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在联合国前维权 诉中共警察性侵

人气 13822

【大纪元2021年0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9月14日,第76届联合国大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开幕。当天,刚来美国不久的中国留学生张小宁在会场外举牌维权,控诉在北京被关精神病院,要求严惩对她实施性侵的北京恶警。

次日张小宁接受了大纪元记者的采访。

事情源于一起网恋。2018年暑假,在北京上大学的张小宁在知乎app上认识了网友刘某,2019年3月二人第一次见面,看了一场话剧。之后他们仅见过4次面。

刘某强迫张小宁与其发生关系,被拒绝。张小宁还发现刘某有家庭,且有双向情感障碍和身体缺陷。由于不堪纠缠,6月初张小宁选择报警,但是到了派出所张小宁发现她反而成了被审讯的人。

她说,“警察第一次(审讯)的时候就动手打人。我当时很惊讶,因为我没有接触过警察,也没有惹过警察,我也只是正常地说话,没有做任何不好的事情。他就拿那些文件什么的摔我,砸向我,动不动就冲我拍桌子。”

“而且我不管说什么,他都说我在说谎,我不知道我说了什么谎话。”

此后,张小宁又多次被传唤。6月中旬,警察收走她的手机,说要调查取证,一直没有归还,也没有扣留物品清单。

张小宁表示,警方想要她承认对刘某的指认是虚假的,让她承认拿了他的东西,偷了他的U盘。还说她涉嫌了国家机密。

2020年,她多次被双井派出所抓起来。“我在那里面经常一关就是好几天的。也送过拘留所,他们根本就不给拘留书。我还被送到过久敬庄,关了将近七天的时间。”

警察还带她去医院做过三次检查,包括抽血,B超、核磁等。“具体做了什么我也不清楚的。而且这些检查都是在大半夜的时候,其实我很早就在派出所。”

扒光衣服检查身体 警察借机实施性侵

2019年11月19日晚,张小宁被双井派出所以流浪救助为由关进精神病院。她描述,“在北京昌平区,有一个叫中西医结合医院,它的后面有一个两层小楼,就在那里面。当时被关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是从后门被四个警察给拖进去了。”

“那里有三重大铁门,一个走廊,两边都有房间,房间里面全都是铁栏杆,根本不让靠近窗户。我们只被关在几个房间里面,没有床,没有被子,好几个人挤在一起。

“进去之后,他们说要对我进行检查,就要扒我的衣服,是在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当时有一个男医生,一个女护士,还有双井派出所的两个警察。”

张小宁开始反抗。“他们就说我发疯了,然后就拿东西绑了我,那个白色的我不知道是布条还是胶带之类的。男医生给我打了针,拍了照。然后两个警察就上手了。”

打完针之后,她感觉身体很软,没有力气,但是记忆是清楚的。“双井派出所的那两个警察,我至今能记得他们的长相,可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知道其中一个叫潘杨诚,是他们的队长。”

另一个警察突然被叫了出去。她被压在一个类似床的桌子上,上面铺了一张手术台上的蓝布,“(侵害的过程)持续到结束,我有呼救,但是没有用……我很痛苦,我这两年都非常痛苦!”

“我接下来就一直被绑着,然后长时间输液,还插了胃管。他们说我属于没有自理能力了。”第二天父亲来接走了她,她说:“警察告诉父亲说我疯了。我就找他们要我疯的监控录像,他们到现在也没拿出来。”

张小宁说,“那里面的人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性的,那里面还有孕妇,还有小孩。都是外地人,没有一个是北京当地人。也有很多访民。”

遭性侵后被威胁 维权无门

起初张小宁打算隐瞒这件事情,和大多数性侵受害者一样,觉得没办法追究,“因为即便是追究出来了,我的伤害是比他们大得多了,我就彻底完了,毁掉了。”

但是对方竟然拿这件事情威胁他,甚至在网上发布她的照片、住址、身份证等信息。她还曾经被网暴过。

张小宁被性侵反遭不明账号恶意曝光,她投诉了半年微博才关闭此账号。(受访者提供)

