁边的街道开始排查行人。

警察总部和国安头目来到现场勘查,确定夏龙也是急性心脏病发作死亡,听到这个死亡原因,现场所有人员都感到后脊背发凉,这个死因代表着夏龙被暗杀了。

在这样严密保安措施之下,对手就这样刺杀了中共在香港的最高首脑,让其他人心有戚戚。

不过坏的消息不断传来,特首办联系特首通知夏龙的死讯,得到一个更坏的消息,香港特首林正月娥今晚返回自己在太平阁的住所和家人共进晚餐,饭后突然脑中风发作,送往医院抢救。

两大噩耗迅速传回国内,中共政治局、国安委连夜召开了特别会议。

许一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由地感叹后生可畏,这吴伟光看起来书生一样,下手却真狠。

但他的任务接踵而至,在和美国外交部紧急联系后,他将和中共外交委员会主任立即前往美国,约见美国白宫国安委主任,同时通过秘密通道联系美国中情局局长。

许一暗自冷笑,至今他们还没发现真正的对手是谁。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毛泽东在陕北为了解决夺地扩武的经费,不顾国家民族利益,搞所谓的大生产运动,实际种的是罂粟,制造鸦片,害国害民。
  •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李作成低头沉默不语,可以想见这批政治老人的态度,如果中美彻底到了热战局面,他们在海外资产都保不住。
  • 许一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茬,总理看似是要求他去探听美国方面态度,但实际上让他转达美国方面的情况。
  • 共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失败,为了不被消灭,开始大逃窜,谎称是北上抗日救国。但逃跑的路线却是西北的甘肃、新疆,而日军占占领的地区在东北。
  • 中国有位军事专家最后说了实话,美国就是不发展,中国军事实力赶上美国还要30年时间。但是美国不是不发展,而是突飞猛进地发展,新的隐形战机、第六代战机,中国、俄罗斯根本没有能力侦测,也就没有办法防御。
  • 毛泽东和周恩来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他们为了讨好外国亲爸爸,干下的卖国罪行,是中国历朝历代昏君和奸相所不及
  • 从和李作成的谈话里,也大致了解了李作成的不满和愤懑。回来和许一商量后,增强了策反李作成的信心。
  • “其实我们在西部战区和印度的陆军力量对比半斤对八两,谁也不占优势。但目前战争关键的是空军力量的对比。”杨元简短道来。
  • 但他对在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为国家民族出生入死的功臣大开杀戒、残酷迫害。
  • 通过内线通报得王红的行踪分析,这位还真是忠心耿耿,几乎是三点一线,西山特勤局总部、中南海、特勤局各个分部视察,没有一丝私人的空间。如此这样根本没有时间、地点组织一次万无一失的刺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