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吃人一口还人一斗 受助人变资助人

江宏祥、邱滢如夫妇由受助人变为资助人。(徐乃义/大纪元)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9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徐乃义台湾桃园专题报导)江宏祥从小是桃园家扶中心扶助的认养童,长大后,在妈妈一句“吃人一口还人一斗”有能力的就是回馈,因而也和妈妈加入“认养人”行列,他说,在受助与助人之间感觉是,受助时要心存感激接受别人的帮助(手心向上),当长大了,环境获得改改变了,有能力去帮助别人(手心向下),就如同他参加家扶中心志工队的logo,藉由手心翻转,让爱不断地传承下去!

江宏祥、邱滢如夫妇以妈妈就秉持“吃人一口还人一斗”有能力的就是回馈。
江宏祥、邱滢如夫妇以妈妈秉持“吃人一口还人一斗”有能力的就是回馈。(徐乃义/大纪元)

乡下孩子因父亲半身瘫痪 成为桃园家扶认养

江宏祥出生于当年桃园县芦竹乡下,爸爸是货车司机,妈妈在纺织厂工作,家中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原本全家生活平静、温暖,不幸在小学二年级时,江宏祥爸爸因为被酒驾车辆撞伤,造成下半身瘫痪,须以轮椅代步,而且无法继续当货车司机,还必须由妈妈照顾爸爸,还要照顾四个小朋友,一肩扛起家中经济重担。

左一江宏祥参加爱家服务行动。
江宏祥(左一)参加爱家服务行动。(桃园家扶中心提供)

江宏祥说,小时候就必须学会用大灶烧热水生火,真是一大挑战,乡下地方爸爸行动不便,所以也是其他小朋友的笑柄,后来妈妈申请低收入清寒证明,虽然可以在求学过程省钱,国中新生开学时,班导师直接当着全班的面问,班上低收入户是哪一位同学请举手,江宏祥当下真的是感到非常自卑,因而高中时选择就读技职体系,希望学习一技之长,可以改善家中经济情况。

江宏祥与妈妈吕彩云参加扶幼大会,20年认养人获表扬。
江宏祥与妈妈吕彩云参加扶幼大会,20年认养人获表扬。(桃园家扶中心提供)

人生一个转泪点  成为家扶中心认养童

江宏祥四个兄妹接受家扶中心的认养扶助,可以说是人生的另一个转捩点,因为自卑不喜欢参加活动,勉强应付参加家扶活动,只要不用缴保证金的,报到后一定想尽办法落跑,如果有保证金的,会硬着头皮撑到最后,把保证金领回后快速回家,不过,也是在这个因缘际会下,参加桃园家扶中心的高中生成长营,认识“家友会”各位大哥大姐,也加入“家友会”,在前辈带领下从事志工服务,在服务的过程中发现了“虽然我不是最差的,但比我更不好的大有人在”,在服务的过程中江宏祥学会了“惜福”,珍惜所拥有的,虽然经济上不允许,可是觉得在劳力上还是可以回馈的,所以只要志工大哥大姐们找他参加服务,一定会参加。

江宏祥全家福。
江宏祥全家福。(桃园家扶中心提供)

有趣的是,原本排斥参加家扶社团活动的江宏祥,却在家扶之友会上认识也是家扶的认养童邱滢如,两人在2004年结婚,婚后邱滢如在非营利机构上班,育有二子,长男今年考上武陵高中,两个孩子也经常参加家扶中心义工服务。

桃园家扶中心家友会会员大会。
桃园家扶中心家友会会员大会。(桃园家扶中心提供)

与认养人互动  种下当认养人种子

江宏祥在国小阶段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给认养人写感谢信,刚开始真的写不出来,面临社工老师的催信,真是苦不堪言,而在接受扶助的期间,只有家扶中心一年举办一次的“相见欢”活动,才有机会可以和认养人面对面的聊天接触,印象中比较深刻的是中原大学的社团认养人,第一次的相见欢中碰到认养人,而且还透过社工带江宏祥去中原大学参加中原的社团活动,让他觉得温暖,并且希望有一天也能当认养人。

江宏祥退伍后因为家里经济需求,所以放弃了汽车半技师工作选择到工厂担任技术员,妈妈也很支持江宏祥兄妹回中心担任志工进行回馈,一次园游中妈妈看到桃园家扶中心招募认养人资料,所以妈妈就秉持“吃人一口还人一斗”有能力的就是回馈,鼓励加入认养人行列,

江宏祥妈妈刚开始担任认养人时,除了早期都是短暂的认养童,认养童更换快会有一种较生疏感,第一个认养童从国小认养到大学,自立后,又安排另一个国小女童,第一次看到介绍资料相片时,老妈脱口而出“怎么这么瘦小”,老妈收到认养童的信件看完后会与江宏祥弟妹们分享小朋友的近况。

江宏祥认为,疫情严重,大环境变差相对弱势的族群更需要帮忙,不管是案家家长的工作机会受影响,连带的学生打工的机会变少,所以在这个时候更需要大家挺身而出来帮助他们,也许大家会认为这一点认养费会有多少作用,当自己经历过才知道,即使是一点零钱,对弱势儿童来说也是一个希望。

认养人制度,一起帮助弱势儿童

桃园家扶中心主任张伏杉指出,家扶基金会在1977年推国内认养制度,目前全国有近5万名受扶助儿童,国内认养人有十万多人,桃园目前有3,500位受扶助儿童,认养人约8,500人,担任国内认养人每个月认养费1,000元,家扶基金会于1987年推国外认养,目前也有近六万七千名,国外儿童有四万七千多位,国外认养人每月认养费700元。

爱的循环,从受助到助人

江宏祥妈妈吕彩云回想,在四个孩子都还很小时,记得老大才刚读国小三年级,因缘际会下,四个孩子开始成为家扶的扶助童,从他们读国、高中开始,很感谢有家友会的大哥大姊们带着他们参加志工活动,和家扶的社工老师们也都彼此熟悉像是朋友一样。现在孩子也四十多岁了,早已自立了,但一直到现在,他们也都还是家友会成员,每每听到他们分享到一些扶助家庭帮忙修缮做爱家服务的经验,吕彩云知道还是有很多辛苦的家庭需要大家的帮忙。

吕彩云想,孩子大了,开始有能力回馈了,便开始成为认养人,一晃眼已经二十年了。虽然只有参加过一次相见欢,也少和认养孩子通信,但总是在心中默默鼓励着孩子,就像当初我的孩子们接受认养人默默的爱心帮助一样。◇

责任编辑:李悦

评论