张小宁陷入抑郁状态。毕业后,她在北京根本没有找着工作,只能各处打工维持生活。“我的工作也严重的受到影响,我的生活全部没有了。”

“他们强奸了我,然后那个警察说是属于检查身体,他们说我把检查身体误以为成了强奸。他们希望我撤消性侵的指控,想要私了,给我几万块钱,给我在北京找工作。”

张小宁表示,“我藏着没有用的,他们也会讲。一开始我向警察投诉他们就笑,态度恶劣。直到我在网上举报他们才严肃起来。”

由于警察一直包庇,2020年10月左右,张小宁在网上发出举报信。此后,有多名被刘某纠缠过的受害女生联系到张小宁。

在网上,有多名被刘某纠缠过的受害女生联系到张小宁。(受访者提供)

10月末,张小宁向朝阳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但法院以她无法提供刘某的身份证信息为由拒绝立案。她又四处诉讼,上访、举报,投诉无门;联系媒体记者,但是报社不予报导。

张小宁就双井派出所警察非法拘禁及性侵案多次要求立案,但无人受理。(受访者提供)

2021年1月,刘某对张小宁发起了诽谤罪诉讼,获得立案。根据张小宁提供的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的网上开庭录音实况,该案一审没有实体审理,一审法院裁定,证据不足,驳回起诉。

张小宁当庭表示,双井派出所的警察对其实施性侵,她一直在控告和信访,但法院不立案。她迫不得已向网络求援,反倒以诽谤罪立案了。她禁不住哭诉,“双井派出所的警察,个子不是很高,(当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能认出来。我报警了。”

但法官多次打断她,称这是在审理刘某关于诽谤的自诉案子,其他人涉嫌犯罪的可以报案。

张小宁向记者表示,“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就觉得中国真的是个法制国家。可是我进入社会之后学到第一课就是:没有法律。”

“2003年的时候,所有中国人都非常开心地以为救助站被取消了。但是不知道的是,他们同年就建立了所谓的救济站,比以前更加的黑。因为要被冠上精神病的名字,连维权都没有办法。”

“然而没有一个媒体会报导这件事情。他们只会记得零三年的案子,不知道警察能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她说。

出国讨公道

今年七月份,张小宁开始申请前往美国的留学签证。当时法庭找到她,要求她暂时不能离开中国大陆。八月初的时候,她刚好生病,做了一个小手术,住到医院里面。

“我来美国的时候,是吃着止痛片过来的。因为我当时刚做完手术,腿是走不了路。如果不是做这个手术,我根本出不来的。那段时间他们对我是有监控的。”她说。

8月下旬,张小宁终于来到美国,她的学生签证是到洛杉矶的。但她当天就来到纽约,目前没有打算继续读书。

她表示,“我只是希望能够还我公道。那些执法部门都在模棱两可,偏向公安,法院和检察院都不愿意插手这件事情。我希望那个警察可以被立案调查,我只希望还原真相。”

记者致电双井派出所,询问对张小宁非常拘禁和性侵一事,对方称非亲属不能告知案情,后又说者关于案情电话上不作答复。只承认潘杨诚是该所人员。记者又试图联络潘杨诚本人,但一名女警以“所有对媒体的答复都要对接相关部门”打发了记者。记者致电双井派出所所长,但没有回应。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明慧20周年报告:精神病院药物迫害和性侵犯
虐待病人 珠海一精神病院被指似集中营
拒转化 法轮功学员吴志萍被投入精神病院摧残
成都数百人游行要恒大还钱 警抢横幅爆冲突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中关系或颠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秦鹏直播】李克强为电荒背锅 大管家被免职
【远见快评】美英澳联盟扩编?美挺台“入联”
【珍言真语】程翔:中共面临国际空前孤立
【财商天下】能源饭碗须在自己手里 习一语双关
【有冇搞错】首富算什么!中国有270个马斯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